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災荒小冰河:開局買下雙胞胎母女
災荒小冰河:開局買下雙胞胎母女 連載中

災荒小冰河:開局買下雙胞胎母女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丟丟耐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一丟丟耐力 張言

【空間系統,旱災逃荒,種田稱霸兩不誤】 小冰河年,旱災,澇害,蝗災,瘟疫,前所未有之嚴寒,讓人間淪為真實地獄
張言穿越到1641年,此時距闖王入京,崇禎上吊,清軍入關只有三年
開局一個僕役,逃亡全靠背,路上還要買下雙胞胎母女
第一天簽到:獲得一條河流,使用速成卡,小牛變大牛
第二天簽到:獲得大米種子,紅薯、馬鈴薯、玉米、磐鐵木! …… 升級使用空間系統,種田,養馬,打造武器,發展科技……! 三年時間,他真能打造王朝,吞併四鄰嗎? 西方大陸,秦帝國,國主嬴政
東方大陸,唐帝國,國主李世民
北方大陸,宋帝國,國主劉徹
南方大陸,漢帝國,國主趙匡胤
展開

《災荒小冰河:開局買下雙胞胎母女》章節試讀:

第6章 建新房


還真有肉味?

還有一股不知道啥玩意的刺鼻氣味……胖女人抽鼻四處嗅了嗅,心裏有了決定。

胖女人指着張言鼻尖:「你們怎麼會有水?」

曹栓子一把擋在張言面前:「大嫂,言哥是咱家的客人。」

胖女人直接倒地打滾:「爹啊娘,你們睜眼看看這個曹家不孝兒,他夥同外人欺負咱們曹家,

狗蛋這麼老實的孩子怎麼會騙人,肯定是他們有水有肉卻不分給我們,這是想把我們活活餓死,佔了咱們的祖屋。」

曹栓子不善言辭,看到如此潑辣的嫂子,此時還是忍不住反駁道:

「大嫂,張家待我不薄,每個月給的例錢足夠,我一個人在外面基本不花錢,都是託人寄回家裡。

我想問問家裡怎麼會這麼窮?大哥人呢,每月數兩銀子,怎麼會讓狗蛋餓成這個樣子,為什麼還讓我的大哥住這種地方?」

胖大嫂李桂花眼神閃爍,梗着脖子道:「你不知道現在有錢都買不到吃的嗎?

有地方給你們住就不錯了,還要挑三揀四,一個破落戶,都跟下人稱兄道弟了,還講什麼牌面。」

下人……曹栓子失魂落魄,在家人眼裡,他只是個下等人。

他確實是個下人沒錯,那也是因為家裡把他送去當下人的。

每次發例錢,他一分不留全寄回家裡,為的就是讓家裡大小不會餓着。

原來在他們眼裡,他只是個下人,不夠資格上桌子吃飯的。

他確實以張家僕人看自己,一直認為救言哥一命是自己該做的。

但是他從未在家裡覺得自己是個下人,他供養着家裡吃喝穿住。

現在言哥都將他當兄弟,他能感覺到言哥是真心的,絕對不是籠絡人心的套路,言哥包括張家從來沒把他當下人。

自己的家人卻當面嫌棄他是下人。

曹栓子心如死灰。

李桂花沒管曹栓子,她不擔心這個小叔能折騰出什麼事,她站在道德制高點上,難道小叔還能不盡孝了?

村裡一人一口唾沫非把他吐死。

她先前注意力一直放在兒子說的肉上,沒注意到其他人,此刻看清三個女孩面容。

哎呀媽,這水靈靈的姑娘,跟着破落戶多糟蹋啊,鎮上趙員外家裡特有錢,如果把這幾個女的騙過去……

「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瞧這手嫩滑的,這屁股㬿一看就是好生養的。」

小喬被胖大嫂抓着手,抽了抽沒抽出來,被一頓渾話說得面紅赤耳,低聲回道:

「我叫喬景萮……」

小喬偷偷看了眼張言方向,見後者面色如墨,立刻不敢繼續說下去。

胖大嫂想去拉陸雲心和大喬的手,被兩女很不客氣躲開。

張言冷冷道:「曹家大嫂是吧,我們今天就會搬出去,曹家豪宅,我這個破落戶住不起。」

「真當自己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的張家公子,別到時又灰溜溜跑回來。」

看着張言幾人離開的背影,李桂花冷哼連連。

沒摳出肉沒關係,家裡還存了點,待會拿小片出來打打牙祭。

至於那三個女的,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等曹栓子緩過神來,張言幾人已經離開一會,他急忙向村口趕去,發現前者正在路口等他。

「言哥,你要走了嗎?你不是說曹家村挺好的啊?」

張言知道曹栓子老實,也不會因為胖大嫂的事情為難他。

「栓子,曹家村很好,我沒想離開。」

他確實沒想過離開,外面亂糟糟的,明廷,起義軍,清軍都不靠譜,這曹家村可以說是僅剩桃源之地。

「你讓村裡能幹動活的都到這裡集合,告訴他們幹活就給肉吃。」

讓栓子去村裡召集人,張言又把新任務安排下來。

陸雲心卷龍槍利,剛好可以安排砍樹。

雙胞胎沒啥技能,就一個燒火,一個煮牛肉羹。

張言抬頭望天,差不多早上八九點鐘樣子,應該夠時間造一間新房子。

過了半個小時,村民聚齊到村口。

聽說幹活就有肉吃,這樣的好事平時撈也撈不着,今天碰到了,還不趕緊搶個先,萬一被前面的人喝完就不好了。

結果到了村口一看傻眼了,這踏馬哪裡來的兩個憨憨,這是要把村子夷平了?

只見陸雲心和張言,一個在山上,一個在山下。

山上的一襲紅衣不像個人,長槍飛舞,挑、劈、砍,一根根光禿禿良木很快呈現出來。

最後只見卷龍槍輕輕一撥,粗實的圓木像離弦之箭一樣從山上飛射而下。

重逾兩百斤的木頭如天外飛劍一般,被一根根甩下山,朝村裡激射而來。

原本興沖衝來喝湯吃肉的村民,瞬間不淡定了,這踏馬是想搞死自己,然後吃自己的肉吧?

還好,木頭不是朝自己射來的,而是朝曹家那個貴客射去。

早上就聽說曹家老二回來了,還帶回來一個貴客,看看人家拖家帶口的,一看就富貴非常。

剛才曹老二挨家挨戶喊過去,貴客要請大家吃肉,而代價不過是付出一些力氣。

都是地里扒食的,別的沒有,力氣大把,能用力氣換肉吃,再划算不過。

只是貴客這是要幹嘛?自殺,千萬別啊,貴客自殺了,誰請他們吃肉喝羹?

村民馬上舒一口氣,還好貴客沒死。

眼見木頭帶着巨大威勢襲來,張言卻不見絲毫慌亂。

顯然這樣的事情他已經做過不少,看看其身旁壘成一人高的木料堆,就能猜個大概。

只見張言運動奔雷身法,掌出奔雷,迎向木料。

接觸木料的瞬間,變掌為抓,木料稍微凝滯一下,藉著巨大慣性和能量繼續向前推動。

張言腳下運用巧勁,一個轉身卸力,木料發生九十度轉向。

轟隆隆。

張言雙手握拳,打出奔雷拳,狠狠砸向木料,穩穩落在那堆壘好的木料上。

張言拍拍手,朝山上招呼道:「雲心,木料夠用了。」

「各位村民大家好,我叫張言,洛陽城破後一路逃亡至此,往後一樣能跟大家在一個村裡好好生活。

今天召集大家,是有點小忙想麻煩大家,為此我們準備了五十斤牛肉羹回報大家。」

曹家,胖大嫂急匆匆找到栓子大哥曹大艙。

「老大,老二帶回來那些人搬出去了,聽說要在村裡建新房,笑話,一天能建個屁的房子。」

曹大艙醉醺醺道:「搬出去就搬出去唄,有什麼了不起的,反正家裡也沒多餘的口糧招待。」

「你不是在趙員外那邊有路子嗎?不如把那幾個女的獻給趙員外,說不定能換一場富貴回來。」

曹大艙一下子清醒過來,眯着眼道:「你這想法不錯,那幾個娘們確實都是好貨,媽蛋,便宜趙老頭了。」

施工現場被村民接手後,張言就沒事可干。

說實話,當泥水工還真不是他樂意做的,壘木料已經算是他最大的讓步。

栓子兩邊都是熟人,監工剛好合適。

張言發現大喬的管理天賦是真心不錯,近百個村民,各有手藝,很快被她安排到合適的崗位上。

其中有泥工,木工,瓦工等等。

「系統,這些現在不算我的子民,應該沒有聲望值獎勵吧?」

「繽果,這些只能算你的夥伴,並不算子民,宿主還未建立勢力,且未有落實建立勢力的舉措。」

因為工藝要求不高,幾乎是十二根立柱打下樁,砌上黃泥糊的石頭,抹上白石灰。

張言看着簡易至極的房屋,心生一陣挫敗感。

就他喵的離譜,別人穿越不是親王就是紈絝,他穿越踏馬還要自己造房子。

這吉爾玩意能睡人?

要是系統有間房就好了。

「不好了不好了,趙剃頭來了。」

張言攔住慌亂奔跑的村民:「趙剃頭是誰?」

村民看到張言及他身後的三女,猛然醒悟過來:

「外鄉人,趙剃頭肯定是你惹來的。」

「對對對,趙剃頭最喜歡美女,肯定是衝著你們來的。」

「趙剃頭是和曹老大一起來,曹家老大這個天殺的。」

張言目光一凜,生出一股濃濃殺氣。

「系統,兌換軍用連發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