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鎮國駙馬爺
鎮國駙馬爺 連載中

鎮國駙馬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軒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季平安 陳岩

【系統+權謀+燒腦!本書越往後越精彩】沉迷三國殺的季平安玩遊戲玩到昏迷,一覺醒來,卻穿越到了大宇王朝,還一不小心成了大宇王朝的最大軟腳贅婿,當朝駙馬爺,還順便激活了一個三國英魂系統,只要有金子,就能夠召喚三國裏面的所有武將謀臣,梟雄美人,從此以後,季平安走上了一條為金子不擇手段的道路!「叮!」「恭喜宿主成功召喚趙雲英魂!」「叮!」「恭喜宿主召喚絕世謀臣賈詡!」我本尊貴,生來不凡,如何不能權掌天下?展開

《鎮國駙馬爺》章節試讀:

第3章 絕對出


這是一個拆字聯,思字拆掉正好就是十口心三個字,但季平安卻是差點沒笑出聲來,就這?就這?

他看白痴似的看着那西陵使者,那西陵使者還沾沾自喜道:「駙馬爺對上這第三聯,我西陵千金奉上!」

許和林他們都是在低聲議論了起來,這一拆字聯,看着簡單,可如果要一下子就想出下聯,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季平安打了個哈欠,而後慢慢的站了起來,走了三步之後,他笑了起來:「有了!」

「你且聽好了!」季平安朝西陵使者淡淡一笑,這一刻,文武百官盡皆側目,西陵使者也是臉色凝重!

「言身寸謝,謝天謝地謝宇皇!」季平安一字一句,淡淡開口,最後說到謝宇皇的時候,還朝宇皇恭敬行了一禮!

「好!」許和林眼睛一亮,又是一聲大喝,而後大笑道:「好啊,絕了啊,老夫今日有幸在此,是大幸啊!」

「謝天謝地謝宇皇?」宇皇也不禁眯起了眼睛,是要重新了解一下自己這個女婿了!

西陵使團已經傻眼了,三步啊,他們只看到季平安走了三步,就已經想出了下聯,這怎麼可能啊?

這下聯,他們四個人可是想了整整三個月才想出來的,而且還跟季平安的不一樣!

季平安看了那西陵使團一眼,淡淡開口道:「別忘了,千金,如果你們還不承認也沒事,反正賴皮是你們的優良傳統!」

陳岩一臉羞憤,盯着季平安,咬牙切齒道:「區區千金而已,我西陵國還沒有賴到這種地步!」

「陛下,您的百金?」季平安興奮的看着宇皇,宇皇笑道:「記上,賞駙馬兩百金!」

「駙馬爺,我西陵還有一聯!」陳岩朝季平安看了過來,許和林連忙站了出來:「陳岩,說好的三聯為準!」

「這一聯,是我西陵請教駙馬爺的,不算這三聯之中!」陳岩看着季平安:「莫不是駙馬爺不敢賜教?」

「陳岩!」許和林還要說什麼,季平安卻是朝許和林行禮道:「丞相,他們千里迢迢而來,總要給他們學習的機會!」

他看向陳岩:「我大宇素來大方,你既然有心求教,我就不妨賜教你一番,出聯吧!」

許和林還要說話,宇皇則是朝他使了個眼色,許和林明白了過來,便不再言語!

陳岩看着季平安,而後沉聲開口道:「四方橋,橋四方,站在四方橋上望四方,四方四方四四方,駙馬爺,請賜教!」

「陳岩,你無恥!」此聯一出,許和林就是憤怒的指着陳岩斥責了起來:「這是你西陵百年前大學士龔子林所出,已經絕對了百年!」

「我說了,只是請教駙馬爺,不算三聯之中,丞相也說了,龔子林先生是我西陵先輩大才,這對聯出自我西陵,不是嗎?」

「哪怕過了千年,也是出自我西陵的對聯,我拿我西陵的對聯來求教,有何不可?」陳岩神色倨傲,看着許和林!

「你!」許和林憤怒的臉色漲紅,宇皇卻是不動聲色,西陵已經開始無恥了,陳岩朝季平安拱手:「駙馬爺,請賜教!」

季平安是不知道龔子林是什麼人的,但這聯他熟悉啊,絕對了上百年,這個世界的文化水平果然不能跟泱泱華夏相比啊!

他上下打量着宇皇,這個宇皇,喜怒不形於色,而且心思深沉的可怕,即便是剛才西陵使團的為難都沒有絲毫情緒的變化!

這就是帝王,宇皇不由笑道:「你這小子,讓你對聯,你看着朕做什麼?」

季平安笑道:「只是突然想到一聯,出自陛下身上,或可對他們此聯!」

「哦?」宇皇饒有興趣的看着季平安:「朕倒要聽聽看,你會用什麼來對這一聯!」

「臣獻醜了!」季平安看着那西陵使者:「萬歲爺,爺萬歲,跪在萬歲爺前喊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

「這?」陳岩他們都是徹底呆住了,許和林等卻是已經連忙把季平安的這一聯給紀錄了下來!

「絕對,絕對啊!」許和林眼中露出了激動無比的神色:「西陵百年絕對,被我大宇對出來了,這是文壇佳話啊!」

季平安笑眯眯的看着陳岩:「使者,我這一聯對的如何?你可還滿意?西陵可還有什麼絕對?不如都說說看?」

陳岩臉色漲紅,西陵以文學著稱,對聯更是其中之最,而如今,在這大宇竟然是受到如此侮辱!

他咬牙切齒道:「多謝駙馬爺賜教,今日指教,陳岩銘記於心,等陳岩回西陵,千金自然會奉上!」

陳岩剛要跟宇皇告辭,季平安則是突然道:「正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西陵使者出了三聯,我大宇可是一聯未出呢!」

「是極是極!」許和林連忙笑着附和道:「陳岩,不如讓我們駙馬爺出上一聯給你們對對?」

「是啊是啊!」「西陵使團千里迢迢而來,總不能空手而歸啊!」「帶一副對聯回去,也好有個交代嘛!」

大宇朝堂的文臣都是開口附和,太揚眉吐氣了啊,許和林看着季平安,這個駙馬爺真的是太可愛了!

陳岩咬牙開口道:「請駙馬爺賜聯!」

季平安點了點頭:「我也不為難你,就出一個簡單一點的,就五個字,三光日月星!」

他朝陳岩笑着開口道:「使者,請吧,我可以給你們兩個時辰!」

「三光日月星?」陳岩一愣,這一聯初聽倒是沒什麼特別的,就當他開口就要對出的時候,臉色卻是變了!

「三光日月星,這,駙馬爺是怎麼想出這一聯的,這麼簡單的一聯,但卻根本無解!」

「妙,此聯出的妙,絕妙的一聯啊!」「日光,月光和星光,加起來可不正好是三光嗎?」「主要還是三這個數字啊!」

西陵使團已經徹底傻眼了,這還叫不難?這還叫簡單?這已經可以算絕對了好嗎?

陳岩要哭了,這一聯是簡單,可太刁鑽了啊,別說有沒有下聯了,就算有,一時半會也想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