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越90:種田賣葯養崽崽
穿越90:種田賣葯養崽崽 連載中

穿越90:種田賣葯養崽崽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合羽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宛童 現代言情 鴻鵠崽崽們

【萌寶,現代神話,種田,年代,甜寵,寵妻,都市腦洞】 「媽媽,我餓了」 「媽媽,我冷了」 「媽媽,我要爸爸」 …… 沒有她,崽崽們怎麼活? 千年小妖怪宛童被雷劈到90年代,睜開眼就是玉雪可愛的龍鳳胎崽崽
為了崽崽,種田賣葯賺大錢 順便救了崽崽爸爸…… 只是為啥 嬌滴滴的女兒對外是暴力小蘿莉 軟萌萌的兒子對外是毒舌小綠茶 那個「逆天尚有例外,逆吾絕無生還」的霸總龍傲天,為啥假裝癱瘓躺在那兒要宛童喂飯飯,還要吹吹那種?? 宛童還能怎樣?自己選的老公,自己親生的崽崽,只能寵着啰!!!展開

《穿越90:種田賣葯養崽崽》章節試讀:

第3章 天涯何處無芳草?


這張秀蘭好生奇怪,朱傑不喜歡他,就換個人唄!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弔死一棵樹?!

就算非的弔死在那樹上,也不應該把力氣花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吧!

好好的提升自己,讓對方喜歡自己才是正理。

藥王山的小花妖都知道,想要蝴蝶飛過來,把自己開的美美的就好了呀!

不過宛童才懶得開導她,這樣的人說了也白說。

而且林婉彤與錢紅梅都沒見過幾次,錢紅梅之前造謠應該是受了張秀蘭的挑撥。

不要欺負妖沒文化,下山歷練前,桑樹媽媽給她找了很多人類的書給她看過的。

這會兒功夫,葯也煎好了,救人要緊。

宛童暫時不想搭理張秀蘭,想了想,走到門口喊:「錢紅梅,葯好了,你拿個碗給我。」

「噔噔噔」錢紅梅急忙跑過來,一陣風似的到櫥櫃拿碗。

幫着宛童把罐子裏面的葯裝到碗里。生怕晚一秒,小勇就沒了。

宛童端着碗越過張秀蘭跟着錢紅梅到了堂屋。

張秀蘭看到宛童不把她放在眼裡,本來就瞪着的眼睛,更添狠毒,跺跺腳也跟着到了堂屋!

張大媽把張小勇抱在懷裡,滿懷期待地望着宛童手裡的葯。

宛童走過去,蹲下慢慢的把葯餵給張小勇,這時候,一道不和諧聲音響起

「黑乎乎的什麼葯啊,別我侄兒本來沒啥事,被你這葯給毒死了。」張秀蘭咬牙切齒道。

這是睜眼說瞎話了,宛童詫異竟張秀蘭如斯顛倒黑白的能力,不管是人還妖怪都能看出張小勇現在是奄奄一息的狀態。

「你瞎說什麼?」還不等宛童反駁,錢紅梅騰得一下站到張秀蘭面前,指着她鼻子罵道:「有你這麼當姑姑的嗎,詛咒自己的侄兒?」

作為一個母親最聽不得講自己兒子不好的話,任何人都不行,更何況只是自己男人的妹妹,和她也沒血緣關係。

「如果小勇有半點不好,看我不撕爛你的嘴!」錢紅梅用手指點了點張秀蘭,橫了一眼,回過身,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剛剛已經喝完葯的張小勇身上。

張大媽此時也顧不上她們姑嫂之間的齷齪,嘴裏「阿彌陀佛,菩薩保佑」地念個不停。

「咳咳咳......」

張大媽懷裡傳出微弱的咳嗽聲,張小勇慢慢睜開了眼睛。

「我的乖孫兒,我的心肝兒,可算醒啦,嚇死奶奶了!」張大媽喜極而泣,抱着張小勇親個不停。

錢紅梅臉上的表情由擔心轉變成了開心,但是身為母親,這樣的事情經歷不起第二次了。

她對張小勇道:「幺兒,你怎麼去吃山茄子啊?以後不許亂吃東西了,知道嗎?你要嚇死媽媽嗎?」

張小勇從他奶奶懷裡探出頭,因為沒有太多力氣,細聲細氣的說道:「姑姑帶我出去玩兒,讓我呆在那裡等她,我等了好久,肚子又餓,就摘了山茄子帶回家吃了。」

「嗚嗚嗚……媽媽,我真的好餓,以後再也不敢了。」

今天白天,張大媽下地勞作,錢紅梅要到村口賣肉,只有把張小勇讓沒什麼事的錢紅梅帶着。

沒想到,就出了事。

兒子受苦,疼在娘心。

錢紅梅氣不打一處來,抓住張秀蘭就是一巴掌呼了上去:「好啊,我和你哥養着你,給你吃好的,穿好的,你就這麼報答我們的?」

「你看看你侄兒受了多大的苦,你怎麼忍心?」

張大媽平時也算寵着閨女,但是這次確實太過分了。

只是看着一個孩子,什麼事不用她做,這麼大個人,居然只顧自己玩,還很有可能是跑去鎮上見朱傑去了。

害得自己孫兒餓肚子吃了不該吃的中了毒,也幫着錢紅梅罵:「你怎麼老是亂來呀,這麼不爭氣,為了個男人侄兒也不管,要是小勇有什麼事,你怎麼和你哥交待?」

「開始你說婉彤是大學生,讓我去找她幫忙,我還以為你是真的關心小勇,現在看來,你是覺得自己害了小勇才想着幫忙吧?!」錢紅梅質問張秀蘭。

宛童聽到這個話,冷冷道:「怕不是因為幫忙,張秀蘭你是覺得我大學沒畢業,肯定治不好張小勇,才讓你嫂子找我的吧?!」

「沒,沒有……」張秀蘭被人戳穿心事,有點慌張的道。

她確實是這樣想的,劉醫生都救不了,她宛童有什麼本事能救?

到時候小勇出事了,以嫂子對獨生子的寵愛和潑婦勁兒,肯定會撕了宛童。

「哼!」宛童走近張秀蘭,逼問道:「是嗎?那你敢發誓嗎?如果你撒謊了,就讓朱傑永遠厭煩你。」

人類大多有敬畏之心,不敢隨便亂髮誓,特別把自己最在乎的事情當成詛咒。

張秀蘭自然不敢,支支吾吾的。

錢紅梅又是一巴掌,「好啊,你個小賤蹄子,我就說你怎麼天天在我面前說宛童壞話,我信以為真,也到處傳,感情是你利用我啊!」

錢紅梅越想越氣,自己遭到小姑子利用,還得罪了宛童,今天如果不是宛童不計前嫌,來給幺兒治病,該如何是好!

又是一陣後怕,只能把氣撒在罪魁禍首身上,一雙手就往張秀蘭身上招呼。張秀蘭哪裡是她對手,只有挨打的份!

第一次親眼到人類打架,別說,看到欺負過自己兩個可愛崽崽的人被打得鼻青臉腫,那感覺……嘿嘿嘿,真爽!

「好啦!」到底還是自己親生閨女,張大媽看不下去了,制止了錢紅梅。

「小勇也餓了,快去弄點東西來吃」

又對張秀蘭使眼色:「你快去你自己那屋,別在這裡礙事!」

張秀蘭憤憤地瞪了宛童和錢紅梅一眼,哭着跑回房間了。

「小勇剛醒來,肚子也一直餓着胃裡沒東西,你做點好消化的粥或者清淡點的湯給他喝,今晚睡個好覺,明天再給他做葷腥的」錢紅梅家裡不缺肉,怕她心疼兒子今晚就給他吃肉,特意交待一聲。

錢紅梅點頭稱是。

時候也不早了,兩個崽崽還在等着她去接,宛童起身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