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傳下去,這個王妃我當定了!
傳下去,這個王妃我當定了! 連載中

傳下去,這個王妃我當定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邇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若曲 越無言

江若曲第一次和傳說中的端王爺打照面,剛看清臉就被扔進了湖裡
第二次見面,退婚用的信物被端王爺無情高價買走
第三次見面,她遇見端王爺滅口現場
江若曲直接站到皇帝面前:「謝皇上賞,臣女要做端王妃
」 端王爺本人:「……要不還是拖下去斬了吧
展開

《傳下去,這個王妃我當定了!》章節試讀:

第8章 那你又甘心嗎?


皇帝下了朝就往皇后的宮殿來了,年節剛過,一大堆的事情要處理,他可以說是焦頭爛額。

還有幾個不長眼的大臣提起榮安縣主和齊二的事情,但聽說齊宣已經被齊長勝打得躺在床上下不了床,一個個又噤若寒蟬。

皇后對於皇帝有事情就和她商量還是挺樂意的,不管後宮裡有幾個小妖精,始終是上不得檯面,皇后只有她一個。

聽說皇后把江行舟的大女兒放去見榮安,皇帝也只是微微蹙眉就算了,覺得出不了大事。

皇后勸說:「依臣妾看,那江家的丫頭倒是懂事,不如就依了榮安,讓她去山上念幾年經文,等風聲過去了再接回來,也沒有人敢說什麼,她一個縣主難道還愁嫁嗎?」

皇帝十九歲繼位,如今才不過三五年,感覺已經老了十幾歲,他嘆口氣:「若朕下旨賜婚,自然沒有人能推辭,可朕總是不願意這樣做。不然世上又多一對怨偶。」

皇后輕笑:「那皇上逼着榮安下嫁,怎麼就不怕成就一對怨偶呢?」

皇帝也笑,拉過皇后的手放在手心裏摩挲:「那齊二,是跟在老七身邊長起來的,一直在屯營里歷練,沒有京中這些公子哥的嬌氣,真刀真槍做到的校尉,比旁人強多了。」

「好,就算齊二如同皇上所說是個良人,那江家丫頭何辜?」皇后問道。

說起這個皇帝就忍不住脾氣,他又重重嘆口氣:「江行舟這個……」他醞釀了一下,竟然找不到合適的詞彙。

皇后好奇:「他怎麼了?」

皇帝翻了個白眼:「齊長勝前幾日去退婚了,那江家居然不肯退。」

皇后愣了一下,然後氣笑了:」世上竟然有這樣做父親的,臣妾今兒可算是見識了。真是可憐了江家這麼伶俐的一個丫頭。「

皇帝狐疑地看她:「朕坐這麼一會兒功夫,皇后誇了她兩回了。不是朕嫌你刻薄,你可很少這樣夸人啊。」

皇后正要開口,宮女進來稟道:「皇上,娘娘,榮安縣主攜江家大小姐求見。」

皇后手一揮:「請進來吧。」然後笑着看向皇帝,「皇上你看,榮安鬧了這麼多天,她一去就好了,叫臣妾怎麼能不誇她呢。」

皇帝不確定:「人都沒有見到,你怎知她是好了?」

「榮安這幾天不人不鬼的,門都不出,如今肯出來走動,自然是好了。」皇后信心滿滿,「臣妾敢和皇上打賭,若是臣妾贏了,就要陳妃博古架上那隻八寶花瓶。」

皇帝失笑:「一隻花瓶而已,喜歡就讓她給你送過來,還犯得上打賭了。」他說著鬆開了皇后的手, 坐直了身子,擺出君臨天下的威嚴來。

江若曲跟在榮安縣主身後進得皇后的寢宮來,又跟着行禮,行完禮就乖乖一邊站着了。

榮安縣主收拾得十足一個高不可攀的縣主,完全看不出來剛才還賴在地上哭過。

皇帝見她這幅樣子,冷冷問了一句:「你這是好了?」

榮安縣主垂着頭:「榮安不懂事,這些日子讓皇上和娘娘費心了,還請皇上和娘娘恕罪。」

皇帝有些不敢確信地看了皇后一眼。

皇后微微挑眉以示勝利,但在人前還是很克制和威嚴:「行了,你想明白了就好。」

榮安縣主道:「榮安今日是來辭行的,打擾了娘娘多日,榮安也該回去了。」

皇后巴不得她早點回到縣主府去,讓她耳根清凈一些。

皇帝很不放心:「你可要想明白,若是再鬧,朕可沒有那麼好脾氣了。」

榮安縣主本性立刻暴露,一撇嘴:「皇上,榮安哪有那麼不懂事。」

皇帝斜了她一眼:「你惹的事還少嗎?」

榮安縣主心虛:「臣,已經知錯了。」

「行了,回去縣主府給朕老老實實待着,不許出門,皇后會派人過去,安排你出嫁的事宜。」

榮安縣主輕輕跺腳:「要不要這麼著急啊,再過些時日好不好?」

「你還敢和朕討價還價?」皇帝眉毛一揚。

榮安縣主立刻偃旗息鼓:「榮安不敢。」

皇帝手一揮:「下去吧,朕看你就來氣。」

榮安縣主哦了一聲,行禮告退,江若曲自然也跟着行禮告退。

「你,留下。」

江若曲微微抬頭,正看見皇帝看着自己,於是又把邁出的步子收了回來。

她一停下,榮安縣主也不走了。

皇帝斜她:「你愣着幹什麼呢?不是要回去了嗎?」

榮安縣主理所當然:「等她一起走呀。」

皇后忍不住抬了抬眉毛:「怎麼你們說了幾句話,就這麼要好了?」

皇帝也十分狐疑,把江若曲上下打量了一番,長得是副好模樣,看上去……

雖然江若曲是眼觀鼻鼻觀心,規規矩矩地站着,可是皇帝直覺自己看不出來這個人是個什麼性子。

皇后輕輕咳嗽了一聲,皇帝才回過神來,沒好氣地對着榮安縣主道:「你去外頭等着。」

榮安縣主不依:「為什麼呀,有什麼是榮安不能聽的?」

「滾出去。」皇帝不耐煩了。

榮安撇撇嘴嘀咕:「凶什麼凶,哼。」說完就出去了。

江若曲又更正了一下心裏的想法,皇上和皇后也不完全因為榮安縣主的身份就偏寵她,他們應該是真的挺喜歡這個榮安縣主的。

至於原因,她還來不及想,思緒就已經被皇后的一句問話打斷了。

「本宮倒是想知道,你是怎麼把榮安縣主勸好了的。」

江若曲答道:「臣女就是勸縣主落髮為尼,這樣臣女的婚事就不用受阻了,皆大歡喜。」

「就這樣?「

「就這樣。」

皇后愣了一下,然後大笑起來。

江若曲原本以為,這個喜怒不形於色的皇后是不會笑的。誰知道她當著外人的面笑得這麼開懷。

皇帝也笑了幾聲:「榮安這性子,叫先帝寵壞了,她是絕不甘心用自己的委屈去換他人的快活的。」

江若曲暗暗點頭,這種心理她很能理解啊,試問誰心裏沒有一點這樣的想法呢,只是有的人會克制這種陰暗的想法,而這位縣主大人完全不掩飾自己的這種心理罷了。

「那你呢,你甘心縣主嫁到齊家,而自己只做一個妾室嗎?」皇帝收起了笑意,探究的目光帶着質疑,叫人看了心裏難以抑制地生出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