你的位置:首頁都市›靈修軼事
靈修軼事 連載中

靈修軼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隨風聽雪灬 分類:都市

標籤: 吳夕 溫果 都市

萬物皆有靈,靈力的名字由此而來
不論哪個年代,不論誰稱自己為這片土地的統治者,但凡是使用靈力的生物,人類也好妖獸也好,都習慣稱這裡為「華夏」
千百年來,華夏都因其充沛的靈力,古老的文明以及傳承千年的靈力運用技術,被靈力使用者們尊稱為靈力之鄉
但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我們的故事,要從靈力開始枯竭七十年後講起
展開

《靈修軼事》章節試讀:

第7章 工作日


吳夕剛滿十八歲不久,師姐就跟着師父一起去了龍組。本以為兩人很快就會回來,可未曾想,這一去就是兩年。

最開始的那段日子裏,吳夕是一點關於兩人行蹤的消息都沒有,問曦和也只知道他們去了龍組。好在當時的吳夕已經初入社會,並且憑藉著在師父那學到的手藝,找到了一份很適合他的工作──酒店的廚師。

一開始,吳夕只是後廚里一個普通的「打荷」,負責的都是些腌菜上粉看鍋這一類的雜活。工資不高,勉強夠他和楚遙開銷。不過是金子總會發光,打雜打久了,吳夕的廚藝最終得到了主廚的賞識。

雖然他會的大都是些家常菜,但就是烹調這些家常小菜的技術,卻連主廚都自愧不如。而且由於基本功很好,許多高檔菜他也學得很快。主廚肯定他能成為一個優秀的廚師,還讓他去考廚師職業資格證,只不過那陣子他實在沒什麼時間。

成為酒店的廚師之一,並且逐漸小有名氣後,吳夕的工資漲了不少。再後來與師姐取得聯繫後,家裡的經濟情況又進一步得到了改善。吳夕完全可以不用再去打工,但這樣的日子他已經習慣了。只是不用再像之前那樣拚命工作,他可以把更多的心思放在打點家裡──主要是照顧楚遙,以及備考廚師職業資格證上面。

在師姐叫自己去龍組之前,吳夕還從未請過一個多月的長假。他本以為這與辭職無異,卻沒想到不僅老闆不希望他走,開出了帶薪休假的條件,曦和這邊也根本不需要他做什麼。天璣梓陽分組算是他和溫果一共就四個人,還遠未到需要專人負責後勤的程度。

雖說搖光組的工資還不及酒店給的一半,卻跟白嫖沒什麼兩樣。約等於酒店的工資平白無故漲了一截。這樣一來,他甚至可以有一定積蓄。

但雞蛋也要進雞圈才能拿到。陪楚遙吃過早飯,收拾完碗筷後,吳夕就開着共享汽車進了城。回去的時候就用不着開車了,他家附近其實有公交,只不過昨天行李太多了而已。

他上的是午班,一般是早上十點到下午兩三點,節假日生意忙的時候也會幫着上上晚班。但他今天一大早就到了酒店門口,久了沒幹活想熱熱手是一回事。他還從龍組給同事們帶了些土特產回來,送到了酒店旁邊的郵局裡。裡邊還有給楚遙和筱清母女的禮物,那些就等到下班了再去取。

一切準備妥當後,吳夕提着兩個大塑料袋,走進了闊別已久的福樂酒店。

「喲!吳大廚回來啦!」

吳夕剛走進後廚,一個熟悉的身影就迎了上來。大家給他取的外號叫干豇豆,看一眼他那又干又瘦的體型,就能明白這個外號的來歷。他並不介意別人叫他的外號,不過吳夕一般叫他黃大爺。早在吳夕來酒店後廚打雜之前,他就已經在兒負責洗菜了。論資歷或是論年齡,他都是吳夕的長輩。

「也該回來了嘛,放了一個多月的假,再耍幾天怕不是連刀都不會拿了。」吳夕說著,將兩個塑料袋放到了一旁的空桌上,拆起了裏面的包裹,「這麼早就開始洗中午的菜了啊,黃大爺。」

「今中午吃飯的人多,計劃得多嘛。」黃大爺講着講着,壓低了聲線,「你進來的時候,沒看見門口那幾個穿洋裝嗎?應該是有什麼大人物來咱們酒店了,帶了好幾十號保鏢呢。」

「這樣啊,那看來今中午有的忙咯。」聽黃大爺這麼一說,吳夕才想起確實在酒店門口看到過幾個穿西裝的保鏢,不過這不是他一個廚師該關心的,他也不感興趣。

吳夕在包裹里翻了翻,取出一個紙盒,遞給一旁正在洗菜的黃大爺,「先休息下吧,把這個收着,這是我從桃源帶回來的特產。」

「吼,你還去首都那邊轉了一圈啊!」黃大爺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但並沒有推脫,拿了根帕子仔細把手上的水擦乾,接過了紙盒,「還挺重,裏面是啥?」

「腌制靈力肉。」吳夕又取出一份一模一樣的紙盒,塞到黃大爺手上,「這一份是徐婆婆的,這兩年多謝你們二位照顧了。」

「啥玩意兒?靈力肉?吃了能長生不老嗎?」

「沒唐僧肉那麼厲害啦……但應該至少能讓你長几兩肉,從干豇豆變圓潤點。」吳夕笑了笑,對於普通人而言,靈力肉乃是很好的補品。就是吃起來極易發胖,不過對於體型瘦得有些病態的黃大爺夫婦,這反倒是個優點。

「吼,那可是好東西啊,咱就不客氣了。」

黃大爺抱着紙盒離開了,諾大一個廚房一時只剩下吳夕一個人。他走到水槽旁,撿起黃大爺洗到一半的菜,仔細清洗起來。兩年前的他也是干這個的,那段忙碌而充實的日子,他還挺懷念。

……

「嘿!」

背後傳來一聲熟悉的女聲,同時左肩被人拍了一下。早已熟悉對方伎倆的吳夕扭頭向右後方看去。

「哈哈,猜錯啦!你以為我會站右邊對不對?這就叫博弈!」

「變聰明了不少啊,小雨。」

吳夕是在後廚工作的,整天在案板上忙碌,認識的服務生並不多。身後這個名叫沐瀟雨的算一個,而且吳夕和她關係還挺好。當然,是正常朋友那種關係好,用她的話來說,自己算她的男閨蜜。

小雨手中托着一個空酒水盤,身穿服務員制服,還是扎着熟悉的馬尾,用一個花形發卡將劉海別到一邊。正笑吟吟地用那雙水靈的大眼睛盯着吳夕,似乎是因為受到了表揚而十分開心。

「那當然,陳叔可是教了我不少東西呢。」她口中的陳叔,吳夕記得是一個靈修者,不過並不隸屬於龍組,「聽他們說你請假去了桃源,那邊好玩嗎?去龍組了沒有?」

「你連龍組都知道啊,看來士別三日,你也不是吳下阿蒙了啊。」吳夕並不打算向外人透露自己已經成為搖光成員這件事,也許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當然去過,不然怎麼給你帶禮物呢?」

「還有禮物?」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小雨頓時兩眼放光,繞着吳夕轉起了圈,目光仔細在他身上搜尋着。「禮物在哪,禮物在哪?」

「別急,在樓下呢。你吃午飯的時候來找我拿就行。」

他倆現在的位置是酒店的二十多樓,小雨今天輪值這幾層,而吳夕剛從老闆的辦公室出來,兩人剛好撞上了而已。

「嘿嘿,沒問題。對了,一個多月沒見,那個你不會忘了吧?」

「哪個?」

「往我的飯盒裡多放點肉!」

說完這句,小雨揮手向吳夕道了個別,順着樓梯向樓上走去,而吳夕則要等電梯往下。

差點忘了這位也是個吃貨啊……吳夕在心底喃喃道,不過比起溫果那種乾飯怪物,這樣開開小灶只是順手的事。

電梯還有一會兒才上來,吳夕的思緒還停留在小雨身上。他記得曦和說過,這孩子也有資質成為靈修者,只不過缺少一個引導的人而已。那個什麼陳叔既然都教了她龍組的知識,多半也教了她使用靈力。

要是她真成了一個合格的靈修者,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電梯門打開,一個身着乳白色夏裝的女孩從吳夕身邊經過,他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走進了電梯。視線落在那個女孩身上,那背影越看越熟悉,但味道卻和他記憶里的對不上……

他剛嘗試着喊出了溫果二字,電梯門就合上了。

……

沐瀟雨小心翼翼端着一盤酒水,朝着主管吩咐的房間走去。儘管已經幹了很長一段時間了,每次這樣端酒水的時候,她心底還是十分緊張,總是止不住地想要是摔跤了怎麼辦。

她一緊張額頭就會流汗,就會東張西望,一點一點觀察周圍的情況。地板上有沒有地方有水漬,會不會有什麼東西從天花板上掉下來砸到她,會不會突然有隻貓躥出來……

想到這裡時,還真有一隻小花貓從轉角處躥了出來,從她身邊跑過。好在那隻小花貓只是從她身邊跑過,雖然嚇了一跳,好在酒水並沒有出事。

沐瀟雨繼續前往既定房間,經過轉角後,她看到了房間門口站着的兩個西裝壯漢。

她一路上也見過幾個這樣打扮的男人,不過她並沒有和他們打交道的必要。可眼前這兩個男人守着的房間,恰好是她要送酒水的包廂。

她的注意力從酒水轉移到了兩個壯漢身上,額頭上的汗珠往外冒個不停。這兩個壯漢會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黑澀會?他們會不會攔住自己搜身,把自己兜里的指甲刀當兇器,然後先揍自己一頓再說?自己進了房間要是不小心看了什麼不該看的,他們會不會滅自己的口?

想着想着,沐瀟雨已經來到包廂門口。隔着墨鏡,她也能感受到兩名保鏢凌厲的目光。她的手在發抖,才擦過的額頭又已經汗珠密布,甚至腦袋都有點發暈。

「你……你們點的酒。需要我送進去嗎?」

「抱歉,小姐。你應該送錯了。」

對方並沒有自己想像地那麼恐怖,這讓沐瀟雨的緊張緩解了不少。但不知為何,她的頭越來越暈。並不是頭痛,而是那種疲憊感帶來的睏倦。

「可我們那邊的接到訂單確實是送到這個包廂,請你們跟裏面確認一下吧。問一下就行了,確定不是你們點的的話,我就不打擾了。」

沐瀟雨感覺自己的腦袋越來越沉,嘴裏說的話似乎也不是出於本意,是因為自己昨晚熬夜看書了嗎……

「好吧,我幫你問一下。」按理說他是可以通過對講機打聽這件事的,但為了讓服務生看到一個詢問的過程,他打開了包廂門,將腦袋探了進去,

在保鏢開口詢問之前,陣陣困意直衝沐瀟雨頭頂,讓她有些支撐不住自己的身體,手腕一軟,她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手中的酒水盤掉向地面,一陣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隨之響起。

「你們有點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