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奈何總有血海深仇
奈何總有血海深仇 連載中

奈何總有血海深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藤椒泡麵 分類:科幻

標籤: 朝野 科幻 藤椒泡麵

朝野用事實證明:路上的錢撿不得,尤其是一分錢
穿梭於兩界之中,末世與現世到底有何關聯? 為什麼會頻繁穿越到將死之人身上?展開

《奈何總有血海深仇》章節試讀:

第6章 要想活下去


龍安撓頭,笑了笑:「龍哥,你不會的。」

「怎麼不會,他們都說是我推的餘糧,」可是是受到龍衡的影響,提起這件事,朝野變得有些暴躁。

如果是發生在現在他不會有這麼大的感觸,可偏偏那是末日之初,良心還未泯,而且龍衡當過兩年兵,

「你不會啊,」龍安一本正經地說,「龍哥,你可能忘了我是誰,但是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龍安的故事很俗套,

龍安小時候是個胖子,受到人排擠還有敲詐勒索,有一次是龍衡幫了他,其他人才不敢欺負他,

聽龍安說完,朝野嗤笑一聲:「就這?人都是會變的,而且你看好人越來越少了。」

「我還是相信你。」龍安說得很認真,他知道如果當時沒有龍衡幫他,他就沒有可以抓住的浮木,可能會變成他討厭的那種人。

「愛信不信,以後死了別怪我沒提醒你。」朝野撇了撇嘴,原主早就已經變了,末世這玩意太折磨人的精神了。

「龍哥,我們去哪裡?」

「走着瞧唄,」

朝野只是想着避開那個要奪他命的余魚倒是沒有想這麼多,不過保不齊後面他還會來報仇,

說實話,他很瞧不起余魚,他壓根就沒有這個資格,先不說他哥根本就不是原主害死的,當時的情況如果是原主遇上,頂多就是輕傷,換作一個健康的人也就是重傷,可偏偏那個藥罐子餘糧要逞英雄,

不過朝野猜測,他恐怕是故意的,用命來換原主對余魚的關照,要不然余魚有這個命活到進化完成。

是的這個世界應該是人人皆會進化,只是時間問題。

想通了,朝野就沒有把余魚放在心上,原主已經被他害死一次,朝野可不會慣着他,還以為有了超能力就了不起了,

龍安也在仔細打量朝野,

龍哥好像變了,

看着朝野神色變化,龍安得出了一個結論,

「龍哥,要不回老家吧,那裡人少。」

「回老家?」

朝野思考半天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龍衡就是本地的,不過不是城裡人,而是山上的,他老家在山溝溝里,沒有幾戶人家,只剩下一些老人,自從龍衡他爺爺奶奶去了以後,他就沒有回去了,

「山上很危險,」朝野也不敢託大,山中雖然沒有什麼墮落者和墮落獸,但是有變異獸和變異植物。

「龍哥,可是余魚那小子會放過我們嗎?」龍安憂慮地說道,他不是傻子,自從余魚表現出異常就一直盯着他,

朝野好奇地問:「你怎麼知道,」

「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白眼狼一個,他這樣的我見多了,平時慣會裝,還以為誰都是他爹媽,」龍安的生活閱歷可是相當豐富的,「那小子就是條毒蛇,不會善罷甘休的,就是他知道餘糧是怎麼死的,也還是會把責任推到你身上,我爸就是這樣,當年明明是他失手把我媽打死了,還偏偏要推到我頭上。」

「你媽是你爸打死的!」朝野震驚了,這個他可真的是不知道,小山村本來一點消息就可傳的沸沸揚揚,這麼大的事不可能一點水花也沒有,

「他們都說是我媽出軌跑得時候自己摔死的,編的有理有據,要不是我親眼瞧見也就真的信了,」龍安冷漠地說道,「而且他們都沒有做酒席直接就埋了,這不是很不合理?」

「所以…」朝野還是沒有說出話來,他記得龍安現在可是孤家寡人,

怪不得這小子不怕自己,原主要真的和這個狠人作對,說不定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且,我不僅只有水系異能。」龍安自信地說,「回到老家絕對沒有問題。」

「走吧,要不然那個小子的下一次機會就要來了。」朝野看着周圍的動靜,無奈的說道。

說起來,自己不死要怎麼脫離這個身份,朝野有點慌,但是不能表現出來,旁邊這個可是狠人。

兩人緊趕慢趕的,還是花了十幾天才回到小山村,一路的艱辛可謂是生死競速。

朝野按着記憶回到原主老家,是一棟青磚大瓦房,很大,可以供一個大家子住下還可能有餘,

房子是兩層的,中間是一個大院子,西側是廚房、柴房、雜物間和洗澡間,東側是三間寬敞的屋子,旁邊有個樓梯可以上去屋頂,屋頂好像是用來曬穀子的,接着是正屋,一進去就是大廳,大廳後邊有個小房間擺放着先人的牌位,兩側分別有三個房間,樓上的布局和下面差不多,在院子中還有一口井,院子已經雜草叢生,都下不了腳去,原院子里的棗樹生得茂盛,

而且這屋已經有點年頭了,不過瓦是新換的,

在原主記憶中,他家確實不缺吃少穿的,小日子過得還很好,而且他爸媽在市裡縣裡都留了屋子給他,至於原主為什麼去當保鏢打手的,估計是個人愛好。

「要不先住那吧,」朝野指着東側的三間屋子,說道,「我記得這幾間傢具都弄好了,是我爸留給自己養老的,可惜沒有用上。」

龍安沒有意見,兩人就開始除草行動,

過了一會兒,

龍安看朝野狼狽的樣子,沉默了,說道:「龍哥,要不我來清理,你到一邊去?」

朝野看周圍亂成一團,與龍安周邊差的十萬八千里,默了,「我去搞點吃的,」

「好。」

龍安幹活的速度很快,朝野也撿了些菌子和一隻野兔,

兩人就在院子里架起了大鐵鍋,還從倉庫里找出了幾袋子米,

吃完晚飯後兩人就各自回了房間,

「看來還是這樣舒服,不用擔心受怕什麼的。」朝野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這是他在這個世界過得第一個晚上,

很快那熟悉的感覺來了,

朝野再次醒來回到了房間,此時還早,太陽剛剛升起,朝媽也還沒有去上班,

「你今天怎麼吃這麼早的飯?」朝媽好奇地問。

「餓了,」朝野回答道。

「中午我不回來,記得自己煮飯。」朝媽也沒覺得奇怪,朝野的飲食本來就不規律,只要他是一天三頓,朝媽也不說什麼。

「知道了,」

「記得叫小溪起來吃早餐。」

「沒問題。」

「我去上班了,」朝媽看着外面太陽還不大,就想着早點去也好,

「去吧,」

朝野此時壓根就沒有心情管這個,因為他好像出現幻覺了,

不過也可能不是幻覺,

朝野好奇地盯着面前出現的虛幻界面,確定朝媽看不到也就沒有急着回到房間,打算等朝媽走後再研究,

朝媽走後,朝野先去白小溪的房間把她叫醒,之後便回到房間,

果然不是幻覺,那個虛幻界面還在,這時硬幣突然就飛了起來,嵌入虛幻界面,

虛幻界面就好像活了一樣,顯現出一串串複雜的代碼,

難道這個系統?

朝野驚訝地看着界面,可惜他沒有學過這個,什麼都看不懂,代碼快速跳動着,

「算了,打局遊戲,」朝野打開遊戲,也沒有拉人直接就開始匹配,

「真是沒有挑戰,」

【Victory】

「才十分鐘,」

這時,虛幻界面已經完全加載出來了,

【第一人物:朝野

身份:學生

能力:精神力者(未覺醒)

等級:無

物品:無

第二人物:龍衡

身份:保鏢

能力:金屬化能力者

等級:C階6級

物品:青磚大瓦房

跟隨者:龍安

第三人物:待定】

「難道是遊戲系統?」朝野嘗試着點了點界面可惜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任何聲音,

忽然屏幕上出現兩個漩渦,越來越大,停留在朝野面前,

「難道是選角色登陸,那另一個該怎麼辦?」朝野想了想還是選擇了第一角色,

「我這是穿過來了?」朝野面前沒有一絲光亮,漆黑一片,

「這裡是哪裡啊!」

「小吳老師!」

「白蘇!」

「小吳老師!」

「好像有反應,」朝野欣喜若狂,連忙接着呼喚小吳老師,

四周漸漸亮了起來,小吳老師從光來的方向走過來,「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

「一天,」

朝野說:「一天,可是我在那個世界沒有過一天!」

「不,是你在這個世界時,你的時間才會開始,所以你是在這個世界過了一天。」小吳老師說。

朝野突然想起了龍衡那一件事,眼神晦暗不明,似乎在思考什麼人生大事,

「要我切斷你兩界穿梭之路嗎?」小吳老師說。

「不用,如果是這樣,我在這個世界豈不是要掛了,」

小吳老師搖了搖頭:「不是死,而是永久沉睡,就像是等不到王子的睡美人。」

「小吳老師,你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朝野好奇地問道,「而且這裡是哪裡?」

朝野偷偷地往小吳老師身後看去,他知道小吳老師身後便是唯一的光源。

「這裡是我的界,」小吳老師說,「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不過奶奶說過,一切皆有定數,所以這就是命。」

「那你知道為什麼會末世降臨嗎?」

「不知道,」小吳老師搖了搖頭,

朝野看着小吳老師,發現她好像無論如何都是沒有一絲表情的,

小吳老師宛如是一個精緻的娃娃,僅僅就是一隻娃娃,似乎沒有靈魂,也不能這麼說。

朝野移開目光,這樣盯着別人看是不好的,他尷尬地笑了笑,

被抓包了,

小吳老師沒有波瀾的眸子突然閃過一絲絲好奇,隨着朝野移動,

「小吳老師,你為什麼幫我啊?」朝野也不急着出去,這裡很好,不會感覺餓,也很安全,

「不知道。」小吳老師說。

「哦,」朝野應了一聲,「我之前都感覺你就是巫女,神神秘秘的,還有些…呃…怎麼說呢,有點形容不過來。」

小吳老師沒有說話就靜靜地坐在朝野旁邊,像是一個完美無缺的樹洞,聽朝野說,也不應聲,也不打斷。

「多久了?」

「三小時,」小吳老師回道,「外面差不多天亮了。」

「白蘇呢?」

「在學校。」

「你可以把我送出去嗎?」朝野小心翼翼地看着小吳老師,怕小吳老師誤會,很快又補了一句,

「是去學校。」

「好。」

四周驟然變亮,似乎是太陽洗滌深淵帶來光明,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