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直播山林美食生活
直播山林美食生活 連載中

直播山林美食生活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成 懸疑驚悚 琴雅

丁凡做出的美食為何一點毛病都挑不出來? 這位觀眾老爺你聊到點兒上去了
不僅僅是因為主播廚藝好啊! 更重要的是因為主播所用的食材,獨一無二! 什麼山珍海味,天上飛的水裡游的......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主播辦不到
敬請閱讀,帶你走進不一樣的山野世界,領略荒野中玄奇和一道道美食
展開

《直播山林美食生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死亡課程


第1章 死亡課程如果死亡是唯一解脫的方式,你會選擇怎麼做?
楚子夜坐在床上,點燃一根煙,布滿血絲的雙眼看着眼前煙灰缸。
裏面擺滿了還在冒煙的煙頭,短時間內,一整包煙他都全部抽完了。
楚子夜的眼裡全是緊張和不安,似乎在等待着什麼,又在害怕着......隨着時間到十一點半時。
他的胸口,猛的猶如火燒一般疼痛無比,就像是一塊滾燙的烙鐵,緊貼在胸口上。
手上抽了一半的煙不知覺掉落在腳邊,他微微抬起頭。
果然......輪到我了嗎?」
楚子夜支撐着從床上站起來,打開床頭檯燈,此時,心臟的灼燒劇痛,才稍微恢復一些。
他穿戴好衣服,走進洗漱間簡單的洗了把臉,抬起頭,看着鏡子中的自己,那一張有些稚氣卻漠然的臉上,有着一雙冰冷麻木的眼睛。
自己能活下來嗎?
楚子夜轉身從冰箱里拿出一瓶牛奶和麵包,坐在沙發上靜靜地吃完後,拿起外套直接走出寢室,朝着教室方向走去。
他住的是學校里的公寓,這所學校很大,每個學生都自己的單間公寓,廚房、衛生間、卧室和客廳,東西都是齊全的。
最怪異的是,只要自己想吃什麼,找一張紙將想吃什麼東西的寫在紙條,然後貼在冰箱,再打開後,自己想吃的東西就出現在冰箱里。
在這所死亡大學裏的夜晚中,整個學院都如同死了一般,時不時可以聽見遠處傳來哀嚎的風聲。
楚子夜緊了緊領子,吐了一口熱氣,快步走到教室門口。
他一推開門,就看到了那個東西。
在教室漆黑的黑板上,此時,赫然出現了一行完全由鮮血組成的字!
這極度詭異的場面,若是一般人,在這午夜時刻看到,都會被嚇的魂不守體。
看來真是輪到我了......」楚子夜看着這些字,臉上並沒有太多表情,而是認真地看着那行字。
2020年2月2日——2月9日,前往海城市市中心醫院,並居住滿一個周的時間。」
在這行血字的後面,出現了幾個人名字,其中一個人的名字,就是他的,這一行血字,隨着楚子夜看完後,忽然開始變得黯淡模糊起來,血像是被黑板吸收了一般,逐漸的消失了。
市中心醫院......楚子夜死死記住了這幾個字,心裏莫名有一種惶恐的感覺。
竟然是一場存活性質的死亡課程!
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是十一點五十分,也就是說很快距離2月2日還有十分鐘。
看樣子這次應該只有我們三個人。」
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突兀在他身後響起,楚子夜轉身看去。
便看到教室中,坐着一男一女,其中一個體態稍胖,身子正止不住顫抖的男生叫劉成。
中間那位長相甜美,身穿淺藍色連衣裙的少女叫琴雅。
楚子夜朝她點了點頭,在這所死亡大學裏,他們都是這裡的學生,被迫選擇在恐怖的課程中生存下去。
沒有人知道自己是怎麼來到這所死亡大學的,只是在畢業結束後,得到了一張錄取通知書。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學生,然而這裡沒有老師,所謂的校長也從來沒有見過,這裡是什麼地方無人知曉,也根本出不去。
上課的方式是輪流的,幾乎是一個周一次課程,但活下來的人卻是越來越少。
學校通知學生的上課方式,就是心口會有灼燒的痛感,很劇烈,如果不到教室,就會活生生的被灼熱燒死。
這種案例已經不止出現過一次了。
而這種現象,所有人稱呼為『點名』。
沒有選擇,想要活就必須去上課,想要繼續活下去,就必須要完成上課時的任務。
現在教室里的三個人,就是此刻被『點名』而來的學生,但可以看出大家的神情都很沉重。
楚子夜......」琴雅面色非常擔憂的看着他問道:這一次......真的沒事嗎?
竟然是要呆上一個周的時間,而且還是在一所醫院裏。」
我查過了,這所學校並不是屬於市中心,在很久以前算是吧,但現在似乎已經荒廢了。」
劉成這時抬起頭,眼中的瞳孔張的很大。
**現在建設的很快,市中心早就不知道擴大多少了。」
楚子夜看起來很是鎮定:如果是荒廢的醫院,那麼肯定都已經過去十多年了,別想太多,只是時間稍微長一些,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聽說上一次只是三天的生存課程,但班裡參與的七個人全部都死了!」
劉成滿臉驚慌,越發的害怕。
這一次怎麼可能會輪到我,我的死亡學分這麼低,怎麼會點名到我,不應該......根本就不應該......」楚子夜靜靜地看着劉成,他可以想像到,如果劉成不冷靜下來的話,一旦開始上課,或許死的第一個人,就是他了。
氣氛一下子陷入沉默中。
楚子夜走到教室角落的飲水機面前,接了一杯水後,抬起頭看着窗外。
這個角度能夠看到不遠處的大學圍牆,看着外面漆黑一片,如同一張巨口想要將他們全部吞噬。
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很快,手機上的時間準確無誤到達十二點。
現在,是2月2號。
幾人不由深吸一口氣,瞳孔微微一張。
叮——!」
清脆鈴聲出現在教室每個人的腦海里,下一刻,周圍教室的場景陡然開始發生改變。
當楚子夜回過神來時,他們幾人一同出現在一個陌生的病房中,周圍都是雪白牆壁和明晃晃的燈管。
這燈管正一閃一閃的,顯然已經有些老化了。
楚子夜看着自己身上的藍色病服,然後抬起頭,發現大家都是一樣,坐在病床上,身上穿着病服,正一臉警惕地看着四周。
先前還在教室里,但此時眾人就出現在陌生的環境中,身上的衣服都全部換掉了,但對於這種情況,大家顯然並不覺得意外。
一旦開始上課,課程中他們會帶入死亡課程的某個角色,相當於轉換身份,而這一次,很顯然,他們的身份都是這所醫院的病人。
空氣里瀰漫著有些刺鼻的消毒藥水,味道很重,似乎要掩蓋着什麼,伴隨着窗外一陣陰冷的風,無端的恐懼逐漸蔓延每個人的心底。
楚子夜下床穿上鞋子,走到門口,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打開。
眼前是空蕩蕩的走廊,沒有半個人影。
有一點,大家都知道的很清楚,那就是一旦開始上課,在時間內不得離開上課的範圍,否則就會違反校規,下場毫無疑問,只有死亡。
所以哪怕知道現在並不在死亡大學中,而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世界裏,但依舊沒有選擇逃離這所醫院的念頭。
絕對!
絕對!
不能違反規則......楚子夜轉過頭看向身後幾人,死亡課程現在已經開始了,希望我們都能夠活着回去。」
兩人點點頭,沒有說話。
這一次和楚子夜上課,其實劉成心裏帶着一點僥倖,因為整個班級里,現在學分最高的,就是他。
毫無疑問,他並不僅僅只是活下來,而且是以非常優異的成績活到了現在。
我們現在怎麼做?
先在病房裡等着嗎?」
劉成顫抖着身子問道。
他不想離開這裡,這已經開始上課了,也就是說如果現在出去的話,幾乎隨時都會被鬼殺死。
琴雅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輕聲說道:你到底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待在原地你只會死的更快!」
劉成的學分成績在班級里始終掉在後車尾,但他也一直活着下來。
楚子夜皺起眉頭,來到他面前一把將他拎起,你要是想死,就最好不要拖累我們。」
死亡課程,可不僅僅是一個人就能夠活下去,如果有一個人拖後腿的話,搞不好就能夠讓所有人全部失敗,失敗的後果只有一個。
那就是死。
楚子夜兩人一起緩緩走在空蕩蕩的走廊中,地面被拖得很乾凈,燈光照下來還有些反光,這說明這個醫院並沒有被廢棄,依舊是有人打掃的。
至於劉成,依舊選擇不離開病房,蜷縮在病床上瑟瑟發抖。
沒有人再說他,也不會管他,因為在死亡課程中,誰也不會知道到底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楚子夜和琴雅兩人都沒有說話,越是安靜,心裏就越發不安。
然而就在這時,前面拐角處突然響起輪子滾動的聲音,還伴隨着腳步聲。
楚子夜頓時停下腳步,和琴雅對視了一眼,一臉警惕。
聲音越來越近,輪子滑動帶起略顯刺耳的刮痕和瓶瓶罐罐輕碰的聲音。
兩人在此時都不由深吸一口氣,死死地看着眼前拐角處。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