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開局為精神病?人在諸天當沙雕!
開局為精神病?人在諸天當沙雕! 連載中

開局為精神病?人在諸天當沙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月身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二月身 遊戲動漫 趙祛

(諸天流➕影視同人➕不聖母) 開局穿越到了成龍歷險記? 開局變成掛在牆上的沙雕怎麼辦?還有個老頭提着干河豚要來制裁我?那還等什麼,趕緊修復金手指跑路啊
諸天流,暫定世界有:成龍歷險記、自創原生、青蛇、西遊記….. 還想讓我寫簡介? 格局小了鐵子! 長路漫漫,B如隨風…..展開

《開局為精神病?人在諸天當沙雕!》章節試讀:

第7章 蝴蝶效應


小玉又在吹牛了。」一個皮膚黑黑的小男孩略帶嘲笑的說道。

這突然的插話打斷了小玉的興緻,她轉頭爭執道:「這是真的。」

「世界上根本就沒有魔法,所以你說的是假的。」小男孩雙手抱胸以一種訴說真理的語氣說道。

趙祛見狀心中一動,這似乎是一個刷好感的機會!

「這位同學,沒見過的東西不一定不存在,我覺得小玉不一定說的是假的。」趙祛這話一出,果然,小玉的眼睛亮了。

畢竟在這個學校她說什麼都沒人信,反而每次得到的都是嘲諷,作為第一個認同她的趙祛好感度不由的往上升了一大截。

「可是.....」

那個小男孩還想說什麼,但趙祛卻直接打斷:「沒什麼可是,要在自己不擅長的方面評論別人。」

小男孩不在說話了,

而旁邊的小玉則是湊過身來悄悄問道:什麼我不記得有?」

「.....我編的。」趙祛沉默了一下也悄悄的回答道。也肯定不在意多說一句的......對吧?

小玉聽到這個回答,嘴角輕勾,似乎正在很努力的忍着避免自己笑出聲來。

趙祛的嘴角也緩緩勾起,友誼的種子已經種下,對於小玉這種性格分明的人來說,想成為她的朋友並不難。

看惡魔西木就知道,簡單的對話就能獲得小玉的友誼。

上學的時光總是短暫的,當下課的鐘聲再次響起時,今天的課程已經結束了。

「趙祛,真的不打算去我家做客嘛?我相信龍叔一定會喜歡你的。」學校門口,小玉有些不舍的問道。

「不去了,我還有事情要做,明天見。」趙祛擺了擺手,往去老爹古董店的反方向走去。

開玩笑,去老爹古董店?就算是現在將符咒都補齊,趙祛也不會考慮這個選項,更別說以靈魂的狀態了。

萬一被認出來,那不是分分鐘送菜么?

「好吧.....明天見!」小玉語氣有點失落,不過還是很快就打起精神往家走去。

開玩笑,她,小玉,可不會被才見面一天的人拴住。

當小玉走後,趙祛看了小玉走的方向一眼,兩個忍者在他旁邊浮現,帶着他潛入了陰影的王國,他想親眼看看老爹古董店到底是長啥樣的。

當忍者兵消失在現實的時候,趙祛眼中的一切都被剝奪,只剩下了黑暗與猩紅。

等視線緩過來以後,暗影王國的全貌呈現在了趙祛的眼前,前幾次都是從黑影士兵的眼中看到,那和自己親眼看到有很大的不同。

這裡到處都是扭曲的猩紅,而扭曲猩紅中有着一團團的黑暗,這些黑暗中似乎有一雙雙幽藍色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準備隨時出現將它撕碎。

「暗影生物.....」趙祛喃喃道。

在聖主的記憶中有見過這些生物,只是以全盛狀態的聖主的眼界,給出來的評價也就只有四個字:弱雞,奴僕!

暗影中更多的忍者出現,它們帶來了一個王座,當趙祛坐上王座以後,忍者們以王座為中心圍成了一個圓,在陰影的時間極速穿梭着。

只是趙祛發現,忍者們時不時會繞過一些黑暗,似乎是有些忌憚黑暗中的東西。

當忍者們再次繞過一片黑暗時,趙祛的目光微微一閃,他從聖主的記憶中發現了關於這些東西的記載。

陰影巨獸,它會襲擊一切闖入它領地的物體,無差別襲擊,就算是同類也照打不誤。

那些被繞開的黑暗就是陰影巨獸的一種,這些玩意噁心的很,它們沒有智慧,開戰就拚命。

不過它們除了睡覺就是睡覺,只要不去招惹,還算是比較穩定的。

忍者的高度在緩緩上升,一絲外界的氣息已經能被感知到了,趙祛感知了一下周圍的地形,操控着忍者兵去到指定的地點。

那是老爹古董店隔壁的一個高樓,能很好的觀察到老爹古董店。

當趙祛的目光從天台往下看的時候,眼中瞳孔微微一縮。

因為在他的眼裡,老爹古董店整個都被一種正氣包裹,要不是有肉眼的包裹,他的眼睛甚至會被刺傷。

「蝴蝶效應么......」趙祛喃喃道,他記得在羊符咒篇里,聖主還曾經佔用了小玉的身體半天的時間。

但現在別說潛進去了,光光靠近都有可能被布置在周圍的魔法擊中,要是老爹在反應快點,那麼符咒篇就可以直接跳過了。

搖了搖頭,趙祛的身體緩緩的融入陰影中,果然就算是穿越者也不能完全的逃過平衡機制,還是先將符咒找齊至於其他的.....以後在說。

當趙祛再次出現在現實的時候,已經是來到了瓦龍的辦公室:「最近陳龍都沒有動靜么?」

正在低頭處理事情的瓦龍抬起頭,雖然有點驚訝趙祛的出現方式,但他也沒有什麼害怕的,很顯然最近和趙祛的合作他很滿意。

「您不要着急,我們現在二十四小時監視着陳龍,他有動作我們會知道的。」瓦龍回答的很輕鬆。

比起原時間線,這三次符咒爭奪戰,最終勝利的都是他們,這當然是讓瓦龍對於寶藏的信心更足了。

「行,我這個身體的信息做好了么?」趙祛點點頭,繼續問道。

這身體是一個華夏小孩,只不過是黑手組織從小洗腦的死士,這種當然是沒有身份的,而要做一個天衣無縫的身份可沒那麼快,現在的身份只能騙過民間組織,要是官方調查的話,還是能查出漏洞。

小玉的這個友誼線的話算得上是一個釘子,後面可能會有大用。

「基本已經完成了,只要不是官方針對性質的追查,完全不會露出馬腳。」瓦龍邊處理着黑手的一些事情邊回道。

他們黑手組織能在國際上屢屢犯罪而不被抓獲怎麼可能沒有點官方身份,只是製造一個人的身份而已,只要時間充足並不難。

這時,瓦龍的電話突然響起,趙祛原本要出去逛逛的動作一頓。

黑手組織除了必要的運轉之外其他的人力都在幫自己尋找符咒,所以這有很大可能是有符咒的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