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錯嫁萌妻別逃了
錯嫁萌妻別逃了 連載中

錯嫁萌妻別逃了

來源:微閱雲 作者:風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王藝琳 秦舒

秦舒好心救人,沒想到救的是只狼,將她吃干抹凈
她手起針落,廢他第三條腿:讓你不能再禍害女人! 養父母設計,讓她頂替好友嫁入豪門,她意外發現:新婚老公竟然不舉…… 秦舒似乎明白了什麼,丟下離婚協議閃人
半路發現,肚子里多了個種? 豪門老公怒騰騰追殺而來:「秦舒,那一針的事兒你給我說清楚!我要你立刻、馬上,讓我重振雄風!」展開

《錯嫁萌妻別逃了》章節試讀:

第007章 她的意見


  秦舒心頭的那絲感激立時煙消雲散。

她面容冷然的說道:「老夫人不會有事。」

眸光清冷,嗓音柔婉,無形中透出一股自信。

褚臨沉有瞬間恍然,等他再看,秦舒已經低下頭,開始急救。

癲癇發作時看似嚇人,實際上只要旁人處理得當,便不會有生命危險。

但如果像褚家人剛才那樣亂來,則另說。

秦舒進入救治狀態時,便會全神貫注,忽略周遭一切。

此刻,她頭也不抬地說道:「你們退開,不要圍成一團,保持空氣流通!」

站在一旁的褚雲希瞪大了眼,這個女騙子,居然還指揮起她家裡人來了?

更讓她驚訝的是,褚臨沉最先配合的站起身,退到一旁。

並且示意褚序夫妻倆也退開。

褚雲希暗自咬牙,看秦舒的眼神越發不善。

秦舒先鬆開褚老夫人的衣扣,然後盡量用衣服墊住她胡亂揮舞的手臂,防止磕碰。

傭人端來水和毛巾。

秦舒拿過毛巾,捲成一團。

看着老夫人上下顫動的嘴唇,她眸子微眯,手疾眼快地將毛巾塞入了她嘴中。

抽回手時,她眉頭蹙了一下。

「癲癇發作時,最應小心的就是病人咬傷自己。抽搐時上下牙齦猛烈碰撞,可能造成牙齒脫落,若是卡進喉嚨里,就要危及到性命了。」

秦舒解釋道。

她剛才一連串動作,有條不紊,乾脆利落,顯得十分專業。

一旁的褚家人看得入了神。

對她這番話,他們不由信服。

褚臨沉的目光始終落在她身上,晦暗的眼眸里有一抹狐疑的情緒。

這女人竟讓他感到一絲熟悉?

她從容不迫的神情,利落的動作,沉靜的語氣……幾乎讓他以為那晚救他的人是她!

也許是因為她和王藝琳都是醫學生?

他不動聲色地拋掉了那荒謬的想法。

秦舒始終保持着半蹲姿勢,觀察老夫人的情況。

幾分鐘之後,老夫人漸漸平穩。

秦舒拿掉她嘴裏的毛巾,扶她起身。

她力氣不大,又因為蹲了太久,膝蓋發麻。

正覺得吃力,一隻長臂伸過來,接過了全部的重量。

「謝……」

秦舒下意識開口,一見是褚臨沉那張冷峻淡漠的臉,後面那個「謝」字咽了回去。

褚臨沉把老夫人扶進椅子里休息。

過了一會兒,她終於悠悠清醒過來。

「怎麼了這是……」

褚家人確定宋瑾容沒事,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去。

「奶奶,您剛才被氣得暈倒在地,直抽搐呢!都是這個冒牌貨的錯。」褚雲希忿忿道。指着秦舒,「衛何,快點報警,讓**把這個女騙子帶回去,關她三五年,免得她繼續行騙!」

衛何下意識朝褚臨沉看去。

他是褚少的**,自然聽褚少吩咐。

褚臨沉面色深沉,讓人揣測不出他的心思。

只見他轉向宋瑾容,徵詢她的意思,「奶奶,人是您接回來的,您覺得應該怎麼處理?」

褚雲希以為自己聽錯了,「哥!你剛才還說要把她送**局的!」

他怎麼突然變了態度?

宋瑾容愁眉皺起,看着站姿端正,低眉順眼的秦舒,眼裡有感慨也有失望。

第一眼看到秦舒,她是真心喜歡,認了這個孫媳婦兒。

沒想到,是個冒充的……

宋瑾容長嘆一聲,憂心忡忡,「現在外界都知道秦舒是我褚家的少夫人,不管怎麼處置,我們褚家鬧出這樣的烏龍,肯定要被人看笑話!」

「老夫人,這點您放心,少爺剛才特意讓記者和旁人離開,就是為了不把事情鬧大,保住褚家顏面。」衛何解釋道。

宋瑾容並未因他的話舒展眉頭,而是惆悵道:「可是我請的記者里,特意找了一家做實時直播的啊。」

「實時……直播?」

衛何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到,扭頭一看,自家少爺臉色也頃刻黑了下來。

幾人都沒想到老夫人還有這招,連忙拿出手機,打開網頁。

果不其然,網絡上一片熱議,都在討論褚家的新晉少夫人,秦舒。

褚臨沉面無表情的收起手機,側眸看向褚雲希,「讓你公司的公關部,把消息壓下來。」

褚雲希咬着牙,面色發白,「壓不了,都已經擴散出去了……」

褚家這樣的豪門貴族,一舉一動都被人盯着,何況事關褚家繼承人的夫人?

褚臨沉眸子微暗。

這時候,老管家明叔從外面辦完事回來。

「老夫人,辦好了,您吩咐的阿沉少爺和秦舒小姐的結婚證,辦妥了。」

明叔鄭重其事地捧着兩個新鮮出爐的紅本本進來,卻見大廳里空蕩蕩,只有褚家寥寥數人。

「誒?記者呢……」

幾人的目光齊齊落在明叔手中的結婚證上,神情十分複雜。

誰能想到,褚老夫人為了督促孫兒結婚,暗地裡做了這麼多準備?

一時之間,大廳里氣氛凝結,比先前還緊張幾分。

褚家人彷彿遇到了棘手的事情,陷入沉默。

唯有秦舒,低頭看着鞋尖,心裏想着自己若是進了警局,被判刑坐牢的概率有多大……

秦舒冒充褚家少夫人是不能容忍,但——

請記者,派車接秦舒進門,向全網宣告消息,甚至提前辦好結婚證……都是褚老夫人的手筆。

事情傳出去,褚家顏面掃地。

像他們這樣的家族,不能容忍一絲醜聞。

而秦舒不過是個無名之輩,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褚序夫妻倆一番衡量,心裏有了決斷。

「阿沉,不如留下她,你倆暫時維持目前的關係,等外界對這件事關注度降下去,再考慮怎麼處置她,如何?」

褚序話音一落,褚雲希立即跺腳反駁:「絕對不行!爸,怎麼能讓這個冒牌貨留在家裡?萬一她賴上咱們家不走怎麼辦?還真讓她當我大嫂啊!」

「閉嘴!」柳唯露低斥了她一句。

夫妻倆同時轉頭朝褚臨沉看去,徵詢他的意見。

褚臨沉寒着臉,餘光睨了眼面前的秦舒,滿是嫌惡。

正要拒絕,卻有人先他一步開口。

「你們好像,還沒問我的意見?」

剛才一直沉默着的秦舒,突然抬起了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