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帶着系統去捉妖
帶着系統去捉妖 連載中

帶着系統去捉妖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莫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莫羨 黃嬸

莫羨表示,她只是想藉著這個捉妖APP賺個外快,填飽肚子,不想做什麼捉妖大佬!身處清朝嘉慶年間,自帶系統,一路捉妖,走上巔峰,成為頂級捉妖師,從此衣錦還鄉!只是…那誰,你怎麼也跟着我一起來了?...展開

《帶着系統去捉妖》章節試讀:

第5章 詭異的下葬


  「嗯??????」

  床上的女子低吟一聲,頭痛欲裂,她抬起纖細的手腕揉了揉眉心,緩緩睜開雙眸。

  外頭一片光亮,一個晚上過去了。

  莫羨忽然從床上乍跳起來,昨晚那個孩子似笑非笑的怪聲似乎還在她的腦海里。

  後來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她會暈過去?

  她急切地想要找到戚懷昭,想弄清楚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

  莫羨走出房間,卻發現門外的人都在忙碌不已,林府大門已經大開,有吵鬧的嗩吶聲,還有人來人往的腳步聲,一切都十分怪異。

  照理說,今天還不是林秀秀下葬的日子,這些人是在做什麼?

  莫羨沖了出去,抓住一個深藍色袍子的男丁的衣領,急聲追問:「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不知是不是被她的來勢洶洶嚇到,那男丁瞪大了雙眸,眸子里有驚恐之色,諾諾道:「在,在給小姐準備下葬的事情。」

  莫羨的心一沉,果然如此,可為什麼突然這麼做?那她的任務怎麼辦?尚未幫林秀秀查明死亡真相,這豈不是要蓋棺定論了?

  「老爺不是說了,再等三日才正式下葬?」

  男丁苦笑,「我們也只是按照規矩來辦事啊,這確是老爺的意思,否則我們怎敢隨便亂動小姐的遺體?」

  莫羨不信,又抓住來往的幾個丫鬟或是婆子,無一例外都是一致的說法:這是老爺的意思,想讓小姐早一些入土為安。

  她心頭一沉,匆忙往內屋走去,她一定要見到林源,然後問清楚!

  可是還沒進到內屋,就被人給攔住了。

  是穿着深藍色長袍的林管家,臉色不知為何有些發青。他似乎已經猜到莫羨是來做什麼的,伸手便攔下了她。

  「老爺身體不適,不宜見人。你還是回去吧。」

  莫羨心頭一把火要燒起來,不過才一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林源怎麼突然改變了主意?昨天不是還挺堅定地說要給他女兒報仇?宣誓都是當吃生菜的?

  這裡的人怎麼回事,個個都是豬隊友,盡給她搞事情了!那該死的APP也是,出這麼變態的題,等她回去,得把這家公司告到傾家蕩產!

  雖然盛怒,但莫羨沒有硬闖,她現在只是一個丫鬟,要是硬來,指不定要被這林管家叫人給扔出去。

  按照現在的情形,她只能先回去了。

  就在她抬腳走進院子之際,一個穿着月白色立襟對稱的俊秀男人迎面走來。

  正是她想要找的戚懷昭!

  「戚懷昭,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我為什麼會暈倒,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莫羨衝上去,一連串問題跟放鞭炮似的扔向高大男人。

  男人冷着一張臉,淡淡看了她一眼,卻是一聲不吭,徑直往前走去。

  「喂,問你話呢!準備上哪兒去!林老闆又是怎麼回事,怎的突然就翻了口,要把林小姐下葬?要是下葬了,我們還怎麼捉鬼怪,那我的??????」

  「任務」兩個字被莫羨活生生咽了回去。

  她緊追着戚懷昭的腳步,步伐寬廣的男人忽然停下了動作,莫羨一股腦撞了上去,鼻子像是撞上了一塊硬邦邦的冰塊。

  她下意識往後退了兩步,捂住生疼的鼻子昂起了頭。

  戚懷昭轉過身,眸子飛快閃過一絲笑意,不過很快又被裏面的深沉給覆蓋住了。

  「此處不是你能彌留之地,趕緊離開。」

  他語氣低沉,彷彿海底結了多年的寒冰,活生生把莫羨凍了個激靈。

  她還愣在原地,戚懷昭轉身就走了。

  「別走,為什麼這麼說?」莫羨心急,三步並作兩步走了上去,一把扯住男人的手臂,卻聽得男人一聲悶哼。

  這是受了傷的跡象?莫羨眉頭一皺,上去就是把戚懷昭的袖子給擼了起來。

  一塊紗布映入眼帘,還滲着血,她瞬間怔住了。

  戚懷昭居然受傷了,儘管莫羨跟他不熟,但就目前見過他制服林秀秀那一次,就足以證明,他不是容易被傷之人。

  戚懷昭垂着眸,淡然看了莫羨一眼,後者卻處於驚詫中,完全沒有注意到,只喃喃問出口:「誰傷了你?你怎麼受傷的?到底發生了何事?!」

  他再沉默是金,她就真的要發火了。

  戚懷昭這次沒有再繼續沉默,但語氣很淡,似乎這件事跟莫羨完全沒有關係一般。

  「昨晚跟那鬼怪交手時,一時大意被傷的。無礙。」

  不可能。

  直覺告訴莫羨,戚懷昭在敷衍她。

  「沒問題我便先走了。」男人舉起腳步又想前行。

  「有問題,問題大的去了!為什麼我問你,你沒一句是認真回復我的?你們到底隱瞞了什麼,林源為何要匆匆將林秀秀下葬!」

  莫羨知道,這件事的轉折一定就在昨晚,背後到底藏着什麼?如果她沒暈過去,那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可惜??????還是說她昨晚暈過去都是被人算計好的?

  戚懷昭這次沒有回頭,可是光是一個背影就讓人覺得肅穆沉重,莫羨竟一時不敢上去再問。

  可那人卻在此時開了口,「我最後同你說一遍,切勿自作主張,那鬼怪並不是你這種三腳貓功夫便能對付得了的。」

  莫羨從來沒見過戚懷昭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平日里,似乎所有東西在他眼中都可有可無,全是慵懶做派,現在卻這般凝重,搞得她心裏也沉甸甸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那日要推她出來,說她可以除妖?

  這句她沒有說出,只沉默了片刻,重新抬眸看着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那我怎麼不記得昨晚跟鬼怪動了手?我就記得林秀秀從棺木裏面坐了起來,門外有小孩子在拍着球,時不時還發出非人的笑聲。」

  戚懷昭這次輕笑出聲,也不知是帶了多少的譏笑。

  「你會知道?昨晚妖怪來之前,你便暈了過去,還如何得知後來的事?你一直追問的不也是這些嗎?如今得知了答案,覺得丟臉了?被一具屍體跟一個笑聲嚇暈了過去。」

  莫羨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個白眼,雖然說是這麼回事,可內里一定有蹊蹺。

  「好,就算我暈了過去,那你為何不說那鬼怪是何物,林源又是怎麼回事?」

  她太急,早已經忘了對林源使用尊稱,不過也罷,戚懷昭大概也知道她為什麼要進來這裡了。

  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外面的嗩吶已經越來越大聲,很快就有了大動靜,八名壯丁抬着一個沉重的黑色棺木正準備從大門出去,好些人已經走在了前頭領路。

  莫羨心裏忐忑,就像被誰用吊籃吊在了半空中,她也顧不及再追問戚懷昭什麼,生怕林秀秀那邊會出什麼事。

  如果那個鬼怪真的是衝著林家來的,那麼它肯定不會讓林源那麼順利地將林秀秀安葬的。

  不知為何,莫羨腦海里忽然就出現了那雙詭異得如同在滴血的繡花鞋。

  她咬了咬後槽牙,連忙跟了上去。

  為了給林秀秀守靈,林府上下都換成了白色的衣裳,莫羨跟上去也不顯得突兀,不過她在隊伍里只看到了林源跟林管家。

  自從那天林夫人突然發狂之後,她就再沒出現過在眾人的眼前,今天連林秀秀出殯她都沒來,這件事真的越來越詭異了。

  難不成真的是林家做了不幹凈的事?

  莫羨兀自想着這些事,完全沒注意到身後跟着一個高大的身影。

  天開始下起了蒙蒙小雨,整個隊伍除了那滲人的嗩吶聲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人說話,一片死寂。

  雨下得有點大了,八個人在抬着棺木上坡的時候不經意滑了一下,一邊棺木側翻過去。

  莫羨在雨霧中看到林源跟林管家的臉色一下子都變了,林源不知吩咐了一句什麼,林管家匆忙就上去把人敲打了一通,換了幾個備用的壯丁,那兩個就直接甩到隊伍後面去了。

  出殯隊伍走了很遠一段距離,莫羨漸漸發現不對勁。

  饒是她這個不認識路的都看出來了,他們去的方向,並不是林家祖墳,更不是林秀秀的夫家宋家。

  而是石湖鎮邊緣的一個湖邊。

  紙錢灑了一路,被**的雨水直接打到散發著腥味的泥土裡,說不出的詭異。

  就在莫羨覺得奇怪之際,她終於見到了身後跟來的人。

  戚懷昭。

  他也沒有打傘,雨水微微蘊**他的頭髮,臉色越發白皙,就像一尊精雕細琢的假人像。

  「為什麼來了這個地方?如果要下葬,不是應該去林家的祖墳嗎?林秀秀算是沒出閣的,埋在林家祖墳也是正常的,湖邊算個什麼地兒。」

  莫羨退後一些,走到跟戚懷昭並肩的位置,問出了這句困擾她已久的話。

  然而戚懷昭的臉色就跟這雨一樣冰冷無比,連看都沒看她一眼,只擰眉看着前方被一點點水滴暈開的湖面。

  莫羨撇撇嘴,他這是故意裝聽不到還是真的雨太大?

  她沒往下深思,因為她見到送殯隊伍里忽然多了一個人。

  是好幾天沒出現過的林夫人。

  她的臉色看着很不好,眼下全是青黑,也不知道多久沒睡過,嘴唇也是白的。不過神情倒是看着平靜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