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極品公公
極品公公 連載中

極品公公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老六常在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二皮 系統

岩國先帝駕崩,兩個皇子相繼慘死
太后力保魚嬋娟登基,背後獨掌大權
劉二皮穿越到此,化身小太監,亂世中

展開

《極品公公》章節試讀:

第5章 嚼碎喂


早朝過後,劉二皮心照不宣的跟着女帝來到寢宮。

魚嬋娟揮手屏退侍女和太監,偌大寢宮內只剩君臣二人。

劉二皮非但沒有緊張,反而放鬆下來,坐在椅子上自顧自吃起水果。

「大膽小皮子!竟然敢吃本殿下的東西!」魚嬋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天底下一草一木皆是陛下的,我吃陛下的東西,也算陛下吃自己的東西~」劉二皮飢腸轆轆,抓起糕點吃起來。

「好了好了!少打馬虎眼,我都快被你繞暈了!」魚嬋娟

女帝聲音柔美,劉二皮初次聽到時,還以為是聲優說話,當時頗為激動,整日跟在魚嬋娟裙後,只為多聽幾聲。

那時候她還是公主身份,沒想到現在已經成為帝王,劉二皮不禁感嘆世事無常。

魚嬋娟見他還在吃,不僅沒有生氣,還主動幫她倒滿茶水,怕他吃噎到。

「你的傷好了?」劉二皮問道。

「哪兒能啊!」魚嬋娟嘟着嘴,把腳擱在劉二皮膝蓋上:「自己看!」

劉二皮撩起裙子,見腳踝處的絹布還滲着血跡,不禁蹙眉道:「怎麼還在流血?你還疼不疼?」

「當然痛了!這可是流血呢!」魚嬋娟

劉二皮咂咂嘴,從系統里取出清毒丹,放在嘴裏咬碎一小塊,解開絹布後把藥渣抹上去,然後幫她包紮好,剩下的清毒丹也遞給她。

「此物名為清毒丹,昨天你能活命都靠這東西。」劉二皮

魚嬋娟接過清毒丹,用手帕仔細包好,留着備用。

「這裡只有我們二人,昨天的事情你好好說說,不許瞞着我!」魚嬋娟語氣不容置否。

「昨日最後那場戰鬥,我將賊人盡數擊斃。檢查他們屍體的時候,在胳膊上發現虎頭刺青,是荊州王的標誌。」劉二皮喝下一口茶水:「對此事你有何看法?」

魚嬋娟微微嘆息:「刺青而已,並不能代表什麼。其實我更想聽聽你的看法。」

此刻,魚嬋娟已經把劉二皮當作心腹,希望可以從他口中,得到中肯的想法。

「此事疑點有三:1、荊州王虎頭刺青不假,但我昨日遇到那些人,功力稀鬆平常,恐怕還不配做荊州王爪牙。

2、當我發現刺青後,對我們的追殺也同時停止。可見他們的目的不是殺死你」劉二皮頓了頓,繼續道:

3、荊州距離京都路程遙遠,這麼一大批殺手不可能是從荊州臨時出發。就算魚洞玄想動手,某些命令也不可能執行那麼快!」

魚嬋娟面露疲憊,一個16歲的女人,放在現代就是未成年,讓這種小姑娘去想這些事,屬實有點為難她。

「我該怎麼辦?」魚嬋娟問道。

「涼拌!」

「什麼涼拌?」

「你放心~京都出這種事,太后比你着急。哪怕滿朝文武都想弄死你,太后也會保你!因為你死了,她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這件事自有人替你分憂,你還是好好養傷吧~」劉二皮。

「哎~紅顏薄命吖!」魚嬋娟歪着腦袋:「對了!昨天我讓你幫我吸毒,然後我暈過去,後來怎麼樣啦?」想到這裡,小女帝又來了興緻。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給你吸毒啊!」劉二皮滿臉不情願:「那血~滂臭!還腥!黏糊糊的都能拉絲!」

女帝聽聞臉色瞬間鐵青,自己可是香香的女孩子!怎麼可以容忍這種事出現呢!

「後來么~給你餵了清毒丹。」劉二皮忍住笑意,想到昨夜心有餘悸:「陛下,昨天我幫你吸毒血後,我的嘴瞬間就麻了,可見那蛇毒之猛。

也多虧小人陪在您身邊。這清毒丹天上地下絕無僅有!若換做旁人,您這條命可能真會有危險。」

「此番恩情我會記得。」魚嬋娟和劉二皮相識多年,自認為對方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

魚嬋娟捧着清毒丹,看着上面的牙印露出狐疑表情:「這麼大的丹藥,你是怎麼幫我吃下去的?」

(つд⊂)

劉二皮正喝着茶水,聽到後差點把茶水噴出去。

當時女帝昏迷不醒,劉二皮將清毒丹嚼碎後,用嘴幫其喂下,雖然女帝嘴唇細膩柔軟,但當時情況緊張,自己壓根沒心思品味。

褻瀆女帝!這種罪名若是成立,自己恐怕要被剁成肉醬。。。可那也是自己的初吻,自己還覺着虧呢。

劉二皮支支吾吾不敢說,匆忙告別後離開女帝寢宮。

魚嬋娟看着清毒丹,放進嘴裏發現根本沒法嚼,若是直接吞下去非卡死不可,心中疑惑,將侍女百葵喊來。

「百葵,如果你現在是昏迷的,我應該如何把丹藥餵給你?」魚嬋娟

百葵不假思索道:「當將此丹搗碎,沖水服下。」

「若沒有工具呢?」

「那就用嘴嚼碎。不過奴婢賤命一條,陛下讓我自生自滅即可。」

魚嬋娟內心巨震,彷彿聽見心碎的聲音!

「好你個劉二皮!」魚嬋娟

「陛下要找劉公公么?奴婢這就將他追回來!」百葵

「不必不必!隨他去吧。」魚嬋娟

此刻,曹夢德將軍府,密室內。

一男子面色陰翳,左眼處有道豎疤,看起來頗為猙獰,此人便是曹夢德,大岩國一品將軍。

在他身前站着數位黑衣人,哪怕此刻在主人面前,臉上依舊帶着黑巾。

因為在曹夢德眼中,這些人只是工具,不必擁有名字或者容貌,只要這些人記得自己身份即可。

「傷亡人數都清點出來了嗎?」曹夢德面無表情,彷彿在問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啟稟主人,天字號死亡1人,地字號死亡8人,玄字號死亡64人,黃字號死傷最多,足有140人。」

回話的是天字號頭領。

天地玄黃四部,便是曹夢德在京都最大的底牌。

數百黑巾殺手,足以蕩平皇宮門外任何一家勢力。

「我知道了,你們下去吧。」曹夢德

這些殺手平時隱匿京都各行各業,有的是伙夫,也有的是馬夫,還有茶樓的夥計,都是人微言輕的小角色。

但到了殺人的時候,他們就會統一職業,那就是屠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