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嗜骨謀婚:總裁情深難測
嗜骨謀婚:總裁情深難測 連載中

嗜骨謀婚:總裁情深難測

來源:微閱雲 作者:菠蘿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冉離安 慕貞貞

結婚三年,他對她,只有冷漠
每次要她,更是都選在她的排卵期
她憤怒而無力,「冉離安,你和我在一起,只是為了個孩子嗎?」 後來慕貞貞才明白,冉離安從來都沒想要過這個孩子,他甚至,縱容他的摯愛親手殺了它……展開

《嗜骨謀婚:總裁情深難測》章節試讀:

第007章 你和他在一起時,也這麼開放嗎?


冉離安臉一黑,不再說話,拉起慕貞貞的手便要離開。

說時遲那時快,許遙之溫熱的手伸了過來,一把將慕貞貞搶了過來,拉到了背後。

「先生,我想貞貞她現在不願意跟你走。」

許遙之的語氣平和,處變不驚。

「慕貞貞,你居然敢這樣?」

冉離安看向了許遙之背後的慕貞貞,眼神凌厲如刀,一下一下剜在她的心上。

「冉離安,我沒有干預你的生活,我希望你也不要干預我的。」

慕貞貞平靜地道。

「很好。」冉離安咬牙,然後轉身離開了,寧羽婷幸災樂禍的跟在他身後走出了西餐廳。

「貞貞,你怎麼樣?」

「我沒事,許哥哥,我們走吧。」

慕貞貞重新坐上了許遙之的車,這一刻她才完全放鬆下來,隱忍的淚水決堤而出。

「貞貞,他一直就是這麼對你的?」

許遙之看向趴在車座上放聲大哭的慕貞貞,眼神里滿是心疼。

「貞貞……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應該早些回來的……」

如果當初許遙之早點回來,就能夠改變這一切嗎?

慕貞貞不知道。

「貞貞,對不起……以後,我會努力保護你的……」

許遙之給的承諾,他都一定會實現,慕貞貞相信他。

但是慕貞貞不相信自己,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在這樣的處境下堅持多久。

夜很深了。

「貞貞,今晚不回家了好嗎?我在蘭斯酒店有個套房,你去那裡住一晚好嗎?」

許遙之不想讓慕貞貞獨自回家,面對她那個看起來很兇的老公。

慕貞貞用紙巾擦乾了眼淚,柔聲道:「不用了,遙之哥哥,他一般不會回家的。」

「萬一他今晚回來了怎麼辦?」

「不會的。」慕貞貞篤定。

據她的了解,冉離安已經回來過兩次了,這個月之內他應該不會再回來。

許遙之拗不過慕貞貞,還是將她送回家。

邁巴赫停在了別墅樓下,慕貞貞下了車,淺笑着與車內的許遙之揮手道別。

殊不知,二樓的窗台上,一雙深邃的眼睛正冷冷的注視着這一切。

慕貞貞打開了別墅的大門,旋即轉身關上。

她伸手摸索着牆壁上的開關,卻未等打開,黑暗中一個身影便欺身壓了上來。

冉離安的嘴裏有一股濃濃的酒味混雜着香煙的味道。

冉若菲曾和慕貞貞說過,冉離安只有在心情煩悶時才會抽煙喝酒。

他今晚應該喝過許多酒。

還抽了許多煙。

他很難過嗎?

慕貞貞來不及思考這些,因為冉離安已經霸道地開始扯她身上的裙子。

慕貞貞想抓住冉離安的手,制止他粗暴的行為。

他卻將她的雙手鉗制在了牆上。

帶着酒味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她的鼻尖上,她的臉頰上。

隨着『嘶啦』一聲響,慕貞貞的裙子被生生扯破了,玄關的聲控燈突然亮起。

她雪白的肌膚裸露在了他的眼中,紫色的內衣弔帶若隱若現,誘人的體香充斥着他的嗅覺,刺激着他的大腦神經。

他放開了她的唇,轉了戰場,在她的胸前攻城掠地。

「冉離安,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

她冰冷的話語澆在他的頭頂。

他停了動作,打開了牆上電燈的開關,屋內一下子變得更加亮堂。

他抬起頭來看向她的眼睛。

「怎麼?在外面吃飽了,不餓了是嗎?」

冉離安的語氣里,滿是嘲諷的意味。

慕貞貞眼眶一濕。他是以為她和他一樣,可以在外面胡來嗎?

她慢慢的抬起手。

「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冉離安的臉上五個手指印清晰可見。

「冉離安,不要以為誰都和你一樣,怎麼胡來都行!」

冉離安摸了摸臉上被扇疼的地方,勾唇冷笑。

「是嗎?可我看平時做這事情的時候,你好像挺開心的啊?」

開心?

慕貞貞承認,每一次親熱的時候,她一開始確實是有些抗拒,但是到了後面會主動迎合他。

雖然和他技術好有很大的關係,但是慕貞貞認為更多的,還是因為她想努力懷個孩子而已。

瞧見慕貞貞泛紅的臉,冉離安繼續諷刺道:「你和許遙之在一起時,也這麼開放嗎?」

「冉離安,你在胡說些什麼?」

慕貞貞有些怒了。

「我說得不對嗎?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七年未見,一見面之後,**,一點即燃。」

冉離安認為自己總結的很到位。

這個女人,她居然敢背着他和別人約會?

而且,她居然還拒絕跟他回家。

她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待到現在,誰知道他們都幹了些什麼?

「冉離安,你夠了。」

慕貞貞一把推開冉離安,將手擋在若隱若現的胸前。

「慕貞貞,我告訴你,你不要再妄想勾搭別的男人。」

「既然你可以隨意勾搭其他女人,那我為什麼不能這麼做?」

慕貞貞冷笑道。

「你可以試試。」

冉離安的眼中閃過一絲狠厲。

她怎樣對他都好,冷漠,冷淡,毫不關心,他都無所謂。

但她要是想去勾搭別的男人,他絕對不容忍。

冉離安撿起地上自己的外套,向別墅外走去。

「你不是想要個孩子嗎?如果你求我的話,我可以考慮多回來陪陪你。」

冉離安的手放在門把手上,他轉頭對慕貞貞道。

「冉離安,希望你能遵守承諾。」

冉離安當然知道,慕貞貞指的是生下孩子以後,他就要還她自由。

「看來你對懷孕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期待。」

冉離安冷笑着,打開門走了出去。

她在他面前,連裝一下柔弱都不肯嗎?

他是她的丈夫,可她就連一點柔情也不肯施捨給他嗎?

如果她肯卸下偽裝,肯讓他看看真實的她。

那一切應該都不會發展成現在這樣吧。

遵守承諾?

笑話。

入了他冉家的門,成為了他冉離安的妻子,他怎肯再放她離開?

冉離安一輩子也忘不了,初見她時,她帶給他的那一抹驚艷。

她以為他娶她,真的只是因為契約,只是因為家族利益而已嗎?

即使像現在這樣痛苦,我也要與你,一輩子糾纏下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