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他們都勸我做個凡人
他們都勸我做個凡人 連載中

他們都勸我做個凡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炸雞泡可樂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夏遲 奇幻玄幻 江北然

【凡人流】【無系統】【非後宮】【搞笑】【反派智商在線】江北然很鬱悶,他來到這個世界後,老畢誇讚他頗有凡人之姿,小李公公勸他回家養雞餵魚,老老實實過一輩子…可機緣巧合之下,他來到京都,入了三司之一的狩妖司,司主姐姐還霸氣地對眾人宣布,「他以後是我的人!」就這樣,少年魚翔淺底,鷹擊長空,逐漸打破規則,讓整個世界都傾聽到他的聲音!展開

《他們都勸我做個凡人》章節試讀:

第8章 辣個男人的日記 上


天微微亮,江北然就被雄雞高昂的鳴叫聲驚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用手撐起酸痛的身子。

嘴巴有些干,頭還有點昏昏沉沉的,看來昨夜酒喝多了。

太陽照常升起,日子還是要繼續的,江北然打起精神把桌子收拾一番,再把自己打理了一下。

清晨的秋風帶有絲絲涼意,吹亂了江北然的發梢,他掏出口袋裡的玉佩,眼裡是無盡的哀傷,「老畢…」

「你以後找個好姑娘,生個大胖兒子,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吧…」老畢最後的話語回蕩在他的耳邊。

他緊緊攥住手裡的玉佩,指尖都發白了,滿臉的不甘。

這時,他又記起老畢所說的兩本冊子。於是,他進屋去取它們出來。

給北境姓畢的人?江北然帶着疑惑翻開了其中一本冊子。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只見那冊子第一頁最上面寫着,「天元四五二年,四月十日,天氣多雲,從今天開始我陸仙就開始寫日記了,反正這個世界也沒人能看懂…」

這是一本日記,一本用簡體漢字寫的日記!

江北然瞪大了雙眼,又快速翻動了幾頁。

「全是漢字,這是穿越者寫的!」

在最開始的震驚之後,他平靜下來,打算好好看看日記裏面的內容。

「…穿越到這個世界,他奶奶的,居然給我姓畢,我還是喜歡叫陸仙這個名字,不管了,以後我就叫陸仙…」

這日記主人不會是老畢的祖宗吧,江北然大膽猜測道。

「天元四五二年,四月十一日,天氣晴朗,本來我要和隔壁小改改一塊踏青玩耍,可是去不了了,至於為什麼,就要問我那便宜老爹,昨天我和他說,我要改名陸仙,好傢夥,他拿起棍子就要抽我,姨娘、管家和下人都拉不住他,直追了我一路,硬是把我腿打折了,唉,看來要修養一段時間了。不過,我還是要說,畢富貴這名字可真難聽,便宜老爹取名時就不能先問問我嗎…」

… …

「天元四五三年,八月六日…我本以為這輩子吃吃喝喝,可以做個紈絝子,誰知今天家裡來了個老頭,一臉神棍樣,非要收我為徒,他奶奶的,這個世界也沒聽說有仙人呀,老爹看着挺精明的,不會被騙吧。我才剛和孫小姐訂親呢,誰要去那什麼太一山修行…」

「天元四五三年,八月七日…帶着一大堆盤纏和一群下人,我跟着老頭上山了…媽的,老爹說我不去就打折我的腿…我又去見了孫小姐,說好了日後再見…」

… …

「天元四五三年,九月三日…來了快一個月了,我總覺得我這師父是個騙子,前幾天藉著清修的名義,把我的僕人都遣散了…這個糟老頭子真的是壞的很,又拿着我家的錢把這廢舊的太一觀修葺一番,他奶奶的,明天我要好好探一下他的虛實…」

「天元四五三年,九月四日…奶奶的,這老頭還真有兩把刷子,帶着我御劍飛行兜了一圈。他奶奶的,這不是泡妞利器嘛,我連忙示意老頭,我要學這個…結果他卻說這個世界不能直接吸收靈氣,都要通過煉丹轉化靈力,所以讓我先學煉丹,他奶奶的,不會是忽悠我吧。」

「見我一臉不樂意,老頭也鬆了口,他說劍道和功法招式這些,都是要靈力的,而丹道、陣法、器法和符法不用靈力,他問我到底想學哪個。這還用問嘛,小孩子才做選擇,我全都要…」

… …

「天元四五六年,五月五日,今日晴朗,陽光明媚,我把老頭的本事都學得差不多了,他直誇我是個天才,非要讓我繼承這破道觀,但這破道觀有什麼好的,我除非腦子瓦特了才待在這。」

「於是我趁老頭不注意,趕緊下山,道號都想好了,就叫太一陸仙…」

「幾年沒出來,這片大陸上修士也多了起來,回家路上我和不少道兄把酒言歡,和不少仙子花前月下,唉…人生就是這麼枯燥乏味…」

「天元四五六年,五月六日,今日大雨,昨夜和花海宮的聖女玩了一晚上遊戲,今早起來腰酸背痛的,以後再也不熬夜了…中午吃飯時,聽到隔壁大叔說這片大陸已經建立起幾個皇朝了,東邊的叫什麼羲朝,最南邊的叫周朝,西邊的叫迦葉國,就剩我們北邊沒有皇帝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過說真的,我們這要是真建立皇朝,我也會很不爽,皇帝老兒很牛嗎,奶奶的,老子可是修仙的,哼…」

「天元四五六年,五月七日,今日小雨,估計明天就可以回家了,這幾日一直和花海宮聖女玩遊戲,確實耽擱了不少時間。」

「說到聖女,我就想吐槽她那小師弟,你說都是一塊出來歷練的,怎麼他每天大清早見我,都咬牙切齒的呢。唉,年輕人就是火氣大呀,不過,我是不會和他一般見識的…」

「下午,天放晴了,我們一行人就繼續前行,沒想到半路殺出幾個邪修,要來打劫我們,聖女小師弟果然沉不住氣,咿咿呀呀衝上去和他們拚命,結果這小子被人一巴掌呼臉上,暈了過去…呃…這夥人還是有點水平的,我本着和氣生財的原則,自覺把錢財寶物奉上…」

「他奶奶的,這夥人不僅劫財,還要和聖女play一下,這你爺爺能忍,奶奶也忍不了呀,我當即拔出問天劍,使出老頭傳我的一記劍招,把對面幾人全砍了。這是我第一次用這劍招殺人,沒想到這麼厲害,聖女小改改在一旁用她的星星眼看着我,問我這招叫什麼。這我怎麼能告訴她,老頭把這招叫『劈西瓜』,於是我吹了吹劍身,輕描淡寫地說出『驚鴻』二字…」

「天元四五六年,五月八日,今日烏雲密布,和我的心情一樣,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因為我到家了,而聖女小改改他們還要繼續南下,去大陸最**的十方秘境歷練。我把手裡的丹藥全給了她,希望她的歷練一切順利吧…」

「老爹還是和幾年前一樣,沒啥太大變化,就是眼角有了些許皺紋,家裡的院子也更大了些,我又多了幾個姨娘和弟弟妹妹,看來這兩年他錢沒少賺…」

「也不知道誰把我回來的消息傳了出去,整個鎮子的人似乎都來到我家門口,把我當猴看,我無奈,只能從後門溜走,找我的孫小姐去了。」

「唉,我失戀了,孫小姐去年成親了,果然女人的話都是信不得的,以後我一定要當個渣男…」

江北然一臉黑線的看到這,他幾乎可以確定這一定是老畢某個不正經的老祖宗寫的,真他奶奶的是個妙人。

他起身泡了一杯枸杞茶,繼續津津有味地往下看…

「天元四五六年,五月九日,今日大風,老爹今天和我說,我作為家裡的長子,應該要儘早成親了。我無所謂地點點頭,畢竟我已經立志要當渣男了…」

… …

「天元四五六年,七月二日,今日風和日麗,碧空萬里,是個黃道吉日,別問我怎麼知道的,他奶奶的,因為今日我要和劉家小姐成親了,兩世為人,頭次結婚,說不激動那是假的…」

… …

「天元四五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我當爹了,我的兒子出生了,雖然我覺得他皺巴巴的,有點丑,但我還是非常高興…老爹居然還要給他孫子取名,我連忙制止他,死活不讓,老爹拗不過我,就隨我去了…哈哈…我高興極了,憑藉前世九年義務教育的語文功底,我決定取名叫畢步凡…」

… …

「天元四六一年,二月十一日…師弟來信,師父仙去了,唉,師父明明已經步入先天,可還是抵擋不住歲月的蹉跎,修仙真的能長生嗎?我第一次有了疑問…

「畢步凡這小不點也慢慢長大,但我發現他居然沒有任何靈根,天賦差的完全不像我的兒子,他奶奶的,愁死老父親我了…」

沒有任何靈根,看到這,江北然覺得十分尷尬,感覺那陸仙把自己也一塊罵了。

「天元四七三年,六月六日…今天是我三十八歲生日,也是我邁入先天境界的日子,但我總感覺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心慌的不行…奶奶的,臭小子又不好好修鍊,讓他修鍊陣法也不願意,非要嚷嚷着和我學『驚鴻』,奶奶的,學了什麼用,臭小子沒靈根,根本使用不了靈力,學來劈西瓜嘛…罷了,罷了,隨他去吧…」

「天元四七三年,六月八日…今日師弟發來求援信,十方秘境外圍的眾多妖獸發生暴動,有獸潮出現了。」

「大陸東南方向有連雲山脈,西南方向有喀瑪山脈,都可以阻擋獸潮一部分,唯獨我們北境毫無遮攔,可以長驅直入,師弟希望我可以援助他們…我叮囑了家裡一番,帶上我的問天劍,就準備出發,誰知步凡在一旁也嚷嚷着要去,我想了想,讓他見見世面也好,於是我倆就一塊出發了…」

「天元四七三年,六月九日…我和步凡一路南下,殺了些許零零碎碎的妖獸,越靠近中部,見到的妖獸越來越多,不少村鎮都血流滿地,整個天空似乎都被染紅了,充滿了壓抑感,我和步凡拼了命的趕路,希望師弟他們一切都安好…」

「天元四七三年,八月一日,今日微風…一切都結束了,我難得抽出時間可以來寫一下日記…足足快兩個月的時間,在整個北境修士的努力下,這一次爆發的兇猛獸潮終於被制止住了,沒人知道原因,或許知道原因的也戰死了…唉,師弟他們,唉…」

「我也見到當年的聖女和她師弟,故人重逢,本該把酒言歡,可惜的是…他們…他們也死了…多麼可愛的人啊…唉…」

「…這一戰,其他修士也知道了我陸仙這麼一號人,他們都尊稱我為陸仙真君。原來如今步入先天就被稱為真君,先天三境之後就被稱為道神,哈哈…都把我喊的不好意思了…」

「步凡這兩個月也真正長大了,我也欣慰不少…」

「太一觀現在名存實亡,北境善後的事就交給另外兩位真君去做吧,我決定帶着步凡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