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靈氣復蘇,我在武當學修仙
靈氣復蘇,我在武當學修仙 連載中

靈氣復蘇,我在武當學修仙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舌長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小舌長 李承睦

靈氣復蘇,詭異重現,世間紛亂再起
在車水馬龍的都市,在人跡罕至的深山,詭異在滋生肆虐
【三味真火】、 【五雷正法】、【法相天地】上古神通紛紛顯現
【寶蓮燈】、【軒轅劍】、【太極圖】 古老至寶威力無邊
小道士李承睦身背千年道門氣運,下山歷世,鎮壓詭異,揭開上古之謎
展開

《靈氣復蘇,我在武當學修仙》章節試讀:

第8章「大妖孽」李承睦


「妖孽」李承睦放下杯子,雙手在褲腿上抹了抹,神情有些局促。

他不知道該不該說,他昨天就已經突破三陽七層,可是時間太急,沒來得及告訴大師兄和肖博海。

剛突破完的李承睦心裏清楚,七層和六層的差別雖然不是雲泥之別,卻也差距巨大。

根本差別就在於三味真火中的"神"火演化。

有了"神"火,修士的肉身三火就被完全點燃,肉身氣血更是會獲得延綿不絕的支持,再也不需要依靠肉食和睡眠補充身體所需。

放在古代,這便是可以辟穀的神仙中人。

而相比於其他三陽境,李承睦更為特殊,他的【陰神魚觀】將自家的三味真火以虛轉實,化成了神通!

道家神通一直是仙家手段,他如今能夠擁有,其戰力直接飆升了數倍不止。

這些信息都能夠影響到戰局,事關生死,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告訴。

但三味真火事關【陰神魚觀】,所以還是最好保留,至於境界上,告訴他們應該問題不大。

打定主意,李承睦端起杯子喝了口茶。

「咳咳..那個..」

李承睦一出聲,立馬把正竊竊私語的幾個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肖博海眉頭上挑,笑道:「承睦,你..什麼事,你說!」

李承睦撓撓頭,「我,我其實已經三陽七層了,額也就是你們所說的丁級七層!」

「啊?」

肖博海正在喝茶,聽到這話,「噗」的噴了出來,茶水飛濺。

「誒呀!」稍微遠點的席夢趕緊朝旁邊躲,旁邊兩男靠肖博海太近,根本躲閃不及。

「肖哥,你屬花灑的啊!喝個水都漏!」胡圖圖一臉嫌棄,站起身抖抖身上的水。

「不..不好意思啊小胡,嗆到了。」肖博海手用一抹嘴,起身跑到李承睦身邊,拉開座椅坐了下來。

黑黢黢的眼珠子瞪看李承睦,「你什麼時候突破的?我去的時候,你師兄不是說是六層嗎?」

「我昨天晚上突破的,沒來得及說..」

李承睦有些慌亂,眼神朝旁邊飄,卻剛好看到了三人盯着自己一動不動。

「你..你們幹嘛這樣看着我?」李承睦被人盯着難受。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那表情寫滿了不解和疑惑。

人和人的差距有這麼大嗎?

肖博海卻不管這些。

現在他知道李承睦是丁級上三境,那之前無法處理的詭異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肖博海此時看李承睦的眼神就跟看稀世珍寶一樣,恨不能抱着親兩口。

只是人多眼雜,再加上兩個男人,想了想,肖博海還是放棄了這個危險的想法。

「承睦,你別管他們。」肖承睦看着自己三名老隊員一臉嫌棄,微笑道,「我本來還想跟去王家村那個任務,現在有承睦,我就可以安心支援老楊他們了。」

湯燦三人是老人,自然知道自己隊長再說什麼,但是李承睦卻聽的一頭霧水。

肖博海微微一笑。

「是這樣的,

我們隊里一共有六個人,兩個丁級,四個戊級。

咱們轄區最近出了兩個丁級詭異事件。

一個丁級中期的詭異,一個丁級後期的詭異。

副隊楊凡帶着一個隊員先過去處理那個丁級中期了。

王家村那個丁級後期的詭異危險程度極大,光靠我和剩下隊員根本沒辦法對付那個詭異。

所以,我才去武當山求援。」

李承睦眨巴眼睛,「那肖叔,你的意思是..讓我去解決這個丁級後期的詭異?」

「不是!」肖博海堅定搖頭,面色嚴肅起來,「這個詭異極度危險,絕不能逞能!

我的意思是,你和湯燦他們三個先去王家村。

等我們解決了那邊的詭異,我們會立刻跟你們匯合。

三個丁級應該能夠穩穩的拿下那隻丁級後期的詭異。

有你這個丁級上三境的修士在,雖然解決不了,但是應該能保證村子裏人員的安全。」

李承睦點頭,「肖叔,我知道了。」

「好孩子!」肖博海站起身,正式下達作戰任務。

「這次王家村的行動由湯燦帶隊,一切行動聽他指揮!

武當李承睦作為這次的援助人員,地位跟我一樣。

有什麼要求,你們要盡量滿足。

當然,他也是新人,沒經驗,對於作戰部署,你們要充分考慮!

你們三個都是老隊員了,都給我記住!

行動絕不能逞英雄,一個人單打獨鬥!

明天早上六點準時在這座大樓門前集合,有人會接你們過去。

記清楚!

你們的任務是儘可能的保證人員安全,拖延時間,等待我和楊隊過來!

聽取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三人站立敬禮,聲音洪亮。

李承睦眨巴着桃花眼看向肖博海。看隊里三人都站了起來,自己也不自覺的跟站了起來。

「你不用站。」肖博海拉着隊里的寶貝朝外走,又對站在那裡的三個人招手。

「行了,都別站着了,下班。」肖博海臉上再次恢復了笑意,氣氛輕鬆了下來。

「哦!下班嘍!」席夢俏臉上滿是興奮, 蹦跳着朝外跑。

胡圖圖和湯燦也跟了上來。

「肖哥,怎麼說?搓一頓?給小道長接風洗塵?」

「我覺得可以。」席夢揉揉肚子,工作了這麼久,確實餓了。

肖博海摟着李承睦的肩膀,"承睦怎麼說,去嗎?"

李承睦糾結。

說實話,他並不想去人多的地方。

剛想拒絕,一旁的席夢見狀,一把抓住李承睦的袍袖不停晃動。

「去嘛去嘛!」席夢衝著李承睦撒嬌,惹得幾個大漢大笑。

「咱們幾個人第一次合作,吃個飯也可以增加一下感情。 」肖博海也勸說。

席夢彎彎的眼睛盯着紅了臉的小道士。

小道士根本招架不住城裡妹妹的攻勢,第一時間就敗下陣來。

「我去我去..」李承睦眼神躲閃,白皙的臉上染了紅霞。

「耶!」席夢得到李承睦的回答,興奮的攥着拳頭,挺起小胸脯。

席夢昂着頭,猶如一隻獲勝的小天鵝,得意的着肖博海等人。

那意思就是,你看,還得我出馬吧。

湯燦暗中給她豎起個大拇指。

深夜。

一輛悍馬停在路邊。

進去就是一個不大的火鍋店。

火鍋店只剩下一桌人,卻充滿了歡聲笑語。

火鍋燒了又燒,老闆提着水壺,加了幾次湯。

桌上的人吃着火鍋,其中夾雜着一個局促的小道士。

小道士安靜的坐在一側,聽着桌上的人吹着牛,唱着歌。

他們是華夏的普通人,也是這個時代的守護者。

黑夜漫漫,明天他們就要奔赴危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