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傅總,劫個婚
傅總,劫個婚 連載中

傅總,劫個婚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曦兒姐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傅慎謹 林韻 武俠修真

有些人的愛情叫緣分,有這人的愛情叫虐緣
林韻不信什麼緣分,但是傅慎謹的出現,讓她深刻明白了,什麼叫孽緣,逃不開躲不掉,連死都不受控制
可她不曾想到,惡魔一生中唯一一次回頭,居然是愛上她
只是這愛,苦不堪言……...展開

《傅總,劫個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起初


  「說吧,多少錢?」

  這是林韻醒來之後聽到的第一句話,看清身邊清雋冷冽的男人,她下意識的拽緊手中的被子。

  床上的那抹暗紅太過明顯,想要忽視都不行。

  這男人昨夜——夠狠!

  「哈!」

  林韻笑了一聲,起身扯過衣物遮擋好自己的身子,走到沙發上坐下。

  「傅總每次都是這麼打發你身邊的那些鶯鶯燕燕嗎?」

  傅慎謹臉部的輪廓線條冷峻且凌厲,一雙劍眉下,黑眸銳利如鷹,他眯起了眸子,「你想要什麼?」

  「要什麼?」遲鈍片刻,林韻眯着笑開口,「當然是你娶我啊!」

  說話間,林韻目光落在他身上打量着,被子只蓋到男人的小腹,畫面很讓人噴張。

  此時男人將手中的煙蒂彈滅,回應了她一個譏誚的冷笑,言語冰寒,「你也配?」

  這話若是放在幾天前,林韻定然受不了他這樣的侮辱,但此一時彼一時,人嘛,總是會變的。

  「傅總真會開玩笑。」

  林韻抬手,將散落在腦後的碎發挽起,姿態隨意道:「傅總你剛接手傅氏,想來現在你也不希望京城頭條上出現你佔了良家少女的言論吧?」

  房間里的溫度徒然降低。

  有那麼幾秒的時間,林韻以為床上的男人會直接過來將她掐死,但是沒有,他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她。

  那目光,足以將一個人凌遲致死,林韻實在不敢與他對視。

  「威脅我?」

  幾個字從他口中吐出來,透着薄涼和冰冷。

  這氣氛,壓得林韻有片刻的慫,掐了掐掌心,迎上他的目光,笑道,「威脅算不上,不過我昨夜不小心錄了視頻,視頻里我掙扎了,而傅總你不顧我的反抗……不知道這視頻要是不小心發送到網上,會不會給傅總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嘩!」男人掐滅手中的煙,從床上下來,修長健碩的身體上不着一物。

  男人走向林韻,眯起黑眸,薄涼的指尖落在她下巴上,「你覺得你有機會從這裡出去?」

  話落,他突然用力掐住了林韻的下頜,疼得她抽了口冷氣。

  這男人的氣息過於暴戾嗜血,讓林韻身子不受控制的有些顫抖,強壓下恐懼,開口,「傅總覺得,我會傻到自己送死嗎?」

  彼時,門外有人敲門,隨後傳來中氣十足的聲音,「裏面的人開一下門,例行檢查,動作快點。」

  傅慎謹看向林韻,目光深邃冷冽,「小看你了。」

  林韻莞爾一笑,起身開口道,「多謝傅總的誇獎。」

  隨後去開了門。

  幾個**穿着制服進來,臉色甚是嚴肅,領頭的看了林韻和傅慎謹一眼,隨後開口道,「兩位麻煩出示一下身份證。」

  說完對着身後的人道,「你們四處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違規物品。」

  「是!」

  林韻回頭從包里拿身份證,瞟了一眼傅慎謹,這男人的動作還挺快的,剛才還不着一物的,眨眼的功夫,已經換上了衣服。

  **看了身份證,微微蹙眉看着兩人道,「兩位什麼關係?」

  傅慎謹的臉色原本就很臭,此時不用說,已經難看到極點了。

  林韻看着那**莞爾一笑,開口道,「都是未婚男女,**叔叔覺得我們應該是什麼關係?」

  那**臉色一沉,嚴肅道,「麻煩兩位認真配合回答我的問題。」

  在房間里檢查的其他幾個**過來,似乎找到了什麼不應該找到的東西,臉色有些不太樂觀的看着領頭的道,「王隊,有問題!」

  那領頭的蹙眉,跟了過去,林韻愣了一下,除了她之外還有人想搞傅慎謹?

  見那兩人從傅慎謹的公文包里找出了一些皮鞭蠟燭之類的,看見那東西,王隊臉色一沉,看向傅慎謹,開口道,「兩位,麻煩和我們走一趟!」

  傅慎謹一雙漆黑冷峻的眸子看向林韻,聲音低沉冷冽,「你做的?」

  林韻有點懵,看着**手中的那些東西,不由嘴角抽搐,「大哥,這些東西都在你包里,我沒事朝你包里塞這些做什麼?」

  ……

  **局。

  傅慎謹不知道被帶到哪了,林韻被王隊帶進一間審問室內,被安排着坐下,他看着林韻道,「做這一行多久了?」

  林韻:?

  「這一行?哪行?」

  王隊一雙目光緊緊盯着她,帶着幾分嚴厲道,「別和我裝了,《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六十六條寫的很清楚了,這樣子的情況處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五千元以下罰款,林小姐,你知不知道你這種行為,是犯法的,好好的一個年輕人,有手有腳,你不能老實本分的賺錢?非要做這些違法亂紀的事,我都替你們感到丟人。」

  聽完他正義凌然的話,林韻算是弄明白了,感情**叔叔是把她當成攬客的。

  哎!

  林韻嘆氣,看着王隊一臉真誠道,「王警官,你誤會了,我有工作,是正經工作,我和傅慎謹不是那種買賣關係,我們就是單純的情侶。」

  「情侶玩得開不算是犯法吧?」

  王隊看着她,微微沉默了一會,似乎在思考她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遲疑了一會便問了一些關於傅慎謹的問題。

  好在林韻對傅慎謹多少有些了解,都一樣回答了。

  見此,王隊臉色好了幾分,隨後起身出去了。

  十五鍾後,林韻被王隊叫出去。

  大廳里,林芸和韓程在大廳里旁若無人的親昵着,見到林韻,林芸嗲着聲道,「林韻,你怎麼老是惹禍?又來**局了,你這一個星期就來兩次了。」

  說話間,她將身子靠在韓程的懷裡,聲音嗲得能讓人嘔吐,「程哥,你看她這樣,還好沒嫁給你,不然韓家的長輩都要被氣死了。」

  韓程清雋的眉目微微蹙了蹙,看着林韻道,「林韻,林家的臉禁不起你丟。」

  「呵!」

  林韻輕笑出聲,一雙眸子閃着瀲灧的光,「韓總這話說的,我進幾次**局有什麼丟臉的?比起姐姐和妹夫有染這種毀三觀的新聞,我這不算什麼,是吧?兩位。」

  林芸挽着韓程的手,笑着回應:「我和韓程是真心相愛的,也只有我和他才是良配,林韻你沒資格指桑罵槐。」

  林韻無所謂的聳肩,「恩,你們很配!畢竟.......狼和狽,一直都是絕配!」

  「夠了!」

  韓程蹙眉,臉色不是很好。

  「林韻,我和你姐的事情是我們欠你,這事我以後會補償你,先和我們回去,傅慎謹這次應該被徹底惹怒了,一旦他查到林家和韓家,我們誰也別想好過。」

  林韻對這他的話一點興趣都沒有,冷聲道,「韓總還是擔心自己吧,畢竟朝傅慎謹酒里放東西的可是你,林家好不好過我不知道,不過韓家不會好過應該是真的。」

  「林韻,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說風涼話,你冠着林家的姓,你和我們就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想獨善其身,做夢!」

  林芸這一生氣就放狠話的德行真的是從來沒有變過。

  看着她,林韻淡漠開口,「林大小姐想多了,我是人,不和野狗同行,所以,我們不在一條船上,下次注意措辭。」

  沒興趣聽他們廢話,出了**局,林韻直接回了宿舍準備好好睡一覺,傅慎謹這體力,非她這種普通人能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