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我,反派,無敵從獻祭開始
我,反派,無敵從獻祭開始 連載中

我,反派,無敵從獻祭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嚴重預警 分類:玄幻

標籤: 玄幻 風月夏 風連羽

【雙系統+無敵+獻祭+微搞笑沙雕+全員反派惡人(大概是全員)+無女主 (女主是男主親妹妹,有其他女角色的戲份,但不會對男主產生男女之情,頂多就是把男主當親兒子看) 風連羽是一個不得志的「小人
」 某一天,風連羽綁定了一個名為不去裝b就要去死的系統
裝b系統:「在擂台上裝個b,對他們說,一群渣渣,你們不值一提
」 「在副本里對着終極boss裝個b,並對他說,一個廢物,也妄圖挑戰我?!」 風連羽:「……」並不是很想當猴,當為了系統商城裡的東西,風連羽忍了,每天都強迫自己去當猴的路上
同天,風連羽又綁定了一個獻祭系統
獻祭系統:「你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要獻祭什麼
」 於是…… 風連羽拔出一根黑色的頭髮獻祭給系統,然後他獲得了絕世神兵
風連羽把自己的手上的倒刺拔下來獻祭給系統,然後系統將他體內的隱藏血脈激發
風連羽將…… 綁定一個傻叉系統風連羽已經要哭天喊地了,他還一下子綁定了兩個傻叉系統
對此,風連羽只想說,「我求求你們趕緊爬!!」展開

《我,反派,無敵從獻祭開始》章節試讀:

第7章 見識短淺


風連羽恢復了一點力氣,聽到風月夏的話後,他下意識的把趴在他頭頂上的001抓了過來。

001:「……」

「哇。」風月夏盯着001,她眼裡冒着光,風月夏對風連羽說:「哥哥,我想要這個。」

風連羽點點頭,說:「當然可以。」

被賣了。

風連羽此話一說出口,001腦海里只有一句話,它被賣了,它被它的宿主……賣了!!

這簡直是系統界的恥辱!

它居然被宿主賣了!還是不要錢的,它居然……一文不值?!

001被風連羽氣的身軀都紅了起來,而風月夏,風月夏則驚奇的看着這一幕。

風月夏對風連羽說:「哥哥,它還可以變顏色啊。」

風連羽:「……」

會不會變顏色他不知道,但是他很肯定,001現在一定是氣的。

風月夏把001從風連羽的手上拿了過來,然後她抱着001,將對方放在自己的頭頂上。

不過是換個窩而已,001想,沒什麼不能接受的。

001很快的就接受自己被賣掉的事實。

風月夏問:「哥哥,它有名字沒?」

風連羽想起001的編號,編號的話,也算是名字吧,風連羽說:「001。」

風月夏:「……」好奇怪的名字。

001見風月夏沒什麼反應,不由得嗤笑一聲,001說:「是不是被本大人的名字嚇到了?」

「哥哥,它可以說話啊,它是什麼東西啊?」

001一開口,風月夏就一臉好奇的看着的風連羽,一雙白紫色的眸子里滿是對新奇事物的渴望。

風連羽想摸風月夏的頭,但伸出手的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都是血跟污泥,風月夏見狀,像是知道風連羽的意圖一樣,她把她頭靠在風連羽的手上,然後往前拱了拱。

001驚恐:「不不不不不不——」

風月夏顯然忘記001在她腦袋上這個事實,她這一拱,001免費給風連羽的手當抹布。

然後,001潔白的雲朵上就是一團髒兮兮的污泥,而風連羽,風連羽手上的泥因為001,倒是乾淨了不少。

001自閉了。

它的頭頂上陰雲籠罩。

嗚嗚嗚,它……髒了。

風連羽笑了笑,他對風月夏說:「具體是,什麼東西我也不清楚,他是我在路上撿來的。」

風月夏問:「是撿來送我的嗎?」

風連羽點點頭,他說:「是。」

這雖然是一個魔法世界,各類種族繁多,有很多特別嬌小特別可愛的奇異品種。

但因為都有各自生活的地盤,所以平常很難碰見一隻像001這樣子的造型奇特的物種。

因為禁止買賣跟捕殺,要麼它們跟你做朋友,要麼它們跟着你做寵物。

因為太難遇到了,所以聖拉學院里,除了有幾個運氣特別好的人外,其他人只能望塵莫及。

至於學院里的召喚精靈儀式,精靈跟人並無多大的差別,除了耳朵有點尖外,其餘的特徵大部分是跟人一樣的。

001現在在自閉,風連羽暫時不知道它這個獻祭系統具體的作用是什麼。

不過,晚一點知道也不遲。

「好了,夏夏。」風連羽說:「可以把我背到騎士5班嗎?」

「當然可以。」風月夏從空間里拿出恢復傷口的葯餵給風連羽後,就把他背了起來向著學院的方向走去了。

風連羽比風月夏高了一個個頭,但風月夏背着風連羽一點也吃力。

001在風月夏腦袋上翻了一個滾,它看着被風月夏背着的風連羽,鄙夷的說:「真沒用。」

風連羽決定不搭理系統,風月夏剛想說她哥哥才不是沒有用時,她卻聽見風連羽說:「夏夏,等會你去重新排隊看一下,問一下老師能不能通融。」

風月夏沒告訴她哥哥,她當時跑出來時,導師就拉着她的手一臉嚴肅的說:「召喚精靈這麼嚴肅的事情,怎麼可以中途離席呢?」

「你回來之後,你的位置已經會被人頂下去,人這麼多,別人是不會等你的。」

「召喚精靈這種儀式,你錯過了就不要想等到下次,這期間,要是因為來不及而錯過了的話,也沒有機會的。」

風月夏張了張嘴,想說已經沒機會了時,又聽見風連羽說:「放心,哥哥只是看一下我那群同學召喚出來的精靈是什麼樣子。」

風連羽心態很好,聖拉魔法學院校規很嚴,他當然知道錯過了就是錯過了。

但總覺得還有點不甘心,想去看一眼。

「嗯。」風月夏笑着說:「等會我也回班裡去看一看。」

聖拉魔法學院種植着大片大片的櫻花樹,地上鋪滿着一層粉紅色的花瓣。

風月夏背着風連羽,路上不少做完召喚精靈儀式的同學,都對風連羽投以懷疑的眼神。

風連羽甚至還聽到不少人說:

「這位同學好沒用,居然讓這麼一個漂亮的妹子背。」

「你懂個屁啊,這叫賣慘,那傢伙臉還過的去,身上是慘了一點,但妹子喜歡啊,書上說,這叫什麼……什麼……」

「別胡說,這倆一看就是兄妹,臉都差不多一模一樣。」

「卧槽,那不是更無恥了,居然要妹妹背?!我要是有一個這麼漂亮的妹妹,我可捨不得她背我。」

「或許是哥哥太沒用了。」

「……」

後面越說越離譜。

風連羽終於忍不住了,他一手撐在風月夏的肩膀上。

然後風連羽扭頭向後看去,對着那一些站在旁邊捂着嘴巴看他好戲的學生說:

「你們懂什麼?!我腿骨折了!骨折了!走不了路了懂不懂?!什麼奴役妹妹?不給吃不給喝?是沒用的弱雞渣渣敗類?」

那群學生們:「……」

所以,腿是怎麼骨折的?

學院里治癒師不說有好幾萬,也有一萬以上,隨便拉一個同學拜託對方去找一個治癒師來治療就好了。

有那麼……難嗎?

一時之間,眾人對風連羽鄙視更重了。

果然是見識短淺之輩。

他們不知道的是,來學院的路上,風月夏已經給風連羽餵了治療傷口的葯了,所以才沒有找治癒師。

在眾人鄙夷的目光中,風月夏背着風連羽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