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紹宋
紹宋 連載中

紹宋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江濤 貝聿銘

紹者,一曰繼;二曰導
公元1127年,北宋滅亡
旋即,皇九子趙構在萬眾期待中於商丘登基,繼承宋統,改元建炎
然而,三個月內,李綱罷相,陳東被殺,岳飛被驅逐出軍,宗澤被遺棄東京,河北抗金布置被全面裁撤……經過這麼多努力之後,滿朝文武終於統一了思想,定下了擁護趙官家南下淮甸轉揚州的輝煌抗金路線
不過剛一啟程,在亳州明道宮參拜了道祖之後,這位趙官家便一頭栽入了聞名天下的九龍井中,起來後就不認得自己...展開

《紹宋》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金城關


第一章 金城關江濤抹了一把臉,黃泥水滴滴答答。
莫非自己是在做夢!
他狠狠捶打着腦袋瓜,一咬牙拔下一撮頭髮,生疼生疼的。
天哪,這不是在做夢!
嗷——」他狂吼一聲,站立起來,黃泥水四處飛濺,驚得蘆葦叢中的水鳥撲稜稜扇着翅膀逃命。
爸——」憑他怎樣聲嘶力竭地呼號,都沒有回應。
一個男人的哀嚎在天地間回蕩,滔滔黃河訴說著千古的遺恨......江濤突然安靜下來了,他一屁股癱倒在泥水灘里,活像一條大泥鰍。
摸摸自己的手和腳,還好,都在,只是冰涼冰涼;趕緊再按住胸口,有一絲溫熱,心臟 騰騰騰」搏動得還蠻有力的。
我這是在哪裡呢?
他抓破腦袋努力地去回想。
慢慢地,記憶的斷點連接成了一條線,他似乎想起來了——學術報告廳燈火通明,前一陣自己不正在現代建築學院參加主題演講,講什麼貝聿銘、梁思成的事兒嗎?
雷鳴的掌聲就已經讓人興奮,何況還有人送上了一束紅艷艷的鬱金香,自己第一次沉浸於演講的成功與喜悅。
突然就有人打斷了演講,告訴自己父親病逝的消息。
轟隆」一聲炸雷,眼前彷彿閃過一道耀眼的白光,於是斑駁的人影在燈光下搖搖晃晃。
他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睡意,如同潮水瀰漫天地而來,席捲一切,無處躲藏,任由肆虐......這不,一睜眼就發現自己浸在這黃泥湯里嗎?
去南方上學前,父親還佝僂着身子在地里勞作,好好一個人怎麼會說死就死呢?
不會的,絕對不會,肯定是有人搞錯了,打錯電話了吧!
晨光熹微,河面開闊,波光粼粼。
滾滾渾流,暗流涌動,深不可測。
時而翻卷,時而盤旋,浩浩湯湯,奔流而去,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對岸山勢險峻,林木蔥蘢。
可嘆鬼斧神工,山樑直插河中,峭壁激流,真乃天塹!
太不可思議啦!
是誰把我扔到了這荒郊野外,他究竟想幹什麼?
難不成是要淹死我嗎?
江濤心裏胡亂地揣摩了一會兒,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內心愈來愈驚恐不安,警惕地向四周眺望。
這邊,地勢平坦,河水漫溯,形成了一大片沼澤。
蘆葦叢生,水鳥成群,一派原始、自然的景象。
可就是荒涼得連一個人影都沒!
啊呀,莫非是活見鬼!」
江濤不經意地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披頭散髮,一副野人模樣。
他幾乎被驚出了一身冷汗,在水裡猛地打了個激靈。
不過還好,仔細瞧瞧,沒有缺鼻子少眼,還是高鼻樑,闊嘴唇,面目並不猙獰,五官還蠻周正的。
咦,下巴上的胡茬子怎麼也不見了!
他驚疑地打量着自己的手,摩挲着胳膊上的汗毛。
再看看腳,摸摸臉,在水面照照,一張娃娃臉在水上倒影、蕩漾,竟然是自己是十七八歲時的模樣!
驚魂甫定,他掬了幾掬水,往臉上一潑,抹一把臉,揉揉眼——天空、水面、蘆葦,真真切切。
不遠處幾隻水鳥還不時鳴啾、嬉戲着。
捋一把泥水,挽起長發,又順手揪了幾根蘆葦,隨便擰了擰,編成一個簡易的草帽,往頭上一扣。
噗通,噗通——」江濤大踏步朝岸邊走去。
終於上岸了,他覺得還是腳踩土地踏實。
心想,人畢竟不是水生動物。
哎呦!」
他突然覺得腳下生疼生疼的,蹲倒一看,原來腳下全是砂石,自己光着腳丫,硌着腳了。
早晨的太陽金光四射,面對着太陽他發現自己竟摸不着北了!
嘿,我這是咋了?
除了極地,不管怎樣,太陽都會在東邊升起呀!」
他暗自笑自己的傻。
忽然,身後傳來一陣鏗鏘的馬蹄聲,由遠而近,分外清晰。
不好!
他幾乎是出自自我保護的本能,匆忙跳進泥淖,躲進蘆葦叢,屏住呼吸,警惕地窺視。
踢踏,踢踏,踢踏......」駕!
駕!」
快馬加鞭,一捎人馬疾馳而過,塵土飛揚。
江濤隱隱看見馬背上的軍曹個個頭戴襆頭,身着戰袍,腰佩橫刀,腳蹬戰靴,殺氣騰騰。
怎麼這麼熟悉?
噢,莫不是在拍什麼古裝片?
然而江濤心中一時想不明白:這是在拍哪一齣戲呢?
沒有導演,也沒有看到攝像機啊!
他小心翼翼地爬上岸,拖着濕淋淋的衣服,光着腳丫,強忍着腳下的疼和癢,順着騎兵消失的方向走去。
他想儘快弄清楚這究竟是何時、何地,都有些啥人。
大約走了兩個時辰,一座軍營橫亘在了眼前。
轅門高矗,木樁林立,旗幟獵獵,戒備森嚴,雄踞南岸。
江濤躲在一叢灌木後面,稍稍鬆了口氣,終於見到人煙了。
他睜大眼睛觀望,想看清楚這究竟是什麼軍事重鎮。
營壘前,軍曹們吆喝着,嗓門很粗,好像在查驗通行手續。
軍曹們不時打開大大小小的包裹、箱子,仔細查看着......不對啊,這是歷史片中才有的場景!」
他越看越糊塗。
一條寬闊的大道從這裡蜿蜒東去,路邊停了許多馬車,正在裝卸轉運着貨物。
有一輛馬車,車輪大得像個大水車,再加上篷子,像個老爺車,鶴立雞群,樣子還挺好玩的。
還有駝隊呢,一頭頭駱駝駝峰高聳,靜靜地站在那裡咀嚼草料,任憑主人們在脊背上裝卸包裹,它們若無其事。
再看這些行色匆匆的人,雖然有點遠,辨不明五官,聽不清說話,但他們的裝束打扮,顯得怪怪的。
噢,想起來了,有點像唐僧師徒西天取經途中遇到的那些人。
江濤拍拍自己的腦袋瓜,——我怎麼變得這麼健忘呢。
不少男人身着白色長袍,頭上裹着紅格子頭巾;還有人頭戴白帽,身着褐色長袍,腰帶上吊著些金屬飾物;也有不戴帽子的,蜷曲的金髮,身着紅底黃條短外套,直筒褲子,蹬着馬靴......江濤看得目瞪口呆。
自己這是在阿拉伯,還是在古羅馬呢?
這都是些什麼人?
他們在幹嘛呢?
再看遠處的河面,濁流滾滾,氣勢磅礴。
大大小小的木船,在波濤中晃晃悠悠。
其中幾艘木船上竟然還載着駱駝、高頭大馬。
從對岸上游幾里外下水的筏子,大大小小,也滿載人和貨物。
艄公光着膀子用力划著。
一派繁忙景象,甚是壯觀,甚是驚險。
江濤也不由自主地替他們捏了一把汗。
為了探個究竟,江濤又繞了一個大圈,躲到了營壘正前方的灌木叢後。
他屏息凝神,目光仔細地掃視着眼前的景象,努力地回想着他所去過的地方。
轅門上赫然刻着仨字——金城關!
一陣風刮過,熱浪滾滾。
營壘四周的旗子獵獵作響,猩紅旗子上補綴上去的烏黑篆體唐」字,赫然映入眼帘。
江濤徹底懵了。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