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凌總的甜妻總想逃
凌總的甜妻總想逃 連載中

凌總的甜妻總想逃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奕辰朵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少卿 江晚檸 現代言情

【甜寵+馬甲+虐渣】 她意外睡了A市商場叱詫風雲的活閻王
家族破產,江晚檸被當做籌碼送進了凌家
她在外是一身馬甲的虐渣高手,偏偏在凌少卿面前化身柔弱可欺的小白兔
直到受盡委屈,她想盡辦法逃離,卻被他狠狠壓在身下
「小妖精?想逃?沒門!」展開

《凌總的甜妻總想逃》章節試讀:

第2章 挽救失足少女


電話鈴聲響了幾個來回,江晚檸才撿起摔在地毯上手機,是溫暖,她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檸檸,你怎麼沒來學校啊?」

「檸檸?你在嗎?」

溫暖接連說了幾句江晚檸才啞着嗓子回應,可能人都是在自己最親近的人面前很脆弱吧。

眼淚就洶湧的衝出了眼眶,哽咽着說不出話來。

溫暖在電話對面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知所措的安慰着。

直到江晚檸哭夠了才開口問道,

「暖暖,你找我什麼事?」

此時的溫暖還哪裡有心情說她那屁大點的事了,姐妹被綠這麼大的事,她早就義憤填膺的不行了。

「檸檸,真沒想到你妹妹這麼不要臉,下次見到她我一定給她兩個大耳光。」

溫暖見過幾次江晚晚,每次她都很乖巧的樣子,卻沒想到是這種賤貨,南景俞更是人渣。

「檸檸你別難過,這也算是及時止損,你還教訓了他們,不算虧。」

溫暖也只是想讓江晚檸心裏舒服一點,只能硬着頭皮安慰。

「謝謝你暖暖,我明天回學校,明天見吧。」

「好明天見。」

樓下的哭聲叫罵聲此起彼伏,江晚檸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這個家,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待了。

簡單收拾了下自己,便下樓了,在幾個人的注目禮中出了家門。

雨後城市的夜晚也清涼,光彩的霓虹閃爍着迷人的光。

不知走了多久,膝蓋上有些疼,低頭才發現,昨晚摔傷的膝蓋已經有些化膿了。

街邊的藥店買了碘伏紗布簡單的處理下,看着沒有什麼大問題。

馬路對面是一間酒吧,招牌很大,夜色。

形形**的人穿梭其中,江晚檸鬼使神差般的抬步走了進去。

嘈雜的環境,人頭攢動,震耳欲聾的音樂節奏感十足。

她找了吧台的位置坐下,服務生禮貌的詢問她喝點什麼。

「一瓶啤酒吧,謝謝。」

很快服務生遞來了啤酒和杯子,音樂歡快的節奏好像能使人快樂。

看着舞池裡跟着音樂盡情舞動的人,似乎在這裡,沒有不快樂。

一個西裝革履的眼鏡男,上前坐在江晚檸身側。

「美女,一起喝一杯吧。」

男生聲音清涼溫柔如水。

江晚檸看了看身側的男人,長相還可以,喝一杯也無妨。

眼鏡男見有戲明顯更加熱絡了起來。

「不知美女人一個在酒吧買醉,可是有什麼心事?」

眼鏡男的問題直戳江晚檸的心窩子,難道她的傷心都表現在臉上了嗎?

不多時,兩人便聊的十分熱絡。

突然一個醉酒的人,晃晃悠悠的走過來,不小心碰掉了江晚檸放在旁邊椅子上的背包。

江晚檸低下頭伸手夠地上的包包,不想惹事,見是一個醉漢她也並沒有發火。

眼鏡男的眼裡閃過一絲暗芒,就在江晚檸低下頭的那一瞬間,迅速在里懷兜里掏出了兩個白色的藥片,扔進了江晚檸的杯子里。

江晚檸直起身子時,眼鏡男絲毫不顯慌亂的拿起酒瓶斟滿了酒杯。

三樓VIP包廂的玻璃前,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凝視着這一幕。

剛剛男人站起身準備離開,正好瞥見樓下一個男人往旁邊女人的杯子里加了什麼東西。

這一幕不禁吸引了他的注意,直到他們再次端起酒杯,樓上的男人始終盯着他們沒有離開。

「再喝一杯吧。」

江晚檸也不矯情,甚至感覺喝了酒心情也不再那麼壓抑了。

眼鏡男見江晚檸喝了啤酒,也不再有所顧慮,展開手臂便向女人的腰間探去。

感受到身側的異樣,江晚檸猛然回頭,只見眼鏡男猥瑣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胸前目不轉睛,手臂也沒閑着的附了上來。

「你幹什麼?」

江晚檸還沒說出下一句,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來,男人順勢摟起了女人的肩膀道,

「寶貝,喝多了吧,我這就送你回家。」

江晚檸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大腦瞬間清醒幾分,她使出渾身力氣一拳打在了眼鏡男的太陽穴上。

男人一聲哀嚎抱住腦袋齜牙咧嘴。

江晚檸趁機溜走,踉蹌着逃了,她強忍着頭暈衝到了洗手間,一遍一遍的往臉上潑着冷水,試圖讓自己清醒過來。

樓上的屹立的男人目睹了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獨自呢喃着,

「有趣」。

本以為這會是花季少女的失足現場,卻沒想到這個少女身手不錯,被下了葯還能不吃虧。

陸天喝了不少酒,大着舌頭湊過來問

「少卿哥你說什麼呢,什麼有趣?」

凌少卿回頭撇了一眼陸天,面無表情的對宮浩然說,

「記得送他回家,我先走了」

「好。」

宮浩然早已習慣了一張冰塊臉的凌少卿,他從來都是這個樣子的

「唉、唉、凌少卿你別走啊。」

陸天還在身後哇哇叫着,凌少卿長腿大步已經下到一樓了。

衛生間里少女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臉頰,腦袋有了幾分的清醒,

少女已經沒有力氣了,身體緊緊靠在牆上才維持住站立的姿勢。

她也不知道自己還能保持清醒多久。

眼鏡男邊揉着生疼的太陽穴邊看着踉蹌逃走的江晚檸,看着她慌不擇路的跑進了距離卡座10米不到的衛生間。

眼鏡男眼中閃過一絲狠厲,暗道,

「呵,我加了兩片葯,你還能跑的動,倒要看你還能跑到哪。」

酒吧依然喧鬧,昏暗的燈光下根本沒有人在意角落的人發生了什麼。

眼鏡男戴上口罩偷偷潛入了女衛生間,一眼就看見了癱坐在牆角的江晚檸。

她眼神迷離臉頰泛紅,顯然是那藥片發揮了效果。

眼鏡男緊忙上前雙手用力架起少女便向門外走去。

懷中少女僅剩的意識在渙散,就在最後一絲清醒渙散前她又狠狠地咬下了舌尖,咸腥味瞬間充斥口腔。

江晚檸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掙脫猥瑣男的身體,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個大馬趴的時候,她跌進了一個寬闊的懷抱。

她來不及多想,薄唇輕啟留下兩個字「救我」便暈在了男人懷裡。

猥瑣男見形勢不妙,緊忙上前準備接過已經暈倒的少女,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女朋友喝多了,我沒抱住,差點讓她摔倒,多謝這位先生扶了我女朋友一把。」

「這女人你今天不能帶走」凌少卿嘴唇輕啟,扶着少女的手收緊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