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妖來了
妖來了 連載中

妖來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溺水鯊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溺水鯊魚 賀新年 都市小說

夢中的詭異凶獸、深巷裡隱藏的豬面人、以及吊墜里的神秘白狐…… 一件又一件詭異的事情在少年身邊不斷發生…… 在命運的安排下,少年打開了那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 黑暗之中,一隻充滿陰謀的利爪悄然出現…… (吐槽:「我的天吶……這玩意比正文還難寫……QAQ」)展開

《妖來了》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詭異的夢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

卧室內,鈴聲不斷響起,一張簡陋的木床上,賀新年一臉疲憊的從床上坐起,他的臉上布滿了汗水,就連床單,也被他背上的汗液給打**。

「又是那個夢嗎……」賀新年呢喃道。

他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多少次做那個夢了,在夢中,他手持一柄漆黑色的橫刀,身穿一襲黑色風衣,就像是電影《黑客帝國》里的主角一般。

而他的對面,竟有一隻如同山嶽一般大小的猛虎,它渾身漆黑,一雙血紅色的眼眸正無比兇狠的瞪着他,它張開那張血盆大口欲要將賀新年吞入腹中。

但好在,無數條鎖鏈憑空飛出將它死死捆住,看着周圍的鎖鏈,猛虎發出一聲怒吼。

頃刻間,鎖鏈崩斷,一對黑紅相間的雙翼在它背後展開,身上的條紋也在逐漸變成血紅色,甚至在它的頭上還有一對奇異的犄角長了出來……

每當夢境進行到這裡,賀新年便會突然驚醒,無一例外。

而每次醒來後,他都會感覺到渾身乏力等各種不適狀況,並且一次比一次嚴重。

例如這次,賀新年感覺自己就像剛跑完二十公里又去和別人來了一場自由搏擊一般,渾身上下酸痛無比,並且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他艱難的抬起手將鬧鐘關閉,又在床頭柜上抽了兩張紙將身上的汗液簡單擦拭了一番。

感受着自己這疲憊的身體,賀新年知道自己今天又去不了學校了,他在床上摸索了一通,終於在被子里找到了自己那快要沒電的手機。

他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使自己看起來更虛弱一些,隨後,便給自己的班主任秦銘打了一通電話。

「喂……秦老師……」正當賀新年要用一場感天動地的演講打動秦銘之時,秦銘卻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施法。

「停,賀同學,什麼也不用說了,這個月你已經請了十三次病假了,這次說什麼也不可能給你批假了,你今天就是爬,都要給我爬到學校來,聽見沒有!」

說完,秦銘立馬掛斷了電話,絲毫不給賀新年開口的機會,賀新年獃獃的聽着手機里傳出的忙音,心裏彷彿有一萬匹草泥馬奔騰而過。

「我真服了!敢不敢讓我開口!敢不敢!我*你**!*****!……」

正當賀新年在心中不斷咒罵著秦銘的時候,他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只見一隻小黑貓嘴裏叼着一個飯盆,脖子上掛着一條狐狸吊墜正大搖大擺的朝他走來。

它走到床邊,熟練的將飯盆丟在地上,對着賀新年喵喵了兩下,彷彿在告訴他:「喂,鏟屎的,還不快來給你的主子餵食。」

看着這個趾高氣揚的小傢伙,賀新年那是又愛又恨,他與這隻小黑貓相識於一年前。

那時候,他剛上高中,由於患有嚴重的中二病再加上十分的要臉,賀新年只好在學校旁邊租了一間出租屋,也正是他在前往出租屋的路上,他看到了垃圾桶旁邊奄奄一息的它。

看着那隻渾身都是傷的小黑貓,賀新年彷彿看到了當年被父親拋棄在雪地里險些死去的自己,或許是覺得同病相憐吧,賀新年出手救下了它,並且還將它收養了起來。

起初,這隻小黑貓十分的乖巧,它很聰明,賀新年對它說話它好像都能聽懂一般,基本上沒有給賀新年帶來什麼麻煩,反而還用它的乖巧治癒了他。

但隨着相處的時間長了,它開始逐漸暴露了本性。

拆家、撕窗帘這都是小事,甚至有的時候,賀新年剛到的手辦碰都沒碰一下就被它霍霍了,要不是看它可愛,賀新年早就想把它丟了。

看着面前的這個飯盆,賀新年強撐着身子下床給它拿了一袋貓糧,小黑貓看着如此虛弱的賀新年歪着頭對他喵喵了兩聲。

果然,在可愛面前一切都是可以原諒的,賀新年伸手摸了摸它的頭,無力的癱倒在地上。

看着倒地不起的賀新年,小黑貓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下定決心,將脖子上的吊墜摘了下來放在了賀新年的胸口。

吊墜之中,一股暖流傳出,賀新年感覺自己的體力好像一瞬間恢復了不少,就連身體上的疼痛感都減輕了許多。

他好奇的將吊墜拿起來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這和普通的吊墜沒有任何區別。

對此,他認為這個吊墜肯定有什麼神奇的功效,說不定對自家小黑貓有什麼危害,所以為了它的安全着想,這個吊墜就暫時不還給它了。

於是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就將吊墜掛在了脖子上,一旁的小黑貓被他這頓操作整傻了。

「臭不要臉的賀新年!你連小貓咪的東西都不放過是吧!」

當然,這句話在賀新年聽起來只是它在不停的喵喵喵罷了。

眼看賀新年並沒有理會自己,它對着賀新年就是一頓拳打腳踢,但奈何它還是一隻小貓咪,根本不是這隻快要成年的賀大魔王的對手,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將自己的吊墜無情奪走。

賀大魔王奪得吊墜後感覺神清氣爽,甚至他已經可以站起來走兩圈了,就在他還在洋洋得意之時,一陣敲門聲傳來。

「新年,新年你在嗎?」門外,白曉白大聲喊道。

聽到好兄弟的聲音,賀新年連忙跑去客廳給白曉白開門,看到白曉白,賀新年是高興的,但看到白曉白身後的薛洋賀新年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

「暴露狂賀新年你什麼意思,看見我就這麼不高興啊!」薛洋不滿道。

聽到薛洋的話後,賀新年才意識到自己此刻就穿着一條大褲衩,他尷尬一笑,連忙跑回卧室將自己的衣服穿上。

賀新年穿好衣服出來後,看着沙發上坐着的二人問道:「小白,薛洋,你們怎麼突然來了?」

「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傢伙,秦老師一大早就給我倆打電話說你這傢伙好像有病,就叫我們來看看你。」

薛洋說著還從茶几上拿了一串葡萄悠閑地吃了起來。

白曉白將早餐遞到賀新年手上對他說道:「看你這個樣子……嗯,似乎沒病,來,把早餐吃了,吃完就快去學校吧。」

賀新年看着手裡的這頓早餐有些不知所措,而白曉白看着他這幅模樣卻笑了出來。

「哈哈哈,憨批賀新年,我逗你的,你這臉白的一看就有問題,早餐你先吃吧,學校那邊我和薛洋會幫你請假的。」

聽到白曉白是逗自己的,賀新年不禁鬆了一口氣。

「好了,早餐已經給你送來了,我和薛洋就先去學校上課了,有事記得給我們發信息啊,最好再去醫院看看,你這個樣子看上去……呃……有點腎虛?」

「腎虛?爺可是猛男,怎麼可能會腎虛呢!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啊!」

「行行行,那猛男你自己去照照鏡子吧,我和老薛先去學校了。」

說完,白曉白拍了拍薛洋的肩膀,而薛洋在臨走之前還不忘再拿兩根香蕉走。

看着離去的二人,賀新年半信半疑的放下手中的早餐,連忙跑去衛生間照了照鏡子。

這不照不要緊,一照嚇一跳,只見鏡子里賀新年一臉煞白,就跟死了三天一樣,而且整個人十分憔悴還頂着個大大的黑眼圈。

「這!這這這!我什麼時候這麼虛了!怪不得小白剛才說我腎虛,難不成……這年頭做噩夢也會腎虛嗎?」賀新年不禁感到疑惑。

洗漱好後,賀新年坐在沙發上吃着白曉白買的早餐,或許是吊墜的原因,他感覺自己身上的負面狀況正在逐漸消散,甚至他還產生了濃厚的困意。

吃飽喝足再睡覺,估計沒有比這更舒服的事情了,床上估計是睡不了了,他只好在沙發上將就一下了。

但當他再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被眼前的景象徹底驚呆了,自己不知道何時竟來到了這樣一個詭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