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殺手重生除暴安良
女殺手重生除暴安良 連載中

女殺手重生除暴安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寒楓瑟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寒楓瑟瑟 現代言情 蘇沁

【1V1,男女雙強,女強,很能打,冷酷】 女殺手蘇沁因叛出殺手組織,遭到追殺後,卻意外重生
為了解救那個神秘的白衣女子,實現真正意義上的重生,蘇沁只能一往無前
面對惡人,她手腕鐵血,毫不留情
面對親友,她發誓要守護那些珍重之人
展開

《女殺手重生除暴安良》章節試讀:

第2章 流氓?廢物


小沁?

青鳥微轉過頭,看着對方疑惑的大眼睛,以及在她眼前輕輕揮舞的手掌,良久之後才反應過來,這名少女是在喊自己的名字。

小沁,蘇沁!

這個名字,有多少年都沒人提及過了。

為了找尋殺害母親和弟弟的兇手,自打加入殺手組織後,便一直以青鳥這個代號自稱的蘇沁,都已經快要淡忘這個名字了。

根據腦海中的記憶,眼前這個和蘇沁打招呼的女生,正是她的大學室友田夢。

那個白衣女子沒有騙她,她,真的重生了!

「哦,沒,沒什麼,我在自言自語呢!」

想明白一切的蘇沁,隨口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

小糰子明明正在蘇沁眼前飛舞,並且還瞅准沒人注意的時機,偷喝了一小口奶茶,田夢卻完全看不見。

這個打了一口飽嗝的可愛小傢伙,難道和那個白衣女子一樣,真是一個小神仙?

蘇沁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曆,現在是水藍星2110年,周五傍晚。

因為剛上大學,蘇沁和幾個室友為了增進彼此之間的了解,在學校附近的這個小餐館組了今天這個飯局。

蘇沁和田夢提前到了,另外兩個室友唐小雨和張雅茹,因為下午七八節有選修課,這會應該也在從教室趕來的路上。

不過重生回來的蘇沁,顯然已經沒有了吃飯的心情,她現在最心急的,就是馬上回到記憶中的那棟小樓。

「田夢,我有點急事,得回家一趟。你待會和小雨、雅茹說一聲,下次我請你們吃飯。」

蘇沁站起身,朝田夢歉意一笑。

然而剛走到餐館門口,卻發現不遠處正密密麻麻的圍着一圈人。

剛剛重生的蘇沁,看着周圍熟悉的場景,心中陡然一驚,一件印象深刻的往事從她腦海深處驟然浮現。

她們聚餐這天,唐小雨和張雅茹在趕來的路上,被幾個酒醉的流氓圍住,雖然最後報警得以解決,但在**趕來之前,唐小雨卻遭到了那幾個流氓的瘋狂毆打,在醫院裏休養了好久才完全康復。

蘇沁大學的這幾個舍友,人都很好,知道蘇沁家裡條件困難,平日里會用各種善意的行為幫助她,蘇沁對此十分感激。

想到室友受辱,前世的她面對暴力無能為力,現在的蘇沁可不懼這些地痞流氓。

蘇沁轉過身,朝跟出來的田夢說道:「小夢,你趕緊報警,就說這裡有惡霸打人!」

田夢一臉疑惑,「發生什麼事了?」

「雅茹和小雨現在有危險,詳細情況待會和你解釋,我得趕緊過去!」

蘇沁說完臉色轉冷,隨後邁開步伐快速朝前方人群走去。

報了警的田夢,看着前方傳來的動靜,隱約猜到了什麼。

來不及多想的田夢,反手抄起餐館門口的鐵質掃帚,也快速跑了過去。

時間回撥幾分鐘。

下了課的張雅茹和唐小雨,手挽着手正開心的朝聚會地點趕去,卻不料在經過一個夜市攤時,被幾個醉漢給攔住了,那些人還要她倆過去陪酒,這可把兩個剛上大學的少女嚇得不輕。

「你,你們想幹什麼?」

唐小雨拉着張雅茹的手,眼神驚恐的向後方退去。

兩名少女身前,幾個社會青年帶着濃濃的醉意和猥瑣的笑容,不急不緩的將她逼到牆角。

「幹什麼?過去陪哥幾個喝一杯啊!」

「你們無恥!」唐雅茹牙齦緊咬。

「無恥?哈哈哈哈......你們自己穿的這麼清涼,難道不是故意來勾引我們的嗎!」

人群後方,一個全身名牌的少年坐在夜市攤的桌旁,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每當看到獵物無助又害怕的表情,他的內心都會感到一種無法言喻的病態滿足感。

因為只有這個時候,少年才會真正覺得自己是那個有權有勢的豪門二代。

圍觀的人群里,有兩人實在看不下去,想要上前幫助那個女生,卻遭到了其中兩名壯碩流氓的拳打腳踢,鮮血流了一地。

剩下的群眾見此情形,頓時嚇得後退幾步。

打着耳釘的紅髮青年,見此情形得意一笑,「想要英雄救美?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本事!」

隨後一把抓住相對靠前的唐小雨胳膊,就要往旁邊的夜市攤拉去。

唐小雨看似柔弱,卻也剛毅。

眼看力氣拗不過紅髮青年,猛然張開嘴巴,狠狠咬在了對方手臂上。

紅髮青年吃痛之下,不得不鬆開了右手。

看着手臂上鮮血直流的血痕,在酒精的刺激下,紅髮青年猛地一巴掌朝唐小雨甩去。

「啪~」

巨大的巴掌聲後,五道通紅的指印瞬間浮現在少女臉上,一絲淡淡的血跡也從嘴角流出。

「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罰酒。」

紅髮青年怒喝一聲,抬起一腳就朝少女腹部踹去。

「啊~」

痛呼聲意料之中的傳遍街道,不過卻是從紅髮青年的嘴裏傳出。

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彷彿在殺豬一般。

「穿的清涼就是勾引你?那要不要我幫你裹上垃圾桶旁邊的那幾床棉絮,然後把你塞回娘胎?」

紅髮青年看着已經彎曲、骨折的右腿,死死盯向突然出現的蘇沁,色厲內荏的叫喊道:「你他......」

然而一個媽字還未出口,眼神冷冽的蘇沁,反手一巴掌打在紅髮青年臉上。

力度之大,直接把對方的幾顆牙齒打的脫口而出,鮮血頓時充斥了紅髮青年的整張嘴巴。

猶不解氣的蘇沁,順勢抬起一腳,直直踢在紅髮青年小腹,他頓時像個皮球一樣滾出好幾米遠,最終一動不動的趴在地面,宛如一隻即將咽氣的死狗。

蘇沁收回右腿,嘴裏吐出幾個略帶嘲諷的字眼,「不會說話就少說點,容易挨揍!」

現場發生的一切看似漫長,實則只在電光火石之間。

直到紅髮青年倒地,剩餘的三四個地痞流氓才反應過來。

見同夥被打,對方還僅僅是一個女孩子,幾個流氓大漢瞬間張牙舞爪的揮舞拳頭圍向了蘇沁。

看着氣勢洶洶的幾人,蘇沁面色不變的向前一步,輕輕將唐小雨護在身後,隨後雙腿微沉,重心放低。

眼看沖在最前面的光頭大漢,拳尖都已經快要觸及蘇沁面龐了,站在身後的唐小雨心臟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蘇沁卻只是冷冷一笑,隨即左手如勾,穩穩拿住光頭男的手腕。

縱使光頭男咬牙切齒,也再難前進分毫。

蘇沁右手握拳,快准狠地砸向對方小臂。

「咔嚓~」

一聲骨骼斷裂的輕響後,光頭男滿頭冷汗地痛呼出聲。

得勢不饒人的蘇沁,如法炮製的抬起右腳,對着光頭男右腿關節內側,狠辣的踹了過去。

原本還想繼續補上一腳的蘇沁,卻發現這個中看不中用的廢物,居然直接被方才那一擊痛暈了過去。

蘇沁鬆開左手,光頭男隨之軟綿綿的躺倒在地。

冷靜的眼神,果決的出手,驚得剩餘三人止住步伐快速後退,再看向面前這個柔柔弱弱的少女時,皆是一片震驚之色。

現在的女大學生,都這麼能打了嗎?

「敢打我的人,你膽子不小!」

驀地,人群後方,傳來一個囂張跋扈的嗓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