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五鬼抬棺
五鬼抬棺 連載中

五鬼抬棺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五鬼抬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張壽 胡勝利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在山西境內,有一個名叫五陰縣的地方,五陰縣裡住着一戶姓張的人家,張家世代以木匠為生,但是到了這一代,張家只剩下孤零零這麼一個後人,名叫張壽,子承父業,張壽以木匠為生,但是卻不是做傢具的木匠,而是一位棺材匠展開

《五鬼抬棺》章節試讀:

第五章 是人是鬼


范三爺的衣缽傳給了張天一,但是張天一併沒有從事陰陽先生這一職業,現在不比當初,很少有人還信這個。

讀的正入神,門上的風鈴忽然響了,張天一抬頭看去,進來一個女孩,留着長發,戴着一頂白色的線織帽子,米黃色的外套,馬靴緊身褲,長得很漂亮。

女生進來後四處張望了一下,款款走來,張天一合上書本,起身道:“您好,歡迎光臨深夜書屋。”

女生的皮膚很白,眼睛很靈動,微笑道:“你好,這裡的書是隨便看嗎?”

張天一點頭笑道:“嗯,是的,那個書架是古典小說,那個是近現代小說,後兩個書架是國外名著,最後那個書架是社科類,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小說自己選吧,我們這兒還提供熱飲。”

女生順着張天一指的挨個兒看了過去,回頭微微笑着說:“謝謝。”

看着女生轉身去書架挑選書籍,張天一心裏美美的,這或許是單身狗的通病吧,重新坐下,張天一正要打開古書,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抬頭看向了玻璃門,玻璃門上有風鈴,只要有人進來風鈴就會響,可剛才賈道人進來為什麼風鈴沒動靜呢?

張天一扭頭看向了方桌那邊,方桌那邊賈道人的背影落在張天一眼中,張天一盯着這個背影看了半天,難道是因為看的太專註所以沒聽見?

收回目光,張天一正要低頭,門外又進來一個人,一個戴眼鏡的男生,穿着白色的棉衣,馬丁靴,進來後直奔書架去了。

張天一沒太在意,低頭繼續看書,書中將“替身鬼”分為幾種,第一類,墜河而亡,溺死河中因為水域有河神存在,故而亡魂不得入地府,唯有尋找到替身者,也即同樣死於河中的人,前者鬼魂才能脫身。

第二類,死於陰局中,所謂的陰局也即風水格局屬陰含煞之地,由於風水特殊,魂魄被禁錮於一地,不得脫身,故而才需要尋找替身。

第三類,死於非命者,也叫橫死鬼,壽元未盡,意外身亡,死後變孤魂野鬼,不入地府,唯有尋找陽氣弱的人,挑唆這人死亡,如此自身怨氣才會消散,才能入輪迴轉世。

“您好…”

張天一聞言抬頭,是方才進來的那個男生,他的手裡拿着一本r國作家太宰治所著的《人間失格》。

“您好,麻煩你了,能不能清理一下那邊的那個方桌。”

男生指着方桌那邊,張天一好奇,方桌都很乾凈啊,清理什麼?順着男生指着的方向,張天一一愣,那不是賈道人剛才坐的位置嗎?可是賈道人人呢?

張天一從櫃檯後面出來,來到方桌這裡,太師椅是被拉出來的,椅子上有一層黑灰,張天一伸手捏了一把,在手裡捻了捻,是紙灰。

回頭在書架間的走廊里看了看,沒有發現賈道人的身影。

張天一皺緊眉頭,來到另一個方桌那個女孩面前,輕聲道:“不好意思。”

女孩聞言抬頭,“嗯?有什麼事嗎?”

張天一指了一下那個落紙灰的位置道:“我想問一下,你剛才過來的時候,那個位置有人嗎?”

女孩看了一眼那個位置,搖頭說:“沒有啊,我進來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

張天一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刷白,看着那個空置的太師椅,只覺得自己後背發涼。

男生以古怪的眼神看着張天一,最後沒有落座那個位置,而是在女孩那個方桌落座。

張天一走過來,拿了一塊抹布,將太師椅上的紙灰擦掉,正要回櫃檯,風鈴再次傳響,進來一個男人,呢子大衣,灰色圍脖,黑皮鞋。

“賈先生?!”

看着進來的人,張天一叫了出來,來人正是賈道人,可剛才那個…

賈道人笑着說:“小張啊,看到我進來這麼驚訝嗎?昨天我還過來的。”

張天一是有苦難言,他的心裏可謂是五味雜陳,滿肚子好奇,卻不能問,最後只能賠笑道:“沒,歡迎您賈老師,需要奶茶嗎?”

賈道人想了想說:“還是咖啡吧,不加糖。”

“哎,好,我一會兒給您送過去。”

說罷,賈道人轉身去了古典書架那邊,拿了一本《紅樓夢》,賈道人非常喜歡紅學,每次來都會看《紅樓夢》。

張天一回到櫃檯後面,一邊沖咖啡,偷偷的扭頭看了一眼賈道人,賈道人拿上《紅樓夢》後,便在方桌落座,位置就是張天一才清理過的那個位置。

將咖啡送過去,張天一重新回到櫃檯後面坐下,但是時不時的會朝賈道人看去,心裏犯嘀咕:如果這個人是賈道人,那最開始進來的那個男人是誰?還有,他怎麼會憑空消失呢?為什麼只有我看見了那個賈道人,那個女孩卻說進來時只有我一個人在?

張天一蹙着眉,拿起了那本古書,拿起古書的一刻,張天一忽然想到:難不成一開始進來的那個賈道人根本不是人,所以風鈴沒有響,所以才會憑空消失,只因為那是只鬼?!

張天一不是沒經歷過靈異事件,恰恰相反,他經常會經歷靈異事件,但是這次這件事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張天一起身來在門口,掀開門口的地毯,地毯下面壓着一張白紙,白紙上是以硃砂畫的符,因為黃紙符是法器,壓在地毯下被人踩踏是對祖師不敬,故而才用白紙畫符。

符還在,那麼那個“賈道人”是怎麼進來的呢?

重新鋪好地毯,張天一起身。

“老闆。”

正要起身的張天一被背後這突然的一聲,嚇得打了個激靈,險些沒叫出來,張天一撫着心口,心臟砰砰直跳,說話的是那個男生。

“什,什麼事?”張天一結巴道。

男生舉起手裡的書說:“這本書為什麼後面沒有字啊?”

看着男生手裡的《人間失格》,張天一皺眉道:“不可能啊,我進的都是正版書。”

說著,從男生手裡接過書,在書籍入手之際,“嘩——”的一下,燈突然滅了,張天一手中一緊,但是很快燈又亮了,男生不知蹤影,張天一一看手裡,居然是一張紙錢,驚慌失措的張天一快步跑向方桌,不僅男生不見了,女生也不見了,賈道人起身看着張天一說:“剛才是短路了嗎?”

張天一吞了吞口水說:“剛才坐在那裡的那個女生你有看見去哪了嗎?”

賈道人扭頭看了一眼對面方桌,回頭看着張天一說:“我進來時只有你一個人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