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連載中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明天就戒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弈劍 柳如煙

大夏國十三皇子李弈劍,五歲不慎落水,變成大夏第一傻
然而十歲那年,傻子皇子,華麗轉身,舉世皆驚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
不負少時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
展開

《從傻子皇子到無敵帝王》章節試讀:

第5章 曾許人間第一流


然而就在此時,三皇子忽然站出來說道:「十三弟,我們幾位兄長,都已作完。」

「現在就等你了,快將你的詩作念出來吧。」

三皇子的話,讓現場為之一靜。

大家都知道,十三皇子是傻子。

雖然夏皇每一次舉辦詩會,都會將十三皇子也叫到場,但是從來都不需要他下場的。

三皇子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但是他仍然說出了這番話,這動機,就頗為耐人尋味了。

此時,夏皇不由說道:「奕書,弈劍不需要作詩,你難道不知道?」

三皇子恭恭敬敬地回道:「父皇,兒臣自然是知道的。」

「不過,十三弟今年就十歲了,已經到了開府封爵的年齡。」

「而三年之後,十三弟就要到番地之官。」

「兒臣以為,十三弟也需要磨練一番方可。」

「對十三弟,兒臣也是一片拳拳之心。」

五皇子也跟着站出來說道:「父皇,三哥說的有道理啊,小十三長大了,父皇也要給他表現的機會呢!」

三皇子和五皇子下場,就意味着老大和老八,都希望將小十三踢出皇城。

小十三隻是個傻子,朕又怎麼可能將皇位傳給他呢?

這個幾率,小到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地步。

然而就是這麼一絲威脅,這幾個孽子,都不肯放過。

朕還活着呢,這幾個孽子都不肯放過小十三。

等朕死了,這幾個孽障,還不知道如何欺負小十三呢。

看着四位皇子,夏皇眼神中,不由湧現出寒意。

此時,作為主角的李奕劍,臉上露出耐人尋味之色。

自己已經成為傻子了,而自己這些好皇兄,仍然不願放過自己。

我本想用傻子的身份,和你們和平相處。

但是換來的,卻是你們的咄咄逼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裝了!

想到此處,李奕劍緩緩站起身來說道:

「本來,我是不會作詩的。」

「但既然諸位兄長都想讓我作詩,那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作上一首了。」

李奕劍說罷,現場之人,臉上無不露出期待之色。

他們自然不是期待十三皇子能過作出何等佳篇。

一個傻子,又能作出什麼好詩詞來呢?

他們期待的,是這個大夏第一傻,到底會作出何等樣荒唐之作。

就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之中,李奕劍緩緩念道: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四十州。」

轟!

這句詩一出,滿座皆驚。

吾靠之!

彼其娘之!

這是一個傻子作出來的詩?

如果能夠作出這等詩的人都是傻子的話,那他們又是什麼?

這兩句詩,實在是太驚艷了。

其他皇子的詩,和這兩句一比,簡直就是一坨狗屎。

這兩句詩,哪怕放在璀璨的歷史長河之中,也必定有它的一席之地!

這種傳世之作,怎麼可能是一個傻子作出來的呢?

也就是說,十三皇子忽然間不傻了?

還是說,他一直都是在裝瘋賣傻?

一時之間,在座諸人,各懷心思。

唯有夏皇,又驚又喜地看着李奕劍,嘴角的興奮和激動,怎麼都掩飾不住。

然後,便聽十三皇子繼續吟哦道:

「不負少時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

嘶!

整首詩吟哦完畢,不由讓在座諸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這首詩,將他們所有人都震住了。

這首詩,先不論文學性。

單是這睥睨天下,蔑視群雄的氣魄,就讓他們忍不住升起一種壓抑感。

就讓他們忍不住自慚形穢,忍不住要敬仰。

這,就是十三皇子的氣魄和胸襟嗎?

曾許人間第一流!

這皇室之中,第一流意味着什麼?

此時,無論是四位皇子,還是在座諸臣,臉上不由都是露出寒芒。

這個十三皇子,藏的好深啊。

在他傻的時候,他們尚且要一腳將他踢出皇城。

而現在,這個十三皇子,居然是在裝瘋賣傻。

他們又怎麼可能放過他呢?

吏部尚書上官青衣,忍不住站出來說道:

「十三皇子一直老實憨厚,今日忽然性情大變,莫不是被邪祟附體?快傳御醫來,為十三皇子仔細診斷!」

聽到上官青衣的話,李奕劍嘴角,不由噙上了一絲冷笑。

傻子就是傻子唄,說什麼憨厚?

自己是傻子的時候,你們都不能容忍。

更何況自己現在變成了天才呢?

這些人,馬上就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展開攻擊了啊!

如果真的被他們咬死,自己是邪祟附體的話,自己這個皇子的餘生,怕是都要在監禁中度過了。

但是,你們不曾想過。

自己這個天才,其實是被你們逼出來的嗎?

李奕劍似笑非笑地看向上官青衣,然後說道:「上官大人,昨日夜裡,有一道人,騎着鳳凰,在本宮額頭虛點一指。」

「本宮只覺眼前迷霧散去,得見本我。此乃仙人指點,自然是不需要御醫診斷。」

聽到李奕劍的話,上官青衣馬上疾言厲色地說道:「這世上,哪裡有鳳凰?你說有道人騎着鳳凰,可見是扯謊!這不是邪祟入體是什麼?」

李奕劍臉色一沉,大聲問道:「上官大人,麟鳳龜龍,謂之四靈。本宮問你,這世上可有真龍否?當今聖上,是否真龍在世?」

嘶!

李奕劍的話,讓在場群臣,不由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這位十三皇子,恁地歹毒啊!

這世上,哪裡有什麼鳳凰?哪裡有什麼真龍?

但是,上官青衣敢說這世上沒有真龍嗎?敢說當今聖上,不是真龍在世?

他敢說這句話,他上官青衣的頭再鐵,也不夠砍的啊!

甚至他整個上官家族,都會株連其罪。

這位十三皇子,怕是在說出道人騎鳳凰言語的時候,就挖了坑,只等人往下跳了吧?

幸好,自己不是第一個跳出來的啊。

此時,上官青衣臉上一陣青,一陣紅。

他無奈說道:「這世上,自然有真龍。當今陛下,便是真龍在世。」

李奕劍接着問道:「那本宮問你,當今皇后,是不是真鳳在世?這世上,有沒有鳳凰?」

上官青衣咬牙回答道:「當今皇后,自然是真鳳轉世,這世上,有鳳凰。」

李奕劍繼續問道:「上官大人,可是你剛才,為何說這世上沒有鳳凰呢?」

「你置當今皇后於何地?本宮問你,你到底是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