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抱我觀大唐
抱我觀大唐 連載中

抱我觀大唐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拔光垂楊柳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馮修彥 拔光垂楊柳

大唐顯慶五年
高宗李治已經當了十一年皇帝,武則天已是好幾個娃的娘
馮修彥隔離時一覺醒來,成了一隻滿配白手套的橘貓
風月曉我意,山河知我名
一隻會法術的胖橘,在光陰長河揮毫潑墨
譜寫屬於自己的金色傳說
展開

《抱我觀大唐》章節試讀:

第8章 靈丹妙藥


儘管妙法只能影響十步範圍,可禁不住不停移動施法。

在大殿的東北角,還是察覺泥土下有一團可疑的異物。

隨即運轉妙法將東西從地下運到地面。

皺巴巴的布包鼓鼓囊囊的,誰知道裡邊會是什麼東西。

馮修彥記得小說中描繪的邪術都很噁心。

想都不想一**燃薪火就噴了上去。

包裹燃燒,產生一股焦糊的氣味。

耳聽異樣,知道殿外的眾人發覺此處,趕忙跑開了。

雖然大殿依舊被灰濛濛的一片包裹。

可是馮修彥用對眼看過去,早就如同破布一樣全是漏洞。

縱身一躍,從破洞中竄了進去。

還行,還有閑心尋思,剛才一躍像不像馬戲團的猴子跳火圈。

進入大殿,其中的灰氣破洞更大。

小心的躲着灰氣,只見內里侍立的內監、宮女全都站着閉目不動。

馮修彥卻能聽到他們輕微的呼吸和心跳,知道大家性命無憂。

轉過一扇金絲鸞鳳屏風,一位輕扶臻首的女子便在眼前。

滿頭青絲簡簡單單挽了一個高髻。

鵝蛋臉,額頭上貼了十字花大紅花鈿。

一抹蝴蝶唇妝,珍珠耳墜還在輕輕晃動着。

只一眼,馮修彥便篤定這就是傳說中的武姐姐。

不禁跳上桌案,近前細細觀瞧。

只見她眉間皺起一個川字,雙目緊閉。

「這修長的睫毛,眨起眼來能當蒲扇用了吧?」

不對、不對,殿內眾人為何還在昏迷不醒啊。

搖晃着腦袋甩出紛亂的思緒。

用對眼打量着四周,待重回武后身上時,馮修彥差點從桌案上蹦起來。

兩團化不開的,近乎於黑色的灰色氣團,正趴在武姐姐的雙肩。

這算不算精神攻擊啊?

火和土誰能打敗氣團?本橘座在線等。

來回在桌案上打轉思索對策,尾巴搖晃着不經意將紗燈的燈罩打掉。

煩躁的掃了一眼,銅質燈台托盤上居然有一綹盤起的頭髮。

再仔細看了看,另外還有兩綹頭髮死死的綁在先前一綹頭髮上。

還有一張黃麻紙包裹着頭髮中部,上邊似乎還有字。

儘管不懂,可是憑感覺就能知道,此物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嫌棄的用小爪子勾住頭髮,吊到蠟燭上引燃,趕忙抖落到燈台托盤。

果然,這股燒焦的味道,與之前在殿外燒掉的不明小包裹一樣,味道如出一轍。

此時再用對眼看去,灰濛濛的氣團奮力掙扎。

雖然只是氣團,沒有五官手腳。

可是馮修彥卻能感覺出氣團在發狂、咒罵。

不過無濟於事,最終一點點歸於虛無。

但是武姐姐和殿內眾人依舊沒有清醒。

「喵?」

正是情急之下的一聲貓叫,升級中的女帝終於睜開了鳳目。

她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人臉貓身的王皇后、蕭淑妃要來吃自己。

自己的身體被縮小了無數倍,眼看就要被對方一口吞下。

一隻金閃閃的麒麟從天而降,只開口吼了一嗓子,那二人便煙消雲散。

實則她中了厭勝之術,對方利用她和王皇后、蕭淑妃的頭髮為媒介。

用黃麻符紙驅之,在殿外布下陣法。

已然抽離了她的三魂七魄其二,只要最後的人面貓吞下代表魂魄的小人。

魂魄已傷,必不長久。

結果馮修彥誤打誤撞撕扯開了陣法一角,隨後又把媒介一把火燒了。

最後更是一聲貓叫,喚回了離身的二分魂魄。

對方小小的發了一會兒呆,馮修彥暗呼可愛。

發獃狀的武姐姐恐怕沒幾個人見過。

要知道,武則天比李治大了整整四歲。

可是在馮修彥眼裡,你說對方和李治是父女他都信。

片刻後回神,不再神遊外物的武則天,也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大橘。

沒有驚慌失措,更沒有大喊大叫。

玄妙狀態下的金麒麟影像,慢慢與眼前的胖胖橘貓重合到一起。

朱唇勾起一抹山河失色的弧度。

雙手抱在了馮修彥腋下,高高舉過頭頂。

「是你,一定是你救了本宮對不對?」

「喵~」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哼,那婦人的話怎可做真。憑她們也想做貓,做夢!」

說完話,狠狠地在馮修彥的大腦門上親了一口。

自此,升級中的女帝心理建設完成。

道心完美,再無瑕疵。

此時大殿外邊聚集了一大群人,李治和小李弘帶着一堆宿衛、內監、宮女。

在高宗李治的命令下,內監一個一個進入大殿。

前邊的昏死過去,後邊的依舊前赴後繼。

儘管害怕,可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一個小內監閉目給自己打氣,乾脆利落的跳了進去。

驚奇的發現自己還活着,頓時高興的手舞足蹈。

皇帝大叔一把將他扒拉到一旁,口中喊着「皇后、朕的皇后」。慌慌張張闖進大殿。

小李弘亦跟在李治身後,只是忽然察覺手握短劍不妥。

轉身塞給隨行內監,快步跟了進去。

然後爺倆就一起看着眼前這一幕。

武姐姐抱着一隻胖橘又摸又親。

胖橘發出舒服的咕嚕咕嚕聲。

小李弘雙手攥拳很是開心,他知道一定是貓兄幫助母后擺脫了困境。

只有李治大叔很傷心。

朕就在此,按理來說皇后不應該投入自己懷中,夫妻交心的嗎。那隻胖貓是怎麼肥四?

武姐姐當然看到皇帝和兒子來了,該有的禮數自然不能少。

輕輕將橘貓放到桌案上,忙躬身向皇帝行禮。

大叔正吃飛醋呢,滿臉的不開心:「朕見皇后甚安,還與此奴耍樂。朕這就回去了。」

「什麼玩意兒,還『此奴』,本橘座有名字的。」

看到橘貓對着自己喵喵直叫,李治大叔更不開心了。

武姐姐自然知道癥結所在。

上前輕輕扯住李治手臂請他上座,自己侍立在一側講述前因後果。

小李弘看父皇母后有話要說,識趣的請旨退下安撫殿外眾人去了。

眼看着此間再無旁人,李治動容道:「媚兒。」

「我的天爺啊,本橘座要吐了,好肉麻啊。小貓咪就沒有人權了嗎,你們就這麼肆無忌憚的秀恩愛?」

武姐姐看橘貓喵喵直叫,還以為小東西爭寵。一把摟過來抱在懷中。

這下好了,近距離看大叔秀恩愛,還沒得跑。

之前光忙着破解陣法了,沒想到武姐姐還挺香的。

其實這是混合有龍腦香的香氣,也是俗稱的冰片。

等武則天除卻不可對李治言的部分。

皇帝大叔這才知道,是眼前的胖橘救了皇后的性命。

「陛下,臣妾想將他養在宮中。」

「自無不可,一切都依你便是。」

輕撫胖橘,武姐姐眼中滿是寵溺:「他醫我心疾,救我性命,端得是靈丹妙藥。今後臣妾便稱呼他為『金妙』。」

「喵~」

看到胖橘回應,武姐姐更加開心。

李治大叔卻是狂飲飛醋,悶悶不樂的與皇后唱反調。

「朕看他一身黃亮毛色,倒像是銅錢一般。朕要稱呼他金錢。」

這算是什麼鬼名字,本橘座懶得搭理你。

看橘貓不理自己,還把腦袋縮進皇后懷中。

高宗李治頓時醋意大發,抬手指着馮修彥:「朕乃天子,金口玉言。爾這小奴若不領旨謝恩,當心雷霆之怒。」

果然,這個世界對小貓咪充滿深深的惡意。

武姐姐只管樂着看皇帝大叔耍寶。

她也想瞧瞧,這隻機靈的貓兒會作何反應。

上一本>>《三國之亂世霸主》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