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風之背影
風之背影 連載中

風之背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華初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子 董霖 都市小說

當我降落到那裡,才發現天使並不在光明燦爛的地方
我們和一群神奇的天才,在那片孤立的土地上,承受着野心的衝擊和圍堵,共同經歷悲歡離合,見證死亡和毀滅,當無法忍受彈孔瀉下的光明,引得她蒞臨這滾滾紅塵
她像風一樣拂過,等你們看見時,那只是她的背影
展開

《風之背影》章節試讀:

第5章 帶風雨而來的人


午飯後,我和小蘋果樹在屋子裡找了一根釣魚竿,又在園子里挖了一些蚯蚓,便興沖沖的跑到湖邊去釣魚。

在這裡,天是那麼的藍,藍得好像是個空洞,要把人吸進去。在遠遠的湖裡,仍然有一團始終沒有消散的濃霧,這大概就是這裡無人到來的原因。在這暑氣上升的初夏時節,陣陣清涼濕潤的湖風吹過來,實在愜意!

我坐在昨天的那塊石頭上,提起釣竿,把魚鉤甩向藍藍的天空,魚鉤像一顆流星,划過藍色天際,落進碧綠的湖水裡。小蘋果樹卻脫光衣服,在我旁邊游起泳來,這個小調皮搗蛋,時而挺起西瓜一樣的肚皮在水面游泳,時而甩起蓮藕一樣的腿在水中撲騰。

我正準備叫他安靜點,別打擾我釣魚,沒想到他卻抱着一條魚走上來,嘻嘻哈哈的沖我做鬼臉。這時我的魚鉤也猛動起來,我用力一提,鯉魚躍龍門,結果撞在我懷裡了,我趕忙抱住,又驚又喜!

不一會,我們就收穫了滿滿一桶的魚,我把桶面的網蓋好,就也脫掉衣服,跳進湖裡。湖邊的水不深,我即使不會游泳,也能在裏面輕鬆的戲水。趁小蘋果樹不注意,我一下把水向他撲過去,他趁勢一下倒進水裡,不見蹤影。我正擔心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突然腿被什麼東西一拉,我也倒進水裡,這時,水面出現了他的笑臉,看來大人還是玩不過小孩。就這樣,我們在湖邊一直嬉戲追逐。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轉眼就傍晚了,我們收拾好東西,就披着金色的夕陽往回走。小蘋果樹照舊要在那棵大蘋果樹下祈禱一會。

正在小蘋果樹祈禱的時候,一個男人滿面笑容向我走過來。他個子不高,大概一米七的樣子,但體格很結實,眼睛不大,但賊亮賊亮的,一頭短髮,似乎幹勁十足。雖然他滿臉笑容,但卻讓人感覺渾身不舒服,因為世故和心機都寫在臉上,而且他的眼角帶着一股難以隱藏的戾氣,讓人還不禁有些畏懼。我不自覺的倒退了兩步。

他見我這副樣子,愣了一下,又帶着更諂媚的笑走過來。他從口袋裡掏出一盒香煙,把煙盒正面亮在我面前,是中華牌的,名貴香煙。他抽出一支,把煙標轉到上面遞向我。

我連忙擺手,「我不抽煙,謝謝!」

他還硬是要塞給我,我又重複了一遍剛才的話。他才收回去,把煙盒塞進口袋,香煙卻還夾在手裡。

「我叫蘇鳴,歡迎你來到這裡!」他又把右手伸過來,想跟我握手。

當時不知道是因為靦腆,還是防備或者直覺上的反感,總之我沒有伸出手回應他。

他尷尬地縮回手,把煙叼到嘴上,拿出打火機點起來,埋頭抽了兩口,然後仍舊帶着笑抬頭望向我。或許是因為跟我交流不暢,雖然他儘力掩飾,但依然讓人感覺他明顯已經有些不快。

「我家就在那邊,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我!」他指着離我們四五百米遠的一座房子說。

那是一座與這裡所有的房子都不同的房屋,它有兩層,體量也比別的房屋大幾倍,而且還有一定的裝修,是彩色的,這不像是這種與世隔絕地方的房屋,反倒象外面暴發戶的豪宅,裝修俗氣炫耀,與這裡格格不入。話說回來,當時他整個人都讓我感覺非常疑惑,他完全不像是一個與世隔絕地方的人,居然還抽着中華牌香煙,拿着打火機,言談舉止也是現代的做派。

「歡迎去我那裡做客,我家應有盡有!」他得意地說。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得應付着點了一下頭。

這時小蘋果樹祈禱完,回頭看見我跟這個人在一起,一副驚恐的表情跑過來,拽着我的胳膊就走。正好逃離這尷尬的局面,我連忙說一聲再見,低頭跟小蘋果樹倉皇逃竄。現在回想,那可真是逃竄。

不知怎麼的,天突然就陰下來。

走在路上,小蘋果樹抬頭跟我說,一股認真勁。「大哥哥!剛才那個人是壞人,很壞!以後見到一定要躲開呀!」我一口答應。

過了半天小蘋果樹都沒有說話,我低頭看看他,看他滿臉憂慮的樣子,便問他有什麼事。

「大哥哥!你說會不會有人要砍那棵大蘋果樹?」小蘋果樹怯怯地問。

我終於知道他憂慮什麼了,這確實是個問題,但我還是盡量安慰他。「不會的,他們怎麼會想要砍那棵蘋果樹呢?他們還想吃上面結的蘋果呢,而且他們不是不相信那樹上會結出你爸爸嗎?」

「但剛才那個人會,他以前就說過要砍那棵樹的。以前那個人說要給我很多東西,讓我從叔叔那裡拿一個月亮給他。但是,叔叔說過他是壞人,還說他給的東西不能要,所以我一直不肯要。可是這個人好壞,他嚇我說,如果我不給他一個月亮,就砍掉我的蘋果樹。當時我就嚇哭了,跑回家找叔叔,叔叔給我一個月亮,我立即跑去給他,他才沒有砍我的蘋果樹。如果他又要什麼,又來逼我怎麼辦?」小蘋果樹抽泣起來。

「放心,現在有大哥哥在,大哥哥一定會幫你保住你的蘋果樹!」

小蘋果樹放鬆一點,但還是非常憂慮的樣子。

路過一些人家的時候,聽見一些人議論我。他們已經知道我不是小蘋果樹那個從樹上長出來的爸爸,而是從水裡漂過來的,昨天下午有人在湖邊看見了。我沒管這些人,帶着小蘋果樹徑直往家走。

叔叔仍然在做實驗,現在他沒有憂慮了,整個世界都可以忘掉。

我燉了滿滿一鍋魚,又做了幾個蔬菜。做完這些,我和小蘋果樹一起去請叔叔吃飯,叔叔正好做完今天的實驗,心滿意足地仰天伸個懶腰,哈哈大笑着跟我們一起去吃飯。

吃飯的時候,我隨口提了一下遇到蘇鳴的事,叔叔一下眉頭緊皺,滿臉烏雲密布,又是剛來時那審視的眼神盯着我,然後問了我們交談的事。我惴惴不安地和盤而出,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

他聽完眉頭舒展開來,似乎很滿意的樣子。「以後對這個人要敬而遠之!既別相信他,也不要得罪他!」

他看我一副不安的樣子,又端起酒碗叫我喝酒。我慌忙端起酒碗,一仰而盡,正好用酒緩解剛才的緊張。

後來我又試着問蘇鳴的情況,叔叔卻一直迴避,似乎完全不想提起這個人的樣子,我就不好再問。

三四碗酒下肚,人就放鬆下來,因為蘇鳴而產生的不快就煙消雲散,我們又回到之前的有說有笑。

整晚的雨,到天明,依然淅淅瀝瀝下個不停。由於昨天玩得很累,晚上吃飯又多喝了兩碗酒,天氣一變,人睏乏的很,起來一看桌上的老式吊鐘,都十點了。小蘋果樹仍在睡覺,我拍拍他的屁股,叫他起床,他卻蹬兩下腳,又睡過去,沒辦法,我只能一個人先起床。

走進客廳,見桌上擺着兩盤洗凈的葡萄,一盤已經快要吃完,看來叔叔已經起床吃過早餐。我走進熱帶雨林,刷牙洗臉,做完這一切,我拿一個葡萄,走到窗前,看外面飄灑的冷雨。

晶瑩的雨滴打在葡萄上,西瓜樹上,水中的葵花上,濺起漂亮的水花。當有大風刮過時,西瓜樹就會下起暴雨,因為他把雨水都積存着,就等大風,來演奏一場恢弘壯麗的交響樂。那傾瀉而下的雨水,就順着田壟間的溝渠,卷着黃土,匯聚從別處來的水流,浩浩蕩蕩的衝進池塘,把池塘染得金黃,池塘又通過一條水渠,把多餘的水送到院子外面。

突然漂到這個地方,這兩天一直沒有工夫細想,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今天一個人默默站在窗前,我便開始清理關於這個地方的認識。

我從山上跳下,順瀑布的水流漂過濃厚的迷霧,不經意到了這裡,這裡有蔚藍清澈的湖水,細軟的沙灘,再往岸上走,就是一片茂盛的森林,在這森林裏,有很多小路,通往很多人家;在這森林裏,還有一片一片的園地,屬於一個個人家。這些人家,都被樹林隔開,而沒有群居在一起。沿着這些路中的一條走到頭,就是本華叔叔的院子,這是個圍着堅實的籬笆,和遠比別處高大的樹木的神奇地方。整個花朝村是一個坡形的地方,湖邊最低,從湖邊到這裡,大概有幾十米的落差。而在這院子後面不遠的地方,突兀地頂立起一座高山,準確地說,是一座壁立的山崖,一條直線直插雲端,崖壁上長着一棵棵松樹。湖裡濃厚的迷霧和這壁立的山崖,讓外面的人無法進來,裏面的人也無法出去,形成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

奇怪的是,那個叫蘇鳴的人,他所有的東西都跟別的人家不一樣,難道他也跟我一樣是漂來的。還有本華叔叔,他明顯也知道外面的世界,做的科學研究也絕不是古人能夠辦到的。到後來,有人就印證了我當時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