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甜婚虐戀:蕭先生,抽空結個婚可好
甜婚虐戀:蕭先生,抽空結個婚可好 連載中

甜婚虐戀:蕭先生,抽空結個婚可好

來源:追書雲 作者:酒水留香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蕭景逸 霸道總裁 黎清

黎清從小就愛蕭景逸愛得死去活來,饞他的臉,饞他的人
奈何蕭家這位少爺有顏有錢,就是出了名的冷麵冰山,無情到讓人分分鐘想錘爆他狗頭
多年苦戀不成,她不得不置之死地而後生
「蕭景逸,你再不娶我,我就嫁給別人了
」「取消婚禮,我娶你
」單戀苦得一塌糊塗,婚後甜得一塌糊塗
囂張小千金用一場婚禮,成功從極品大白蓮手上搶回男人,然而挑戰,才剛剛開始……展開

《甜婚虐戀:蕭先生,抽空結個婚可好》章節試讀:

第4章 生日宴會


一個星期後,黎父邀請商業的各方精英,參加黎清二十歲的生日宴會。
上次的是陽曆的生日,這回是陰曆生日,黎父非常重視。
看着紅彤彤的請柬,蕭景逸就想起黎清和陸宸在一起的樣子,沒有一點想去的意思。
白若情端來一杯清茶,看着桌上的請柬,開口道:「蕭總,您要是去參加黎小姐的生日宴會,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我不去。」
蕭景逸頭也沒抬一下,專心看着手上的報紙。
「那黎小姐會很傷心的。」
白若情捧着請柬,看上去有些失落的樣子,似乎很希望蕭景逸過去。
看着上面燙金的字體,白若情的手指微微收緊,把請柬捏出了幾個印子。
看蕭景逸沒有想說任何話的意思,白若情拿了請柬就要出去。
快要把門帶上的時候,蕭景逸突然喊住了她,「等等!」
白若情止住腳步,帶着溫柔的笑容回頭。
「你和我一起去參加晚會。」
撂下這麼一句話,蕭景逸就出了門。
夜幕降臨,蕭景逸踩着八點的最後一分鐘準時出現在黎宅門口,與他一同前來的還有明顯經過精心打扮後的白若晴。
黎宅的熱鬧程度,說是門庭若市也毫不誇張。
蕭景逸一出場,不少人就圍了上來。
看到白若情的時候,大家都小小的驚艷了一下。
誰能想到一個清秀的姑娘在稍加打扮之後,會是這麼的光彩奪目呢?
白若情很有禮貌的和周圍人說話,嘴角的點點笑意,讓人看起來很舒服。
只是大家都不免感到十分奇怪,傳聞不是說蕭景逸和黎家千金才是一對嗎,這個女人是又是誰?
一時間,不少人都在等着看熱鬧,他們想要看看待會黎清出來會是怎麼樣的結果。
站在二樓的黎清,自然也是看到了白若情,美好的心情瞬間消失殆盡。
白若情眼神準確無誤掃視向二樓窗口,四目相對,她彎唇淺笑,端上一杯紅酒,笑吟吟的遞給蕭景逸。
蕭景逸接過酒杯,還和白若情碰了個杯。
黎清恨不得現在就下去扇白若情兩個巴掌,但是黎父這個時候走了過來,讓黎清和他一起下去。
「黎小姐,祝你生日快樂。」
黎清跟隨在黎父身後正準備走上台前,被突然出現在白若晴攔了下來,她面不改色地笑着,轉頭對父親說道:「爸,你先上去吧,我很快就過來。」
眼看着父親走遠,黎清這才轉過頭來,將白若晴從頭到腳打量一遍,嘴角笑容不變:「白小姐,這裡可是有很多攝像頭的呢,你還想做什麼?」
「我只是單純的想要跟你說一句生日快樂而已,黎小姐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
單純的祝福?
今天不知有多少人對黎清說過「生日快樂」,她可不缺少白若晴的一個祝福。
黎清白皙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多餘的表情變化,環顧四周不知有多少雙眼睛聚集在她的身上,她壓低聲音道:「有些人就是穿得再怎麼好看,也掩蓋不了她是一個土包子的本質。」
眼看着黎清一步步走上台前,臨走前留給白若晴那一個儘是鄙夷的眼神,讓她雙拳緊握,惡狠狠地自言自語道:等着瞧!
大廳燈光瞬間熄滅,只留一束燈光照在現場的主角身上。
今天黎清穿着一身淡藍色長裙,裙身用鑽石和水晶點綴着,就像童話里走出的公主一樣。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這位公主身上,都在想着,究竟是誰能有幸娶得這樣一位公主回家呢?
白若情看着這樣光彩奪目的黎清,手上的杯子都快被她捏碎了。
她以為今天她已經夠美了,但是和黎清比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珍珠和天上的星辰一般,無可比擬。
「非常感謝大家來參加小女的生日宴會……」黎父高興地講着自己準備已久的措辭。
接下來,就是宴會最吸引人的一幕了。
晚會的第一支舞,由黎清自己選擇舞伴。
不少還沒結婚的少年都昂首挺胸,希望自己能被注意到。
黎清的目光第一個就看向蕭景逸,但旁邊的白若情又是格外的礙眼。
陸宸整了整領帶,朝黎清伸出手。
白色的西裝,讓他看上去格外的紳士,從骨子裡散發出的溫柔,讓人備感舒適。
黎清提着裙子慢慢下樓,隨着音樂的聲音,兩個金童玉女般的人兒,在舞池起舞。
「生日快樂。」
陸宸說道。
「謝謝。」
這樣的話語,讓心情有些不爽的黎清覺得好多了。
兩個人都沉醉在音樂的世界裏,舞蹈也是讓人賞心悅目。
他們舞步翻飛,默契十足。
蕭景逸在一旁看着,聽着周圍不絕於耳的讚歎聲,再看着兩個人臉上勾起的笑容,眸子不快地眯了眯,拳頭也暗暗攢起。
一曲完畢,大家也都開始尋找自己的舞伴,在舞池翩翩起舞。
「蕭總,您能帶我跳一支舞嗎?」
白若情看着舞池,眼神中充滿了嚮往。
蕭景逸是不喜這種場合的,它剛想拒絕,又聽見另外一句話。
「就當是報答救命之恩了,好嗎?」
蕭景逸思考片刻,伸手邀請白若情,帶着她到了舞池。
蕭景逸的加入,讓正在跳舞的人慢慢退場,把舞台留給他。
雖然開場的第一支舞已經足夠吸引人了,但蕭景逸的上場,又讓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這。
黎清看了看,對身邊的陸宸伸出手,「宸哥哥,我們也去跳舞吧!」
陸宸自然是不會拒絕的,兩對人就這樣在舞池跳着。
在白若情和黎清插肩而過的時候,白若情突然腳一崴,摔了下去。
黎清也停了下來,看着白若情,漏出了些許不屑的表情。
跳個舞都能摔,該能做好什麼?
下一刻,白若情說的話讓黎清瞪大了眼睛。
「黎小姐,我對您沒有惡意,為什麼您要絆倒我?」
摸着自己的腳踝,白若情想努力的忍住淚水,但滾燙的淚珠還是落了下來。
剛剛插肩而過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但是之前跳的好好的,突然就摔倒了,難免引人遐想。
「呵,你自己不會跳,幹嘛這樣誣陷我?」
黎清雙手抱胸,不想理這個女人。
這樣誣陷她多少回了,居然在黎家也敢這樣誣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