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連載中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來源:常讀 作者:大魚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小南 李蘊 穿越重生

前世李蘊她是嬌滴滴的大小姐,不曾想一朝穿越竟然成了農家小媳婦,孤苦可憐不說,身邊還帶着兩個小可憐,嗷嗷待哺喊着娘
為了她和孩子能吃飽穿暖,必須得擼起袖子開始干
只是沒想到努力之後,得上天厚愛,竟然賜了一個隨身百寶箱,只是隨身系統里的任務太變態,種樹任務也就算了,夫妻恩愛之事也算百寶箱任務?那豈不是要和山裡漢子「夜夜笙歌」?展開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章節試讀:

第2章 打獵的漢子


「給你們煮的,不給你們吃,我給誰吃啊,趕緊起來吧,是不是怕燙嘴,那我喂你們兩個。」李蘊笑着,端着一個大瓷碗,用筷子夾着馬鈴薯吹了吹,要往小北嘴裏喂。

這個小姑娘長得很可愛,雖是瘦小,但是一雙大眼睛,桃心小臉,十分討喜。

「娘親,我們自己吃,我和妹妹吃一碗,娘親你自己吃一碗。」小南拘謹的說,他擔心要是他和妹妹吃的多了,娘親肯定又要揍他們倆了。

「我煮的夠咱們三個吃的,你倆先吃飽了,我再吃。快點,趁熱吃,不然涼了吃了身體也不暖和。」李蘊夾着馬鈴薯往小北口邊送。

小北看來下小南,怯生生的咬了一口,李蘊喂東西還算是上手快,吃一口馬鈴薯喂她喝一口湯,直到小姑娘吃飽了!

「娘親,小北吃飽了,剩下的給娘親吃。」小丫頭乖巧的說。

「好,小南,你是自己吃還是讓我喂你?」李蘊看着那小男孩,性子比較冷硬,不喜她的過於摻和。

「我自己來。」

兩個孩子吃飽,圍着火爐子烤着火,李蘊吃飽了之後,把鍋碗筷刷好,摸着冰冷的手往屋裡走。

這會兒天快要黑了,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這會兒折騰許久,外面天色漸黑,但是因為周圍積雪甚多,顯得亮堂堂。

瞧着屋內只有一張大木床,還有一個小矮床,那低矮的床應該是小南、小北睡的。她走到小床那邊摸了下被子,同樣的也只有一床被子,一床褥子。她伸手一下子抱了過來。

小南看着李蘊,覺得她動作好奇怪,拿走他們的被褥,晚上是不是不讓他們睡覺了?

「娘親,你是要罰我們嗎?不給我們被褥,我們晚上會被凍死的。」小北可憐兮兮的,眼中帶着淚水。

「我是把被子拿來,烤暖和一點,晚上你們倆和我一起睡,你們這小胳膊小腿的,還睡在窗子旁邊,不怕凍壞自己啊。」

「是娘親說讓我們睡在那裡的。」小南這孩子倒是挺會拆台的。

李蘊聞言,尷尬的笑了下,「那從現在開始,你們倆跟着我睡。」

「要是爹爹回來怎麼辦?爹爹去哪裡睡?」小北很擔心他們的爹爹,那個還沒出現的男人。

「讓他去窗子那邊睡好了。」李蘊不甚在意的說。

穿越,她認了,穿越後,有了兩個孩子,她也認了,要這樣突然來一個漢子,說他是自己的老公,這個梗她覺着自己心裏有些過不去,也不太可能和陌生男人一見面就睡在一起,這是李蘊想的,挺好!

「娘親,你真好。」小北抱着李蘊的胳膊,撒嬌說。

李蘊這心一下就暖和起來了,被小糰子抱着撒嬌,感覺還真是妙不可言。

「乖,快去睡覺了。」李蘊把烤暖和的褥子鋪下,又把上面蓋了一個。

兩個孩子睡在裏面,她躺在外面,火爐子離木床不遠,還能感覺到暖和之氣。

小南和小北躺在被窩裏面,緊緊的靠着李蘊的,像是在尋求一種叫做安全感的東西。李蘊低首看着懷中卧着的小孩子,嘴角勾起一抹淡笑。

從接受穿越到給他們倆做了第一頓飯,再到現在三人躺在一張床上,她覺着,其實也沒有那麼糟糕,若是家裡還有糧食的話,會更好一點。

萬能的上帝啊,你既然能讓我穿越,為何不捎帶給點東西,人家不是說穿越能還附贈空間的么?好歹給個小點的也成。

李蘊做着白日夢,漸漸入眠!

與此同時,在深山密林之中,高大魁梧的男子,一手抓着弓箭,一手拉着一隻看似羚羊的獵物,緩緩往前走。他在深山之中迷路那時,剛好看到山中有炊煙升起,他便順着炊煙走。

山中被厚重的積雪掩埋,很容易走迷路,也因為天寒地凍,周圍一片雪白之色,很容易被大雪迷惑,走不出來,他是憑藉強大的自持力,一路走着。

還有一個山頭,過了馬上就到家了!男人手臂上帶着血跡和羚羊身上的傷一致,也不知是沾了羚羊的血跡,還是他胳膊受傷了。

男人皺眉,不知道家中兩個孩子如何了?家裡的女人不待見兩個孩子,對孩子也極為苛刻,這些他都看在眼中,但是他不能動手,因為娶這個媳婦就是為了照顧兩個孩子。他怕自己幫兩個孩子的話,會讓那女人更想打孩子,這才忍了下來。等兩個孩子再大一些,他會同意放那個女人離開的,給她一百兩銀子,自己凈身帶着兩個離開!

只是現在他擔心,自己入山打獵已經三天時間,不知道那女人會如何對待孩子,這般冷的天,稍稍不注意,孩子就可能丟了性命!所以,他得儘快回去,兩個孩子千萬不能出事。

男人靠着大樹休息了一會兒,繼續往前走。

天色已深,若是方向感不強的人,極為可能在森林裏迷路,他走的很快,好像已經判斷好了方向,絲毫不擔心會迷路,其實,到了神女峰已經是他熟悉的地界,往前走,遠黛山,過了遠黛山就是他住的那個山頭了。

周圍的白雪充當了很好的照明指引,男人不留下休息也是怕自己不活動,渾身血液會被凍僵,一直走動的話,至少體內血液是流動的,不會凍死在這裡。

這一夜,男人都在雪山之中,不停的走,腳底下是踩着積雪吱吱的聲音。

——

第二天起來,外面的雪相對昨天來說小了一些。

李蘊睜開眼的時候,小南已經坐起身子,正要穿衣服。

李蘊趕緊拿着被子圍着他的身子,「天色那麼冷,在被窩裡穿好衣服再下去。」

「娘親,嗚嗚,娘親……」小北一睜眼,就開始哭!

李蘊這邊幫着小南穿了衣裳,又抱起小北,「怎麼了,大早上醒來就哭?」

「娘親,你別打我。」小北抽着鼻子說。

「我為何要打你啊。」這孩子,是不是做噩夢了,難道是夢中原主又揍兩個孩子了。

「小北尿床了,怕娘親打她,才哭的。」小南起來之後,皺眉,看着李蘊,十分擔心她會生氣,一巴掌打在小北身上,他想,要是娘親打小北的話,他肯定會幫妹妹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