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謝謝你,親愛的大叔
謝謝你,親愛的大叔 連載中

謝謝你,親愛的大叔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焰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未來 現代言情 韓默

傳說中韓默不僅長得帥氣,而且出了名的低調高冷
他的設計是時髦的代名詞,在創意和設計領域也是久負盛名,想要採訪他的人多得不計可數,卻少有人如願
可是某一天,這位高冷又帥氣的男神,卻突然接受了某雜誌的採訪,並在採訪中公開示愛
主持人:大家都說你很低調,唯一一次出現在大眾面前還是在入選M國《室內設計》雜誌名人堂的時候,那麼這次為什麼會接受我們的採訪呢? 韓默:因為我想讓她看到我
主持人像抓住了重點,追問道:這個她是? 沒等主持人說完,韓默補充:她是我喜歡的人,我是她一個人的大叔
如此高調的表白,不禁讓全網嘩然
……展開

《謝謝你,親愛的大叔》章節試讀:

第8章 他心疼了


韓默眼角微張,只覺得頭痛得厲害,他坐在床上,揉了揉頭,難得一夜好眠。回想着自己做的夢,一切都是那麼恍恍惚惚,他記得自己墜入在一個溫暖的懷裡,那個人身上還散發著的淡淡清香,讓頭痛欲裂的他略感舒適,也讓人無比心安。他因貪戀那味道,不知不覺中抱緊了她,那感覺軟軟糯糯的,隨之而來的異樣情愫也讓他瞬間陷入其中。

他掀開被子,坐在床上,享受着醒來的片刻安寧,不禁唇角微微揚起。

可是這一切也都隨着騰浩的到來而破滅。騰浩看到韓默桌上擺着的威士忌,非常納悶:「你居然自己一個人喝悶酒,也不叫上我,還把不把我當兄弟了!」

「那你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知道我並沒有當你是兄弟。」韓默對於這個不速之客,毫不留情。

「咳,口是心非。我猜你這酒是特意留給我的吧。」騰浩坐在沙發上,自顧自地拿起了威士忌,端詳起來。

韓默坐在一旁,看着酒突然出神,不管騰浩和他說什麼都像沒聽到似的。騰浩很是無奈,正當站起來時,卻看見掉落在沙發旁邊的掛件,一個雕刻的人形木偶,模樣很是精緻。他隨手拿了起來,驚呼道:「韓默,想不到,你家居然會有這玩意呢,快快從實招來,這雕刻的是哪個姑娘呢?」

韓默也是一臉驚訝,確信這人形木偶並不是自己的所屬物。他一把從騰浩手中搶了過來,仔細研究起來,一切瞭然,心想:這個人形木偶估計就是她落下的吧,昨天也只有她來過了……

騰浩發現,今天是韓默有史以來表現最為怪異的一天,他對着心不在焉的韓默喊道:「你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沒事吧?」

意識到自己走了神,韓默臉色有些不自然,隨即故作淡定,斜睨了騰浩一眼,有點不耐煩:「我能有什麼事!快說,你跑我這來幹什麼了?」

騰浩也不懶得和他計較,便一本正經道:「非魚集團在江城郊區的文旅酒店項目已經敲定了,合同在這裡,你仔細看看,沒問題就簽了吧。」

騰浩把合同放在茶几上,韓默拿過合同,專註在工作中的他,這才從剛才的恍惚中轉過來。

……

李未來正準備去上早課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包包上的木偶掛件不見了。於是她便叫室友麥芽先過去,順便幫她佔個座位。她自己留在宿舍,翻找了可能的角落,可就是找不到。這掛件是對媽媽的唯一念想了,她一想到可能永遠失去它了,特別難過。

眼看快上課了,她不得不暫時停止尋找,趕緊去拿電車,卻發現昨晚回來太晚,忘了充電。她只能選擇步行到教學樓,留電車在這裡充電。

路上,李未來陷入丟失物品的沉思中,並沒注意到從旁邊經過的吳莉莉。吳莉莉卻早早就看到她,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心裏有種莫名的不爽,心想:只要李未來在系裡一天,她就永遠被壓着。上次系裡選女主持人,她本來勝券在握,卻因為李未來後來的加入,她被淘汰了。

大家眼中的李未來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性格還好,關鍵還是中文系的小才女。相比之下,吳莉莉就是大小姐脾氣,稍有點不順她心就會生氣,這性格一點就炸,不是人人都受得了。

當李未來走進階梯教室,吳莉莉早就在裏面找好位置坐了下來,看到李未來走了上來,隨即眯起眼睛,看了看四周,不屑地勾起了嘴角,趁大家不注意,偷偷把腳伸了出來……

李未來根本沒有注意到吳莉莉,被她絆了一下,瞬間撲倒下來,這把旁邊的同學都嚇了一跳。只見她一隻腳的膝蓋剛好磕到台階上,擦破了皮還滲着血,室友麥芽趕緊把李未來攙扶到旁邊的位置上,簡單幫李未來處理了一下傷口,偶然的抬頭,正好對上吳莉莉那陰森森的笑意,她瞬間感覺不對勁,下意識地認為李未來的摔倒絕非偶然。

下了課,麥芽滿臉擔憂地看着她:「你的膝蓋還是去看看吧,別再出去兼職,騎電車腳不利索很危險。」

李未來不想因為這點腳傷就突然請假,給人添麻煩:「我的腳還好,不動的情況下也沒那麼痛,在店裡我也很少動的。」

「那你還是不要騎電車了,我看你膝蓋都有點腫了,指不定傷着哪裡。」麥芽說完,掏出手機發了一條信息。

李未來也不忍拒絕麥芽的一片好心,便決定今天打個車過去。

眼看李未來就要一瘸一拐地向校門走去,麥芽向旁邊的同學借來一輛單車,搭李未來到校門口。

……

這時,一輛黑色奔馳突然停在了她們的面前,車門打開,余非那張精緻又帥氣的臉出現在他們眼前。

「未來,你這是要出去嗎?我剛好要走,可以送你一程。」

麥芽一臉燦爛,挑了挑眉,一臉壞笑地看着李未來:「嘻嘻,這下有人送你啦,我就可以放心回去咯。」

李未來一愣,不明白余非學長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兒。

余非剛好要回家一趟,本來已經駛離校門口了,看到新進來的信息,知道她有需要,就立馬掉頭回來了。

「上車吧!」

坐進車裡,她好奇地問道:「學長,你怎麼會在學校?」

余非臉色有些不自然,咳嗽了一下,才開口:「我們公司參加了進校園招聘會,我有緊急的事需要回去處理一下,沒想到一出來就碰到你。」

李未來開玩笑道:「這樣呀,好羨慕他們當中一些人能與學長共事。不知道我畢業的時候,還能不能碰到學長。」

余非伸手摸了摸李未來的頭,笑了笑說:「傻丫頭,你想做我同事,那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很快,余非就把李未來送到了店裡。他好奇地往店內看了看,並未下車,只是遺憾地說道:「未來,如果不是有別的事要等着我處理,我會進去坐坐的。」

「那就等學長有空的時候吧!謝謝學長送我一程。」說完,李未來下意識地扯了扯裙子,怕一不小心就露出自己受傷的膝蓋,她忍着痛下了車,站在一旁,揮了揮手,目送余非的車離開。

……

余非回到家,看着母親坐在客廳里發獃,保姆在一旁陪着,一步也不敢離開。

余非是親臨校園招聘會,是要為自己招聘一個各方面能力出眾,且值得信任的助手,可是招聘會還沒結束他就接到保姆的電話,說母親一大早起來就要自己洗衣服和做飯,做着做着竟然哭了起來,責怪自己連簡單的家務都做不好,午餐也不肯吃,就坐在沙發上發獃。保姆覺得不對勁,就一直陪着她,怕她又做出啥事,連廁所都不敢去。余非知道這是母親又犯病了。

余非緩緩走了過去,蹲在母親的面前,握住她的雙手,溫柔地說道:「媽,我肚子好餓,您陪我吃點東西吧!」

半晌……

「回來了?」母親的聲音又變得像往日一樣平常。

「嗯,您的小非肚子餓了,咱們去吃飯吧!」余非盡量壓抑着情緒,讓人看不出一絲變化。

母親定定地看了他好一會兒,像是得到一定的緩解,對着余非微微一笑,寵溺式地用手撫摸着他的頭,回應道:「你都多大了,吃個飯還需要媽媽陪。」

「我不管,就得您陪,小非最需要媽媽了。」余非摟着母親的胳膊,向著母親撒嬌。

母親彷彿是感受到了被需要,站起來拉起余非的手,說道:「哎,真拿你沒辦法,去吧,我們去吃飯。」

站在一旁的保姆看着東家的改變,不禁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

下午,平時幹活利索的李未來,迎來了史上最艱難的時刻。眼看下班臨近,她不得不把店裡的東西規整規整。

當她忍着痛蹲下來正想把地上的紙箱扛起來的時候,映入她眼帘的,是一雙被擦得鋥亮的男士皮鞋。她下意識抬頭,就對上了韓默的眼睛。

這一刻,李未來呆住了,當她反應過來想要起身時,卻因為太過慌亂,忘記了膝蓋有傷,結果整個人向韓默傾倒過來。

韓默一驚,幾乎想都沒想,一個跨步上前,將李未來抱住。他看着李未來,小巧的鼻子,殷紅的嘴唇,點綴在那張白裡透紅的小臉上,美得不像話。

四目相對,李未來瞪大了眼睛,倆人的距離,近到可以感受到對方溫熱的呼吸噴洒在自己臉上,而她整個人,幾乎都倒在了男人身上,俏臉通紅,不禁身軀一僵。

「韓大哥,你,你好!」李未來緊張地和他打了聲招呼。

韓默「嗯」了一聲,當他意識到自己還在抱着女孩的時候,臉色有些不自然地咳嗽起來。

等他把她扶好,卻發現女孩的膝蓋紅腫一片。這讓他想起剛剛進來,女孩蹲下搬紙箱時的場景,皺了皺眉,瞬間心疼起眼前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