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惡毒女配她拒絕洗白
穿書後:惡毒女配她拒絕洗白 連載中

穿書後:惡毒女配她拒絕洗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甜啾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權亦 青瀟

【團寵+蘇甜+爽文】系統小2勵志要將惡毒女配438號改造成大善人,卻因主系統的誤判,將青瀟傳到了大反派741號的世界,系統小2:「741殺瘋了,遠離他!」 青瀟:「小哥哥貼貼
」 穿成不受寵的六歲庶女,青瀟頂着無邪的外表以惡制惡,在古代大殺四方,一不小就成了主角團團寵,還被陛下親封異姓公主
身為皇子的大反派相當不滿:「那我只能篡個位,迎娶你做我的皇后了
展開

《穿書後:惡毒女配她拒絕洗白》章節試讀:

第005章 他那麼壞,你別給他當媳婦兒


比其他孩子要胖許多的男孩腿短體虛,沒跑幾步就被大黃狗追上了,越是着急越容易出問題,小男孩被自己的腳絆倒,摔地上時,膝蓋磨破了皮,他卻顧不上疼痛,本能地伸出手擋臉,哇哇大哭起來:「嗚哇哇哇,不要咬我!不要咬我!爺爺救命!」

大黃狗撲到小男孩身上,就在這時,一根棍子揮了過來,啪的一聲打在了大黃狗的屁股上,熟悉的感覺立即讓大黃狗夾着屁股懨懨地跑了。

回頭看青瀟時,那目光彷彿在說: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青瀟扔了手裡的棍子,溫柔地問小男孩:「怎麼樣?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小男孩拿開手,愣愣地看着青瀟,眼前的小女孩穿着簡陋的碎花衣,上面還縫着補丁,瘦瘦小小一隻,因為營養不良而泛黃的頭髮略顯凌亂地披散着,剛好及肩,襯得她巴掌大的臉更小了,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彷彿有星星在裏面,比村子裏任何小女娃都要漂亮。

楊田田擦乾眼淚,這才發現膝蓋流血了,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淚又洶湧了出來:「嗚嗚嗚嗚好痛。」

青瀟摸了摸他的頭,安慰道:「不哭不哭,我給你吹吹就不疼了。

說著,她低頭朝楊田田流血的膝蓋呼氣,嘴裏小聲念着:「痛痛飛走啦。」

雖然並沒有實際的止痛效果,但奇蹟般的楊田田覺得好像也沒那麼疼了,他抓住青瀟的手,用淚眼望着她,邊吸鼻子邊道:「謝謝你。」

青瀟笑了起來:「我叫青瀟,我們做朋友吧。」

「嗯嗯,我叫楊田田。」青瀟明媚的笑容令楊田田羞澀地紅了臉。

【哇,你竟然用美人計】

「你思想真齷齪。」

【……我怎麼就齷齪了?】

沒過多久,大人們就找了過來,為首的村長拿着一把鋤頭氣勢洶洶地走來,青瀟毫不懷疑,如果大黃還在這裡的話,村長會一鋤頭直接要了它狗命。

「爺爺!」楊田田眼裡包着淚,委屈巴巴地喊了一聲,「你怎麼才來啊。」

村長立馬扔了鋤頭,把他抱在懷裡,確定他只是膝蓋受傷後,才鬆口氣,用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道:「我的大孫子誒,還好你沒事,要是你有個三長兩短可叫爺爺怎麼活哦!」

其他人牽着自己孩子也圍了上來寒噓問暖,得知是青瀟救了楊田田後,眾人這才看向那個站在一旁,模樣乖巧的小女孩。

見村長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小女孩沖他甜甜一笑,十分有禮貌地喊道:「村長爺爺好。」

村長一眼認出小女孩就是青羽的妹妹青瀟。

當初方書蘭母子三人從上京千里迢迢來到黑土村,村長曾帶着一村子人迎接,只是後來方書蘭重病,就再也沒出過她那屋,而青瀟是個膽兒小的,唯唯諾諾從不願意與村裡人接觸,別家孩子看她可愛想邀請她一起玩兒她硬是理都不理一下。

久而久之,大家放在她身上的目光就少了,但今天一見,這小姑娘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想到是青瀟救了自己孫子,才避免一場災難,村長看向她的目光不由得含了些憐愛在裏面,摸了摸小姑娘腦袋,關心問:「是瀟瀟呀,怎麼樣?沒受傷吧?」

老寡婦家養的大黃狗就是他們遇到也心裏發怵,那簡直就是一條瘋狗,見人就咬,可是這小女娃非但沒有害怕,還勇敢地站了出來,不僅把狗打跑了,還救下了狗嘴下的楊田田。

青瀟搖了搖頭,揚起明媚的笑容:「謝謝村長爺爺關心,我沒事哦。」

一口一個爺爺把村長心都喊化了,第一次覺得這青家的小姑娘原來這麼乖巧懂事,他想去拉青瀟的手,卻在碰到她胳膊時,小姑娘隱忍地痛呼了一聲。

村長立馬皺眉放下了楊田田,楊田田也緊張地湊到青瀟面前,目光含着擔憂。

村長小心挽起青瀟的衣袖,只見那細細的胳膊上,布滿掐痕、淤青,胳膊肘那裡磨破了皮,鮮血把衣服跟傷口黏在一起,稍一碰觸就是鑽心的疼痛。

看着這一幕,眾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可饒是如此,小姑娘也沒有哭出來,可愛的小臉皺成了包子,隱忍的模樣叫人心疼,她低聲道:「我沒事的,它很快就會自己好啦。」

「可憐的孩子,到底都經歷了什麼,才變得這麼懂事。」人群里,胖胖的李大嬸心疼地走過來把青瀟抱在懷裡,這孩子明明比自己女兒還大一歲,看上去卻好像比她女兒還小足足兩歲,輕得跟片羽毛似的。

當了娘的人最是看不得有孩子受苦。

村長面色一沉,怕嚇到小姑娘,才又換上慈祥的笑,對青瀟道:「瀟瀟,走去村長爺爺家,村長爺爺給你上藥,上完葯很快就好啦。」

「那就麻煩村長爺爺了。」小姑娘撲閃着大眼睛,靦腆一笑。

「唉,真是個懂事的乖孩子。」村長越看青瀟越喜歡,忽然覺得有個這樣貼心的孫女也挺好的。

最興奮的莫過於楊田田,連膝蓋的疼痛都顧不上了,固執地要拉着青瀟的手,自己走路,一路上有說有笑,哪裡還有平日里嬌氣的模樣,村長不禁感嘆一物降一物。

來到村長家,楊田田把自己珍藏了好久都捨不得吃的零食全拿了出來,他羞澀地看着青瀟,說道:「這些就當是我的謝禮了。」

青瀟笑道:「我不要你的謝禮,你忘了,我們是朋友呀,幫助朋友不是應該的嗎?」

「嘿嘿,是應該的是應該的。」楊田田傻乎乎地笑,小胖手撓了撓頭,還是堅持把自己的小零食推給青瀟,他說,「那這些就當是朋友間的分享吧。」

看着這幕,楊田田的父親楊大海揶揄道:「哎喲,我咋沒發現我們兒子還有這麼慷慨的一面?」

楊田田看向楊大海,一本正經地回答:「因為瀟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做個知恩圖報的好孩子。」

這話說得楊大海無力反駁,村長樂呵地誇楊田田是個好孩子,終於懂事了。

楊大海媳婦兒是個長相溫婉的女人,說話也輕聲細語的,有種江南女子的風韻,村子條件簡陋,沒有金瘡葯這類金貴東西,她把今早采來的草藥打磨碎,小心翼翼地塗抹在青瀟的傷口上。

她動作溫柔,輕聲哄着:「瀟瀟乖,一會兒就不疼了。」

草藥剛剛敷上去帶着些刺痛,小姑娘水靈靈的眼睛立馬紅了,但她還是堅強地咬着下唇,沒有哭出聲。

一旁的楊田田沒有母親的溫柔服侍,給他上藥的是他爹,五大三粗的男人用手抓起泥糊狀的草藥就粗魯地抹在了楊田田膝蓋上,楊田田立馬爆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叫,哭聲似要將房頂掀飛。

「爺爺,爺爺,你兒子要折磨死我了!」熊孩子楊田田立馬向他爺爺告狀,村長也被嚇了一跳,心疼孫子地抓起掃把就往楊大海身上招呼,嘴裏罵罵咧咧。

楊田田也不哭了,露出一個狡黠的笑。

上完葯他來到青瀟身邊,壓低聲音道:「瀟瀟,是不是那大傻子打的你?」

青瀟看向他:「為什麼這麼問?」

他口中的大傻子便是袁氏夫婦的小兒子袁富貴。

「我之前看到他拿掃把打一個姐姐,還把姐姐的狗踩死了。」猶豫了一下,楊田田皺眉道,「所以,你別給他當媳婦兒了,他那麼壞,是個大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