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仙逆長生
仙逆長生 連載中

仙逆長生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仙逆長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沐白 海澤

他身世落魄,智慧堅韌和權斗謀略助他逆勢崛起,一路贏得千寵萬愛
好在情債不壓身,熱血猶長存,看他如何經曆命運輪迴迷局,轟破仙族萬年布棋,一統陰死、人畜和天羅三處大道,統率億萬修士,抵禦仙族血戰仙界,卻發現自己竟然是仙帝二代
展開

《仙逆長生》章節試讀:

第6章 劇毒逼命


夏花燦爛,也無心觀賞。此時距離族公海牙離開部落,已經將近月余時間,這也是沐白最為忙碌的一個多月。

在這一個多月的時間裏,沐白從煉製尋常藥物開始煉起,為族人救傷治痛,驅瘟辟疫,更是在器靈老祖的指導下,成功煉製出了修士所需的丹藥,聚魂丹。儘管功效低微,沐白仍是高興的不得了。關鍵是掌握了方法,便就像是養活了一隻會下蛋的母雞,還愁會沒有滾滾的雞蛋么?

海昂在親自試過聚魂丹功效之後,便悄悄的分發給幾個核心族人。在部落沒有強大起來之前,沐白作為煉丹師的身份,是部落必須要守住的機密,稍有不慎,便會招來滅族之災。

為了讓更多的幼子在魂啟之後能成功刻下魂印,沐白將聚魂丹材料稀釋了大半,煉製出了小聚魂丹,也在海昂的操作下,分給部落有修魂潛力的幼子,就連海鈴兒,也在海昂的管促之下,開始了魂啟前的修鍊準備。

不過鈴兒的心思不在修鍊,而是念着小白哥哥。沐白最近每隔一段時間,都會來到家裡找到她的父親海昂,在密室呆一會兒,隨後便匆匆離去,便數日再見不到他的身影。

有了海昂帶來的眾多藥材和凶獸材料,沐白像極了**的小乳狗,全身心都扎到新丹藥的煉製試驗當中。

“小子,凶獸一身最寶貴的地方就在於獸丹,那是由凶獸吸天地精華緩慢凝聚而成,對於修士也是大補之物。因此修士之間的交易,除了魂晶,獸丹也是很受歡迎。我看部落里尚有幾枚勉強湊合的獸丹,有烈火鷹還有鐵木牛,前者可煉魂力丹藥,後者對煉體有不錯的效果......”

“兀那小子,你手上的蓯蓉也不錯,應該有數百年年份,甘而性溫,可以中和藥性,免得你服下丹藥爆體而亡......”

“小子,翻來翻去就這幾樣獸丹和獸血,幾樣可憐常見的草藥,怎麼可能煉製出強大的丹藥,你以為煉丹是煲湯煮粥不成......”

接連一個多月,器靈老祖嘮叨不停,不斷指使着沐白嘗試煉製各種丹藥。

不過也誠如器靈老祖所言,就沐白手上現有的材料,也就能煉製出幾樣功效低微的丹藥。儘管如此,沐白仍是樂此不疲,每天都瞪着通紅的眼珠子,滿臉焦黑,撅着屁股趴在熔漿岩隙旁,眼睜鼓鼓地盯着那烏鼎,心中想像着那圓潤丹藥,比部落里最豐滿的女人還要令人着迷。

這段時間裏,沐白煉丹的手法也越來越熟練。他相信,將來有一天定會煉製強大的丹藥,那麼必然需要在這時候打下紮實的煉丹技巧。

也正是如此,在這一個多月的煉製過程中,沐白煉製丹藥的成功率逐日提升,就連一向萬般挑剔的器靈老者,也暗自點頭,“這小子,有韌性,也有天賦,是個煉丹的好苗子!”

懷揣着這幾日新煉製的丹藥,沐白急匆匆地向海昂家裡趕去。焦急又羞赧的模樣兒,像是要去約會的小情郎。

“小白哥,又是去找鈴兒嗎?”

族人們扛着獵物回到部落,遠遠看到沐白從山上下來,看他形色匆匆,不禁打趣道。

“小白也十歲啦,再過兩年就把鈴兒娶回去,省得天天往老丈人家裡跑......”

眾人們跟着一起哈哈笑了起來。那些個粗獷的漢子也是在山裡頭憋得慌,拿着孩子來插科打諢作樂。

“我給你送去三頭羚鹿作賀禮......”

“戰叔我有好酒,管夠!”

那些漢子們越說越興奮,像是明天就要給沐白和海鈴兒擺起婚宴一般。

沐白心知族人們的善意說笑,感到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這就是我生長的部落,族人們淳樸善良,出海打魚,進山狩獵,妻兒老小過着安靜祥和的日子。”

沐白自嬰兒時流落到這個部落,被族公海牙收養,他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但卻在一晃如飛的成長中,感受到整個部落的關愛。

所有的族人,都是他的親人。

一臉羞赧,沐白乖巧的跟部落里的叔叔伯伯嬸嬸姐姐們打招呼,又輕快地向海昂家裡趕去,身後傳來族人們陣陣歡笑。

“真乖啊……”

“還是個不錯的小醫者呢!”

族人們的誇讚,讓沐白心中有些驕傲了起來。哪個小孩子不容易膨脹呢?

還沒踏入屋裡,沐白抬頭就見海昂在院子鎖眉踱步。

見到沐白,海昂立即迎上,抓住他的肩膀,“沐白,跟我來,族公回來了。”

咯噔一聲,沐白心道,族公肯定是出了大事。

忍住焦急,一路無言,沐白跟隨海昂來到祖屋,踏入房門,便猛地撲向族公卧榻。只見族公雙眼緊閉,氣若遊絲,大半個身子都是烏紫浮腫,布滿血絲。

“族公爺爺!”

沐白撲至塌前,心如絞痛。

聽到沐白呼喊,海牙緩緩睜開眼睛,慈祥的看着眼前少年,露出笑容,“爺爺身中靈濁蜈蚣之毒,活不過半月,以後的道路,你要堅持走下去!”

海牙說著,從懷裡摸出他捨命換來之物,交至沐白手上。

看到“丹草集”三字,沐白便已明白族公這些時日外出的意圖所在,也明白這必是族公曆經生死劫難,才給自己帶回來的丹方圖錄。

想到這裡,沐白淚如雨下,緊握着族公的手,悲慟大哭。

強如海昂這般的漢子,見此情景,也忍不住**眼角。他知道沐白是個堅強的孩子,從不曾見他傷心到如此撕心裂肺。

“孩子,這是我的定數,爺爺很高興......”

“不,我既然要做丹師,我絕不允許爺爺這樣離開我!”

沐白立即從懷裡掏出三粒青黃葯丹,毫不猶豫將一粒塞入嘴裏。

“沐白,你這是做什麼?”

海昂見狀大驚,來不及阻止。

“這是我用玄冰草、白芨、蟾衣煉製的丹藥,我相信它有極強的解毒功效!”

“那你為何不給族公服用?”

“我剛煉製出來,還不確定藥性......”

話音剛落,沐白便感到四肢百骸有一絲涼意在流動,逐漸地,那涼意由一絲變成一縷,一縷長成一股,猛烈撞擊全身經脈。

只見沐白瑟瑟發抖,豆大的冷汗,斷珠般滴落砸地。

“你這孩子!”海牙一驚坐起,一股柔和的精神力量輸入沐白體內,查看沐白經脈狀況。海昂不知所措,右臂第二魂印閃爍,一頭棕熊魂靈從身後抱住沐白,試圖為其送去暖意。

探查片刻,海牙神色舒緩,露出笑意,“這孩子,如此魯莽,萬幸此丹確有解毒祛害的功效。”

族公海牙示意海昂收回魂靈,靜待沐白盤膝打坐。

半晌過後,沐白止住冷汗,留下了一層從體內排出的雜質,散發陣陣腥臭。

“沐白已經無礙,帶他去用熱湯浸洗。不料此丹,竟有一絲洗經伐髓的功效。”

端詳着手中的青黃丹藥,海牙面容上的笑意更盛。自己歷經生死數戰,冒着滅族危險,遠去上萬里為沐白尋求丹方圖錄,沒想到這孩子,竟然自己摸索出了丹藥的煉製之法。

“看來族器烏鼎註定要傳給沐白這孩子了......”

那黑不溜秋的三足烏鼎便是海北部的族器了,儘管已經破損,曾經卻是海北部老祖海澤的戰天魂寶。

海牙也已想到沐白偷用族器煉丹的事,不僅未加責罰,反而欲將其傳給他。

次日,沐白醒來,但覺一身舒坦,不僅身子輕快了許多,就連識海也增長了一絲。一下子想到族公,沐白匆忙來到祖屋。海昂似乎一直守在這裡,雙眼通紅。

“沐白,族公已服下一粒丹藥,現在打坐調息......”

“族公爺爺毒傷可有好轉?”

“毒素停止了蔓延,烏腫也有所消退,想必有效!”

沐白悄聲來到族公榻前,見確如海昂所言,心中略感稍安。

“昂叔,還得請您照看幾日,我再去煉幾爐丹來。”

沐白轉身走出祖屋,向後山奔去。

來到崖下,器靈老祖從沐白懷裡的烏鼎中幻化出來。

隨着器靈老祖的蘇醒,烏鼎已經恢復到了頂階魂器的層次。頂階魂器,便足以引起天下修尊大能的紛爭。至於要回到曾經的巔峰狀態,就看器靈老祖魂身的恢復狀況了。

“小子,你要救那老兒,單靠你那狗屁丹根本行不通,只能暫時緩住毒素蔓延罷了!”

“老祖,你告訴我怎樣的丹藥才能救族公爺爺!”

“那老兒身中三階凶獸靈濁蜈蚣之毒,此毒極為霸道,專毀人經脈。要抵禦此毒,需一味龍涎草的藥材,而且是三階以上黑角蟒所涎之草。”

“多謝老祖賜教!”

沐白神情決然,抱拳拜道。

“吆吆,知道感謝老祖啦?用不着謝本老祖,年輕人,有時間要多讀書......”

沐白猛地想起族公拚命帶回的「丹草集」,匆忙翻閱,果然其中記載着一種名為醒龍丹的葯丹。醒龍丹以龍涎草為主藥材,配之貫眾、鬼臼、石長生等,可解百毒。

“貫眾、鬼臼、石長生好尋,單就龍涎草,也曉得尋處,只是有三階黑角蟒守護,極難獲取!”

沐白思忖片刻,心裏有了決斷。信手拈來,先是花了一日光景,煉製出五粒青黃葯丹,再去想辦法尋到那龍涎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