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靈氣復蘇:開局砸暈女帝
靈氣復蘇:開局砸暈女帝 連載中

靈氣復蘇:開局砸暈女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上旌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飛白 都市小說 陳貞貞

靈氣復蘇,大道爭鋒
但是這些跟我李飛白有什麼關係? 千年女帝揭棺而起?先跟我回家喝粥吧
域外天魔入侵人間?兄弟,你倒是先把褲子穿上
戰慄遊戲?這個倒是有點意思
展開

《靈氣復蘇:開局砸暈女帝》章節試讀:

第6章 大學生活不錯


「等一下,什麼遊戲?」

李飛白睜着大眼睛面不改色的試圖遮掩一下。

陳貞貞雙手抱在胸前,嗤笑一聲,「裝的挺像的。但是你忘記把對其他玩家隱藏身份的選項勾上了。」

在陳貞貞的視野里,李飛白頭上頂着白色的兩個大字,青蓮。

「就像這樣。」,陳貞貞念頭一動,都上浮現兩個字,「阿九」。

李飛白看着陳貞貞頭上兩個金光閃閃的大字,趕緊在意識里呼喚出系統。

在任務面板里找了半天終於在【設置】里找到了隱藏身份的選項。

「你也是玩家之一?」

陳貞貞神色有些複雜的看着李飛白,低聲咕噥着,「真的不記得了?看樣子這件事倒是沒騙我。」

嘀咕了一句,抬頭說道,「我是上一屆遊戲的參與者。」

李飛白大為詫異,戰慄遊戲不止一屆?按照這個陳貞貞所說,她是一千多年前的人,那上一屆遊戲是在一千多年前?大唐?

「那你豈不是很厲害?」

「厲害?」陳貞貞一聲嘆息,「很厲害怎麼會被某個人把我鎮壓了一千多年?」

「誰把你鎮壓一千多年?」李飛白好奇。

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陳貞貞擺擺手又說道,「我現在也是1級新人,要不怎麼會被你這傢伙砸暈過去?」

「我想,不管按照哪個年代的規矩,你都不會把我趕出去是吧?」

課堂上,李飛白完全沒有聽進去老師在說什麼。陽光從窗外灑落進來,空氣清新而溫暖。

埋頭用手機查着資料。

陳貞貞,女。唐代農民起義領導人。

大唐永徽四年組織農民起義,自稱「文佳皇帝」。

義軍終因寡不敵眾而敗,陳貞貞被俘,後被殺害。

傳聞女帝並沒有死,當起義軍最終被大唐官軍圍困時,陳貞貞站在山頭,環顧四周,她的部下已經所剩無幾。她舞動長槍,單騎對着唐軍發起衝鋒。官兵蜂擁而上,衝鋒的道路上人仰馬翻煙塵滾滾,陳貞貞揮舞長槍,遠遠看去只見一片銀輝白光,如同光盾。就在唐軍一擁而上,想抓住這位女皇之時,忽然東方天邊飛來一隻巨大的鳳凰,一聲鳳鳴之後,聖獸降落在山頭,阻止了官兵,然後帶着這位女帝騰空而走。

陳貞貞稱帝比武則天要早,所以可以算神州第一個稱帝的女人。

原來是這樣嗎?李飛白點點頭,這娘們還真是神州女帝啊。

看樣子當年陳貞貞應該是沒死,不知道用了手段活了下來,被鎮壓在斷龍崖下面一千多年,剛剛揭棺而起,就被自己跳崖砸暈了。。

不過,這個一千多年前稱帝的女人有意無意的透露着蛛絲馬跡,總感覺她好像認識自己,是怎麼回事?

或許是當年有個人長的和李飛白很像?

把手機收起來,李飛白趴在桌上打算睡一覺。

昨天折騰了一夜,家裡現在躺着個一千多歲的女皇帝,還順便滅了貞子和富江,可以說是心力交瘁了。

和高中不同,在大學,睡覺已經不會有老師來管你了。

下課的鈴聲響起也沒有吵醒李飛白,他是被女同學搖醒的。

前排的周書儀來邀請李飛白去KTV唱歌。

」就是個班級活動。「周書儀說到,」開學快兩個月了,有些同學還不太認識,就組織大家一起聚會一下。「

周書儀和李飛白都是淮江本地人,一進入大學,就小有名氣。她是那種比較活潑,熱愛交際的類型,和不少同學都能玩到一起。至少在經濟管理學院的大一新生里,周書儀肯定是最好看的之一。

其實周書儀剛開學的時候有些看不起李飛白,從穿着打扮來看,這個男生家境肯定是貧苦的,後來聽老師說,他還是個孤兒。只是表面上從周書儀從沒有表現出來,因為兩個月來,周書儀發現如果願意打扮一下,李飛白至少在這個班上是最好看的男生。

」好啊。「李飛白可不想在班上立一個孤僻不合群的人設,立刻答應了,跟着又問了一句,」誰請客?「

周書儀嘴角抽了抽,耐心解釋,」李飛白,這是班級活動,沒人請客。班費負擔一部分,不夠的話,大家AA平分。「

」不超過五十塊的話,我就沒問題了。「李飛白誠摯的翻出口袋,掏出一張五十塊在周書儀面前揮舞了兩下。

」行~吧,超過五十塊,我幫你交了。「

放學來到KTV,李飛白髮現自己想多了,二十多個同班同學,有七八個各種理由沒來。所以自己其實完全不用曲意逢迎,搞不好還要多花五十塊錢,那是他兩天的買菜錢。

進了大包廂,裏面十七八個同學已經三三兩兩的坐在一起了。

班長呂浩宇正對着周書儀獻殷勤,看見李飛白進來,便招招手,」飛白,你去超市買點零食過來吧。「

李飛白很坦誠的兩手一攤,」沒錢。「

周書儀不滿的眼神看了呂浩宇一眼,」你去吧,先用班費。「

對於有些女生來說,利用各種嬌嗔厭怒來操縱異性,似乎是一種天生的技能。

KTV里同學們依次唱歌,李飛白獨自坐在角落聽着不止一個男生有意無意的對着周書儀唱着情歌,雖然沒有一個人大膽在唱歌之前來一段情感豐富的表白,但是唱歌時候的眼神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周書儀只是笑着喝着飲料,和身邊的女生說笑兩句,偶爾看一眼唱歌的男生,鼓勵着還沒上台的同學上去也唱一首。

似乎這種單純的大學生社交,對她來說遊刃有餘。

連李飛白也沒有被她忽略,然後周書儀就後悔了。

在十幾個同學蒼白的臉色里,李飛白全是感情沒有一絲絲技巧的唱了一首《再活五百年》。

李飛白一曲終了,昂着頭驕傲的走下來,看到周書儀的眼神有點渙散了似乎有些靈魂出竅的徵兆。

呵,感受到爺的魅力了吧。

為了幫同學們把丟的魂拉回來,周書儀主動上去唱了一首《錯位時空》。

嗓音柔腸百轉,周書儀情緒投入,在場的同學無不讚歎。

一首唱完,掌聲熱烈。

周書儀喘着氣面帶微笑,臉色通紅,鼓鼓的胸前起伏明顯。

李飛白暗自讚歎,

大學生,活真不錯。

不對,大學生活,真不錯。

中途李飛白想要上廁所,可包廂里有個憨貨居然喝啤酒喝吐了,只好出門找公共衛生間。

走廊上遇見一個打扮時尚貴氣的兩個女孩子,他也沒有在意,徑直的擦肩而過。

只是心裏暗自吐槽,腦子有泡吧,KTV里還戴着大墨鏡?

裝什麼蛤蟆精呢?

他沒注意到,身後那個戴着大墨鏡的女孩子盯着他的背影愣了半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