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影后只想當鹹魚
影后只想當鹹魚 連載中

影后只想當鹹魚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一隻牌九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司芙清 郁曜 霸道總裁

【甜爽燃,團寵,虐渣男】 司芙清一睜眼,不僅被奪了氣運,人人還讓她滾出娛樂圈
重活一次,她只想鹹魚躺,誰知總有不長眼的人蹦躂,拉踩蹭她熱度,沒點真本事,這樣下去還能行?怎麼也得收拾收拾
司扶傾捏了捏手腕,動了
後來,網上瘋狂罵她不自量力倒貼郁曜,造謠她私生活不檢點,而—— 國際天后:今天我能站在這裡,多虧了傾傾 top1男頂流:離我妹妹遠點@郁曜 就連國際運動會官方:恭喜司芙清...展開

《影后只想當鹹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大夏帝國,醫院三樓,急診部。

  「手伸出來。」

  值班的女醫生皺了皺眉,看着面前臉色蒼白的女孩。

  女孩明明虛弱的都快倒下了,神情卻很淡定。

  抬起手,解開了手腕上的紗布。

  「要死啊!你居然割腕?!」

  女醫生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女孩白嫩的手腕上,有一條深深的血口子!

  「別人割的,把我殺了,」女孩聳了聳肩,淡然一笑,「我死了死,又活了。」

  女醫生:「……」

  「阿姨,有針嗎?在這裡給我扎一下吧,止血快。」

  女孩說著,用下巴指了指胳膊上的穴位。

  女醫生愣一下。

  這小姑娘會醫術?

  那應該死不了。

  女醫生鬆了口氣,開始給女孩縫合傷口。

  女孩全程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安安靜靜的坐着。

  眼眸深黑,剔透明亮,睫羽翩長濃密,像是蝴蝶薄翼輕輕拍打臉頰而過。

  幾縷碎發垂落,襯着她瓷白的肌膚如玉雕琢。

  真是漂亮啊。

  「處理好了,記得傷口別碰水。」

  女醫生說完,低頭,在病曆本上開始填寫。

  「姓名。」

  「司芙清。」

  司……芙清?

  女醫生震驚的抬起頭來!

  是那個聲名狼藉的左家養女,娛樂圈著名的花瓶,司芙清?

  「網上不是說,左家老爺子幾個小時前去世了嗎?你怎麼……」

  女醫生震驚了,感覺自己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收養司芙清的左家老爺子剛死,她就被人割腕了?

  左家可是城中數一數二的富豪。

  老爺子一走,子孫爭遺產,恐怕都要打破頭了。

  那司芙清這個養女……

  「走了啊。」

  司芙清歪頭笑笑,拿起病歷單便起身離開了。

  走出醫院大門,笑容落下,面容是一片令人膽寒的冷漠。

  「剛重生就遇上這種事兒,呵。」

  她,司芙清,大夏帝國的「鬼見哭」奇才。

  在實驗室製作反重力裝甲的時候,因為嘴饞,喝了瓶可樂,導致實驗失誤,被炸死了。

  再次醒來,卻已經是三年後。

  借屍還魂在了這個負面新聞纏身的女明星,司芙清身上。

  原主是五歲時被左家老爺子帶回來的。

  五歲前的記憶,很模糊。

  只記得來到左家之後,除了左老爺子把她當心肝寶一樣疼之外,整個左家都很討厭她。

  左老爺子忙生意,不常回來,原主幾乎是從小被左家那些人欺負到大。

  今天,老爺子去世,左家人當場就要把她趕出左家。

  生怕她分走一分錢遺產。

  原主只是想進去看看爺爺的遺體,與他們爭執起來。

  卻被他們割了腕,失血過多而死。

  「呵,這身世,有意思。」

  **

  司芙清裹了裹身上的外衣,走到醫院後門。

  那裡停着一輛黑色轎車,轎車傷痕斑駁,很老舊,至少也是十年前的產品了。

  她記得這輛車。

  她去年成年,左老爺子送了她一輛車當成人禮,卻在後來被左家三小姐搶了去,淘汰了一輛舊車給她。

  司芙清無所謂地推開車門,坐在駕駛座上。

  擰開了一瓶剛從自動售貨機買的可樂,笑意加深。

  「死也喝你,生也喝你,我真是對你愛的深沉。」

  三年了。

  自己已經死了三年了。

  現在就算回去,又有誰會信呢。

  她那些黑心師兄,指不定會怎麼弄死她呢。

  凌晨兩點,周圍寂然無聲,漆黑的夜空連星月的光也無。

  有晚風吹拂,越窗而來,司芙清眸光一動。

  是鮮血的味道。

  很輕很淡,又夾雜若有若無的淺香,遮掩了去。

  但她常年打打殺殺,對這種氣味很是敏感。

  司芙清又喝了一口可樂,擰上蓋子。

  她現在是一個窮鬼,並不想浪費可樂。

  而另一隻手,已經摸到了車裡放着的一把螺絲刀。

  也只是一瞬的功夫,上了鎖的車門無聲無息地被打開。

  有冰涼清冽的氣息侵襲進來,血腥味陡然加重。

  這是一個男人。

  他身姿高大挺拔,肩膀寬闊,腰身曲線完美,雙腿結實修長。

  恰如金漆神像,不可褻瀆,不可攀附。

  黑夜無光,這具身體也還沒有經過夜視訓練,司芙清並不能看清他的模樣。

  她眼尾里含了幾分笑,就這麼撐頭看着他,一隻手拋着可樂瓶子。

  女孩無畏無懼的神情,讓男人的動作也是一停。

  但他沒有忘記緊要的事情,長背稍稍傾下。

  「噓。」他修長的手指,輕輕地虛壓在她的唇上。

  同時,另一隻手關上了車門。

  車裡的空間本就逼仄狹小。

  現在又多了一個人,更顯狹窄。

  溫度隱隱上升。

  離得近了,那血腥味更重,可男人的身上並無傷口。

  司芙清一邊饒有興緻地看着他,一邊動了動耳朵,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串凌亂的腳步聲,夾雜着幾聲槍響。

  男人這才開口:「借姑娘這裡避一避。」

  姑娘?

《影后只想當鹹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