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外星醫妃颯瘋了想不驚艷眾人都難
外星醫妃颯瘋了想不驚艷眾人都難 連載中

外星醫妃颯瘋了想不驚艷眾人都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財富多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墨婉 趙宥辰

外星醫研人員阿爾哆哆一朝融進因杖責而死的太子妃體內,斗綠茶,斗渣男,提和離,甩渣男,轉頭和渣男他哥好上了,事業愛情雙豐收,可沒想到渣男他哥是個腹黑男…… 「趙宥辰,我能嫁給太子,原來都是托你的福?」 「多多,你聽我解釋
」 「你解釋,我聽着,別說我不給你機會
」 「……」趙宥辰不卑不亢,一本正經地解釋
「不接受!重新解釋!」她大聲呵斥
嚇得趙宥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抱住她的大腿,慘兮兮道:「多多,我錯了……」 從此趙宥辰就多了個懼內的名聲
展開

《外星醫妃颯瘋了想不驚艷眾人都難》章節試讀:

第6章 嫁女兒娶媳婦?


「陸大人,是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牛痘的危害性遠遠低於天花的危害性,以人現在的抵抗力是完全可以自愈的,而且自愈之後產生的抗體,同樣對天花有效,這簡直就是天然的預防藥物。」

宋墨婉耐着性子再次強調,陸洪輝固執地充耳不聞。

「太子妃,你自己也說牛痘和天花是同類病源,下官作為一方父母官,實在做不到將百姓往火坑裡推。」

「陸大人,你要清楚,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可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以目前的疫情情況來說,我一個人是根本無法承載下來的。」

「太子妃,一個人的精力是有限,但人多力量大,下官可以讓全城的大夫都來給你打下手。」

「陸大人,可我所用的藥物並不是普通的草本配方藥物,其中製作過程並非那些大夫可以幫忙的。」

面對陸洪輝死活不肯鬆口,宋墨婉很是無奈,無奈得有些急眼了。

一直站在一旁的趙宥辰,瞧着氣得鼓起雙頰,雙手叉腰的宋墨婉,心生愉快的同時,不由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緩解一下劍拔弩張的氣氛。

「本皇子願意以身試毒,如果有效果再給百姓們用,陸大人你看這樣可以嗎?」

此言一出,宋墨婉和陸洪輝齊刷刷地看向他,一臉的不可思議。

「大皇子,您何其尊貴,萬一有什麼閃失可如何是好?」陸洪輝更加擔憂了。

「我信她!」趙宥辰堅定不移地看向宋墨婉道,「她一定不會讓我有事的!」

宋墨婉聽後心頭微微一暖,「是,我不會讓任何人有事,我也帶頭種痘。」

「陸大人,事不宜遲,你讓我們領回來的那位得過痘的姑娘去找一頭得痘的牛,然後再準備一個院子供我和皇兄居住,由那位姑娘來照顧我們的飲食起居,其他人都不要靠近。」

宋墨婉的吩咐讓陸洪輝手足無措,猶猶豫豫了半晌,才在趙宥辰眼神頻繁示意下前去那位得過痘的姑娘辦事。

不得不說他們的行動力很快,不一會兒陸洪輝就將他們安置到了偏園,得過痘的姑娘就牽來一頭得痘的牛,宋墨婉見後,取把消過毒的刀就走了過去。

只見她先用刀刺破自己的左上臂,然後挑破牛身上的痘痘,將痘中的液體敷在刺破的地方,接着,她手腳麻利地給趙宥辰也種上了痘。

「大皇子,太子妃,你們要是沒什麼吩咐的話,草民就將這頭病牛給拉走了。」得過痘的姑娘,牽着牛隻待他們一聲應下就要走。

可宋墨婉沒應,「不用拉走,反正園子大,你就把牛拴在那邊就行,哦,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回太子妃,草民沒名字,他們都喚草民黑妹。」黑妹低下頭,手指下意識地捏緊衣角,聲音如蚊哼一般,好像她的稱呼讓她很是難以啟齒。

可黑妹雖然因天花導致滿臉麻子,但皮膚還是很白皙的。

宋墨婉對此甚是不解:「你不黑啊,還挺白的,為什麼他們要叫你黑妹?」

「額……都是以前下農田曬的,得病後草民害怕被抓,就躲了起來,沒見過什麼太陽,所以才白了些。」黑妹耐心地解釋。

宋墨婉卻越發不解,如果她接收的世界信息沒錯的話,這個世界不都是男耕女織嗎?

難道……

「所以,他們看你們家沒男人,就欺負你?我看你不是黑妹,他們倒是挺黑心。」宋墨婉頗有些打抱不平。

「太子妃,其實草民家有男人,只是草民的爹是個爛賭鬼不顧家,弟弟是個讀書人,娘親怕務農影響弟弟讀書,所以就帶着草民一起下地幹活養家。」

「那你不用讀書嗎?」宋墨婉從男女平等的角度詢問道。

「草民……只是一個女的,娘親說女的讀那麼多書沒用,女的也不能考取功名去當官,嫁人生孩子也用不到那些。」黑妹聲音越來越小,直至根本聽不清。

「……」宋墨婉對此甚是費解,落後的星球,無科技純靠人力,所以在男女力量的天差地別下,導致大家都重男輕女,使得女性地位低下。

既然如此,還要女的去下地幹活,賺錢養家,那要男的來幹嘛,只是提供創造人類的條件嗎?

「那你弟可中了進士?」站在一旁聽故事的趙宥辰,身為男性也是聽不下去了。

黑妹默默地搖搖頭,表明未有。

「雖說自古嫁出去女兒如同潑出去的水,但是向來也是男耕女織,嫁女兒娶媳婦本皇子倒是有所耳聞,讓女兒下地務農養兒子的倒是聞所未聞。」趙宥辰說得是事實,宋墨婉聽着卻格外刺耳。

嫁女兒娶媳婦?

女性都是可以販來販去的東西嗎?

宋墨婉真的懶得聽這些物化女性的封建思想,為了不讓黑妹再被這些垃圾思想侵害下去。

她索性開口道:「男女只是身體構造有所不同,並沒有什麼高低之分,男的耕地你可以耕地,男的讀書你為什麼不可以讀書?」

「天將降大任於是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天花之病,兇險至極,你能自愈,我看你的大任來了。」

「過來,我有事吩咐你去做!」宋墨婉招呼道,見黑妹跟上來,轉身往她住的房間走去。

趙宥辰看着宋墨婉帶着黑妹離去的背影,眼裡滿是探究,醫術高超,文采斐然,她還有多少驚喜是他不知道的。

如果當初他沒有插手將她推給趙北辰那個草包,現在她會不會就是他的,那該多好。

可惜沒如果!

院子不大,宋墨婉很快就帶黑妹進了屋子,然後她拿出了自己累死累活製作出的所有天花特效藥,全數交給了黑妹。

「我現在還不能去疫情區,可是病情刻不容緩,你現在是唯一不會被傳染的人,所以我想你帶着葯去疫情區,給那些病重急需治療的人發葯,疫情結束,我會上報你的功勞。」

宋墨婉覺得任務很簡單,是個人都可以的,沒理由不答應,錯失立功的良機。

萬萬沒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