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石器
石器 連載中

石器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歲三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周小童 奇幻玄幻 歲三寒

一個無親無故的孤兒,或許是因上天可憐她,她幸運的被一個慈善活動選中,擁有免費去聖哲上學的機會
跟隨團她的成長了解這新的世界
長着龍頭龍身,卻是六條尾巴;會咬人的影蟲;專門送飯的金鯤
某同學: 這麼大的學校沒有蠟燭,卻用魚來當燈,可魚這麼在空中飛 老師: 不許在學校里隨便使用弓箭
一名會隱身的人總是在她遇險時捨命相救,問其理由,那人卻是為了不讓壞人知道打開石器的方法
所以人都圍繞一把"鑰匙",救自己的,抓自己的,甚至成為孤兒也與"鑰匙"有關
那些人為了"鑰匙",傷害一個無辜的孩子,不擇手段
面對命運,她該怎麼辦 ? 面對黑暗,她會退縮嗎 ? 父母犯下的錯,她該承擔嗎?展開

《石器》章節試讀:

第7章 神秘的聲音


他們穿梭於樹木之間,身後的蜘蛛緊追不捨。

「啊—」余軒驚恐地大叫,因為一隻白色蜘蛛突然懸掛在他面前,朝他臉上吐了一口蛛絲。周圍太黑了,周小童不小心被地上的樹枝絆倒,手中籠子掉在地上,籠子碎了,裏面的東西跑了出來。蜘蛛越來越多,他們毫不猶豫地選擇向不同的方向跑,周小童拉着張興婷朝另一個方向跑,余軒獨自奔向一條林間小路。

周小童拉着張興婷躲在一叢灌木中,張興婷無意間發現一顆蛋,撿起草地上的蛋。

「小童,怎麼辦?後面……」張興婷抓着她的胳膊不停搖晃來提醒她。

她們身後面出現蜘蛛,將她們包圍。

「啊!」兩人齊聲尖叫。

「怎麼了?」一個不緊不慢的聲音傳來,明亮的亮光使孩子們感到放鬆。

「你們怎麼了?怎麼晚了不去睡覺,幹什麼呢?」一個穿着黑色寬鬆外套的男人問。

「李校長,我……」周小童看着李校長手提燈籠,螺藻魚發光遊動。

「這是什麼?」張興婷問道。

「它們是晶蛛。」李校長平靜地說,「不用怕,它們很友好,不會傷害你們,當然你們也不能傷害它們。」他繼續道。

「余軒呢?」張興婷環顧四周沒有發現余軒,焦急地說。

在樹林的另一邊,余軒奮力逃跑,蜘蛛一直追他。

「小孩,你來這裡幹什麼?」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誰?你是誰?」余軒緊張地四周張望,周圍除了樹,只剩黑暗,他害怕極了。

「別緊張,我不會傷害你。你迷路了嗎?」蒼老的聲音變得更溫和。

草叢中傳來沙沙聲,余軒的手不停揉捏衣角。他請求道:「你能幫我嗎?有蜘蛛想抓我,我該怎麼辦?」

「抓住這個。」那個神秘的聲音再次響起。從樹上伸出一根藤條。他抓住藤條,接着藤條慢慢地向樹上收縮,把他吊了起來。

蜘蛛抬頭看余軒,抬腿,但依然碰不到他,蜘蛛憤怒發出嘶嘶聲。突然從樹上掉掉落許多果實,蜘蛛拿着果實離開了。

藤蔓緩緩伸長,余軒終於回到土地上。

「謝謝你。」余軒鬆了一口氣,感激道。

「好了,現在我送你離開這裡。孩子跟着藤蔓走,它會帶你離開。」蒼老的聲音漸漸變小。

這時,地上出現許多藤蔓,它們全都朝一個方向延伸。余軒跟着它們。

「嘿,他在那兒,我看見了。」張興婷欣喜地揮舞手臂。

余軒看到向他招手的張興婷,快步走向她。

「好吧,大家都平安回來了,你們該回去睡覺了。」李校長說。

「你去哪裡了?」周小童走到余軒身邊問他。

「我剛才跑到樹林里去了,迷路了。」余軒邊走邊說。

李校長意味深長地看着三人遠去的背影。…….

今天早晨有些涼爽,也許是因為太陽沒有出來。島上的天氣總是多變的,昨天是晴天,萬里無雲;今天可能是陰天,涼爽宜人。

圓尖塔的屋頂,房牆上刻着惟妙惟肖的雕像,散發歐式風格的教學樓,此時,老師正在教室上課,學生認真聽課,筆在書上寫個不停,但會有有些學生注意力不集中。周小童無聊看着老師。

「誰知道無色花生長在哪裡?很好,余軒你來回答。」趙名志看到舉手的余軒。

「無色花又叫極寒花,生長在雪山上,或者生長在陰暗潮濕的山洞裏。」余軒自信滿滿。

「很好,坐下吧。」趙名志說完,繼續上課。

周小童漫無經心地望向窗外,看到兩個學生跑到張庭軍面前,將懷裡抱的東西給了張庭軍。隨後兩個學生轉身離開。張庭軍向教室大樓走來。

下課後,學生歡快在教室嬉戲。周小童走在走廊,恰好遇見張庭軍,他懷裡抱着白色東西走來。

「張書記,這是什麼?」周小童問。

「徂落,一種鳥。」張庭軍回答。

周小童好奇地打量着他懷裡的徂落。它全身雪白,頭頂四根羽毛,讓人吃驚的是尾巴比身體長,長一倍。鳥兒無力地睜開雙眼,憂傷的藍眼環顧四周,又緩緩閉上。

「我要把它交給趙老師,他在哪兒?」

「他在教室。」

「好的。」張庭軍點頭。匆匆向教室走去。

張庭軍剛進教室,張興婷和余軒就出來了,他們走向周小童。

張興婷和余軒相視一笑,周小童看見他們奇怪的行為感到疑惑。張興婷將周小童拉到牆角,手湊到她面前,張開手,手上赫然出現一顆蛋。

「雞蛋?」周小童叫道。

「不,不是。雞蛋上面有紫色條紋嗎?」余軒說。

「不管它是什麼,我們要照顧它。」張興婷充滿慈愛地看着蛋。

「你怎麼照顧它?你不可能從早到晚把它拿在手上!」周小童不相信張興婷的話。

「我們撿些樹枝,給它做窩。」張興婷沒有在意周小童的話,接著說,「我們走吧。」

周小童翻了一下白眼,無奈搖頭。

他們來到花園,這裡也許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這裡,我是在這裡撿到它的。」張興婷指着上次撿到蛋的地方道。

「我們需要樹枝、葉子、泥土。」張興婷對他們說。

三人分開尋找所需材料。周小童正蹲在草叢中,摸索着,渾然不知身後危險來臨。一條藤蔓悄悄纏住她的腿。

「啊!」一聲尖叫。

張興婷朝聲音來源跑去。

「快救我!興婷。」

「這是怎麼回事?你…….」張興婷看到周小童倒掛在樹上,兩條腿被藤蔓纏繞。

「快救我。」周小童不停地掙扎,但是沒有任何作用。

「發生什麼事情了?」余軒氣喘吁吁跑來,「哈哈……你怎麼被吊起來了?」余軒看到奮力掙扎,滿臉通紅的周小童,忍不住笑了。

「你們又來了。」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樹林中響起。

「你聽到什麼聲音了嗎?余軒。」張興婷警惕地看着周圍。

余軒歪着腦袋盯着掛着周小童的樹,這棵樹讓人震驚,也使人感到奇怪。它的樹榦只有一個成年人的身體那麼粗,可它的樹榦周圍伸展的枝幹上長滿茂密的綠葉,濃密的樹葉遮住了所有的陽光,枝繁葉茂,就像一把大傘,不僅遮擋了陽光,而且雨水也被阻擋,你仔細看靠近樹的泥土是乾燥的。奇怪的是樹葉正反兩面顏色不同:正面是綠色,背面是紅色。

「興婷,余軒,救我!」周小童無力地喊着。

張興婷和余軒互相看對方,無可奈何地搖頭,他們想不出辦法。

「不管你是誰把她放了,求你了。」張興婷請求道。

周小童被放了下來,余軒和張興婷跑到她身旁,輕輕拍掉她身上的灰塵。

「你們晚上來這裡,白天來這裡,這裡可以可不好玩,小心蜘蛛。」一個蒼老的聲音開玩笑說。

「蜘蛛?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余軒問道。

那棵奇特的大樹的樹榦露出像人一樣的臉,眼睛看着余軒等人,嘴巴微微張開,冒出聲音:「你們不用怕,它們是小晶蛛,這個到處都有,不管是房子,還是草叢。」

「那麼多蜘蛛,學校為什麼要這麼多蜘蛛?」余軒說。

「渺小的東西有大作用,它們的蛛絲能阻止危險的進入。」樹說。

「你是古紅樹嗎?」余軒問。

「你認為是,我就是。」樹回答。

「你好,我是張興婷。張興婷禮貌地說。

「周小童」「余軒」

「安佩泉。」樹為了表達友好告訴他們自己的名字。

「你手裡的是什麼?」古紅樹注意到張興婷手裡的蛋。

張興婷朝古紅樹伸出手,蛋完全呈現在古紅樹眼前。

「嗯~」古紅樹凝視蛋,陷入思考,藤蔓從樹上延伸到地上,在地上放了一個鳥窩。「你們需要這個,但你們怎麼孵蛋?」

「我告訴你她一定會放棄的,孵蛋可沒有那麼簡單,她不是雞,也不是鳥。就算她一定要孵蛋,要花很長時間,她不可能成功。」余軒在周小童耳邊竊竊私語,卻被張興婷聽到,她拿着鳥窩直接離開,周小童看了一眼余軒,拉着余軒的衣䄂離開了樹林。

黑夜中的灰瓦房顯得寂靜,窗戶里散發明亮的光亮。張興婷坐在椅子上,擺弄桌上的蛋。

「那是什麼?」宋易鈴問道。

「易鈴,你沒看到到那只是一個蛋。」劉櫻說。

「我知道,可它能孵出什麼?一隻鳥?」宋易鈴繼續盯着蛋。

「興婷,你真要照顧它嗎?」周小童用布擦着自己的裝置,布擦着菱形的刀片和銀色鐵棍。

「沒事,我會照顧你,你會長大的。」張興婷轉過身,看着窩裡的蛋,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和蛋說話。

……..

明媚的陽光代表新的一天的開始,湛藍的天空中掛着頑皮的白雲,它們調皮地改變自己的形狀;有時候是啃骨頭的小狗,有時是睡覺的貓。慢慢移動。

學生們都聚集在一個空曠的房間,房間除了一些樂器,沒有其他的東西了。窗戶上掛着莊重典雅的紅棕色窗帘,窗帘上面刺着精美的牡丹花圖案,紅棕色窗帘被拉開,窗外的陽光照射進房間里,房間的黃色地板被陽光照耀,顯得格外燦爛耀眼。學生們圍繞着身穿奇特衣服的女人,用新奇又好奇地眼光打量她。

女人頭戴帽子,帽子外形像一個碗,緊緊扣在頭上,帽子以粉紅色為主,帽頂有一些花、草圖案,帽邊掛滿亮閃閃的金片,帽子前面有紫色珍珠,珍珠被排成波浪狀,彷彿一頂紫色皇冠,粉紅頭紗與帽子相連,覆蓋在烏黑亮麗的秀髮上。穿着粉色連衣裙。

「你看,她頭上的裝飾品真好看。」「啊,真漂亮。」幾個女孩子低聲私語,情不自禁讚歎道。

「她長得有點奇怪,但很好看。」徐娜說。

女人彎細的眉毛下長着深邃迷人的眼睛,高高的鼻樑,美,是的,從她時刻掛着笑容的臉和充滿熱情的言語可以看出她是豁達開朗、追求幸福的少女。她穿着粉色衣裙,衣服上的亮片閃着光。周小童凝視她,與她四目相對,女人熱情微笑着看着她,那笑很純真、溫暖,但不知為何,從她棕色瞳孔中時不時流露難以言喻的悲傷。

「我叫帕里黛·阿曼,你們可以叫我帕里黛老師。」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響起,帕里黛不過二十幾歲,正青春年華。

「帕里黛老師,離家那麼遠,你想家嗎?」周小童問。

「我很想念那裡,那裡的歌聲、那裡的…..人。」帕里黛緩緩靠近周小童回答。

周小童這時注意到她的脖子掛着項鏈—-用玉做成的圓環狀。

「我的家鄉熱愛舞蹈。舞蹈通過人體動作來讓人認識人體心靈的美和聖潔。」帕里黛說,「我先跳一段舞,之後再教你們。」話音剛結束,她就熟練地揮動手臂,扭動腰肢,跳起輕盈的舞蹈。時間在這舞蹈中慢慢流逝。

上午的課課結束了,學生終於可以享受美好的中午時光。

「今天的飯菜不錯。」余軒夾起一塊麵包放在身後金鯤的盤子里。

「余軒,能幫我夾一個雞腿嗎?」周小童道。

余軒點頭,放了一個雞腿在她旁邊漂浮的盤子上。

他們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來,盤子被取下來後,金鯤拍拍翅膀飛走了。

余軒和周小童津津有味地吃着東西,張興婷突然摸了摸手上的金耀戒,戒指射出光芒,桌上出現一個鳥窩,裏面有一顆蛋。

「你還保管它哩。」余軒語氣帶有些許驚訝。

「我需要把它孵出來,你們幫我想辦法。」張興婷說。

「我都說了,你不是鳥,只有鳥能孵蛋。」余軒有點無奈地,他勸說張興婷,希望她能明白她不可能孵出來。

「也許,它看起來很好吃,水煮蛋,」周小童看着爭吵的兩人,打斷他們,提議道,「或者烤蛋,怎麼樣?」

「嘿!我是讓你們想辦法。不是讓你吃它。」張興婷生氣地看着周小童。

「我覺得她說得對,烤蛋不錯。」余軒笑着說。

「呃…….」余軒看到張興婷怒視他們。余軒與周小童對視一眼,沉默不語。

過一會兒,周小童開口說:「我有一個辦法,」周小童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我知道誰可以幫我們。」

「是誰?」張興婷迫不及待地問。

…….

寂靜的走廊里傳來陣陣催促聲。

「快點,應該是這裡。」周小童催促道。

「你確定嗎?要找趙老師?」余軒不安地跟在她身後。

「我相信他會幫我們。」周小童說。

他們在一個房間門前停下來,這個房間是趙名志的辦公室。周小童敲了敲門,房間里傳來聲音:「進來。」

三人推門進入。

「是你們。有什麼事嗎?」趙名志正在看書,他合上書,看向三人。

「我想請你幫忙。」周小童邊說邊看向書桌旁兩個交叉捆在一起的木棍子,兩個木棍子交叉地方綁着用竹子編製的鳥窩,一根棍子頂端站着正在休息的鳥,全身雪白。

「我們撿到一顆蛋,也許徂落可以幫我們。」周小童望向棍子上的白鳥。

「你說徂落,可惜它是一個小夥子。我不知道它會不會答應你們。」趙名志挑眉,輕輕撫摸鳥。

「」老師,只有你能幫我們了。」張興婷說。

趙名志沉思片刻,緩慢說道:「把東西給我吧。」

張興婷將鳥窩遞給他,他接過鳥窩,放在桌上,隨後,在柜子里拿出一個瓶子,瓶子裏面裝着綠色液體,他打開瓶子,將液體倒在蛋上,液體在蛋附着在蛋表面並發出熒光,蛋看上去佛仿一個發綠光的圓球。他小心翼翼地把鳥窩固定在木棍上。徂落謹慎地盯着窩裡的蛋,用嘴觸碰蛋,似乎在確認蛋不會傷害自己,徂落安心地躺在窩裡,開始「孵蛋」。

三人看到後,懸着的心放下來了,離開辦公室。

在走廊的一個角落傳來聲音。

「那三個小孩子要幹什麼?」

「我不知道,老兄。」

你永遠無法相信說話的是兩個只有手掌般大的小人,一個小人穿着白色棉製長袍,滿頭白髮,長着山羊鬍子,另一個小人穿着棕色皮製外套,穿着黑褲子,白髮中依稀有几絲黑髮,長着八字鬍。兩個小人都有共同特點,身體是半透明的。

兩個小人看着遠去的背影,化為一縷光,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