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連載中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貓咪吃山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明希 蕭珩

在京城還傳着寧王和江家小姐的恩愛故事時,一道賜婚聖旨下來,傻得不止是平民,還有明府一家
這是一個腹黑和呆萌的故事
展開

《與腹黑王爺的二三事》章節試讀:

第6章 誤會


明希一出主院大門,側妃就得到消息。正午有人告訴她,蕭珩留了個婢女伺候,她就派人盯着,沒想到出來的卻是明希。

眼看江羽要發火,春蘭怕自己又被罰,道,「奴婢還看到有個送菜婢女也在那裡等着,一看王妃出來就面露兇相,估計兩人有過節。讓奴婢去那裡煽下風,點個火,順便,」確定四下無人才接着道,「順便把上次沒用完的葯放她那裡,她要是聰明,就會知道怎麼做。」

那個婢女名喚秀琴,是最早進寧王府那批下人之一。偶然一次見到寧王便上了心,她知道,只有時常待在王爺身邊,才可能入他的眼。便拚命幹活,只為得到提拔。

但沒多久,王爺不僅娶了妻,還納了妾,這讓她對那兩位娘娘既羨慕又嫉妒。好不容易等到一回送飯的機會,卻又讓別人搶去,而那人竟然還是王爺的正妃,本來那個位置只能是她的!她恨得咬牙。

入夜,春蘭找到正在洗衣的秀琴,拿着手帕在她旁邊洗起來。

「那個正妃真是討厭,不就是在禁足時還能隨意外出嗎,嘚瑟什麼,到處說。」春蘭用保證秀琴能聽得到的音量說。

「還說什麼,等她誕下小世子就把府內所有女下人趕出去。明知道婢女一旦被主人家驅逐,就很難找到下家,還說這樣讓人討厭的話。」

「而且還說以後不允許女下人伺候王爺,憑什麼,王爺又不是她一個人的。」說完又裝作一副才看到一旁有人的樣子,驚慌道,「我是隨口說的,你,你可別和別人說。」

秀琴沒理會春蘭,她的心思全在「以後不允許女下人伺候王爺」這句話上,突然目眥欲裂,呼吸急促,面目猙獰,手使勁搓着衣服,倒真是把一旁的春蘭嚇到。

東院里,明希嘴裏含着手指頭,她干不來刺繡的活,但蕭珩說要是她能綉個香囊,就可以考慮免下這次處罰。

蕭珩讓她綉香囊的本意是,讓她有事做,別太鬧騰。他看過白帕上的字,斷定以她的水平,就算禁足結束,也不一定能完成。

令他沒想到的是,明希總是扎着自己手。她一刺到自己,榕秋就心疼,心疼次數多,榕秋就直接找了兩塊有圖案的布,只教小姐做最簡單的縫合。

再加上明希貪玩,也想趁着送香囊的時候多逛一下,沒幾天就拿着成品給蕭珩。

「你是在敷衍本王?」蕭珩看着邊緣歪歪扭扭的縫合線,沉下臉道。

「你看,」明希伸出自己雙手,噘着嘴,似乎不怎麼滿意蕭珩的態度,「我被針扎到都覺得自己喝水能漏水了。再說這也不醜,只是沒那麼精緻而已。」

「你用心綉,就算丑得沒法看,本王也不會說什麼,」蕭珩臉色陰鬱,「本王看過那帕上的字,能綉出那樣的字,你卻交給本王這樣一個香囊。」

「帕上哪來的字?」明希直接回,「我的手帕只有花草飛鳥。」

「宮裡的白帕,你不是綉了自己名字?」

明希恍然,「那是讓榕秋綉上去的,我壓根都不會刺繡,怎麼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就綉出自己名字。」

聽到這話,蕭珩臉色好了些,但還是有些不悅,按着鼓成球的囊包,「裏面塞了什麼。」

「都是我常用的香料,不過加了些藥材。送藥包的人說府內藥包可以安神助眠,我看你總是喜怒無常,想着可以用上,就從裏面拿了些放進去。」接着明希又開心介紹起自己喜歡的香料。

「藥包?」蕭珩問。

「就是昨天送來的那個,是用膳時,有個丫鬟給我的。」

蕭珩指腹摩擦着手上圓鼓鼓的包,若有所思。

憑着練武者異於常人的、對於心術不正人的一種感應,榕秋對於明希帶回來的下人留了個心思。

那人就是秀琴,是明希送香囊那天,回時在假山聽到哭聲發現的。明希看她手上全是傷,又楚楚可憐說被人欺負排擠,一時心軟就把人帶回來。

前幾天榕秋沒發現什麼,等到第四天,就聽到她和小姐說,天氣炎熱時洒水最舒服。

她抹了點地上的水漬,嘗着就是普通水的味道,但她總覺得這裏面有問題。

自小跟着明希,她清楚明希性子。要是自己直接和她說要注意某人,可能下一秒小姐就會因為那人做了什麼而說:我就知道你不是壞人。

思及此,榕秋往床上多撒了點水,等到午睡時,明希一看床鋪**,就直接去找榕秋。

反正院里除了新來的秀琴,其他幾個婢女全是從明府帶來的,她們感情好,擠一擠總沒問題。明希就能一人睡兩人的床,雖然也沒自己床大。

榕秋用這個方法把明希帶到自己身邊,次數一多起來,明希也就不肯再答應洒水的事,因為下人房比較硬,她睡不習慣,而且身體會疼。

而除了洒水這事外,榕秋就再也沒看到她有其他動作。

其實秀琴不是沒動作,她想着世家小姐無聊會刺繡,便往針上塗了葯,等明希刺繡時就拿出自己針袋,哄她用自己的東西,沒想到明希愣是一點都不碰針線盒。

還花大價錢買了商販推薦的文學藏書,用藥水浸泡邊緣,翻書次數多,葯就會入體。自己還背了說詞,時不時說幾句,想引起明希興趣,只不過沒成功。

她不知道明希前段時間被針扎到怕了,早就讓榕秋把針線拿走,不願再碰。而書明希雖然也看,卻沒有很上心。

更何況,明希本來的日常就是聽院里下人講故事,又或者跟在她們身後邊看他們做事,邊和他們說話解悶。

秀琴也沒辦法在吃食裏面下東西。每到飯點,院里幾乎所有下人都候在一旁。原是這王妃雖然貪吃,但也嘴刁,飯菜不和胃口得讓人哄着,不然就不吃。

而且院內除了清理後面那些落葉或者偏僻角落這個活外,其他工作都輪不到她。

其他人的活分得明確又細,又說不經自己手根本不放心,她也就沒辦法靠打好關係下手。

但另一方葯只能混着之前藥包里的毒才能發揮作用,用氣入體會很慢。

她沒其他辦法,而且仇恨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只想着儘快把人解決就好,她便把另一方葯熏在自己身上,整日跟在明希身邊。

但她忽略了一件事,她送的藥包是要用水熬煮才行,雖然她特地強調過。但府內有熏香安神,下人便覺得多此一舉。

所以那個藥包里的藥材,除開明希拿了點放進給蕭珩縫補的香囊外,其餘全被扔了。

幾天後恰逢宮內家宴,蕭珩等到最後一天,才來院里告知明希,急得院里人亂作一團。

秀琴見到王爺一顆心就往那裡飛,特別是看到王爺對自己笑,恨不得飛奔過去。只見蕭珩目光一轉,她看到蕭珩也對明希笑,心裏又被嫉妒充滿。

她捏緊拳頭,讓自己鎮定下來,暗自告訴自己,再等些時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