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從擺攤到盜墓
從擺攤到盜墓 連載中

從擺攤到盜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紅瓦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紅瓦 陳明

我叫陳明,在古玩城裡日常擺攤,因為擺攤生意不好,和別人合夥作生意,沒想到因為一件北魏陶俑被人威脅走上盜墓的不歸路,從此以後走南闖北,冰天雪地,戈壁沙漠,原始森林,高原深谷到處留下我們的足跡,只為尋找一件寶物,來拯救自己的生命
彌補歲月帶給我們的遺憾
展開

《從擺攤到盜墓》章節試讀:

第7章 馬小五想要加入


跟我這種外來戶不同,馬小五兄弟倆屬於土生土長的當地人,原本在家裡種地,掙錢屬實不容易,在陰差陽錯的情況下踏入了古玩這行,和旁人單打獨鬥不同,馬小五主要負責擺攤賣貨,作為弟弟的馬小六則負責下鄉鏟地皮。

因為兩人分工明確,幹勁十足,再加上是本地人,在鄉下收貨時比外地人更容易,當然和老鄉殺價也更狠,起初和他倆認識,全因都是王碩手下的攤主。

為何馬小六給自己起了個陳書袋的外號?因為平時在古玩城擺攤等生意時,我手中始終拿一本關於文玩的書在讀,當然一切都來源於興趣。

自從我踏入這行開始,一直認為堅持提高業務能力,是將來掙大錢的關鍵,雖然沒撿過大漏翻身,但是在眼力方面比一般攤主高明不少。

在雙方關係越來越好後,馬小五兩兄弟只要收到上檔次的貨物,去王碩店裡去賣時,都會讓我估價,防止被王碩壓價或者腰斬。

至於馬家兄弟為何這麼信任我,事情源自一次馬小六收了一件康熙年間的瓷瓶,馬小五因為入行不久,雖然他明知道東西很好,卻摸不準東西的真正價值,按道理王碩最起碼得給人開兩萬塊,愣是欺負馬家兄弟眼界和見識不高,直接給人家開了五千,逼近人家成本線附近。

因為馬家兄弟剛入行,別的攤主畏懼王碩的威勢,加之和馬家兄弟關係不熟,全部選擇作壁上觀,有些心黑的人攤主,還希望人家栽個跟頭。就是見不得別人好。

作為同樣農村出身的我,見不得王碩故意欺負人家,背地裡指點馬小五一二,事後聽馬小五說東西被他賣到了兩萬五,雖然王碩可能掙的更多。

從此以後馬家兄弟非常感謝我,知道我也是農村出來混飯吃的,對我也是信任有加,往後只要請客吃飯,次次都會叫上我。

馬小六因為年紀小,略顯孩子心性,馬小五年長一歲,辦事說話穩重成熟,我也十分喜歡和兩人交朋友。

在起外號一事上,馬小五很討厭自己弟弟給我起陳書袋的外號,更是時常訓斥他,應該叫我陳師傅。

對此馬小六很是不服,認為我大不了自己幾歲,要是叫陳師傅,將來還如何痛快的一起玩耍。

我自己呢倒沒多在意,相反感覺很親切,能讓我回憶起大學宿舍時光。

在餐桌上見馬小五更關心首都的姚青後,我自家知道自家事,人家或許只是客氣說不定,我趕忙謙虛道:「人家只給一張名片,將來人家認不認還是兩說,我覺得希望不大」

「陳哥,有旁的門路可選,也算是多一條路子,從別人嘴裏聽說,人家出手大方做事講究,應該不是信口開河的人,起碼我們今後收到好貨後,可以價比兩家」

「我哥說的對,往後收着好東西了,不能隨便便宜王碩,想起以前被王碩坑的那些東西,我到現在還憋氣着呢」說完馬小五喘着粗氣,狠狠灌了自己一杯啤酒。

聞弦而知雅意,從馬小五話里的意思,看來是想通過自己把貨賣給京城的姚青,我心裏有些不確定,因為按照老黑哥的意思,今後肯定不擺地攤了。

「小五呀,我以後可能不會再擺地攤了」我遲疑了一下,通知了馬家兄弟這個消息。、

「什麼?陳書袋,你不擺地攤了,你想要幹什麼去?」馬小六急着問道。

馬小五先是瞪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小心地問道:「陳哥,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既然以後不擺攤了,也不在古玩城混了,我索性一五一十把得罪王碩,打算和老黑哥合夥做買賣的事情,全部告訴給兩兄弟。

「大哥,我說什麼來着,這王碩屬於吃人不吐骨頭的傢伙,我早就看出將我們套在他手裡,只是為了更好地壓榨我們」馬小六把酒杯拍在桌子上,發出重重的響聲。

聲音之大,引得周圍吃飯的客人側目,服務員更是紛紛轉頭,大堂經理擔心我們這桌鬧事,影響他們店裡的生意。、

對此,我忙站起來向四周搖了搖手,飽含歉意道:「沒事,沒事,我兄弟喝酒手重了點,各位抱歉,抱歉!」隨手制止了大堂經理過來詢問的舉動。

馬小五此時好像在盤算什麼事情,顧不上指責馬小六不禮貌的舉動,在我招呼馬小六消消氣多吃菜時,馬小五嘴裏突然蹦出一句。

「陳哥,合夥做生意,能否算我們兄弟一份?」

顯然,馬小五是深思熟慮作出的決定,他明白要是我離開了,又會回到被王碩手拿把捏的時代。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據我觀察馬小五有野心想掙大錢,與我不同我真喜歡文玩古董,畢生的興趣在此,而馬小五卻只想更快的掙錢,迅速擺脫底層人民的身份,他不介意通過什麼手段和渠道。

對於馬小五的請求,我理解他的想法,不過還是勸道:「小五,你可得想清楚,合夥做生意,雖然有可能掙大錢,但是也可能虧的一塌糊塗」

「現在擺攤雖然辛苦,但起碼比在家種地強,犯不着冒險,我和你們一樣出身,深知農村人掙錢攢錢不容易,我自己是沒辦法」

合夥做生意風險很大,將來自己掉進火坑賠光了算我倒霉,大不了換個地方繼續擺攤,要是害別人掉進火坑,那可真算的上害人害己,自己的良心會不安的。

一旁的馬小六默不作聲,吃驚地看着自己的大哥,平時穩重成熟的大哥,現在竟然學人家合夥做生意,簡直太出人意料了。

馬小六屬於直腸子,心裏想什麼全在臉上,我確實不願意馬家兄弟加入,是賺是賠還說不準,賺了更好,賠了的話真不知道如何和人家打交道,這不是自私自利,我知道自己承擔不起別人未來的責任。

如果你想失去一個朋友,那就借錢給他,如果你想得到一家人的怨恨,那就和他合夥做生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