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何處不逍遙
快穿:何處不逍遙 連載中

快穿:何處不逍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通常是小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悅 通常是小白

【無cp+爽文+女主無敵】 斬去三屍,本該無欲無求跳出萬界掣肘
奈何穿越界壁,醒來還在萬界之中
既然如此,何不摻進此間繁華,享那人間美景
待酒宴消停殆盡,門無雜客之時
方可再探那界壁之外
進度: 第一個位面:幫助侍女修復根基重燃她心(完成) 第二個位面:穿成豪門報錯子後成為大明星(未完成)展開

《快穿:何處不逍遙》章節試讀:

第5章 廢柴小姐(5)


「那我就繼續說了」

系統繼續侃侃而談。

「聖靈果這個東西,堪稱小頓悟丹,能夠增強穩固根基,還能使人念頭通達,心神明亮,悟道時拿來吃是再好不過的。

天驕一旦拿到都是直接閉關自用的,宗門內自留的也早早練了其他丹品,根本沒有存貨。

公孫正兩人只好來求林悅,她這裡的聖靈果是最多的。

「再好也不過是對下界之人來說,對於我這種境界,吃再多也不過是水果罷了」

林悅不禁感嘆。

「我呸!那你還吃」

系統吐出了舌頭,很是不屑的說道,隨後又把話題轉到原劇情。

「對於原主來說,一個損了根基的人根本不值兩顆聖靈果,她準備向家裡要一個新的侍女。

這直接就傷透了木曇的心,原來在原主的心裏,自己連平常吃的水果都不如。

公孫正也是氣的牙痒痒,看着委屈的木曇,一條毒計湧上心頭」

「噗!到底誰毒啊」

聽着這越來越狗血的劇情,林悅忍不住搖了搖頭。

「他們打算幹掉原主,奪取聖靈果。

自己的力量是絕不可能成事的,為此,他們需要林家的幫助。」

系統雖然聽到了她的吐槽,但是沒有理會林悅,繼續說道。

「原主雖然是林家嫡女,但林家內看不慣她的人絕不在少數,而與公孫正一拍而合的,正是原主的爺爺,林天行。

林天行向著自己的兒子,也就任由他寵孫女。

但作為一個重視家業的人,時間久了,難免有積怨。

要知道,原主佔了自己兒子大部分的私庫來到宗門,光一百萬萬上品靈石一顆的聖靈果一年就要買一百顆。

這也就罷了,畢竟用得是私庫。可是懸天宗這裡,明華界第一大家族的嫡系子弟是根本沒可能進入到宗門的。

為了讓資質差勁的原主進來努力修鍊,這百年來家族子弟是一個都進不來,這可就代表着林家會對宗內的掌控力變弱!

以此為切入點,公孫正,他還真就聯繫到了大乘期的林天行。

有林天行做保護傘,那想要幹掉原主可真就是在股掌之中。

一天夜裡,兩人來到了她的卧室,布置了隔音陣法,把她叫了起來,宣讀她這些年的罪行,再把原主幹掉,如此可真算是死不瞑目」

「嘖,這也算是活該了」

林悅的聲音中絲毫聽不出憐憫,似乎看起來還有點生氣。

「她闖的禍卻要我收拾爛攤子,煩死了」

雖然這樣說著,但一人一系統依舊悠哉悠哉的向回走去。

「嘿!師兄」

一臉笑眯眯的公孫正不請自問得來到了薛志洲的洞府,甚至根本沒有提前通報一聲。

薛志洲一看這樣的公孫正也知道是有大事發生,雖然他的樣子與平常無異,但行動無疑暴露了其目的。

他也不再打坐,起來坐到洞邊的石桌旁。

「師弟今天來此恐怕不是與為兄喝酒敘舊的吧,若有何事,不妨坐下直說」

看着如此直爽的薛志洲,公孫正也不藏着掖着,坐在了他的對面,臉上的笑容仍未退去,語氣卻是愁雲慘淡。

「師兄,你徒弟可是闖了大禍了啊!」

薛志洲臉色依然平平「但說無妨,不論何事我都接得住」

「那我可就直說了,你徒弟趙俊和他的弟弟,聚集了一伙人。他們欺壓底層弟子,挑撥宗內矛盾,以此獲取大量修鍊資源,這事」

他臉上笑容稍稍撫平,向著薛志洲揍了過去「宗主重點吩咐,嚴查!」

聽見這話,薛志洲滿頭大汗,整個人唰的站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我往日里就怕他生出不平之心,每日都教他做人要堂堂正正。

怕他因資源修為跟不上其他天驕,我自己的私庫也是不少補給他的,他,他怎麼會呢?師弟,這絕無可能啊!」

看着他的態度,話里話外仍是要保住趙俊,公孫正不禁嘆了口氣,輕輕在他耳邊說道

「你徒弟,他欺負到了林家大小姐侍女的身上。這侍女,要不是她主人一力保之,恐怕現在連命都沒有了!」

聽聞此言,薛志洲當即驚坐在石椅上,臉上也像是真有了害怕。

自己雖然可以在宗主手下保人,但是林悅,那種級別的人物,就是太上長老們都要對她以禮相待,他臉上的肉都抖了三抖。

「師弟,我絕無縱容之意。只是一切都要以事實說話,一旦證據確鑿,我絕不徇私枉法,還望,哎!還望着重處理」

最後這幾句話,他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蹦出來的。

「這是自然,師兄珍重」

公孫正離去前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畢竟是個在天驕榜上的徒弟,就算不論感情,趙俊成長起來的利益也絕對夠他後輩子享福的了。

他一邊走,一邊聽着後邊傳來的凄切。

「趙俊啊,趙俊,你怎麼這麼不知事招惹上這等人物了,為師就是想救你都有心無力啊,平常我的話你都聽到哪去了呀!」

後面連綿不絕的聲音慢慢止歇,公孫正手中的留聲符也終於不再發亮。

「公孫前輩,你回來了!」

在監牢之中,坐在會客室內的木曇驚喜地站了起來,他也大步向木曇的方向走去。

公孫正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用一雙堅定的眼睛注視着木曇。

「相信我,你這些年受的委屈,我都會一絲不落的給你討回來!」

說完這句話,他輕輕的鬆開了她的手,腳步毫不遲疑的向著後方監牢邁去。

木曇看見這樣的公孫正心底不知生了什麼情緒,總覺的亂亂的,像一團麻繩一樣捆着她的心,但卻並不反感。

她拈起腳尖想了想,乾脆也直直的追了上去。

「你們又來幹什麼?」

昏暗不堪地監牢後方,沙啞的嗓音從深處傳來。

「你們這些該死的貴族,憑什麼審判我,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為了更多的資源罷了。而你們,天生就擁有數不清的資源,憑什麼!」

聽着趙俊撕心裂肺甚至有些瘋癲的話,公孫正什麼也沒說,就默默的看着他,手中拿出了那張留音符,無火,自燃,裏面傳出了那從平靜到崩潰的聲音。

此時,除了房頂上的水滴滴到地面的聲音外,就只剩下了那張留音符。

聽着符內的聲音,木曇不免有些觸動,她並不是可憐趙俊或者他的師傅,她只是在想,為什麼連趙俊這樣的人都有人在乎,而她卻沒有。

她就這樣如此想着,哈的一聲在嘴中蹦了出來,打破了此時水滴與留音符的完美協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