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界歸
界歸 連載中

界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白木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木帆 都市小說

有遙遠的傳說,一萬年前人間,仙界,靈界,妖界,鬼域之間相互連接
有人說,世界並非末法時代,只是所有普通人的記憶都被篡改,只記得平凡的世界
有人說,所有的一切,都回來了!展開

《界歸》章節試讀:

第五章 墓守


但瑤推了推門,沒開。

「咔……咔,咔咔咔……」

背後的聲音嚇瑤一跳。

瑤往後看去,盜墓小說的精彩情節來了,一個個兵馬俑活了過來,手執精銳武器朝一個方向移動,那是剛剛自己來時的路。

「看來,是那幾個傢伙碰到了什麼東西,又或者,是幻覺。」

瑤自言自語,他不會相信那股經久不散的花香僅僅是擺設,所以他在這裡的呼吸頻率很低,自己也不敢有劇烈動作。

但他估摸着,沒用,再少的量吸久了照樣能堆成一堆。

瑤沒再去關注兵馬俑的情況,而是在找離開的方法。

瑤不知道的是,一雙眼睛在一個角落,早已在悄悄的盯着他。

「嘶——」

聲音響起那一剎那,瑤神經緊繃,動作一滯,沒來得及回頭看,他一下往左側滾去,然後快速爬起往一處兵馬俑少的方向跑。

「嘭!」

一個機械甲俑一拳砸在石門上,發出巨響,然後笨拙的開始追殺瑤。

瑤在奔跑途中回頭一看,追他的東西裝了個蛇頭,三角眼看起來兇狠毒辣,蛇嘴此刻吐着信子,它軀體是臃腫的人形,右手手臂是左臂的2.5倍大。

瑤額頭冷汗淋漓,現在出現大麻煩了,他的感官被壓制,這要是在往常,他怎麼可能會發覺不了有人在他身後?

但瑤還是沒忘給它取個名字,蛇頭怪。

「砰砰砰……」

蛇頭怪不再隱藏後,大腳板踏在地面上,聲音震耳欲聾。

「嘶——嘶——」

蛇頭怪掄起拳頭,在要碰到瑤時迅猛砸下,每一次地板都要碎一兩塊,可見這力量不可小覷。

瑤暫時沒有危險,雖然這東西攻擊力很強,但是他的速度一般,和普通人都還有一線差距。

瑤在兵車俑周圍快速奔跑,保持住蛇頭怪剛好碰不到的距離。

但瑤沒有高興多久,不消五分鐘,部分兵馬俑被這裡的聲響吸引過來一起圍攻他。

瑤不得不專註應對,但卻極其狼狽,他沒有超人一般的速度與力量,如若這些兵馬俑和蛇頭怪速度再稍稍快一點,他都挺不過一分鐘。

還好圍攻瑤的兵馬俑只有三四個,加上蛇頭怪時不時還撞一下它們,這讓瑤得以苟延殘喘。

兵馬俑只有簡單的攻擊本能和手段,它們拿着武器只有固定的攻擊方式,劈,橫斬,刺。

基本只有這三種,瑤試圖拿刀砍在它們身上,然後刀卷了,他看到兵馬俑刀砍在地面上後也卷了。

「簡直粗製濫造。」瑤忍不住吐槽一句,放在將軍身上的刀竟然也是次品,這個墓主人很摳門。

瑤雖然還有閑心來胡思亂想,可情況卻不容樂觀,他身上擦傷磕傷越來越多,不過他越躲,越感覺這裏面透露着怪異。

就好像,一切都被計算好的,剛剛好,這些兵馬俑剛好能對他產生生命威脅,但卻又不足以完全致命。

而沙啞男那邊事情看不出是什麼情況,反正被圍得水泄不通,刀槍斧鉞打得乒乓作響,不知道他們作為超凡人類能不能突破到這裡。

一般墓各種情況都有一線生機,但瑤覺得普通人自然是被這一線生機排除在外的,所以在躲了十幾分鐘後他不得不忍痛開啟超算意識。

墓室牆壁上燃燒着火把,不甚明亮,於是瑤亮起的藍色雙眸就很吸引目光。

關於這個墓的記憶在他腦海里分鏡回放,分析,同時再分出注意力來控制身體躲避攻擊。

他眼中的世界變慢了,所有對他的攻擊都被輕而易舉的躲開。

但這些能力的使用帶來的代價,就是腦袋會承受劇烈的疼痛,時間一長,輕則流鼻血,重則腦溢血。

一分鐘後,瑤找到了關鍵,一路走來墓壁上有很多壁畫,亂七八糟的一堆,或表示墓主人的高大威武,或表示神明祭祀,還有大量的古老傳說。

但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壁畫上有劃痕,那些是被刻意划上的,其中形狀大小一模一樣的有一百處,另外有五十處各有些微妙的差別。

而更重要的東西,在於兵馬俑墓室盡頭的門上,剛好有一百五十處劃痕。

雖然它們排列雜亂毫無規律,但瑤通過從墓室開頭到結尾的空間順序來調整它們的排列順序,然後不斷更改其中的行列數和劃痕方向,在短短几秒鐘後發現了奧秘。

那個圖案是一個盛開的蓮花,而在兵馬俑室中間一輛馬車上,有位將軍手心裏拿着的令牌,上面的蓮花圖與他拼出來的一樣。

瑤想通後苦笑連連,這要他拿命去搶令牌,不過,現在好像那中間已經沒有兵馬俑了,幾乎全跑到黑帽那裡去。

果然,一切都安排的剛剛好,手裡有令牌的將軍,是沒有腦袋的,大概率情況下它已經「死」了,就等着有人能發現開門的關鍵來拿令牌。

瑤立馬關閉超算意識,馬不停蹄的朝墓室**中長跑,而那幾個動作慢的泥人在後面不緊不慢的追。

五分鐘後,瑤看到兵車裡坐着的將軍抬着脖子望天,如果有腦袋的話一定是抬頭望天。

他右手伸出,樣子像在接天上下的雪花,但手心裏是塊令牌。

瑤一把拿走令牌,他忍不住瞟墓室的前門那裡一眼,烏泱泱一片,他也只能祝他們幸福了。

瑤的開心再次沒有持續多久,隨着他把令牌拿下,兵馬俑在下一秒全「死」了。

瑤摸了摸嘴唇,不要命的往後門跑。

後門那裡不知道何時出現的人影,祂背對着瑤,注意力全在石門上。

但瑤看到,那人手裡有塊紅布,瑤超算意識短暫開啟,雙眼變成遠距離攝像頭,他看到,那塊紅布是第一個墓室里新娘的紅蓋頭,而那人,正是最開始裝害怕的女生。

而在瑤身後,有三個黑帽在追過來。

瑤大致看了一眼,速度最快的全死了,只留下沙啞男和其他兩個可能比較抗揍的人。

三人已經身受重傷,跑的也不是很快,瑤放心了。

這時後門那女孩轉過身來,她的小臉白白凈凈,瑤看見她笑了,是一個高冷、戲謔的笑,很御姐。

瑤扭頭就往回跑,現在被那女人逮着指不定被一口吃了。

然瑤一扭頭,他的臉被一塊紅布蓋住,他聞到了較為濃烈的花香,果然,普通人就是受到傷害的那一個群體。

瑤立馬扯下紅布,新娘就站在他面前,一雙金色眼眸清冷的、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瑤一米七的身高在人家一米七六的身高下被蔑視了。

瑤正想再扭頭跑,但他無奈的發現自己已經被禁錮住,不能動彈絲毫。

瑤害怕得咽了口唾沫,三個黑帽在新娘後面五百米處停步,膽子不是一般的小,瑤現在給他們改名叫傻帽。

新娘俯身靠近瑤的臉蛋,雙眸逼近瑤的眼睛,她笑了,笑得很好看。

「是你!」

「它選擇的人是你!」

聲音很乾凈,很有言情古裝電視劇里女主聲線的感覺。

瑤壓下內心恐懼,他裝作眼神堅定,不卑不亢道:「沒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