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怪談直播間
怪談直播間 連載中

怪談直播間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蟲下月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雲風 蟲下月半

深夜的包子鋪響起詭異的剁肉聲,末班車的乘客長着同一張臉,寒冷的雨夜有個穿壽衣的人在遊盪……怪談直播間,帶你深入這世界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展開

《怪談直播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被遺忘的女人


「你所經歷過最恐怖的事情是什麼?」

女人成熟美麗的臉龐在昏暗的鋪子里,顯得異常的蒼白。

面對她的問題,我微微一愣,腦子裡浮現出種種想像,但這些都不如我目前的狀況恐怖。

那就是沒錢。

我叫李雲風,靠着老爹留下來的這間風水店吃飯,幫人算命驅邪看風水,但我並沒有什麼真才實學,全憑一張嘴忽悠,連個半吊子都算不上。

所以幾乎沒什麼顧客,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開張了。

生存,成了我的第一難題。

「對於我來說,最恐怖的事就是被人遺忘。」

女人抬起頭,凌亂的頭髮中露出一隻布滿紅血絲的眼睛,自問自答般的說道,彷彿根本不在意我是否回答。

「你明明存在於這個世界,周圍卻沒有一個人記得你,你所有的親人、朋友,甚至仇敵,都失去了對你的記憶。」

「你明明活着,卻像是已經死去。」

「最恐怖的是,連你自己都忘記了自己!」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我輕咳一聲,「女士,請問這跟你來找我有什麼關係呢?」

我對她這些莫名其妙的話,絲毫不感興趣。

如果不是因為兩個月沒開張,我是斷然不會搭理這個,看起來就像是精神病的女人。

「我想請你幫我查一查,這一切是怎麼回事,最重要的是,我是誰。」女人用發紅的眼睛緊緊的看着我。

「大姐,失憶這種事你找偵探找醫生比較好吧!我的業務範圍是:算命看相測凶吉!」我指了指牆上的卷了邊的舊海報。

「我試過了,沒用的,他們根本看不到我。」女人沮喪的搖頭。

「你又不是鬼,他們怎麼會看不到你?」我已經斷定這女人不正常,長的挺漂亮,可惜精神有問題。

「大姐,早點回家吃藥吧,我很忙的。」

今日天氣晴朗,我親眼看見她頂着大太陽走進來,她要是鬼,我表演倒立尿尿。

「我真的沒瘋!我找你是因為只有你能看到我!」女人急了,一把用力抓住我的手,憔悴消瘦的臉龐朝我湊近,「只要你幫我,多少錢都行!」

她的手很涼,不像活人溫度。

「你......有多少錢?」聽到錢字,我的態度緩和下來,畢竟人窮志短,「我這可是要先付定金的,五百,概不講價。」

「我身上現在一共只有這麼多。」女人窘迫的找了又找,最終只掏出三張皺巴巴的鈔票。

我瞟了一眼,不由得嘴角一抽。

一共二百五十塊!

「你放心,等找到我是誰,我就把我的一切都給你!」女人再三保證,緊張的看着我,彷彿我是她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二百五就二百五,蚊子再小也是肉,這星期的飯錢總歸是有了。

把錢放進口袋,我有些頭疼打量着這個女人。

三十來歲,長的很漂亮,一件紅色的長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是眼圈發黑滿臉憔悴,看起來像隨時會崩潰。

對於精神類的問題我一竅不通,一時之間不知如何着手,想了想,我問:「你最近有碰到過什麼奇怪的人或事嗎?」

「我只對一個東西有記憶,就是這個手機。」女人拿出一個黑色的手機,放在櫃檯上,眼底藏着一抹很深的恐懼。

7.9英寸的大屏手機,外表沒什麼特別,拿在手裡卻像是一塊寒冰,冰涼徹骨。

沒有密碼,鎖屏直接解開。

偌大屏幕上空空蕩蕩,唯一的一個APP顯得孤零零的。

圖標是一個黑白色的方框,像是遺照的相框,看着有幾分瘮人,但裏面是空的,下面寫着怪談直播間幾個小字。

直播軟件?

聽名字就知道是一個靈異探險類的獵奇直播,莫非她是這類直播看多了,把自己給嚇傻了?

那裏面的內容得多恐怖?

我有些好奇,準備打開軟件看看。

在觸碰到圖標的瞬間,我感覺手指頭好像被什麼咬了一下似的,微微發疼。不過,這種感覺轉瞬即逝,我沒有在意。

點了好幾次,軟件都沒有打開,似乎有什麼問題。

「大姐,你的手機......」我抬頭,卻愣住了,剛才還坐在櫃檯對面的女人不見了,座位上空空如也。

偷偷跑了?

「還真是個神經病!」我嘀咕一句,把黑色手機扔進抽屜。

不過,有二百五十塊進賬,我的心情又好了起來,準備出去飽餐一頓。

拉下捲簾門,我去了那家常去的黃燜雞米飯。

「你們聽說沒,八仙包子鋪那房子又死人了!死法跟之前那幾個一模一樣,都是喉嚨被割破,血流光了而死。」

「膽大的老張去看了一眼,說那血啊流的到處都是,不光床上的被子濕透了,連牆上地上都是......」

「我去!吃飯的時候,不要說這麼血腥的事......」

食客們口中談論的房子我也知道,是一個短租房,就在我們這片城中村的最邊緣,是一對老夫妻用自建房開的,在我們這一片挺出名。

老夫妻原來是開包子鋪的,據說曾經生意很紅火,不過,後來有人在包子里吃出了人的手指頭,沒人敢再去了。

包子鋪開不下去,老夫妻就把房子改成了短租房。

但邪性的是,每隔半年都會死一個女住客,據說都是黑色長髮、紅色長裙的年輕女子,而且都住在4號房。

按說,出了這樣兇殘的命案,應該沒人再敢去那家短租房才對,最不濟也不敢住4號房。

可怪的是,每隔半年都有女人慘死在那間房中。

那對老夫妻平時也神神秘秘,很少和人來往。特別是老太婆,包子鋪開不下去以後,就沒人見過她。

有人說,他們就是兇手,是他們誘拐黑髮紅衣的女人租房,然後殘忍殺掉。

不過,這一點被警方給否定了,因為偵查出來的結果,那些女人都是自殺的,自己用刀割破自己的喉嚨。

也有人說,是那包子鋪有髒東西,每隔半年都要殺一個漂亮女人......

真真假假,眾說紛紜,沒有一個定論。

我原本還想去那裡看看風水,賺筆傭金,後來也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我幾次靠近那所房子,都感覺陰冷無比,眼皮狂跳。

做我們這行的,都挺信邪,古怪的事情能不沾就不沾。

晚上,喧鬧嘈雜的了一天的城中村,也安靜下來。

我關着門,像往常一樣,一個人坐在鋪子里用手機看遊戲直播。

幾場比賽結束,夜已經深了。

我伸了個懶腰,準備睡覺,就在這時,安靜的鋪子里,突然響起了手機震動的聲音。

嗡嗡嗡——

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我的手機就在手裡,這聲音從何而來?

心慌半秒,我看到櫃檯抽屜光線閃爍,隨即想起,那神經病女人的手機還被我放在裏面。

難道是她想起手機落我這裡,準備拿回去了?

我拉開抽屜,拿起手機一看,卻愣住了。

「主播身份已綁定,初次直播地點:八仙包子鋪,是否開啟直播間?」手機不停的震動,屏幕上一排血色紅字在閃爍。

血字下面,是兩個選項。

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