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妹妹與我的日常人生
妹妹與我的日常人生 連載中

妹妹與我的日常人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單推芙蘭的戀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妹妹 都市小說

這不是將一生奉獻給誰的故事
人生的道路不管走到哪裡,都只能是自己的路
不論如何抉擇,不論覺得這些有多好,或者被多麼沉重的事物攀附,全都是我在活着的過程中得到的,屬於我的東西
因此,只要妹妹能蕩漾起愉快的笑臉,大部分的事我都能以「隨便啦」的心態帶過
這就是我註定會走上的路吧
而且,必須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才能發現我這種近乎草率的隨便態度將會左右自己的一生
但就算我發現了,我的整個世界也早已建構完畢,沒辦法進行任何修改了
所以,我們也只能繼續以這樣的方式生活下去
這本書就是這樣的故事
展開

《妹妹與我的日常人生》章節試讀:

第4章 _7_₁


隔年暑假,我早早地就發現妹妹手上拿着繪圖日記本。「那邊那個妹妹!」之所以會用這種奇怪的方式叫住她,應該是因為我內心相當震驚吧。

「哥哥——什麼事?」

感覺起來毫無進步的說話方式。會這麼想,表示我已經習慣她這樣講話了吧。

「那是繪圖日記對吧?」

妹妹身子一顫,無言地把日記本朝我這邊遞來。「慢着。」我伸出手掌制止:

「你的哥哥度沒有上升嗎?」

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畢竟是妹妹以前說過的話,因此我試着如此問道。

「那是什麼?」

結果妹妹反而一臉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這傢伙,連自己以前說過什麼都忘了嗎?順帶一提,那模仿哥哥的行為只做了三天就沒下文了。我的妹妹似乎還挺三分鐘熱度的。

「總之現在離我登場還早…你果然還是沒有事情可以寫?」

妹妹輕輕點頭。也許是因為暑假才剛開始沒幾天,所以表情雖然憂鬱,但不到要哭的程度。得在她哭着求救前做好防範對策才行。

「那不然…….對了。不如來寫觀察日記好了。你覺得呢?」

妹妹的問題在於缺乏寫日記的題材。既然如此,只要自己創造題材就行了。我隨意地舉例,可是妹妹卻歪着頭問:

「觀察什麼?」

連這部分都得由我來提議嗎?我撓着頭髮,想了想後:「如果要觀察,花花草草的怎麼樣?植物類的話,就算沒有認真觀察也可以寫出來。」

「那就植物吧。」

好快。明明連自己想題材都做不到,下決定時倒是果斷到異常。不管做什麼都行,卻沒有任何想做的事嗎?

「真的要觀察?」「要。」

妹妹打開日記本,雖然幾乎是空白的不過日期和天氣已經從第一天起就寫上去了,嗯,至少有一點點成長,我對這件事有點感動,可是又覺得哪裡不對。算了,不管是什麼植物還是什麼都好啦。

「學校的花圃里應該有些我叫不上名的花花草草。」

我在輪值日生時曾經幫花澆過水。當時花是開着的,但假如之後的值日生偷懶不認真澆水,有可能已經枯萎了。是說如果是那樣,還是能以枯萎的花花草草為題材寫日記。記錄已經枯萎的花,說不定還挺特別的。

「要去學校嗎?」

「嗯,是啊。不去的話就沒辦法寫嘛。」

「哥哥--也會去嗎?」

為什麼會這麼想?我可不幫你寫日記哦。我移開目光。

「唔,你自己去學校不就……」

我說到一半,發現妹妹只是圓睜着眼,目不轉睛地仰望着我。我立刻明白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但是得花上一點時間才有辦法問出口。

「我也要去嗎?」「要去。」

好像就是這回事。應該是要我接送她吧。畢竟是自己主動問起的,所以很難拒絕她的要求。

你已經小學二年級了哦?雖然我想這麼說,但是在想像了一下妹妹單獨外出的場面後,我只覺得提心弔膽。恐怕是因為沒看習慣那種場面吧,而且妹妹平時也從不出門。而我自己,除了和妹妹一起上學之外,也沒有帶着妹妹出門過。

妹妹帶着日記本、畫圖用具以及一把傘來到玄關。傘的表面是白色的,裏面是黑色的,看來是把遮陽傘。只不過是去學校而已。拿出這種裝備是不是很誇張?

「你不喜歡被晒黑?」

和母親一樣。應該說正是因為模仿母親所以才不想曬太陽吧。

「這樣才有美肌效果——」

妹妹語調平板地回答。應該是從誰那邊學來的說法吧。我喔了一聲,隨口應道。儘管我不知道那個美肌是什麼意思。

成人用的傘又大又重,妹妹努力地把手伸到最直,打開傘,不只她,連我都被籠罩在傘下。不是雨天卻站在傘下,那種微暗的感覺讓我覺得頭很沉重,彷彿被人壓着頭頂似的。

我和妹妹在陽傘製造出的陰影下前進。妹妹不會騎腳踏車,父母又不准我騎車帶人,所以只好用走的。但是騎車到學校要五六分鐘,走路也只需要十大幾分鐘,兩者沒差多少就是了。

假日期間,在不是要去和同學玩的情況下到學校,感覺很奇妙。騎車出門時彷彿會把肌膚烤焦的灼熱日光被遮陽傘阻斷,身體周圍瀰漫著純粹的悶熱。灼熱的大氣包裹着我的肌膚,有種連自己也被捲入夏日景色中,一起融化般的感覺。

妹妹搖搖晃晃地拿着傘,傘骨時不時撞到我的頭,把傘從她手中接過她又不肯,我只能忍耐着不出聲。

由於我的父母正好在我們學校教書,母親是那個學校的初中老師,父親是別的學校的大學老師,不過總得來說不差啦,母親在學校里也有一小套家屬房,後來因為四口人擠在裏面不舒服,便在學校旁買了房子,但是我們兩個小屁孩也在那裡住過一段時間,門崗的老師傅也認識我們這兩個小娃娃,知道我們是來寫觀察日記後,笑着就把我們從學校大門放了進去。

走進校園後,可以看到設置在校舍那頭的花圃。裏面種的植物各不相同,但是向日葵在花圃中就非常的顯眼。雖然有點枯萎,但花叢整體還是健在的。其他的花圃里有不敵酷暑而凋零的各類花朵。泥土地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花瓣,看起來琳琅滿目。植物多的地方昆蟲自然也多,儘管我不怕大多數的昆蟲,但是蜜蜂我就不行了。因為被螫到會很痛。我在某個夏天被蜜蜂蟄過之後便非常的怕這個小東西,我見到在玫瑰花那頭繞來繞去的蜂群,心裏害怕有點不敢走近。

妹妹似乎沒看到那些蜜蜂,她平靜地拿出寫日記的用具。可是繪圖日記必須天天寫這表示我得天天陪她來嗎?雖然日記是由她自己寫的,但是天天陪着妹妹到校也很麻煩。早知道就別講向日葵,應該講家裡樓底下院子里種的花。

我有點後悔。不過,我也不知道家裡院子開的花名字叫啥就是了。我幫妹妹撐着遮陽傘。「哥哥——好高哦。」妹妹仰頭說道。很高是指我的身高嗎?被說個子高的感覺還不賴。妹妹打開日記本,用力握着自己帶來的鉛筆,開始畫起向日葵。比真花更銳利的花瓣,伸手去摸的話說不定會被割斷手指頭。

與花朵給人的柔軟印象天差地別的,尖利的花朵。不過算了。因為這就是妹妹筆下的花。我趁着妹妹畫向日葵時觀察妹妹。長期不曬太陽而顯得蒼白的肌膚、與我同色的黑髮。但頭髮比我長很多,而且有點捲曲。與柔和的臉龐配在一起,有種平穩的感覺。

從表情可以看出,她不是很有主見的人。再加上個子比我小了一個頭以上,老實說,我覺得妹妹和我長得一點不像。不過長大之後,妹妹應該會比我受歡迎吧。我心想。

可是,以後是會長大啊?我又湧起這種感情。看着妹妹,會覺得如果她一直這麼嬌小我好像就能一直沉浸在放暑假的感覺里。

從早到晚不變的酷熱、漫長的白日、蟬的鳴叫聲。夏天總是給人一種時間會持續到永遠的錯覺。

但是,暑假從來沒有持續到永遠過。每年的暑假都是在我的引頸期盼下開始發出各種色彩的光芒後消失。今年暑假的色彩,應該是向日葵的色彩吧。

如此這般地,我開始天天目睹去年暑假中一次也沒見過的向日葵。就在我惋惜着自己沒有辦法去公園玩的時候。

「噫噫噫!」

耳邊傳來昆蟲的振翅聲,我條件反射地搖晃腦袋大叫着逃開。與那昆蟲拉出一段距離後,我壓低身子回頭向後看。果然是蜜蜂。橙黃與黑褐相間的身體,在陽光下鮮艷到可怕。

一旁的妹妹仍然不把蜜蜂當一回事地繼續畫圖。可是負責撐傘的我逃走了,純白的日記本反射着陽光,讓她因刺眼而皺起了臉。為什麼不覺得害怕呢?我心裏驚訝,急急地向她招手。

「你快點過來。」

「這是不會螫人的蜜蜂哦。」

妹妹看着飛到自己眼前,似乎是來觀察自己的蜜蜂說道。這是有辦法一眼就分辨出來嗎?就算蜜蜂停在妹妹肩上,她也不以為意。

最後,蜜蜂自行離去,應該是回巢了吧。我確認那蜜蜂飛遠後,回到妹妹身邊。見她畫完之後便督促着她抓緊回家去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