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在人世吃小怪
我在人世吃小怪 連載中

我在人世吃小怪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膽小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想 陳瀟

老人都說能吃是福,也有人說不乾不淨吃了沒病
但吃掉的靈異還算靈異嗎?咽下去的鬼怪還叫鬼怪嗎? 我是李想,記錄普通人的吃怪歷程
展開

《我在人世吃小怪》章節試讀:

第4章 吃成的異類


王警官獃滯的看着眼前興奮的李想,心裏萬馬奔騰,怎麼也想不通他消失的時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李想渾身散發的陰冷氣息又提醒着他,這是不亞於身前無頭屍體的危險人物。

此時的李想瞪着冷白雙眸,不安分的腦袋來回搖晃,眼中的興奮愈加濃郁,那是獵手面對到手的獵物時的欣喜。

「咯咯......」

李想腹中再次傳出詭異聲響,那本是無頭屍體襲擊的前兆,此刻也被李想據為己有了。隨後他終於不再等待,輕輕抬起右腳,而整個人的身形也隨着右腳的抬起猛的消失。

原本李想站立的位置此時被濃郁的黑暗重新代替,「更強大了。」王警官獃獃的望着李想消失的地方。

無頭屍體顯然不會輕易放棄抵抗,他慘白的雙臂開始膨脹蠕動,有種說不出的噁心感,似乎是想斷肢重接。

但下一刻消失的李想就突兀的出現在無頭屍體身旁,兩隻煞白的大手分別抓住他的斷臂,機械式的笑容出現在李想臉上,冷白的眸子里映射出比他挨了一頭的無頭屍體。

「噗。」下一秒李想就完全拽斷了他的胳膊,然後看也不看的扔了出去,脫離了無頭屍體的雙臂仍在不停蠕動,只是不再膨脹,像是有無數蛆蟲在裏面,蠕動的雙臂在地面上緩緩滾動,試圖重新移動到無頭屍體身邊。

「咯咯......」無頭屍體腹部傳來聲音,與李想剛才的如出一轍,可李想一點也沒有盜版面對本尊的怯懦,他詭異的笑容愈加濃烈,身上也逐漸變得慘白。

王警官顫抖的看着發生在李想身上的一系列變化,尤其是當李想身上也開始變得慘白的一刻,王警官產生了一種若是那無頭屍體的腦袋還在,是不是也就是這種樣子的荒唐想法,他想逃,卻發現自己的雙腿早已被抽幹了力氣,只能癱在地上等待一人一鬼對抗的結果。

此時的無頭屍體完全沒了對抗李想的能力,他漸漸隱入黑暗,似乎是想逃跑了,這些都被王警官看在眼裡,「還是個膽小鬼?」他心裏暗暗嘲諷着。

「都給我。」慘白李想雙手低低探出,輕易就洞穿了無頭屍體的小腹,然後瘋了似的在其內部掏動,似乎是在找尋什麼,可許久之後,他一直微笑的臉上露出了不悅。

一幕幕都看在眼裡的王警官早就忍不住趴在地上吐了起來,他見過解剖,但如此殘暴的還真是第一次。

李想抽出雙臂,冷白的眼睛打量着無頭屍體,在確認沒有任何遺漏之後,他再次揮了揮手,隨着他手臂的揮舞,無頭屍體徹底消散,結束了他凄慘的一晚。

可隨着無頭屍體的消散,周圍的定域卻並沒有一起消失,這讓王警官十分詫異,但緊接着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於是他滿是血絲的眼睛死死盯着李想。

恰巧,李想慢慢的扭過了頭,也在打量王警官。

一抹不祥的微笑重新掛在了李想臉上,這讓王警官渾身顫抖,難道他已經被同化了?這是王警官此時的猜想,但擁有同化普通人能力的鬼怪可不是無頭鬼那麼弱小的,王警官不明白眼前發生的一切。

此時在李想的視角中,癱坐的王警官渾身脈絡清晰,鮮紅的心臟砰砰的跳動着,就像是紅裙美人在對他招手,強烈的渴望誘惑他出手,只需輕輕抬手,便可輕而易舉的擁有渴望的心臟,但李想猶豫了。

心裏殘存的理念告訴他那是人類,可下意識的衝動卻讓他逐漸不能自控,激烈的對抗中,王警官看出了他的掙扎,於是他艱難的抬起右手,「砰」,打出了手槍里留給自己的最後一顆子彈。

李想再度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窗邊灑落的餘暉打在他臉上,李想緩慢的起身,皺着眉環視完全陌生的環境。

左邊胸口還有些火辣辣的刺痛,可當他低頭查看時卻不見任何傷口,他抬起右手輕輕撫摸左邊胸口,卻發現記憶中慘白的右手也已經恢復了血色。

「你醒了。」

房門被輕輕推開,王警官緩步走了進來,手裡還端着一杯水,他將水遞給李想,然後坐在窗邊的椅子上。

「這是我家,你昏迷後我把你帶回來的。」

李想眉頭一蹙,「你家?把我帶來你家幹什麼。」

「我說小哥,當時那種情況我能帶你走已經很不錯了,總不能把你扔在那廢墟上吧,以後我怎麼解釋。」王警官無奈的笑道。

「你是怕解釋不清你向我開槍的事?」李想看着被點破後尷尬的王警官,心裏的疑惑更加濃郁。

王警官則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情急之下的權宜之計,你不也沒事嗎。」好好休息,接下來還有人要見你。

李想不解的看着王警官,而他繼續說著,「以後叫我王健,我是豐都的行動員,至於什麼是豐都,行動員又是什麼身份,我沒有權利跟你解釋,會有人告訴你的,既然你醒了,那喝完這杯水我們就出發吧,去能給你答案的地方。」

李想將信將疑的喝完杯子里的水,他心中有無數的疑問,需要有人來回答,所以他沒有拒絕王健的邀請,跟隨他前往所謂給他答案的地方。

可當他邁出王健家大門的瞬間才發現這裡和他生活的地方簡直截然不同,這裡沒有城市裡的高樓大廈,所有的建築都比較低矮,鱗次櫛比的排列着,天上懸掛的也不是將落的太陽,而是一排排碩大的太陽能板,大街上行人很少,只有三三兩兩的,並且都行色匆匆,像是在忙着做什麼事情。

「這是哪?這不是城區?」李想心中疑惑更甚,難道這就是王健口中的豐都?

帶路的王健沒有說話,他目標明確,帶着李想一直走到中心的一座二層洋樓處,他才停下腳步轉向李想,「你自己進去,二樓有人在等你,不用擔心,這裡都是好人。」

我信你個鬼,糟老頭子壞的很,都是好人你會隨身帶着槍看見那什麼鬼怪就來上兩槍?李想白了王健一眼隨後走進了二層洋樓。

二層樓裏面裝修十分簡樸,一樓只有簡單的一些傢具,反倒是一道道緊閉的房門更加吸引李想的注意力,他沒有停留太久,深吸一口氣繼續向二樓走去。

相比一樓,這裡的裝修更加上檔次一些,挨着樓梯的是寬敞的大廳,屋頂上吊著一盞華麗的水晶燈,二樓只有三個屋子,緊挨着樓梯左側,而右邊就是堆積成山的文件和高高的雜物櫃,顯得十分雜亂。

李想看見一堆雜物中有一道忙碌的身影,那人長發披肩,身着粉紅色外套,在一堆文件中左右徘徊,像是採花蜜的蜜蜂。

「咳咳」李想輕輕咳嗽了兩聲,這才吸引了那人的注意,她回過頭來,對着李想微微一笑,「你好,異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