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3:00
3:00 連載中

3:00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尾林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司嘉 小尾林七 都市小說

某個凌晨3:00之後,一切都亂了
從此每個3:00,全球回檔、剝奪記憶
有人離奇出獄、也有人瞬間消失
咱先從兩天前講起……展開

《3:00》章節試讀:

第5章 你究竟是人還是系統?


司嘉第一反應是這系統還挺高級,光聽聲音都比siri智能多了。

不愧是超自然之力。

他就回了句:「你好啊,系統。」

系統男人又笑了一笑:「你的新任務來了:小區外左手邊停着一輛黑色麵包車,車牌94757。你找到車上去就行。」

司嘉聞言,戒備之情油然而生,怕這系統又要搞自己:「我若不去呢?」

「那就按照第一條辦法嚴肅處理。」

「第一條辦法又是啥?」

「會死。」系統男人頓了一頓又道,「所有人都會死。」

司嘉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電話里除了這男人的聲音,還有街頭巷尾的嘈雜。

他一時間沒說話,聽到電話中有汽車在鳴笛,更依稀聽到「茄子7塊9毛9,蓮菜10塊5毛8」。

系統這麼有煙火氣的?他突然懷疑,自己好像被人耍了。

而且,這段茄子、蓮菜什麼的,分明是小區門口那個超市的廣播,前兩天從早到晚就這幾句。

這男人,肯定就在他口中的麵包車裡。

司嘉頓時又想起魂穿的事兒來,想起那時候自己一直暈暈乎乎的,看什麼都很飄渺,難道是……

還不及細想,那男人又在催促:「你愣着幹嘛?趕緊下來。」

「你究竟是人還是系統?」司嘉其實已經有了答案,而且很明顯,自己被監視了。

男人沉默片刻,說:「系統是假的,但我現在沒空跟你多解釋。我想你已經發現了,今天不是2月2日,而是2月1日。」

司嘉沒好意思說他以為這是他獲得的異能。只「嗯」了一聲,問道:「所以呢?」

「所以明天是1月31日,後天是1月30日。再過一百多年,人類就滅絕了。你懂這意思嗎?懂了就抓緊時間動起來!上車路上再說。三分鐘不來的話,我們就不帶你玩了,你以後自己在家玩吧。」

司嘉聽得一愣一愣的,但他意識到了一個事情:本來他以為只有他一個人發現回到過去了,是一個主觀的事情。

但這男人竟也知道。他還說「我們」,看來不少人都知道。而且他說,這還不僅是回到過去,而是時空倒流。

若如他所言,無論這時空倒流是如何發生的,都已經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了。

儘管很多事兒依舊有些說不通,但他也沒時間細想了,只問那男人:「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你找我去幹嘛?拯救世界?」

「對,拯救世界!」

「好!我瞬間下去,你等我!」司嘉掛了電話,回到卧室。花二十秒時間換好衣服,就往外跑。

他完全沒去想這是不是個陰謀,潛意識覺得他們若有惡意,昨天就把自己弄死了。

拯救世界這等有意思的事,他如何捨得不參與。

司嘉跑出小區,一眼就看到路邊停的黑色麵包車,隨即發覺好像還是頭一回見麵包車是黑色的。

此時電話響了,這回是張主任打來的。他直接給按掉了,又反手打開飛行模式。

這正忙着拯救世界呢,哪有空和這些凡夫俗子墨跡。

上得車來,車中有兩個男人。都是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司嘉剛關上門,后座那男人就告知他:「還要再去接個人。」

說罷,倆人就一個開車出發,一個戴好耳機、對着筆記本電腦忙活起來。

二人前期準備工作顯然做得不錯,分工明確、各司其職,都不用交流的。

他這角度看不到筆記本的屏幕,於是就換到了後排座位。

那男人不禁看了他一眼,也沒說什麼,回頭繼續敲電腦。

這筆記本是真的大,得有二十七寸。屏幕左半部分,是一個類似多人視頻會議的存在。右邊則似乎是一個打字聊天軟件。

司嘉略微有些近視,而且沒配眼鏡。所以這種距離,根本看不清他們在聊什麼。但瞧那格式,應該是一個組織:

上面某人發好長的一串話,下面的都非常短,想來是眾人在回復「收到」之類。

可這男人絲毫不避諱自己,說明也沒什麼好看的。司嘉就沒湊過去瞧。

左邊還馬馬虎虎能看清。很顯然,他們並不是在開什麼視頻會議。

那是兩個小畫面,其中一個黑屏,另外一個畫面正在亂晃。

司嘉瞬間意識到了什麼,便拿出自己的手機來,果然,那個黑屏小畫面亮了。

他又將前置攝像頭對準了筆記本男人,顯示器上就出現了他的背影。

這群人的確是在監視監聽自己。

那男人顯是看見了,手上動作一頓。但也沒回頭,直接把司嘉那個監視框給關掉了。

現在只剩下一個監控畫面了。

那是一個女人,雙下巴堆積,滿臉獃滯,顯然正在低頭玩手機。

又不時露出傻笑,八成是在刷抖音。

司嘉想起自己一邊玩手機一邊洗澡的事兒,手機防水。頓時覺得他們安排得有些問題,為什麼不讓女人監視女人。

那筆記本男人忽然開口說話了:「你好,王鷗。」

司嘉先是一愣,馬上又意識到他是在用電腦,和監視畫面中的女人說話。

他戴着耳機,也聽不到那女人在說什麼。

只聽這男人又說:「你別激動。我不是鬼,是仙山弟子。」

「是啊。仙長告訴我了。」

「所以我來接你了,我們那裡靈氣充裕,是一個絕佳的修行之所,還有高人講經傳道,讓你得以長生。」

「對,沒錯。」

「你可以喊我宋師兄。」

「你兒子年紀太小,還無法開悟。等他十六歲時候,你就可以帶他一起來了。」

「放心,那地方不遠,就在北邊山中。每天早上修行,到下午靈氣消散時,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們已經到了,你直接下樓便是。黑色麵包車,車牌94757。」

「仙長在洞府呢,他老人家怎會親自來接你。可我們沒修出飛天遁地術,暫時還要開車的。」

「好,你快些下來。我們只等三分鐘,不然你就被革除門牆了。」

說中間,車停了下來,這是一棟公寓樓下。

司嘉腹誹:只等三分鐘?騙鬼呢!若是真的可去可不去,你倆不得提前預約好了,再上路接人?都到別人家門口了,才打電話。怕是人家不願下來的話,你倆就得上去綁人。

聽那筆記本男人不再出聲,想來是已經掛了電話。

司嘉就問他:「這麼傻的人,你們都指望她拯救世界?」

「相信系統和相信神仙,有什麼高下之分嗎?」那男人回頭笑了笑。

「好歹我最後反應過來了不是。你為何要騙她?卻不實話實說?」

「我們只負責召集你們過去。說什麼都無所謂。」

司嘉聞言,越琢磨越不是味兒:「啥意思?你說去拯救世界,也是為了騙我上車?」

「那倒沒騙你,是真的。」

但是,司嘉已經對這男人失去了信任,一臉狐疑:「召集我們去哪兒?」

「別問這麼多了。你只要知道,你不會有危險就行。但你若是不去,我就無法確定你的安危了。畢竟,末日來了。」男人神色凝重,瞧着不像作偽。

隨即,他又快速說道:「她來了,你可別亂說話。」

司嘉向車外瞧去,見一個女人正在走來,三十歲左右。蓬頭垢面,顯然是急着下樓,沒空收拾自己。但也不像監視畫面里那麼丑,還挺眉清目秀的。

那女人全無戒心,拉開車門便上來了。

筆記本男人已經藏起了筆記本,沖她一笑:「這就出發,王鷗你快坐好了。」

王鷗向那男人興奮道:「您就是宋師哥吧,幸會幸會。」

又看了眼司嘉,問那男人:「這位是?」

男人說:「你倆都是新入門的弟子。你喊她師弟就行。」

麵包已經發動,匯入路上車流。

王鷗朝司嘉伸出手去,想了想又一抱拳道:「師弟,今後咱倆就互相扶持了。」

司嘉不想跟傻子說話,只衝她略一點頭。

就去問那男人:「我們這茬兒……新弟子總共多少人?」

他不讓亂說話,想來就是囑咐自己別拆穿他們。於是司嘉只能配合著演戲。

「想來不足二百之數。」男人回答。

王鷗失望道:「這麼多嗎。」

也不知她是怕修仙資源被人瓜分,還是擔心得不到重點栽培。

司嘉又問那男人:「你們是按照什麼……資質選中的我們?人品?」

他一路上琢磨出來一些事,比如那個破系統,顯然就是一個人品測試。而被測試之人,想來就是自己這種能意識到時光倒流的人。

那男人點頭道:「不錯。只有人品過關,才能匡濟天下。」

說罷,他看向王鷗,面露期許之色:「你會為了天下拋卻私願嗎?」

「當然會!」王鷗神色肅穆、語氣堅定,又說,「仙長沒告訴你嗎?前天那惡鬼脅迫我去殘殺同類,我就誓死不從。還好仙長出手救了我。」

司嘉就納悶,她到底接到一個多麼奇葩的測試?另外,這個發佈測試的組織,究竟是一群怎樣的神經病?

忽然就冒出一個念頭來:「這特么怕不是某個娛樂節目搞出來的花樣吧?自己與這女子,已經被全國觀眾喜聞樂見了?」

又琢磨着:「如果真是這樣,那領導同事、包括我姐都被買通了,合夥整我?還是我被下了什麼葯,其實昨天的事兒都只是幻覺,而今天醒來後的事兒雖是真的,藥物卻給我造成了一種似曾發生過的錯覺?」

好像非常說得通。司嘉決定暫且少說話多觀察。

他打量一圈,感覺到處都藏了攝像頭。

又聽那男人對王鷗說:「很好!眼下,便正是你匡扶天下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