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騙走女帝龍魂,我忍心
騙走女帝龍魂,我忍心 連載中

騙走女帝龍魂,我忍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壯哉夕陽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利 語玉溪

【無女主+無系統+黑暗流+不無腦+32章高潮】 秦利穿越到一個戰魂世界,每個人到十六歲就能覺醒戰魂,成為一名受人敬仰的魂師
他很幸運的覺醒了在別人眼中最頂級的袖珍龍,並且聽說自家學院那個喜歡裝純潔,但內心狠毒的校花語玉溪覺醒了一隻變異毛毛蟲
本來秦利沒有當回事,只道是蒼天有眼,可過去一看才發現,語玉溪那隻所謂的變異毛毛蟲長得有點不對勁,越快越像是某遊戲一級神裂空龍
趁着別人都去安慰傷心的語玉溪時,知道內幕的秦利拿自己的袖珍龍換(騙)走了毛毛蟲
結果被不懂行的同學當笑話了
「以前怎麼沒看出你有這色心?」 「大家都嘴上安慰安慰,你還來真的?」 「竟然拿袖珍龍去換毛毛蟲,真是蠢!」 對於這些冷嘲熱諷,秦利毫不在意
袖珍龍算什麼? 袖珍蟲罷了
只有裂空龍才是真正龍神! 多年以後,語玉溪發現自己是帝者轉世,變異毛毛蟲也是上古龍神,準會想起秦利和她交換戰魂的那個下午
展開

《騙走女帝龍魂,我忍心》章節試讀:

第2章 他要去爭去搶


秦利眼前一黑,暈倒的那一刻,前世的記憶竟然如同走馬觀花般浮現在腦海之中。

上一世,秦利出身並不高,甚至連普通都算不上,長相一般,學歷也一般,唯一的優點或許是性格比較老實。

因為小時候,父親教他:「我們雖然窮,但我們不亂說髒話,我們不去偷,我們不去搶,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去拿,能平平凡凡過一生就好了。」

秦利深以為然,以為只要這樣老老實實的就能安安穩穩,平平凡凡的過一生。

但他後來才知道,平凡過一生有多難!

少年時,同學的家長給老師送禮,走後門冒名頂替,搶走了他上大學的名額,秦利發現後想要拿回自己三年的努力。

但父親卻從學校帶着三萬塊錢回來說:「別人家有錢有勢,咱們惹不起這個麻煩,這事只能算了,咱們平平凡凡的過也一樣。」

青年時,秦利出去找工作,因為學歷低,到處被人瞧不起,沒有老闆願意給他哪怕一次機會。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工廠上班,可他每天起早貪工作十二小時的工資,都抵不上每天來溜達一圈的主管三分之一。

但父親卻說:「不要羨慕人家,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多想想自己有什麼,少想想自己沒什麼,知足常樂才能平凡過一生。」

中年時,他在父親的撮合下,娶了縣城一個中年女人,雙方結婚,但買一套房子把他半輩子的積蓄掏空,剩下的錢連舉辦婚禮都捉襟見肘,更別提接下來要孩子。

但父親卻說:「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活法,再緊張也得結婚生子,有個後人,以後可以給你養老,這樣才能平凡的過一生。」

年老時,父親生病住院,秦利只能獨自在病房門口擦眼淚,他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怎麼可能拿得出上百萬的醫療費來給一個即使救回來也活不了多少年的老人治病。

秦利只能向父親說實話:「爸,兒子沒用,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拿不出這麼多錢給您治病!」

父親臨死前,帶着濃濃的不甘心,但事已至此,只能安慰他道:「沒事,平平凡凡就好了。」

看着過去的一幕幕,秦利面色如常。

這一世,他的心態已經不同於常人。

他再也不要所謂的平凡,他要去爭去搶,用盡全力過不平凡的一生!

「嘩嘩嘩……」

秦利漸漸恢復光明,聽到耳邊嘩啦啦的流水聲時,抬頭一看。

面前是一座數百尺高的巨大瀑布。

而腳下是幾平米的的空曠草地。

他起身轉了一圈,掃了眼周圍,全是茂密的樹叢,看上去危機四伏。

周圍的森林環境讓秦利心中有種不好的猜測,皺着眉頭,有些擔憂道:「這裡怎麼有點像蟲系戰魂的位置,希望不要覺醒毛毛蟲。」

如之前所說,戰魂也有強弱之分。

而其中蟲系戰魂是最弱的,雖然也有些比如太陽蛾之類的撐場面,但總體上是最差的戰魂種類。

公認的最強戰魂種類是龍系,基本上每一隻龍系戰魂都非常強大,鮮有弱小的龍系戰魂。

如果說秦利覺醒的是最弱的毛毛蟲,那跟沒有覺醒也沒什麼區別,只能和普通人戰鬥的垃圾魂師談不上掌控自己的命運。

正在秦利擔心時,瀑布中心位置突然傳來耀眼的白色光團。

隨後白色光團越來越大,宛若實質一般將瀑布擠壓出一個大水球。

幾秒鐘後。

「嘭!」的一聲,水球爆炸。

白色光源沒有了瀑布阻斷,將自身如同小太陽一般的光芒完全釋放,將整個方圓數百里的密林照亮。

秦利閉上眼睛,抬起用手臂擋住光芒。

又過了數秒。

「迷~」

一道嬌弱的聲音出現在秦利耳邊。

他的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隙,發現沒有那麼刺眼後,慢慢把手臂放下。

只見一條冰藍色的蛇形生物在自己周圍的空氣中上下飛舞,最後主動鑽進腰間暫時儲存戰魂的戰魂水晶中。

反應過來的秦利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顫。

………

外面等待的游老師有些焦急,因為他收到消息,自己的學生覺醒的不多,而且就算覺醒了戰魂也都是一些不強的戰魂。

剛剛更是聽說文濤學院最優秀的學生語玉溪覺醒了一隻最垃圾的毛毛蟲戰魂。

語玉溪何許人也,從小就是天賦異稟的神童,三歲能識字,五歲能寫詩,她寫的文章即使是成年人看了也自慚形愧。

而多年的經驗證明,越是早熟的孩子,未來覺醒強大戰魂的幾率就越高,因此文濤學院一直把語玉溪當做王牌學生培養。

不僅拿出各種靈丹妙藥給她養魂,還特別給了魂器保護她的安全,讓她體驗到學院無微不至的關愛。

這些年來,語玉溪也不負眾望,各項理論成績都是全學院第一,甚至在對天下局勢的分析上比學院的老師們都要強。

而且她還團結同學,幫助那些生活困難的學生繼續上學,再加上外貌不俗,因此在全院師生中都倍受推崇,被稱為文濤學院的白蓮花。

可就是這樣一朵白蓮花,竟然枯萎了。

游老師可是把語玉溪當做手裡的王牌看待,現在王牌沒了,他只能把剩下的希望放在最後這一批人里。

這時,法陣里白光一閃。

有人從裏面出來。

游老師快步上前,問道:「高彥飛,怎麼樣,有沒有覺醒強大的戰魂?」

出來的高彥飛面色難看,沒有說話。

見他兩手空空,也沒有戰魂水晶。

記錄官剛拿起的筆又輕輕放下。

游老師見此,心一下涼了半截,但還是努力撐起笑容,安慰道:「沒事,小高,其實做個普通人也挺好的。」

「唉。」高彥飛嘆了口氣,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他要去找個地方獨自緩緩。

接着,又是一道白光閃過。

和秦利同一批的女學生衛小莉從陣法中走出來,她的手中還緊緊握着一枚戰魂水晶。

記錄官拿起筆,問道:「衛小莉同學,你的戰魂是什麼?」

游老師也趕緊上前,跟着詢問道:「小莉,有沒有什麼好消息?」

「我的戰魂是穿山甲。」

衛小莉笑着打開戰魂水晶,一隻穿山甲出現在裏面,一動不動的縮成一團,像是在睡覺又像是因為害怕而縮起來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