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鬼谷遺錄
鬼谷遺錄 連載中

鬼谷遺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魔獄小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亢 岳隱兒

故國已隨烽煙去,待我重拾舊河山
一部《鬼谷遺錄》,集兵、醫、農、雜之大成,盡顯鬼谷子心系蒼生之胸懷
然一人一物能否保得天下太平,亂世紛爭又有多少兒女情懷
一名生世坎坷的孤兒,在那磅礴洶湧的歷史狂潮里又會是怎樣的際遇
獨善其身或是兼濟天下?生死善惡不儘是命數,有時只在一念之間
展開

《鬼谷遺錄》章節試讀:

第3章 戰國樓記


一個大蒸餅,夾着東門客來順的秘制醬牛肉,散碎撒着鮮嫩的蔥花,慢慢地放進嘴裏。

「起來了,別睡了。」一聲呼喝把葉亢嚇得手腳一哆嗦,美夢也瞬間消散。

「都日上三竿了還睡,你昨天晚上偷牛去了么。」蹲在面前的鐵丁笑嘻嘻道。

「大哥,我是個乞丐,無家可歸無田可種無活可干,起太早只能是浪費糧食,還不如在夢裡多晃悠下。剛才我正夢到吃醬牛肉蒸餅你就把我吵醒了,那可是我的早飯啊。」

「別想你的早飯了,先想想你的三根手指吧,我都聽肥三說了,昨天四門乞丐議事你拔了頭簽,雖然我不是丐門中人,但也知道拔頭簽不成事必有重罰,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鐵丁一臉擔憂。

葉亢凝眉說道:「四門拔頭簽累積五次成事者,丐首可以入戶籍分田地,告別乞丐之身,這是官府、百姓和我們乞丐的俗約。我們西門乞丐已經成事四次了,再成一次,十八哥就可以不用做乞丐了。」

「我也知道十八哥不容易,已經幾代為丐,父輩給他取名丐十八就是希望他能成家立業,脫離乞丐之身,即使不能,也希望他是家族最後一代乞丐。但是北門亂葬崗一事定然兇險,弄不好命都會搭進去,值得么?」

「無所謂值不值得,我只希望在死之前能做幾件自己認為對的事。」葉亢堅定的說道。

「無論你決定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

「時間差不多了,先跟我一起去那吧。」

「哪……」

「那……」

洛陽城百姓自古尚雄辯,多年太平更是助長了人們追求口舌戰場樂趣的興緻。

「三層雕梁砌長龍,豪傑高談故國風。朝聞道矣夕可死,千金一擲慶相逢」。

內城東面的戰國樓頗具古風,不論外觀做工或是廳堂格局都與戰國時秦國的渭風古寓神似,連行事規矩也別無二般。

進店客人一視同仁,一人發一根標牌竹籤,隨意落座,大堂正中設論戰台,每天正午開始由店家出論題,或者多金者以百金為底擬論題。

論戰分台論和散論,台論即是論辯雙方就論題在論戰台上你來我往,如有人有不同見解盡可上台參與論辯;散論時多由店家玲瓏人在台上掛出金主所出題目,台下眾人可各抒己見。

相同的是店內客人可根據自己喜好把手中標牌竹籤號碼投給所欣賞的辯手,投一個不要錢,高於一個按十金每個現時結算,論辯結束後投給勝者的標牌號碼都可得返現,並抽取一名幸運者給予大禮。

這種地方一般都是三教九流聚集之地、人龍混雜,但卻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豪客眾多。

葉亢整了整衣衫,牽着鐵丁向戰國樓內走去,門口的迎客侍者雖是一臉鄙夷,但還是給二人一人發了一根標牌竹籤。

只因乞丐雖無戶籍,不能與在籍百姓通婚,但是乞丐人數眾多,消息靈通,是戰國樓各類消息的一條重要來源渠道。

此時的戰國樓內人聲鼎沸,應該是剛開鑼開始第一個辯題。葉亢拉鐵丁在西北角坐下,這裡雖然有些靠後,但是正對論站台,視野也開闊。

一樓正中的廳座已是人滿為患,侍從忙不迭地上着茶水糕點,稍遠處的飯堂人們也是觥籌交錯,熱鬧非常。

只見論戰台上一名老生正在侃侃而談:「咳咳咳,剛才這位相公說得不對,六國之滅並非只因為秦國兵力強盛,而是六國內政混亂,不求上進,以致秦國有機可乘。如果六國各修內政,選將強兵,姑且不論合縱和連橫,維持七國現狀不難矣。」

台下一名白衣青年書生憤然上台:「始皇帝一統六國乃命數使然,雖然其焚書坑儒禍害我輩,但我也不得不說,始皇帝乃真命天子,即使六國內政清明,良將輩出,也難逃亡國之禍。」

「彩」,台下眾人喝彩之餘忙不迭把自己標牌號碼報給店內侍者記在白衣書生名下。

「天命也?時運也?秦以牧馬邊人起勢,興衰交替。若無用賢之能,厚積而待薄發,何能有始皇帝時之國力,若無國力,何以滅國?究根結底,賢才乃強國之本,國力乃立世之中樞。赳赳老秦,共赴國難,更是人心。人心所向,無所可擋!」一名客商模樣中年漢子走上台高聲道。

「彩」,台下又是一片喝彩聲。

葉亢搓着兩手,聽着論戰台上高談闊論自己亦是心潮澎湃,幻想着自己披甲執戈馳騁沙場,一時熱血沸騰。

阿亢,你不是想在這裡打探消息吧,我們沒錢啊。」鐵丁傻傻地望着葉亢說道。

「我暫時也沒想到更好的辦法,只能先碰碰運氣了,總比無頭蒼蠅樣的亂撞好些。」

「也對,反正這兩天我爹去城南王學士家做活,我不用去鋪子,我陪你一起找線索。」鐵丁和葉亢相視一笑,兩個少年小夥伴又暫時忘記了心中所有的煩惱。

「第一個辯題客商張五六勝,得標牌號碼四十三個。」不知何時第一場辯論已經結束了,一名身穿紅衣髮髻高盤的妙齡女子在論戰台前大聲宣佈道。

「叮呤呤,叮呤呤」,高處突然傳來了一陣悅耳的銅鈴聲,戰國樓內眾人聞之興奮異常。

站在論戰台前的玲瓏人望向二樓站在鳴鑼和響鈴處的掌燈侍者,通過唇語短暫交談後大聲說道:「現有金主出賞金兩百,定論題——異寶。」

台下議論紛紛,因為洛陽城百姓雖尚雄辯,但是大部分人在戰國樓只為茶餘飯後看熱鬧,隨意投一個辯手碰運氣得禮物,很少有人花錢多投標牌號碼,更別說百金定論題了,何況是雙倍賞金定論題更是聞所未聞,要知道其時兩百金足夠一個小康之家五年衣食無憂,餐餐大魚大肉。

兩名小廝在論戰台上方掛上紅底黑字「異寶」二字論題,豎一張高足方凳,凳上銀盤內整齊擺放着兩百個金餅。

一名黑衣白須老者搶聲道:「我華夏文化源遠流長,往遠了說盤古的開天斧,女媧娘娘的補天石,軒轅黃帝的指南車,都堪稱異寶。往近了說萇虹血玉、和氏璧、始皇帝的斬龍劍亦可稱之異寶。如要細數,怕是幾個月都數不完。」

「平」,二樓包廂內傳來一聲女子嬌俏的呼喝聲,似冬月綿雪入耳即化,聽得人心神蕩漾。

論戰台前玲瓏人聞言走到台上從銀盤中取出一枚金餅遞給黑衣老者,黑衣老者抱拳謝過。

論戰台西首邊那名一開始參與六國之亡論戰的白衣書生輕笑道:「老人家取得個好機巧,如此一說金主無論如何都不好意思讓你空手而歸。但是拿街邊孩童都知道的東西作此搪塞,只為了一枚金餅,顏面何存?」

黑衣老者聞言滿面通紅,悄悄退了出去。

白衣書生接着道:「天地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化四象,四象衍八卦,終逃不脫遁去的一。天地萬物相生相剋,生死只看造化,異寶亦然,以前有的不代表現在還有,以前沒有的不能說現在和以後不會有。剛才那位黑衣老先生一嘴的道聽途說,真可說是不學無術。某雖不才,卻自小博覽群書,凡事細考究。由古至今,浮於人言且有確切記載,並且現存於世的異寶,某所知有三件。」

白衣書生環顧四周,見人們一臉期待,於是頗為自得地繼續說道:「其一為軒轅刺,亦名魔神劍,長五尺二分,柄與劍身相接處有空心圓環,鏤刻五星,劍身寬大,雙邊隱現雲雷紋,為當年軒轅黃帝與魔神蚩尤涿鹿大戰時蚩尤所用神兵。

最後一役軒轅黃帝本無必勝把握,遂暗命神女在決鬥時化為農婦在旁,蚩尤雖剛猛好戰,但對蒼生卻懷着憐憫之情,軒轅黃帝作勢劈巨石攻擊蚩尤,蚩尤見巨石將要誤傷農婦,斜過身硬生生擋住。軒轅黃帝乘蚩尤分神,揮動手中太阿神劍斬過蚩尤魔神戰甲的牛頭盔,蚩尤受重創而亡。

軒轅黃帝見蚩尤配劍鋒利剛猛,遂留為己用,改其名為軒轅刺,為了剋制其天生所帶戾氣,軒轅黃帝命巧匠用五色神石打造佩珠鑲嵌在劍身劍柄相連圓環處。這五枚佩珠暗合五行,各有奇效,是為我所知第二件異寶。

其三為鬼谷子先生畢生心血《鬼谷遺錄》,很多人都認為其不可能存世太久,那是人們都誤解了,因為人們大多以為它是竹簡所著,其實不然,《鬼谷遺錄》乃鬼谷子先生截取天外隕玉,用秘法炮製而成,含兵、醫、農、雜之大成,得之可稱雄天下。

其狀如腰帶,貼身佩戴可強身健體,延年益壽。前兩件異寶據說輾轉流入苗疆,第三件在《孫臏兵法》密卷里有所提及。

只是《鬼谷遺錄》這寶貝一般人用不了,因為孫臏在臨死之時恐其為奸人所得禍亂蒼生,用當時田齊王族血脈對《鬼谷遺錄》做了限制。

《鬼谷遺錄》最近一次現世是在漢末三國紛亂之時為謀士龐統所持,龐統落鳳坡身死之後再無所蹤。

現在想想孫臏也是個自私之人,一心只想齊國稱雄稱霸,放開這個不說,憑什麼就認定田齊一脈不會出禍國殃民之人,憑什麼認定其他人得了就不會造福蒼生!」白衣書生越說越生氣,虧得手邊沒桌案,否則必會拍案怒罵有辱斯文。

葉亢和鐵丁聽得如痴如醉,台下眾人也都欣欣然,閑暇時有得免費的趣聞軼事聽可稱得上是件樂事。

「賞」,一開始那嬌俏的女聲又輕輕傳來,聽得眾人骨頭**。

玲瓏人取出銀盤內剩餘的金餅裝入一個金絲綢布袋,雙手遞給白衣書生,脆生生的道:「恭喜先生贏得辯賞,金主請您二樓雅間一敘,不知先生何意?」

白衣書生在眾人的艷羨和咂舌聲中向二樓走去,邊走邊道:「既遇佳人,如何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