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嬌寵:夫人為夫錯了
嬌寵:夫人為夫錯了 連載中

嬌寵:夫人為夫錯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又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付綾華 古代言情 曹懷

什麼?要她嫁給盛京出了名的浪蕩子? 她不嫁! 為了不嫁給那個浪蕩子,她開始了各種作妖
父親說:「綾華乖,先從牆頭上下來,不管什麼事情,父親一定都依你
」 母親說:「付綾華,你皮痒痒了是不?」 浪蕩子曹懷說:「呦,你什麼時候學會的爬牆頭了?真是稀罕至極的事情啊!」展開

《嬌寵:夫人為夫錯了》章節試讀:

第4章 想要謀殺親夫


笑容深不可測,付綾華一時沒回過神來,手被曹懷緊緊抓住了。

曹懷挑了挑眉梢,笑道:「怎地,想要謀殺親夫?」

兩家雖已合了八字,過了禮,可這一切都是瞞着付綾華的,曹懷名義上算是她的未婚夫,這話說的倒也沒錯。

可她即便平日里再如何大大咧咧,一時被曹懷的話羞的紅了耳根。

「你個登徒子!」付綾華身子往後一拉,終是從曹懷的手中拽出了自己的手,如避蛇蠍一般,退避三舍。

死死盯着曹懷,道:「就算你今日救了我,我也不會嫁給你這個登徒子!」

平日里她只道曹懷是浪蕩子,可今日這一出,她覺得曹懷還是一個登徒子!

曹懷被這猛然的一推,身子重重砸在床榻上,臉色頓時煞白,一陣劇烈的乾咳了起來,那模樣瞧着彷彿要將五臟六腑一併要咳出來一般。

付綾華有些嚇到了,後退了幾步,可還是衝到了曹懷的跟前,幫他拍着胸口,焦急道:「你沒事吧!要不要請大夫來……」

曹懷緩了半晌,臉色還有些發白,擺了擺手,示意她莫要擔心,他無事。

付綾華這才小心翼翼走到床榻前,坐到了曹懷身旁,心中雖惱,可惦記着他的傷,暫時先忍了下來。

「要不要吃茶?」

見他半晌沒有動靜,只是低着扶着胸口,低低沉沉換着氣。

好一陣寂靜,付綾華便起身走到桌前去端茶,才拎起茶壺正要往杯中倒茶,恰在此時,書房的門被人從外頭一腳踹了開來。

付綾華同來人四目相對,呆愣了片刻,忙慌張將茶壺放在了桌上。

來的不是旁人,正是曹家的主母——萬氏。

萬氏一連給曹丞相生了四個兒子,府中的兩位妾氏反倒是無所出,萬氏的脾氣秉性同程氏一樣,都是一點就炸的主。

「曹夫人。」付綾華行了禮喚了一聲,可萬氏低眉睨了一眼她,並沒有受了這禮,而是徑自往屋內走去。

萬氏來的匆忙,永順侯去了曹家還沒有回來,程氏又被老夫人叫去跟前訓話。

眼下永順侯府的丫頭正攔着跟着萬氏一道來的丫頭,可一瞧見自家姑娘竟在書房,丫頭們互相使了個眼色。

圍在外頭的永順侯府的丫頭,便急急忙忙跑去老夫人院兒里去請人去了。

付綾華站在原地,萬氏的脾氣她也是知曉的,在盛京萬氏還是有些名頭的,平日里,盛京貴婦圈裡的夫人們,都不大願意招惹她。

生怕自己下不來檯面。

她往裡頭瞅了一眼,見萬氏坐在了榻邊,不知在同曹懷說著什麼,到底因着心虛,正要悄無聲息溜出去。

可這念頭剛起,腳下的步子還沒有挪動,便傳來了萬氏的聲音:「大姑娘,你且過來。」

萬氏平日里雷厲風行,便不是那矯揉造作的主,開口便直接了當。

待付綾華走到跟前,萬氏上下打量了一眼,「大姑娘,懷兒身上的傷,到底是怎麼回事!」

永順侯帶着禮物登門,曹丞相便直接將人帶去了書房,方才她趕來侯府的時候,人還沒從書房裏面出來。

還是上茶水的丫頭,偷偷跑到她跟前來送信,說是隱約聽見,曹四公子在侯府受了傷,這一聽,將萬氏嚇的頓時心驚肉跳,帶了嬤嬤丫頭們,也沒去老爺說一聲,便直接到了侯府。

侯府的管事說人現下在書房安置。

方才懷兒同她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這才傷了內里,侯府已經請過大夫了,說是這半月挪動不得,只得在侯府養傷。

萬氏前頭生了三個兒子,在曹家的地位早已穩固,誰承想,三十齣頭竟又懷了這一胎,到底是年紀大上得的兒子,心肝似的疼着。

闔府上下,沒有人不寵着四公子的。

方才兒子的說辭,擺明了其中有貓膩,平日里,這混小子因着混玩,自小摔跤的次數還少?怎地偏偏在侯府摔的這一下,竟這般嚴重?

付綾華心虛,頭壓得極低,不敢去瞧萬氏,吞吞吐吐道:「夫人,曹公子他、他是……」

「曹夫人怎地來了也不通知我?」

她正不知如何開口,程氏的聲音卻從外頭傳了進來,付綾華忙抬頭朝程氏投去求救的目光。

程氏會意,示意她站到一旁去。

萬氏見程氏來了,從榻上起身,上前去迎程氏。

笑着見了禮,這才道:「侯夫人,今日聽說懷兒受了傷,這才來的有些唐突,禮數不周,還望侯夫人莫要同我一般計較。

畢竟……兒女是父母的冤債不是。」

程氏扶起了萬氏,笑着附和點了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這才道:「可不是嗎,成天沒少為她們操心!」

萬氏並不想同侯府撕破臉,畢竟兩家已定了親。若是鬧大了,對誰都不好。且她家老爺,極是竭心儘力維護這門親事。

「還不下去!」程氏同萬氏說話的功夫,睨了一眼付綾華,訓斥了一聲。

付綾華終於得救,行了禮,匆匆退了出去。

萬氏知道,眼下並沒有機會再追問了,將侯爺在府中同老爺聊天還未回來的事情告訴給了程氏。

二人拉着手便去外間說話了。

不過是些場面的客套話,萬氏心中雖惱,可到底還是穩住了。

付綾華一腳才邁入靜園,丫頭喜珠忙拉着她躲到柱子後頭,神色緊張道:「姑娘,老夫人在裡頭等着您呢,老夫人臉色不大好看……」

喜珠抬手指了指正屋的方向。

方才老夫人才將程氏叫到跟前,聽丫頭們議論,老夫人似是同夫人爭執了幾聲,因着丫頭來報,說萬夫人來了,程氏這才急急忙忙去迎接。

老夫人原本要同程氏一起去見客,可聽見丫頭來報,說是萬氏將大姑娘堵在了曹公子休息的書房。

那這事,老夫人便不大適合出面,

這才來了靜園等着付綾華的歸來。

今日這一頓罵,想來是躲不過去了,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坦然面對。

靜園的丫頭們都在正屋外頭圍在一旁,見到自家姑娘回來了,一個個大氣也不敢出,齊齊朝屋內看去。

喜珠掀了帘子,付綾華這才往裡頭走去。

走了幾步,她往身後瞧去,只見喜珠在門外眨巴着一雙無辜的眼睛看着她,這個丫頭平日里沒少得她的照拂。

如今竟然撇下她,真真是靠不住,付綾華瞪了一眼喜珠,這才漫步越過屏風朝裡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