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連載中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柒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晚星 柒幽

宋晚星作為玄門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本是眾星捧月的天之驕子,但不知為何身體羸弱,疾病纏身,縱然找到多種靈丹妙藥來滋補,卻也是無濟於事,可嘆可悲,就在宋晚星認命等死的那一刻,終於參透玄機,正想着如何補救之時,卻被一道雷劈回了前世
看來天不亡她,終得一線生機,可是誰能告訴她,這個一直她腦海里說個不停看不到實體自稱為系統的是個什麼鬼東西,竟然還敢命令她去做事情,好吧看在暫時無法清除它的份上,暫時的忍忍吧
可這前世也未免太悲慘了一些吧,勤勤懇懇的照顧親娘一家子,臨了還被賣了60兩銀子被迫嫁給了有八個孩子的獵戶,到了夫家又是兢兢業業的照顧孩子,體諒丈夫,卻沒落得一個好字,被熊孩子欺負,丈夫嫌棄,就這還要被這個莫名其妙的系統吐槽,要好好的照顧他們,畢竟是天選之子,日後的運道定是極好的
好吧,那就看我宋晚星腳踢渣男,拳打熊孩子,脫離原生家庭,在這前世活出一道只屬於我宋晚星的風采
展開

《重回前世奪回氣運,福澤千載》章節試讀:

第8章 這板磚拍的是真夠響的


「宿主,你這麼跟她說,是在挑撥離間哦」

「你看看顏家這些孩子,除了老大老二不是雙胞胎、其他的六個孩子可是三對雙胞胎啊,這孩子一多嘛,自然而然的爭吵也會多,因為顏家現如今所擁有的,很是有限,不可能把資源都平均的分配給每個孩子,這一碗水都端不平呢,更別說家裡這麼多孩子了,所以聰明的孩子就懂得利用自身的優點去讓自己獲利更多,而不太聰明的孩子只會淪為槍使。現在有着表面的和平全是因為她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一旦這個敵人沒有,她們自己就會分崩瓦解。」

「可是她們明明都是氣運之子啊?」小乖乖不懂的問道,這個小時候受的苦難,不應該在未來變成氣運有所增加嗎,這氣運之子咋個也不會越過越慘吧,這明顯是不可能的嗎?

「氣運之子,那是因為她們有着常人沒有的可以吸取別人氣運的能力,危害他人而走上巔峰,你可有想過那些被她們吸走氣運的人會如何。」宋晚星的反問讓7920,漸漸的沉思了,安靜了下來。

宋晚星仔細的處理了額頭上的傷口,老三雖然是個孩子,但下手可是夠狠的,額頭搞不好就要留下疤痕了,現在還是不要碰水了,不出意外,這個熊孩子一會就要來為他的二姐報仇了。

「宿主,你是不是擔心留下疤痕呢,那你要好好的做任務哦,到時候有積分,可以用積分換取養顏丹呢,青春貌美就是你,我看好你呢」小乖乖依然不忘的推銷自己的功能強大。

宋晚星並沒有搭理它,而是靜靜地等待顏家老三的到來。

果不其然,顏家老三拿着一塊板磚,直接破門而入,嘴裏叫囂着「賤女人,我讓你欺負我二姐,看來小爺我之前那一磚頭拍你拍的不夠狠,現在就讓小爺給你點教訓,讓你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

本想着一板磚拍到宋晚星的頭上,可是揮舞着板磚,卻是看不到宋晚星的人,突然之間,屋子裡的燈光沒有了,漆黑一片,「你給小爺我滾出來,別在這裡裝神弄鬼的,告訴你,我可不怕你。」

可是屋子裡空蕩蕩的,黑漆漆一片,沒有任何人應聲,「顏運澤,你都已經害死了我,你知道嗎,你那一板磚拍在我的頭上多麼的痛嗎?你可知我當時就魂歸九天了,為什麼你沒有一絲悔改之意,如今還拿着板磚,想要再拍死我一次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是對你們姐弟不好了嗎,是我不夠任勞任怨了嗎,還是因為娶我花了你父親60兩銀子呢,可也不是我執意要嫁給你父親的啊,是你父親拿着銀子上我家門求娶的,昔日誓言猶在耳邊,可是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遭受到這非人般的待遇呢。」

聲音凄厲而悲慘,顏遠澤渾身嘚瑟,「宋大丫,你這個賤女人趕緊的滾出來,你在這裡裝神弄鬼,小心父親回來之後,我讓他休了你,到時你一個下堂婦,看你的日子怎麼過,還不得求着我們賞你一口飯吃。」

「哈哈哈,我都已經死掉了,今生是完了,還能怎麼樣呢,我現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你也嘗嘗我當時的痛苦,那血流不止的滋味,哈哈哈顏遠澤,你就過來一起陪我吧。」

「不,不,你不要過來啊,你的死跟我沒關係啊,是四弟讓我打的你啊,你要報仇找他去啊。你不要來找我,不要來找我。。。。。。」

哎吆,這就是親兄弟啊,這感情真的是見不得有多好,「我可以放過你啊,你手上不是有板磚嗎,自己拿着拍你自己個啊,拍的自己鮮血橫流,沒準我就解氣了,就不怪你了,我就不帶你一起走了。」

「好,好,好,我這就自己拍自己,你不要纏着我啊。」說罷,顏遠澤就拿着板磚使勁的拍打自己的額頭,嘴裏還一直叫喊着,「我錯了,我錯了,不要來帶走我。。。。。。」

鬧的聲響動靜很大,其他幾個孩子趕緊的出來看着這詭異的一幕,只見老三顏遠澤,在老五老六的房間門口,拿着板磚拍自己的額頭,這情節要多詭異有多詭異,還是長姐顏芝涵和老四顏遠山上前制止了老三。

「遠澤,你這是在幹什麼,趕緊的停下來」顏遠澤聽到了大姐的聲音後,神志漸漸的清醒,抓着顏芝涵的手就大喊大叫道「大姐,那個女人變成鬼來報復我了,她要我去死,說讓我自己拍自己拍到鮮血橫流,她就不會帶我走了,嗚嗚嗚,我被纏上了。」遇見這種詭異的事情,縱然顏遠澤表現的再兇狠,此時哭的痛哭流涕的,很明顯是被嚇着了。

「你胡說些什麼呢,她就在屋子裡,什麼死了,什麼索命,你魔怔了嗎,向伊,帶着你三弟去包紮傷口。」顏芝涵看着老三的傷口,甚是心疼,這個傻弟弟,下手也是太狠了。

此時房門打開了,宋晚星好好的出現在眾人面前,「你們這是幹什麼啊,大晚上不睡覺的,在這裡看星星嗎?」

「啊啊啊,鬼啊,這個賤女人已經死掉了,為什麼還會出現呢,她要來殺我了」顏遠澤崩潰的大喊道,見此情景,顏向伊立刻將他帶走了,去屋子裏面包紮傷口。

「這老三是怎麼了啊,頭上怎麼這麼多血啊,還一直嚷嚷的我死了,這麼詛咒自己的後娘,好嗎?還是他魔怔了,遇見了不該遇見的東西,是不是要去請個大師來看看呢」宋晚星神色淡淡的說道。

「是三哥不好,打擾你休息了,天色晚了,我們這便離開。」老四顏遠山看似抱歉的說道,隨着他們的離開,院子也安靜了下來,還能聽到蟬鳴聲。

「宿主,你也太厲害了吧,你是怎麼做到啊?」7920十分好奇的問着,這宿主竟然能靠自己就讓他嚇成這般模樣,這手段還真是可以啊。

「沒什麼,一個簡單的迷幻陣而已。」

「宿主,你這麼厲害,可以靠這個**了啊」

「哦,沒什麼興趣,這個只是為了了結這因果而已,並不能長久使用,更別說要以這個來賺錢了。」

此時的堂屋裡,坐着姐弟四人,顏向伊給顏遠澤包紮好了傷口,可他人卻一直瑟瑟發抖,嘴裏不停的念叨着,不要來找我。

「老三這個模樣到底是怎麼了,好好的拿板磚拍自己,難不成真是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向伊,慎言」顏芝涵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顏遠澤突然回過神的大喊道「二姐說的沒錯,就是有鬼,那個賤女人已經死掉了,我聽了四弟的話,拿着拍磚拍她,就沒想着讓她活着繼續待在這個家裡,可是她為什麼還活着,是不是變成鬼魂來報復我們了。」

顏向伊聽着三弟的話,也是渾身一緊,「沒準是真的呢,她醒來之後變得好奇怪啊。」

「二姐,三哥,這鬼魂之事絕對不可信,定是那個女人在耍我們玩呢,這時指不定怎麼偷着樂呢,我們不能上了她的當啊,三哥今天也受了傷,麻煩二姐送三哥回去休息。」此時的顏遠山表現根本不像一個十歲的孩子,很是冷靜。

待顏向伊與顏遠澤走後,屋內只留下了顏芝涵和顏遠山。

「那個女人很不對勁,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之前怎麼欺負她,都不見得她反抗,可現如今不僅反抗了還會報復了」

「不對勁又如何,在這個家中、她是別想討到一絲好的。父親也快回來了,到時長姐表現的受了委屈的模樣,你覺得她還能在這個家裡待下去嗎,被休棄的女人,是怎麼個下場,長姐又不是沒看過,她的生死不還是掌握在我們的手中嗎」

沒錯,那個女人不得父親歡喜呢,兩人至今尚未圓房,只要她們表現的受足了委屈,那麼父親定然會休了她,到時候父親顧着名聲,怎麼也不會娶第三任妻子吧。

這一夜就這般雞飛狗跳的過去了,宋晚星倒是休息的很好,畢竟第二天還是要送給老三老四一份大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