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是一隻魚
我是一隻魚 連載中

我是一隻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方有喬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萬歡 奇幻玄幻 小金魚

這是一個關於一條初生的小魚兒,從食物鏈的底端逐漸成長的故事,小河、大江、海洋、人間都有它的足跡或者說是傳說
展開

《我是一隻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我是一條善良的魚


一條瀑布自昆崙山上直流而下,瀑布落下處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潭,寬約三百餘丈,潭邊細沙堆積,形成一個不大的小沙灘,圍繞着深潭的東西兩面,小沙灘之上樹木成陰,密不透風,沒有路徑直通深潭,深潭的水流自南方流向遠方,終匯大海。

水流中水草豐富,每至春夏交季之時,各種魚兒成群結隊逆游而至,紛紛在深潭附近交配產卵,延續生命抑或種族。

距離深潭約三百米處的溪間,水草隨風搖擺,在水草根部的水間,成片的魚卵正欲破卵而出,一些已出生的小魚兒正在水中遊戲,或逆流,或順流,那笨拙的身軀搖擺着尾鰭,嘗試着各種游姿,以獲得更好的生存保證。

隨着一聲細微的「破」聲,一顆魚卵上出現一個細小的小孔洞,一個金色的小魚頭,好奇的探出腦袋,左右看了看,似乎發現沒有危險,或者是正在努力地以各種方式嘗試着鑽出卵洞,或許因為卵洞太小,金色的小魚頭似乎擁有智慧般,用嘴唇慢慢地抵着卵沿,用力地撕裂着魚卵,魚卵洞口終於破開,裂口變大至足夠小魚兒游出,終於小魚兒探出魚頭後,迅速游出。

但是,很快,小魚兒似乎力竭,直接下墜至水底。新出生的小魚兒墜入溪底後,艱難地擺動腦袋,發現自己和其他的魚兒根本不一樣,首先自己全身金色魚鱗,似乎比其他魚兒的身份要高貴一些,魚兒這麼想着。

其次,它的頭部和其他魚兒都要大很多,呃,怎麼形容呢?如果用小刀子把魚頭剁下來,魚身至尾部的重量可能都沒有魚頭的五分之一重。這或許就是它自己無法遊動的原因之一吧。

魚兒怎麼不能游?那要怎麼活下去?不對啊,自己怎麼會思考這個問題?難道是因為我的魚頭比別的魚頭大嗎?其他魚兒會思考嗎?可是自己游不動,如果繼續游不動,自己會不會死?會不會被其他魚兒或天敵吃掉?

想到這裡,小金魚忽然露出害怕的形態,不停地擺動着尾鰭,可是還是游不動。

怎麼辦?

難道我這條英俊瀟洒、善良溫柔的美魚兒出生就要面臨死亡?想到英俊這個詞,小金魚想到自己的魚頭,好吧,自己真的算不上英俊這兩個字,但是自己肯定是善良的,而且有着全身金色的魚鱗,肯定高魚一等的。只是自己要怎麼遊動呢?

忽然,水草一陣晃動,水面上「波」的一聲,一個四隻腳的生物似乎是從岸上跳入了水中,然後看到這四腳生物四肢並用,在水中划動,鑽入在金魚不遠處的淤泥中,只露出一個尖尖的頭。

金魚很羨慕,也很好奇這個生物怎麼會游的。

「你是誰?」

「呱」。

「你是怎麼游的?」

「呱」。

「我剛出生,游不動,你能教我游嗎?」

「呱」。

原來這個呱只會呱呱的叫,並不能溝通。金魚忽然又有一點開心了,自己會說話,能溝通,至少比這個呱要好很多。

可惜自己還是不會游。

水草中陸陸續續地有小魚兒破卵而出,然後歡快地游着,很快就跟其他的魚兒一起在水中嬉戲着。有幾條脫離隊伍的小魚兒在金魚附近游來游去,但是並不靠近金魚,似乎對金魚有種天生的畏懼感。

金魚也嘗試和這些小魚溝通,向他們學習如何遊動的,但是卻沒有獲得任何回復,那些小魚兒只是在他周邊遊動,並不理它。

所以小金魚也懶得繼續和他們溝通,靜靜地沉在水底,看着這些魚在周邊游來游去。

忽然,小金魚感覺自己有點餓了,想移動身體去周邊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吃的,可惜卻沒有能力遊動,小金魚又有點擔心自己會餓死了。

剛才從岸上跳下來的那個呱已經離開了,可惡的這個壞東西,離開也就算了,還在離開時攪動周邊的淤泥,讓不少淤泥落在自己的身上,掩蓋了自己那美麗的金色魚鱗,下次看到它,一定要讓它好看,小金魚想道。

該死啊!自己這個種族到底是怎樣游的,難道天生就這麼大的個頭,不會游?為什麼這附近只有一個自己這樣的魚兒?

不對啊,可能其他和我一樣的魚兒,剛出生,也是和我一樣,不會游,不知道他們在哪呢,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和我一樣會說話?他們的頭有我的頭這麼大嗎?

好餓啊,要是有條小魚兒給我吃就美好了。該死,我怎麼忽然想吃小魚兒?難道我是壞魚?不對,我肯定是好魚兒,剛才忽然想吃小魚一定是因為我自己在妒忌他們會游,才有報復的心態,可是妒忌也是不好的吧?

唉,想不通,不想了反正我是一條善良的魚。

溪間水流繼續流動着,水草也隨着山風搖擺,小魚兒仍然在不停地破卵而出,然後游向遠方。只有大頭小金魚仍然停留在魚卵底下的水底處,飢餓讓小金魚已經快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更無暇顧忌身上的淤泥了,因為它不會游,或者說游不動,或者說是頭太大了,無法保持首尾平衡,導致游不動。

小金魚即將面臨著死亡,同時也將意味着小金魚死後,世間將少一條善良的魚,或者說是少一條想做善良的魚的小金魚。

小金魚的眼睛也逐漸閉上,但是如果不留意,剛出世的小魚兒是無法發現小金魚的眼睛其實還是留有一條小縫,眼珠不停的左右晃動,觀察着溪底周邊,身子一動不動,猶如一團沉在水底的淤泥,無聲無息。

剛出世的小魚兒隨着溪水仍然在歡快的游着,時上時下,時停時動,沉沉浮浮,似乎在適應自己的小身體,然後隨着溪水而下,根本沒有發現沉在溪底且面臨死亡的小金魚,直至遠方。

這一批批的小魚兒,出生,適應,游向遠方,周而復始。

忽然,溪底一陣翻動,那條沉在淤泥中的小金魚猶如臨死一擊般,以飛快的速度用盡全身的力氣甩動那碩大的腦袋,向上仰着頭,魚嘴一張一合,震動周邊的淤泥在水中翻騰,讓魚兒在短時間內失去視覺,一條剛出生的小魚兒隨着那條以善良自居的小金魚的嘴一張一合消失不見,同時驚得附近其他小魚兒,四處逃竄。

感謝那隻呱用淤泥把我的身體掩蓋,不然還真的捕不到這條魚,可能會真的被活活餓死。小金魚終於沒有感覺到的飢餓了,反而有一種腹脹的充實感。原來這就是飽的感覺。真的很舒服,我再也不想感受到飢餓的感覺了。

吞了這條小魚兒,小金魚感覺到全身充滿了力氣,晃動着大腦袋,看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也不是那麼小了,這樣子,自己應該可以游的動了吧,小金魚想道。

本能的,小金魚搖動身軀,擺動尾鰭,腦袋上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上方,小金魚想游上去,想在水中自由遊動捕食。呸,不是捕食,我就想遊動而已,我是一條善良的小金魚,剛剛真的只是因為餓才吃了一條小魚兒而已,吃掉它絕對不是我的本意。

不經意間,小金魚已向上漂浮了起來,並向前移動了一段距離。看到這裡,小金魚樂了,開心了起來,原來自己剛出生時不會游,是因為自己是餓的。

如果自己多吃點,會不會游得更快?啊,呸,我怎麼老是想吃其他魚,難道我不能做一條善良的魚嗎?我不能吃其他東西嗎?我要做一條善良的魚的。

繼續游吧,向上游,萬一待會兒又餓了,又游不動,豈不是還要吃小魚兒?不行,我得離開這裡,找一個有食物的地方,哪怕游不動,也有得吃,總之不能再吃魚了。

忽然小金魚聞到一股香味,這股味道讓小金魚很舒服,舒服得想吃掉這個味道。

擺動着笨拙的身軀,沿着香味,向前游去。

原來這股香味是從這裡傳出來的。當小金魚游到目的地後,發現傳出香味的原來是自己出生後的那個卵傳來的,吃自己出生後留下的東西應該算是善良的吧,小金魚想到。

張開大口,一口吃下自己的蛋殼,忽然覺得自己不想再吃東西了,似乎也很難吃下去了,腹部脹得好難受。

那就隨便逛逛,話說自己從出生到現在快一天了,還沒好好看看這裡的環境,還沒看看這附近的風景呢。

沿着水草逆流而上,因為有水草,似乎比在溪水中間遊動所耗的力氣要小很多,這是小金魚逆游後的第一個發現。

忽然小金魚發現一個生物,兩個大大的貝殼中間有一團肉,貝殼張開的大大的,中間那團肉一動不動,不知道在幹什麼,兩塊貝殼上各有一個大大的發亮的珠子,其中一個珠子發著金光,一個珠子發著銀光。

金光?小金魚看看自己身上的魚鱗,那不是和自己一樣的顏色嗎?它怎麼會有這發金光的珠子?

抱着好奇心,小金魚向那生物游去。

小金魚剛到這個生物附近,那兩張貝殼受驚了般,迅速合籠,金銀二色珠子也迅速消失不見,那團肉也躲進了兩個貝殼中間。小金魚被這貝殼的這一套動作着實嚇了一跳,轉身就想順水逃走。

「哎喲畏,幹什麼?嚇死我了,我只是想來交個朋友」。小金魚嘟嘟嚷道。

「交朋友?你會說話?你也是靈魚?」

一個聲音傳來,小金魚扭一看,原來聲音是從貝殼中傳出來的。

「什麼靈魚?你是什麼?你能說話?你比我的第一個朋友好多了,他只會呱呱,不會說話呢。」小金魚見到第一個能溝通的生物,開心極了,他有好多問題想知道。

「呱呱?你剛出生?」只見那隻貝殼張開一條小縫,露出那團肉,小金魚看到那團嫩嫩的肉,忽然有點想流口水。

「你怎麼知道我剛出生的?」不,我怎麼會想流口水?我是一條善良的魚,我不會吃其他魚的。

「嘻嘻,你連蟾蜍都不知道,竟然叫蟾蜍叫呱呱,我叫彩貝,你叫什麼呀?」彩貝笑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叫什麼?我看到自己全身金色,我一直以為我是小金魚,就叫小金魚。」

小金魚覺得自己有點囧,自己連名字都沒有,繼續問道,「你的名字是誰幫你取的,我也想有一個漂亮、拉風的名字。」

「我的名字和修行妙法都是龜爺爺教的,龜爺爺就住在上面的深水潭裡,如果你有疑問,或者想尋求幫助,可以找龜爺爺,他挺好的,很喜歡提攜後輩的,你只要順着溪水往上流,很快就到了。」

「什麼修行?」小金魚疑惑問道。

「你竟然連什麼是修行都不知道,那你是怎麼能說話的?修行就是讓自己更強大,到最後魚躍龍門,飛升成仙。......」

彩貝覺得小金魚挺有趣的,竟然叫蟾蜍叫呱呱,雖然也對小金魚的出現有些好奇,但知道就以小金魚的樣子,可能問它也是什麼都不懂,於是把一些當今世道,風俗習文等基本常識一股腦地告訴小金魚。

聽了彩貝的一翻耐心解釋,小金魚才明白,溪水源頭所在的地方叫昆崙山,昆崙山上有一個很強大的門派,叫玄門,玄門裡的人都是修仙的人,他們那裡的大能者擁有呼風喚雨、只手摭天的法力,修仙者也是擁有很強大的法術,他們懂得煉製和使用法寶,法力無邊。

而這條河水就是從昆崙山上流下來的,叫懸空河,上游不遠處有一個深水潭,潭中有一隻老龜叫玄龜,這老龜聽說是這個玄門的守護神獸,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道行深不可測,偶爾會有一些玄門人御劍過來,找老龜飲酒論道。

懸空河裡很多開了靈智的魚類生物,基本都會向老龜學習道法,道成後行走天下,都自稱是玄龜門下。彩貝就是跟着玄龜學的道,擁有四百九十七年的道行,等道行夠了,就能化身為人身,行走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