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
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 連載中

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臨川北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臨川北 懸疑驚悚 陳楚

【靈異,無女主,輕鬆搞笑】 楚河被一股狂風捲入驚悚世界,當修理匠
無頭鬼:「喂!給我按個智慧多能的頭
」 楚河手拿碎骨捶:「對不起,沒有智慧多能的頭,有豬頭,要不要,不要給別人
」 無頭鬼:「要要要,豬頭也不是不可以
」 鐘錶鬼:「我壞了你給我修修
」 楚河手拿大棒錐:「好,那把你拆了吧!你看有意見嗎?」 鐘錶鬼:「沒沒沒,那你輕點……」展開

《在驚悚遊戲猥瑣發育後,震驚世界》章節試讀:

第2章 特殊技能,二次元鬼


普通技能:無,普通技能可以在任務中隨意獲得。

特殊技能:搜索前世今生,玩家可以根據鬼的面目,查出他的前世今生所發生的事,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情緒收集框:只要收集鬼的各種情緒,情緒收集到一定程度會自動隨機轉化為技能,凶力或者鬼物。

等級:0/99999999,簡單解釋,就是比菜鳥還菜鳥的等級。

楚河又往後翻了翻,後面好幾個欄目都標有敬請期待。

楚河把「敬請期待」點了點,很快就出現一行字。

其他欄目是被動觸發欄,請玩家耐心期待。

楚河以前查閱過關於驚悚世界個人面板的資料。

個人面板在每個人進入驚悚世界之後,自動形成。

這跟普通的個人面板,多了一個特殊技能欄和一個情緒收集框。

不過這個特殊技能欄還不錯。

情緒收集欄應該是收集鬼怪的各種情緒,比如痛苦,喜悅。

楚河拿起桌子上的黑色手套戴到手上。

這裡一共有十個修理台。

楚河在4號修理台,白諾在2號修理台。

楚河把每個修理台有望了一遍,他發現不僅他和白諾卷進了驚悚世界。

除了他們,這裏面還有兩名福澤高中的學生。

他們身上穿着福澤高中的校服,很好辨認。

不過看樣子應該是高三同學。

每個年級的校服顏色都不一樣,高一是綠色,高二是黑色,高三是藍色。

他們穿的校服正是藍色。

楚河在看他們的時候,他們也在看到了楚河。

「竟然還有我們學校的人,好像還是高二的小學弟。」姜羽忍不住的調侃。

他旁邊的洛克說:「你看他頭上好像沒有紅色保命星,他們是被強制送進來的。」

報名進入驚悚世界,都有一顆保命星,有了這顆保命星,就算是任務失敗,也能活着出驚悚世界。

姜羽說:「我聽說強制送進來的人,基本上很難走出驚悚

世界,因為這可不是單純的完成任務這麼簡單,以後離他遠點,小心別惹到麻煩。」

像楚河這樣被強制送入又沒有任何經驗的新手,很可能永遠都出不去驚悚世界。

和他扯上關係,沒有任何好處,說不一定會惹禍上身。

「我們來這裡只要安心完成任務得到獎勵就行,不要去惹多餘的麻煩,對誰都好。」洛克和秦羽之前參加過一次驚悚世界。

他們都知道,來到驚悚世界,不作為就是做最好的作為。

漠視一切就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巨大木偶人再次出現,粗啞的聲音再次響徹整個修理部。

「準備時間結束,大家開始工作吧!今天每人必須完成五單,完成不了可是有懲罰的哦!」

話音剛落,一股陰風吹過,把大門被打開。

在場的人被風吹的頭皮發麻。

鬼風吹過,門外黑影涌動,發出桀桀笑聲。

楚河喃喃:「現在的鬼都這麼興奮嗎?動不動就笑,臉抽筋是該好好的修理。」

楚河的話白諾也聽到了。

她捂着頭,無奈的想:大哥,都這個份上,您怎麼還開玩笑呀!

就在一瞬間,修理店瞬間出現幾十隻鬼。

這些鬼長的千奇百怪,基本已經脫離正常。

有的抱着自己的頭,脖子處一直流鮮紅的血液,有的背上長着好多手臂,就像蜘蛛,有的只剩半個身子,裏面的腸子和內臟都在地上拖着,依舊能動。

來到4號修理台的鬼,沒有五官,全身瘦的跟個骨架似的。

她的指甲上染有紅色指甲油,右手無名指上戴着一個大大的紅寶石戒指,看上去有那麼點奢華。

「請問你需要修理什麼?」楚河問。

只要還在這家修理店,這些鬼都會收斂一點,不會輕易傷害人。

要是出了這家修理店,那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無臉鬼指着自己的頭說:「我需要一張世界上最美麗的臉,你要做不出我想要效果,那就把你的臉撕下來給我。」

「好的,你稍等。」楚河強忍着心中的恐懼,額頭已經冒出細汗。

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那些鬼說的話根本不是玩笑話,他們的腦迴路和人不一樣。

要是真的沒有達到無臉鬼的要求,真會把他的臉撕下來,貼在自己的臉上。

正好楚河也想試試那個特殊技能有什麼用。

搜索眼前這隻鬼的前世今生。

無臉鬼前世是一個深度二次元少女,很喜歡漫畫動漫,常常會幻想着穿越到二次元。

為了穿越她做了很多準備,最後被雷劈死來到驚悚世界。

她沒有臉也是因為被雷劈掉的。

無臉鬼之前找過很多修理師幫她修臉,沒有一次滿意。

但凡有一點不滿意就會把修理師的臉撕下來。

她撕過得臉沒有過千也有上百。

楚河隱晦一笑,二次元惡鬼,這個設定好像有點可愛。

楚河打開桌子旁邊的指導書,裏面就有換臉皮的方法。

每個櫃檯都有指導書,也不管你能不能看懂,如何做到讓顧客滿意,全憑自己的智慧辦事。

在這裡誰都靠不住。

換臉皮必須要用人皮,可人皮櫃檯沒有,只有倉庫有。

楚河根據牆上的標識,來到倉庫。

看守倉庫的是個臉上有無數道疤的鬼,他冷漠的瞅着楚河。

楚河遞過去一張取貨條說:「我需要一張做臉用的人皮。」

「人皮,你身上不就有嗎?」

刀疤鬼猩紅醜陋的眼睛十分貪婪。

要不是這裡是修理部,他早就把這美味的人類吃進了肚子。

楚河面無表情的說:「麻煩取一下做臉用的人皮。」

刀疤鬼有些驚訝,這人類竟然不怕他,真是無趣。

他就喜歡看懦弱的人類顫抖恐懼的樣子,楚河反應讓他有些失望。

「你等着。」刀疤鬼去倉庫拿出一個裝有人皮的盒子交給楚河。

楚河打開盒子,裏面傳來一股腐敗的腥臭味,差點沒把人熏吐。

不過被楚河給強忍下來。

盒裡的人皮根本不是完整的,而是好多碎皮一起放着,這根本沒法用。

刀疤鬼看來對他起了壞心眼,好讓他完成不了人,被懲罰,來達到他可笑的快感。

可見鬼的心思多麼的惡毒。

楚河把盒子里的東西退回去:「我需要的是一張完整的人皮。」

「這皮就能用。」

「顧客點名要用完整的好皮,這皮如果安上,後期出現任何問題,你全權負責。」

刀疤鬼臉色猙獰,齜牙咧嘴想要恐嚇楚河,把他嚇退,「你一個卑微的人類,敢這樣和我說話,不怕我現在就把你全身的骨頭拆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