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人在海賊:身為卧底的我一點不慌
人在海賊:身為卧底的我一點不慌 連載中

人在海賊:身為卧底的我一點不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檸檬紅茶半糖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卡爾 檸檬紅茶半糖 遊戲動漫

本書又名《海賊王之諜中諜中碟中諜》 海賊王羅傑以死開啟了大航海時代,無數人爭相出海尋找所謂的自由
但還有一部分人,他們沒有踏上海賊之路,而是選擇開闢另一條路
在這種情況下,卡爾以革命軍卧底的身份,遊離於政府、海軍、四皇各大勢力之間
在政府眼中,他是忠貞不二的最佳特工, 在四皇眼裡,他卻是陰險狡詐的海賊精英, 而在海軍看來,他又是合格的正義夥伴
但卡爾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 為此,他不惜犧牲一切!展開

《人在海賊:身為卧底的我一點不慌》章節試讀:

第3章 惡魔果實


雖然卡爾在這座城堡里已經生活了近一個星期,但對這裡的很多地方還是不太熟悉,慌不擇路之下,卡爾最終闖進了庫房。

這裡琳琅滿目的擺放着水果和蔬菜,另一間房內則放滿了酒桶。

卡爾在裏面搜索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其他出路,無奈之下只好準備原路返回。

可就在這個時候,庫房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將他的去路徹底堵死。

卡爾環顧四周,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二樓的幾個木箱子上。

那個地方說是二樓,其實就是用木材搭接起來的一個支架,在庫房地面不足使用的時候,臨時擺放一些物品。

卡爾三步並兩步的爬了上去,慌忙間藏好自己的身形,等到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庫房的門被從外面重重的撞開。

卡爾不敢探出頭去,只好側耳仔細傾聽。

只聽一個粗壯的聲音說道「霍桑大人,這不是一般的暴民,裏面居然混有惡魔果實能力者」

卡爾認識這個聲音,他是城堡衛隊長,霍桑的忠實手下。

只是一向氣勢凌人的他,現在語氣中居然帶有恐懼。

『不過,惡魔果實能力者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感覺這麼耳熟呢?』

還不等卡爾繼續思索下去,就聽到霍桑開口說道「怕什麼,你不是聲稱自己去過偉大航路,也對戰過惡魔果實能力者嗎?」

聽到霍桑的斥責聲,衛隊長開始叫屈起來「霍桑大人,我實話和你說了吧,當時我們整個海賊團面對的一個普通的動物系惡魔果實能力者而已,就這樣我們還是傷亡慘重之下才勉強擊退對方」

「但你現在率領的是梅澤王國最精銳的衛隊,我給你們裝備了這麼多武器,還比不過你以前那個破爛海賊團嗎?」

「可是我懷疑對方是自然系惡魔果實能力者,你也看見了,僅僅一瞬間,那個身上裹着綠袍的男人,就將我手下的衛隊盡數擊敗,而且他還會使用霸氣」

「霸氣?」

「對,霸氣。那是來自偉大航路的力量」衛隊長給霍桑普及了一下什麼是霸氣「那是來自偉大航路後半段的力量,在我們平常海賊的眼裡,那是比惡魔果實更加稀有的存在」

就在衛隊長科普的時候,卡爾也在側耳傾聽,因為他感覺這個人所說的霸氣和果實,似乎自己在以前聽說到。

就在他想要聽得再仔細一點的時候,身體卻不經意間碰到旁邊的一個裝着水果的籃子。

本就裝的冒尖的水果籃子在被卡爾碰到的時候,上面的水果嘩啦一下就掉了下來。

「什麼人?」

城堡衛隊的人或是持槍,或是拿刀,對準了二樓這個小小的木架。

同時,衛隊長派遣了兩個手下,向著木架緩慢逼近。

知道自己毫無退路的卡爾只好站起身來,隔空和霍桑對峙起來。

見到卡爾,霍桑難免有些心花怒放,放棄卡爾鮮嫩的身體可是讓他十分懊悔。可是現在,他似乎有了一嘗所願的機會。

作為霍桑的忠實狗腿,衛隊長離開派遣手下,就要把卡爾抓下來。

卡爾知道自己再次落入霍桑的手中會有怎麼結局,所以他的反抗異常激烈。

他將身邊的水果、籃子或者木棍不斷向下扔去,想要將圍堵而來的衛隊擊退。

可他的反抗動作卻像是走投無路的無用功一般,逗的對方哈哈大笑。

但是,笑着笑着,對方就沉寂下來,因為卡爾的手中正拿着一顆異常奇特的水果。

衛隊長艱難的咽下一口口水,眼睛死死的盯着卡爾的手「這是、、這是一顆惡魔果實」

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人看向卡爾的目光中都帶上了不加掩飾的貪婪之色。

這是一顆十分奇異的果實,上面通體覆蓋著詭異的螺旋花紋。乍一看上去的話,它其實更像一顆蘑菇,紅色的頂部,黃色的菌干,最頂部還有一小節綠色的藤蔓。

眾所周知,不論是什麼樣的惡魔果實,都可以隨便就賣出一億貝利以上的天價,這可是普通人一輩子都難以企及的財富啊。

霍桑顯然也是知曉這一點的人,他眼中的貪婪不比其他人少上一分。

「這就是惡魔果實嗎?吃下他會有神奇的力量?」霍桑看向卡爾的眼神中充滿了侵略性「哈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小寶貝啊,乖乖的把他給我,我就放你走,這個交易怎麼樣?」

他的如意算盤打得很響,只要卡爾交出惡魔果實,人和果實就都是他的了。

可惜卡爾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小孩子,他還有擁有着另外幾十年的經歷,他知道,一旦自己交出果實,等待着他的,就會是生不如死的境地。

毫不猶豫的,卡爾一口咬在了惡魔果實身上。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將這個東西留給你」

下一刻,卡爾就直接吐了出來「這種味道,真的令人噁心啊,就好像是、、」

「就好像是大便的味道」

一句來自記憶深處的話瞬間出現在卡爾的腦海中,那是他最好的兄弟曾經給他說過的話。

「原來,這裡是海賊王的世界嗎?一個我從來沒有接觸過的世界嗎?」

就在卡爾愣神的時候,下方的人群卻炸開了鍋,一億貝利就這樣被眼前這個人吃下去了。

「殺了他」

霍桑惱羞成怒,卡爾在他的眼中再珍貴,也比不過這顆價值最少一億貝利的惡魔果實。現在的他不再想要寵幸卡爾,我要讓他死。

就在敵人攻過來的時候,卡爾就察覺到身體裏面逐漸湧出的力量,他再次看向霍桑,眼神中透露出刻骨的仇恨。

「這種惡劣的世界,趕緊毀滅吧」

就在他低語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不斷散發而出,庫房內頓時就躺下近半數人。

卡爾從二樓一躍而下,直接落入人群之中。

隨後,慘叫聲不絕於耳。

天空逐漸明亮起來,溫暖的太陽驅散了夜晚的寒氣,卻驅散不掉籠罩在整座王國上空的肅殺之氣。

多拉格站在王城的最高處,看向自己一夜奮戰的結果搖頭嘆息道「還是太早了,僅靠單純的武力無法拯救這個世界,我還需要探索,我還需要更多的同伴」

霍桑的城堡內,革命軍和難民已經控制住這裡,正在逐一搜查這裡的房間。

伴隨着緩緩打開的庫房門,一股血腥之氣撲面而來,兩個革命軍的戰士對視一眼,向著門內走去。

等看清內部的一切後,饒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兩人也是被震驚住了。

這裏面到處都是死人,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好多人的臉上還帶有死前的驚恐之色。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隨着兩人的探索,他們終於發現了房內唯一的活人,一個不到十歲的孩童就坐在屍山血海中,面無表情。

這樣詭異的一幕,直嚇得兩人慌忙舉起武器對準他。

這時候,門外傳來一聲溫柔的聲音「這個孩子已經暈過去了」

龐大的身軀艱難的擠進庫房,才能讓人看清他的容貌。

頭上戴着熊耳帽,無框眼鏡,黑色的羊毛捲髮,手上戴着棕色的手套,還拿着一本印有『BIBLE』的書。

就在他還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他的身後又傳出一道聲音「熊,你擋住我了」

熊聞言又向前走了兩步,隨後一張大臉從門口擠了進來。

「伊萬科夫,你可以使用能力變小的」

面對熊平淡的語氣,伊萬科夫反而暴跳如雷「這是屬於人妖王的驕傲,熊,你這傢伙,想和我打一場嗎?」

見熊沒有搭理自己,伊萬科夫只好停止自己自討沒趣的追責,緊走幾步來到卡爾的身前。

「這一切都是這個孩子做的嗎?」他看向四周,不由得有些咂舌「這個小鬼,是怪物嗎?」

熊沉默一下,沒有回答,而是說道「救治他以後,將他帶給多拉格吧」

伊萬科夫也沒有反駁,開始檢查起卡爾的身體「應該是情緒失控,沒有大礙」

隨後他伸出自己右手,上面的指甲猶如針尖般銳利,然後他猛的一下插入卡爾的身體「安布里奧·鎮靜荷爾蒙」

伊萬科夫是超人系·荷爾蒙果實能力者,可以向自己或者他人體內注射荷爾蒙,以達到種種不可思議的狀態。

而卡爾現在正處於情緒失控的狀態,最需要的就是鎮靜劑。

「走吧」

熊率先走出城堡,其他人緊隨其後。

在看到其他人都跟着出來以後,熊轉身面向城堡,脫下自己的手套後,雙手開始在身前聚攏。

他的手掌和常人不同,上面分佈着像真正的熊一樣的肉球軟墊,這是他的惡魔果實,肉球果實帶來的副作用。

隨着他雙掌不斷用力,肉眼可見的一團空氣被他壓縮進掌中,隨着他輕輕一推,被壓縮的空氣發生了劇烈爆炸。

而霍桑的城堡,就這樣在爆炸中成為廢墟。

「現在可以走了」

看向依舊沉默寡言的熊,伊萬科夫悄聲問道「你想要替這個孩子背負嗎?」

熊的腳步停了一下後,再次邁出堅定的步伐。

伊萬科夫看了看懷中依舊在昏厥的卡爾,跟上熊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