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炎夏龍神
炎夏龍神 連載中

炎夏龍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寂雨之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寂雨之聲 羅明 都市小說

炎夏之龍翱翔星海,炎夏之龍鎮守四方
若外敵來犯,定將他斬於劍下! 這世上的神明,定會勝祂一劍! 龍族即將滅亡,身有龍族血脈的羅明如何守護龍族?如何守護炎夏?展開

《炎夏龍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夢中祭壇


炎炎夏日。

沒完沒了的蟬鳴混雜着車輛刺耳的鳴笛聲,以及暴躁老哥的咒罵聲。

正值夏季,學校的課程已經全部結束,等待學生們的就是那愉快的暑假了,但在此之前他們還要去學校領取他們的成績單。

不過一個人似乎不怎麼在意——

路邊的一個飯館,因為到了午飯的時間,所以店裡的生意極其火爆。

「你好,需要點什麼菜?」一位少年來到客人面前,手裡拿着點菜單以及記錄本。

「呃來份牛肉炒飯吧,唉小明你怎麼在這裡呀?」點菜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服務員驚訝地說道。

「來這裡打工,李叔。」少年笑了笑拿起筆記錄菜品。

「這時候你應該在學校領取成績單呀?」李叔覺得有些奇怪。

「成績?今年的學校第一肯定是我,所以我請了假來這打工,還不用聽校長煩人的長演講。」少年淡淡說道便離開了這裡。

「他是不是那個灕水高中常年霸榜的那個?好像叫羅明?」中年男子旁邊的人說道。

「嗯。」男子點點頭,「要是他是我孩子多好啊,剛進學校那會,他就霸榜了,一直到現在還沒有人能超過他的成績。」

「真厲害。」旁人說道。

「可惜了。」男子話鋒一轉嘆了口氣,「這孩子命苦,他的父母都是鎮靈人,在他十歲的時候在星域失蹤,而一直撫養他的爺爺也在兩個月前過世……」

「怪可憐的。」

……

後廚門口,濕熱的氣從門口旁邊的窗戶冒出,後廚里一副熱火朝天的樣子,油的滋滋聲勺子的敲打聲組成了專屬於廚師的樂曲。

「10號桌,一碗牛肉炒飯一碗熱乾麵。」羅明把紙條遞到窗沿。

「ok!」從窗戶里冒出一個人,同羅明一樣的年紀,相比於羅明那乾瘦的身材,他看起來很健壯,這是常年健身的結果。

「羅明,下班後來我家玩啊?」那個人拿過紙條說道。

「不了陳哥,今晚我回家整理東西就不去你那了。」羅明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行吧,下次再找你玩。」陳哥離開了窗口投入到忙碌的製作菜肴中。

夕陽西下,各色的霓虹燈相繼亮起點綴着城市,車水馬龍人頭攢動,晚上的人流絲毫沒有減少,店裡的客人比早上來的更多,但羅明是早班,所以跟店長打好招呼後便下班了。

不出所料,羅明的死黨曾鳴昊發來信息,羅明的成績依舊是全年級第一,而獎學金也在開學後發給羅明。

羅明沒有在意,除了體育保底合格外,其他的分數加起來也能拉開第二名很多;若不是有低血糖不能劇烈運動,羅明說不定就是語數英體全優了。

[小明你什麼時候回來?林叔已經到你家了。]一條手機信息彈出,羅明看了一眼然後加快了腳步。

林叔怎麼會來我家呢?一路上羅明在思考。林叔是這座城市的鎮靈人,平常沒啥事也要進行城市巡邏,可以說是很忙了,除了請假或者節日假期來找自己外幾乎很難碰面。

今天是啥日子啊?羅明想的頭都大了也想不起來。

羅明來到了家門口,這座小小的四合院是爺爺留下的,小的時候羅明就坐在爺爺身邊,聽爺爺講神話故事,現在爺爺不在了,空蕩蕩的四合院只有他一個人居住。

「羅明回來啦!」蹲在一旁殺雞的中年男人站起來,他留着寸頭,臉頰邊有一道傷疤觸目驚心。他左手拿着刀右手提着剛宰殺的雞,對着羅明笑,羅明看得有些發毛。

「你先進屋坐吧,餓了可以先吃飯。」林叔蹲下繼續給雞拔毛。

客廳里的餐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羅明坐在旁邊耐心等待林叔處理完事務。

林叔是羅明父親的戰友,因為工作調配的關係,林叔被調整到羅明生活的城市。事不合人意,羅明父母失蹤,加上爺爺逝世,羅明就成了孤兒,聽到這件事後林叔就立馬過來幫助羅明。

羅明打心底感激林叔,但憑現在的本事還不足以回報林叔,所以他想畢業工作後賺上大錢再孝敬林叔,除此之外,他還有另外一個目標。

「嘿嘿嘿,雞湯來嘍!」林叔端着一碗熱騰騰的雞湯走進來放到桌上,然後脫下圍裙坐在羅明身邊。

「林叔,今天什麼日子能讓你過來呀?」羅明倒一杯酒遞給林叔。

「今天是你生日呀!過了今天你就成年了!」林叔拍拍羅明的肩膀,臉上掛着溫和的笑意,「生日是每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今天我請假,好好陪你過這個生日!」

「謝謝林叔!」羅明拿着飲料與林叔碰杯,心裏覺得暖洋洋的。

「你別怪林叔啊,剛剛來得太着急沒買生日蛋糕。」林叔從口袋裡拿出幾張紅鈔票,「這些錢你收好,就當是蛋糕錢收着。」

「祝我們的羅明生日快樂!」林叔大笑着,用他五音不全的嗓子唱着生日歌。

「…謝謝林叔。」羅明收好鈔票,他知道林叔的性子;就算自己不收林叔也會悄咪咪把錢塞給自己。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一起,吃着飯聊着天,雖然林叔不是羅明的父親,但他卻勝似父親。這短短的幾個月,林叔讓羅明感受到了溫暖,若不是林叔,羅明恐怕會陷入一種失去親人,感到人生茫然的狀況當中。

正當兩個人有說有笑聊着天時林叔的電話響了,「嗯,我立刻趕過去。」原本還掛着笑容的臉立馬變得嚴肅認真,林叔轉過頭對着羅明交代幾句後就匆匆離開了這裡。

應該是有什麼大事,羅明看着林叔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鎮靈人的工作真的太忙了,哪怕有節假日,只要那邊一打電話過來林叔就立馬過去,這不怪他,成為鎮靈人總要犧牲點什麼……

整理好內務,洗漱完畢後,羅明躺在床上,旁邊是一個書架,羅明隨手抽了一本書出來,是帶翻譯的《山海經》。

「沒意思。」羅明把書放回去,書架上只有那麼幾本書,都是講各國神話的,雖然內容有趣但看了幾十遍後終會失去興趣。

「正好林叔給了錢,明天就去書店看看好了。」羅明心想着沒過幾分鐘就睡著了。

……

灰色的土地,晦暗的天空,還有始終漂浮在天空中巨大的火焰。

「又是這個夢。」羅明睜開眼,發現自己站在那灰色的土地上。

四周是一片寂靜,晦暗的天空沒有一顆星辰閃耀,只有那團漂浮在半空中的熊熊火焰照耀着整片大地,羅明往前走,這條路他走了不下數百遍。

就在前方,有一座祭壇,細密的裂紋爬滿了整座祭壇,五根漆黑的柱子高聳直立,分別插在祭壇的五個方位。

這座祭壇羅明這一輩子也忘不了,爺爺葬禮那天,他的遺體就是在這祭壇中被火焰焚燒。羅明就站在那裡,沒有哭泣,他的淚水早已在心中流干,但那失去親人的痛苦卻像刀一般切割着他的內心……

在那之後羅明每天晚上都會夢見這座祭壇,當他踏上祭壇的時候夢就支離破碎,他便醒了過來。

但是今天好像不一樣,當他踏上祭壇的那一刻,夢沒有破碎,羅明不禁懷疑這其實是真實的世界。

就在羅明踏上祭壇的那一刻,整個祭壇突然開始震動,原本幾乎破碎的祭壇居然在震動的作用下開始癒合,回到了最初的樣子。

祭壇的**隨着震動結束後升起了一個小裝置,裝置呈正方形,刻滿了玄奧的紋路,它中間是鏤空的,裏面有一塊漂浮的紅色方塊。

正當羅明準備上前調查這個裝置時,那個裝置自動啟動,只聽那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那個紅色方塊開始轉動。

與此同時,紅色的液體布滿了整個裝置的紋路中,又像紅色的游蛇一樣,從裝置里開始蔓延,蔓延至整個祭壇。

從高空看去,紅色的紋路編織成了一個龍頭的模樣。

突然,站在祭壇中還沒搞清楚情況的羅明像是被人當頭一棒,痛苦的倒在祭壇中。

他慘叫着,無數不屬於他的記憶入侵了他的腦海,羅明覺得腦子都快要爆炸了,他扒着祭壇的磚塊用頭不斷撞向地面,以此減少疼痛感。

不知過了多久,未知的記憶不再產生,疼痛感也隨之消失,羅明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粗氣,後背已經被冷汗淋濕。

「該死的什麼情況?」羅明爬起來拍拍身上的灰塵,突然,他的動作停頓了,就像被人按了暫停鍵一般,過了很久,羅明才從恍惚中醒來。

先是恐懼然後是驚訝,最後是一副震驚的表情呈現,那段不屬於他的記憶承載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比如頂天的巨人,比如翱翔在雲海中的鯨魚……他還看見了身穿道袍腳踏長劍御空而行的道士。

他當然相信這些,因為這個世界本就是神話的時代。

但目前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究竟是誰給自己了這段記憶,羅明搜刮著記憶中的一切。

突然他開始驚喜起來,這段記憶里記載了一本修鍊功法,最重要的是還是教科書上寫的,已經失傳的《龍之呼吸法》。

羅明的呼吸開始急促,他迫切想要修鍊,但身為普通人怎麼可能突破成「靈者」?

所以羅明一直在尋找機會尋找可以成為靈者的方法,現在,就有一個機會擺在他的面前。

於是,羅明盤腿坐在祭壇上,照着記憶中那本修鍊功法開始修鍊起來。

冥冥之中,羅明的身體似乎因這本功法而發生改變,在他的胸口處,長出了三片指甲蓋大小的金色鱗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