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連載中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幻想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嬰寧 幻想魚

【無固定CP+火葬場+修羅場+虐渣+快穿心機美人】 每本書的女配總是作為炮灰對照組,在男主們和真命天女遇見後,她們就要黯然退場
「你已入魔,此生不許踏出困仙崖一步!」 「分手吧
」 「你不配跟她相提並論
」 ...... 可是早已說出這些話的他們,現在卻開始追悔莫及
當他們紛紛在嬰寧面前躬身哀求時...... 嬰寧:不好意思,您是哪位?展開

《快穿:炮灰女配的黑化日常》章節試讀:

第2章 鳳凰浴火,渣男退散(2)


鳳嬰寧,是仙界最後一隻鳳族,幼時便拜在了黎子清的門下。

一百年前,魔界異動,鳳嬰寧跟隨劍宗的隊伍,去平息魔界邊緣處魔界動亂中,卻意外掉入了魔窟,此後再無她的蹤跡,生死不明。

直至百年後。

當鳳嬰寧九死一生從魔窟中爬出來,回到劍宗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存在早已被他人所取代了。

自己的師尊收了一個跟自己有幾分相似的精衛鳥為關門弟子,甚至將自己從小住着的棲梧宮也讓丹瑤住下。

在魔窟艱難求生的時候。

鳳嬰寧只是想回家,回到劍宗,回到師尊的身旁。

可,等到真的回來後,卻發現早已沒有自己的位置。

而師尊的小弟子,自己的師妹,丹瑤。

在自己回來後,總是時常找到自己,假裝出一副十分關心她的模樣。

不知道丹瑤是有意還是無意,她會時不時的會踩到鳳嬰寧的痛苦之處,今日說師尊之前送了自己什麼東西。

明日又說師尊教會了自己什麼功法。

後日又說,讓她不要拘束,將劍宗當成自己的家就好。

【劍宗...】

【不是自己的家嗎...】

鳳嬰寧本就因為曾經在魔窟之中,多年受到了濁氣的侵蝕,靈台有恙。

之後又在丹瑤多年的「體貼」之下,逐漸鳳嬰寧的道心動搖,心障已生,修鍊之途難以更進一步。

而跟她完全相反的丹瑤,修鍊之途卻無比順暢,兩人同是黎子清的弟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丹瑤之後在劍宗弟子面前,經常說:「五師姐是因為剛從魔窟回來,還不習慣咱們劍宗的生活,才修為一直都不順,幾年都沒有一絲的長進。」

「不知道師尊多擔心師姐呢。」

「師姐,你可不要把自己當成劍宗的外人。」

「同為師尊的弟子,師姐以後一定要好好修鍊啊。」

「師姐您可一定不要辜負師尊的栽培。」

人人總是向丹瑤投去羨慕的眼神,向自己投來同情的眼光。

這樣的對比之下,這個曾經自己無比懷念的劍宗,卻像一個牢籠,將她困住,讓她拚命的渴望逃離。

但是每每看到師尊,她又無法狠下心。

這樣的情形又折磨鳳嬰寧了幾年,仙界又突生重大的變故。

有仙者發現,在圍繞劍宗的範圍內,出現了許多仙門弟子的屍體。

多名仙界各宗門弟子的魂魄被人掠奪走,只剩一具殘骸,事發地點卻留下了奇怪的火焰痕迹。

這件事情引起了仙界諸多門派的重視。

剝奪仙魂是仙界禁法,在六界之中,乃是魔界才會用的手段。

突有一日,有人匿名通信給除了劍宗的各大宗門,說此事乃劍宗弟子鳳嬰寧所為。

事發時此案場的火焰痕迹,還有魔界才會使用的剝魂術,這些線索都指向了曾經掉落魔窟的鳳嬰寧。

眾宗門紛紛來劍宗討問說法。

鳳嬰寧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她無數次的跪求自己的師尊,說此事絕對不是自己所為。

可誰曾想,她從小無比信任的師尊,卻二話不說的將她關進了困仙崖,讓她閉關思過,從實坦白。

之後又告訴她,自己要親自下手廢了她的修為和鳳魂,給眾仙宗門派一個交代。

那一日,她道心崩塌。

一念為仙,一念為魔。

仙魔為兩面,善惡一念間。

既然諸仙都說我為魔,那我成魔又何妨?

鳳族曾經最尊貴的小公主,竟然在出逃困仙崖的當晚,成魔了。

她心知仙界難以有自己的容身之處,只想離開仙界,去往魔界,遠離這些是是非非。

可就在即將踏進魔界的邊緣時,黎子清追上來了。

鳳嬰寧周身魔氣滔天,她清楚的看到,黎子清朝自己拔出了劍。

幾番混戰,她實力本就不敵黎子清,早已處於劣勢。

鳳嬰寧看着了那把斬滅無數妖魔的不棄劍,和那眉目如畫的清冷之人。

「師尊,當真認定此事為我所為?」

鳳嬰寧身上已經有了無數觸目驚心的傷口,身體無力的跌倒在地。

只是心中彷彿有什麼執念一樣,看着黎子清一襲潔凈的白衣,緩慢的開口。

「你已成魔,為何還要狡辯。」

話中帶着冰凌般的刺痛感,直直的扎在了她的心口處,她渾身不停流血的傷口,都沒有黎子清的話帶來的疼痛多。

「哈哈哈哈哈哈,好一個已經成魔,師尊,看來您早已認定此事為我所做。」

鳳嬰寧渾身的血色,額頭的焚天印記早已被鮮血染的看不太清了。

忽然,她感到眼尾紅光一閃,注意到了不遠處的丹瑤,她正道貌岸然的拿着一把鑲着玉石的劍柄。

血紅的玉石在此刻時不時的泛着光。

鳳嬰寧如同爛泥趴在地上,死死盯着那把劍。

那是自己百歲時候,師尊送給自己的鳳羽劍...

上面的寶石...師尊說那是一顆鳳血石...將它佩在自己的劍上,可讓自己修行更添助力。

為何,丹瑤拿着那把劍...

明明自己藏在了棲梧宮的寶庫之中...

哦...對了...

棲梧宮也不是自己的了...

師尊也不是自己的了...

鳳嬰寧眼中映照着丹瑤手中的劍,心中不知想到了什麼,竟然渾身魔氣大漲,本來還癱在地上的身子,竟然直接向劍宗弟子飛去!

丹瑤就處於劍宗隊伍的前列。

噗嗤...

鳳嬰寧停在了半空中,緩慢的低頭,看到了從自己胸口中貫穿的劍身。

寒光凌厲,劍刃清冷。

這是...

不棄劍...

「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